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爱似荆棘

爱似荆棘

主角:田小沫, 顾泽睿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3-17 05:34:37

《爱似荆棘》小说情节波澜壮阔,主要说的是:顾泽睿抿唇淡淡一笑,轻描淡写:“她想要什么,给她就是。”“她向你要了什么?”田小沫追问。“你不需要知道。”田小沫心里很是不安,她自己冲动犯下的错,不想让顾泽睿帮她负责。“我不想欠你的,是什么我以后还你。”田小沫紧张地上前一步。顾泽睿徐徐地走向田小沫,笑意变得邪魅,目光变得深沉。在男人愈发靠近时,田小沫下意识地往后退,她越退,他越是靠近。
展开全部

爱似荆棘第8章试读

傅云珊猛地站起来,头顶和肩膀挂满面条和蔬菜,热汤烫得她皮肤通红,整个人狼狈不堪,惊愕失色。

顾泽睿眉头紧锁,脸色瞬间沉了,他目光严厉直盯着田小沫。

“疯子……”傅云珊尖叫声刚落,立刻破口大骂:“田小沫你这个神经病,你想谋杀我……你……”

傅云珊怒得上气不接下气,紧握拳头全身颤抖,委屈又暴躁地嘶吼。

田小沫云淡风轻地提醒:“你接下来是不是应该晕倒?”

傅云珊才反应过来,没有半秒的迟疑,身体一软,往顾泽睿的身上倒。

顾泽睿条件反射地站起来,瞬时接住傅云珊的身体,高深的眸光一直盯着田小沫,由始至终没看傅云珊一眼,沉默不语。

田小沫看着傅云珊这套屡试不爽的戏,淡然冷哼一声,拿着空碗转身走向厨房。

她从来没有试过像今天这么舒坦,以前在田家被傅云珊冤枉,每次发生这种事情,她父亲和奶奶就不分青红皂白地责备她,惩罚她。

因为在乎家人的看法,所以她累积的委屈和难过把她憋出内伤。

如今,她不必在乎任何人的想法。

顾泽睿望着田小沫冷漠的背影,脸色愈发难看,他把傅云珊往沙发一扔,大步追上田小沫。

傅云珊被粗鲁地扔在沙发上,颠了一下,错愕地睁开眼睛看着顾泽睿,气得脸色发青,恼怒地从包包里掏出手机,拨打报警电话和救护车。

田小沫走进厨房,把空碗放在水槽里,感觉背后有一股冷冽的气场压迫而来。顿时,男人粗暴的大手一把捉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拉。

“嗯。”田小沫猛的被拉得转过身来,手腕传来一阵隐痛,不由得呻了一声。

她无惧地仰望面前这个脸色阴沉的恐怖男人,他就像极具危险的猛兽,目光凌厉,让人寒战。

傅云珊这招简直厉害,在家的时候她没少受罪,原来在顾泽睿身上也有效果。

“打吧,我是不会向傅云珊道歉的。”田小沫仰起侧脸,字字有力,坚定的目光狠狠地瞪着顾泽睿。

顾泽睿不由得眯着眼睛,语气冷如寒冰:“田小沫,我最后一次提醒你,你的健康评估已经出来,你是正常人,不要仗着精神病患者这个身份肆意犯罪。”

“……”田小沫一愣,一时间反应不过来,顾泽睿的话跟她所想有些差距。

“杀人偿命,伤人坐牢,需要我跟你上一节法律课吗?”顾泽睿一字一句,咬字异常地用力。

田小沫被他这莫名其妙的话弄糊涂了,难道不是来帮傅云珊出头的吗?

“我当然知道,那又如何?”田小沫又道:“你带人闯进精神病院,非法持枪伤人,你有什么资格给我上法律课?”

“我没资格?”顾泽睿讽刺地低声喃喃,带着一丝无奈。片刻,声音变得低沉沙哑,声音缓和了几分:“好,我没资格。但你下次不准再有这种违法犯罪的行为,如果非得有,那请你告诉我,让我来做。”

“……”田小沫顿时哑口无言,有些懵,脑袋一片空白,是她理解有问题吗?

怎么他半字不提傅云珊的伤?

田小沫微微顿了顿,对视着顾泽睿深邃的黑瞳,像陷入了深渊似的,无法自拔,脑袋空白了。

直到手腕的疼痛传来,才唤醒她的思绪,淡淡地细声说:“疼,放开我。”

顾泽睿不但没放,还加重了力气,是故意弄疼她似的。

田小沫不由得皱眉,低声娩出:“啊。”

“记住了吗?”他语气严厉,带着威胁。

“知道了,记住了,放手……”田小沫求饶似的诺诺连声。

这时,顾泽睿才松开她的手腕,后退一步,烦躁地扒了一下他干净利落的短发,低头陷入沉思。

田小沫握住疼痛的手腕揉了揉,偷偷瞄了他一眼,看不明白他为什么如此生气和不安。

直到警车的鸣笛声远远传来,她才明白。

傅云珊这女人有多狠。

顾泽睿也听到警车的鸣笛越来越近了,他磁性的嗓音低沉沙哑,轻声说:“你先回房间,这件事我来处理。”

“傅云珊既然报警了,一人做事一人当。”田小沫转身打开水龙头,洗了洗手,心情变得沉重。

忍让会让她委屈,可是冲动却给自己带来灾难,田小沫这一刻终于明白,善良的人永远是被欺负的。

顾泽睿离开厨房,走到客厅沙发上,双手插袋屹立在傅云珊面前,冷傲不羁的姿态看着她虚弱地靠在沙发上。

傅云珊柔弱地眨眨眼睛,带着哭腔呢喃:“睿哥,你不用为我难过,也不用为我出气,我报警了,等警察来处理吧。”

“我帮你叫辆车去医院吧。”顾泽睿淡漠的说。

“不用,救护车也快到了。”傅云珊缓缓拉了一下头发,被烫伤的头皮开始掉发,一捋就掉一把,像开水烫猪皮似的,毛都不剩。

看到手中的长发,傅云珊瞬间咆哮大哭:“呜呜呜呜呜……我的头发,我的头发烫掉了……”

“撤警。”顾泽睿不顾她的伤悲,冷声命令。

傅云珊的哭腔戛然而止,错愕地望着顾泽睿,以为自己听错,泪汪汪的眼睛看着他。

“你说什么?”傅云珊问。

顾泽睿:“撤销报警,你的伤我来负责。”

傅云珊气得站起来,完全颠覆了她柔弱的形象,怒问:“为什么?为什么田小沫用刚煮好的面条汤烫伤我,要你来负责?她是我们的敌人,她是精神病患者,她是个疯子,她……”

没待傅云珊说完,顾泽睿接着她的话打断:“她是我的妹妹。”

“……”傅云珊顿时无话可说。

傅云珊知道,小时候,田小沫的确是顾泽睿最宠爱的邻家妹妹,可是他们的关系早在十几年前就决裂了,他们也七年没见面,没想到顾泽睿还是一如既往地视田小沫为妹妹。

思索了好片刻,傅云珊摸摸自己被烫伤的头皮,反问:“你如何负责?”

“你需要什么?”顾泽睿反问。

傅云珊不假思索:“你娶我。”

爱似荆棘第9章试读

顾泽睿嘴角微微上扬,不屑地眯着危险的双眸,冷冷地反问的:“做我顾泽睿的老婆,一般活不过两天,你要嫁?”

“要。”傅云珊斩钉截铁,一脸坚定。

顾泽睿高深莫测地皱了皱眉,不紧不慢道:“既然你不怕死,我成全你。”

“……”傅云珊很是意外,震惊得呆住了。

这时,门铃响了,田小沫听到铃声从厨房走出来。

她看了一眼客厅的两人,像木头似的对峙着,不说话也没反应,特别是傅云珊的神色更为奇怪。

田小沫去开了门。

门外出现两名警察。

“你好,刚刚有人报警……”警察刚开口说话。

傅云珊急忙接话:“是我报警的。”说完,她对着顾泽睿低声呢喃一句:“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等你来娶我。”

顾泽睿不以为然。

傅云珊笑容满面地冲出门口,把田小沫推开,对着警察可怜兮兮道:“是我,我的头被烫到了,你们送我去医院。”

警察皱眉:“你应该打救护车,或者你的家人送你去医院。”

“我不,有困难找警察,我就找你们。”傅云珊对着警察撒娇,下一秒又瞪了田小沫一眼,冷冷地抛下一句:“这次算你好运,下次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她推着警察走出去,拉着门关上。

田小沫看着门沉默了片刻,转身对顾泽睿说:“我了解傅云珊,她绝对不是什么善茬,你是怎么解决的?”

顾泽睿抿唇淡淡一笑,轻描淡写:“她想要什么,给她就是。”

“她向你要了什么?”田小沫追问。

“你不需要知道。”

田小沫心里很是不安,她自己冲动犯下的错,不想让顾泽睿帮她负责。

“我不想欠你的,是什么我以后还你。”田小沫紧张地上前一步。

顾泽睿徐徐地走向田小沫,笑意变得邪魅,目光变得深沉。

在男人愈发靠近时,田小沫下意识地往后退,她越退,他越是靠近。

直到她的背靠在了墙壁上,男人的大手突然撑住墙壁,把她壁咚住,附身而下,脸部愈发靠近她。

她呼吸里满是顾泽睿身上淡淡的清冽气息,雄性荷尔蒙旺盛而强大,笼罩着她,感觉呼吸都变得急促。

她故作镇定地盯着他的眼睛,说:“我现在一无所有,但我会记住你帮过我的所有情分,以后有钱了一定还你。”

顾泽睿哑哑的声音异常低沉,炙热的呼吸喷在田小沫粉额上:“不用钱也能还。”

“什么?”田小沫感觉心跳加速,抗拒顾泽睿的靠近,却不敢推开他,故作镇定自若。

“婚姻。”顾泽睿呢喃细语。

田小沫被这两字吓懵,愕然地对视着他。

顾泽睿盯着田小沫清澈的大眼睛,炙热的目光缓缓地移到她的粉唇上,喉结不由自主地滚动一下,呼吸变粗,贪婪地抿了抿唇。

田小沫完全没有感受到他的反应,沉浸在自己的震惊当中,说:“你是不是有病?我不需要你来帮我,而且还是你的婚姻……”说着,田小沫突然意识到这或许就是顾泽睿想要的呢?

她立刻转了话峰:“你本来就很喜欢她,娶她也是顺水推舟罢了,不过还是谢谢你再帮我一次。”

顾泽睿嘴角轻佻的上扬,露出一抹浅笑,缓缓道:“你刚说不想欠我的,要还我,这话还算数?”

“还你什么?礼金?”田小沫问。

顾泽睿异常认真:“你的一辈子。”

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碍于顾泽睿是她多次的救命恩人,田小沫心里再不屑一顾,也是态度温和地说:“抱歉,夕国是不允许一夫多妻,你娶傅云珊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我觉得我跟你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顾泽睿似笑非笑地呢喃细语:“我不需要多妻,我杀了傅云珊再娶你。”

疯子,有病的疯子。

田小沫实在无法理解这个男人的疯狂想法,拿自己的婚姻随便处理,杀人这事还能随口而来?

“顾先生,请你不要跟我开玩笑。”田小沫脸色都沉了,一字一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你很清楚不过,现在不是敌对的关系已经是奇迹了,不会再有别的可能性。你爱杀谁就杀谁,你想娶谁就娶谁,别跟我牵上任何关系。”

顾泽睿的注意力全在田小沫喋喋不休的红唇皓齿上,根本没有在意她说的话,呼吸变得越来越粗,目光也越发灼热,口干舌燥地吞了吞口水。

“你的小嘴别再动了,我会忍不住想吻你。”顾泽睿从喉咙深处娩出一句无比渴望的话。

田小沫猛的用力抿嘴,一掌推开顾泽睿,怒目圆瞪。

顾泽睿的理智拉回了些许,看着田小沫瞪眼抿唇的脸蛋,样子十分可爱。

他轻声笑了笑,邪魅地说:“连生气的样子都这么诱人,想上你的男人一定很多。”

田小沫的脸蛋顿时一阵晕红,恼羞地上前举起巴掌向顾泽睿扇去。

还没打上,就被顾泽睿捉住她的手腕,男人眉头一皱,狐疑道:“我刚帮你摆平傅云珊这个麻烦,你怎么还想对我动手?”

“流氓。”田小沫羞涩又恼怒地喷出一句,脸都红了。她不知道顾泽睿到底是做什么的,但很肯定他不是一个好人,甚至是一个道德败坏的黒道人物。

顾泽睿反应过来,不由得笑道:“都是成年人,稍微露骨的话连听都听不得?”

“你在侮辱我。”田小沫咬着牙,挣扎着扯回手腕,气恼道。

田小沫的矜持让顾泽睿感觉头疼,他这些年都在部队和一群野狼般粗狂的男人生活,再多开放的话题也是肆无忌惮,毕竟成人的世界,没那么多十八禁。

顾泽睿:“我没有侮辱你的意思。”

田小沫甩开他的手,反问:“难道那句话是赞美?对你来说,睡的女人越多越光荣,但别把你龌龊肮脏的想法强加于我。”

顾泽睿不由得淡然一笑,有些无奈。

话虽如此,但他也并非那么龌龊。

“小沫……”顾泽睿刚想说话,被田小沫打断。

“我跟你并没有那么亲密的关系,请叫我田小沫,或者田小姐。”

放下话,田小沫从顾泽睿身边擦肩而过,不想跟这种不知羞耻的男人多待一分钟。

“小沫,跟我离开夕城。”顾泽睿无比深沉地冒出一句。

这话让田小沫猛然僵住,背对着顾泽睿一动不动,有那么一瞬恍惚了。

离开?

不报仇,不夺回失去的一切,跟仇人的儿子离开?

除非她死。

小说《爱似荆棘》 第8章 顾泽睿生气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孝礼少爷点评:

《爱似荆棘》这本书让你了解人间百态,值得彻夜未眠的欣赏,让你爱不释手,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