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初恋男友求复合

初恋男友求复合

主角:风凌波, 廖笙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4-08 11:39:44

风凌波 廖笙在《初恋男友求复合》里面是一波三折,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廖笙的声音忽然低了下来,喃喃自语的说道:“是不缺,但是我缺一个名叫风凌波的女人。”这句话让风凌波心脏狂跳,热度瞬间就燃红了小脸。随后自嘲一笑,廖笙肯定喝酒了,睡一觉就什么都忘了,自己还激动个什么劲儿。正想讽刺他几句,电话里忽然传出了一阵轻轻的鼾声。“喂,廖笙?你睡着了?”她试探着问了一句,却没有反应,几秒钟后,电话里传来了一个颇为熟悉的声音。
展开全部

想的太简单

廖笙抹了一下唇角,血腥的味道让他一阵恼火,冷着脸说道。

“还了?呵,风凌波,你想的太简单了,拿了我廖笙的东西,哪有那么容易还的。”

“你想怎么样?”风凌波后退了一步,小脸上写满了戒备。

廖笙眯着眼眸,打量猎物一般的看着眼前这个炸毛猫咪一样的小女人。

“我要你随叫随到,直到我认为够了为止。”

脸上的余温瞬间褪去,风凌波气急败坏的说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以为我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舞小姐吗?”

“那你是自己说的。”廖笙逼进了一步,冷声说道,“在我眼里,你只是一个欠债的人。”

风凌波掠了掠被风吹乱的头发,忽然笑了起来。

“好,不就是钱吗?你放心,我会一分都不少的还给你,现在你可以走了。”

“一百万不是小数目,你要想清楚,你那个医生能不能拿的出来。”

廖笙讽刺一笑,转身往车里走去。

风凌波微微一怔,忿然的说道:“廖笙,你竟然跟踪我?”

回答她的却是一阵刺耳的引擎声。

看着那一串渐行渐远的尾气,风凌波气的跺了跺脚。

刚才她说的都是气话,她从没拿过廖家一分一毫,自然不可能真还廖笙钱,现在却有些紧张,如果廖笙抓着这件事不放,再来找她可怎么办。

想起再见之后,廖笙的种种表现,风凌波不禁攥起了小拳头,外人都以为他高冷疏离,沉稳干练,他们根本不知道,廖笙其实就是个不讲理的混蛋。

回到宋家已经快十一点,宋薇在电脑旁整理资料,看见风凌波进来立即贼笑着问:“是不是和那个姓刘的医生出去了?”

“谁说的?”风凌波扔掉手包,整个人摊在了沙发上。

宋薇给她到了杯水,坐到她旁边说道:“当然是你家阿姨了,刚才她给我打电话了,还让我劝你上点心呢。”

“呃?她怎么什么都告诉你。”风凌波无语的接过了水杯。

宋薇白了她一眼。“我可是阿姨的干女儿,她不告诉我告诉谁。”随后话锋一转,语重心长的说道,“其实刘医生人真的挺不错的,都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忘不了廖笙吗?”

“我和他是不可能的,他已经有未婚妻了。”风凌波故作轻松了笑了笑,“只是我现在没什么心思,除非让刘盛把钱吐出来,否则我绝不会甘休。”

宋薇皱了皱眉:“刘盛就是个地痞混混,眼下咱们的计划已经被廖笙给破坏了,想让他乖乖给钱哪有那么容易。”

风凌波点了点头,忽然想起刘盛似乎被送到派出所去了,如果自己去告他QJ未遂,不知会不会有用?

宋薇马上否定了。

“警察办案讲的是证据,没有证据,搞不好刘盛会反咬你诬陷。”

宋薇说的的确有理,眼下似乎只能等他出来再做打算。

两人聊了一会,风凌波便回了卧室,几日来的奔波已让她身心俱疲,没一会的功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忽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惊醒。

风凌波拿过手机,人仍半梦半醒。

“喂,你好,请问哪位?”

“廖笙。”里边的声音有些含混,听起来似乎喝了酒。

风凌波马上把电话挂了,没一会,手机又执着的响了起来。

她怕惊醒宋家姐弟,只好又接了起来。

“你到底有完没完。”

“没完,除非你把钱给我,不然我就会一直缠着你不放。”

不过是几个小时的功夫,廖笙的声音已经没了往日的高冷,反到有种小孩子般的胡搅蛮缠。

风凌波抿了抿嘴,冷淡的说道:“你们廖家应该不缺这一百万吧,有必要大半夜也打电话?”

廖笙的声音忽然低了下来,喃喃自语的说道:“是不缺,但是我缺一个名叫风凌波的女人。”

这句话让风凌波心脏狂跳,热度瞬间就燃红了小脸。

随后自嘲一笑,廖笙肯定喝酒了,睡一觉就什么都忘了,自己还激动个什么劲儿。

正想讽刺他几句,电话里忽然传出了一阵轻轻的鼾声。

“喂,廖笙?你睡着了?”

她试探着问了一句,却没有反应,几秒钟后,电话里传来了一个颇为熟悉的声音。

“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风凌波怔了一下,试探着问道:“你是……齐恒?”

对方也有些惊讶。

“风凌波?”

虽然对方看不到,风凌波仍然用力的点了下头。“是我,你也到卢城了?”

齐恒是她的同学,更确切的说是她和廖笙的共同朋友,当年风凌波还帮他给外语系的校花递过情书,可惜后来没成功,直到毕业,他们都一直维持着三人帮的状态。

齐恒嘿嘿一笑,道:“是啊,刚到还没两个小时,就被廖笙拉出来喝酒了。”

风凌波忍不住问了一句。“他醉了?”

“嗯,喝了两瓶洋酒,能不醉吗,他那点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齐恒笑了一声,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听廖笙说你们俩分开了,看来这小子又骗我了,不然他怎么会有你的电话。”

“他说的没错。”风凌波平静的说道:“毕业一年后,我们就分开了。”

“啊?”齐恒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立即八卦的问道:“为什么啊?被插足了?”

风凌波呸了一声,不客气的骂道:“插你个大头鬼,这件事说来话长,有机会再告诉你,时候也不早了,赶紧把他送回去吧。”

“那好吧。”齐恒埋怨道:“这家伙可真够沉的了。”

风凌波没再听他发牢骚,道了声晚安就把电话挂了。

看了看,才凌晨四点,在被窝里躺了一会,却是说什么也睡不着了。

脑袋里一直回荡着廖笙的那句话。

“是不缺,但是我缺一个名叫风凌波的女人。”

弄的风凌波心烦意乱,不禁在枕头上狠捶了一下,心情不美的爬下了床。

呼吸着清新的空气,风凌波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便沿着小路慢慢往医院走,心绪沉沉间,一辆湛蓝色的轿车停在了身边。

“风小姐,早晨好!”

太要强了

“刘医生,你怎么去的这么早?”

风凌波看了看表,才五点半,医生似乎都八点才上班的吧。

刘云轩笑了笑,说:“有个病人出了点状况,我得过去看看。”随后又关切的问:“是不是要去医院啊,正好顺路,上车吧。”

“那就谢谢刘医生了。”风凌波也不好太矫情,就坐了上去。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一会,医院就已经到了。

刘云轩绅士的帮她拉开了车门,温和的说道:“我先过去看病人,稍后再过去看阿姨,你问问阿姨想吃什么早餐,我一并带过去。”

“不用麻烦了,我已经订了饭,很快就会送到了,刘医生有事就先忙去吧。”

风凌波避开了他灼灼的目光,快步走向了楼梯,刘云轩叹息一声,这女孩哪里都好,就是太要强了。

风凌波已经跑到了三楼,她已经不是情窦初开的小女孩了,刘云轩的心思她哪会看不出来,凭心而论,刘云轩的确是个难得的好人,英俊帅气,有不错的家庭,也很有责任心,可她就是生不出别的感情。

或许应该找个机会和他说明白,既然没有可能,何必再给双方徒增困扰。

正想着该怎么开口才不会伤到他,忽然被一个飘着香风的人影给撞到了。

风凌波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墙,才把身体稳住。

没等她问话,那人反而先发制人。

“怎么走路的,你瞎啊?”

“我正想问,小姐走路难道都不带眼睛吗?”

两人同时抬头。

“是你?”女人当先开口,正是无处不在的周倩文。

两人早已结仇,风凌波说话自然也用不着客气。

“是我又怎么样,碍着你了?”

“废话,廖笙还等着点药呢,给我滚开。”

她恶狠狠的推了风凌波一把,小跑着往楼下走去。

风凌波却是心里一惊,廖笙怎么了?

她急忙走向了服务台,想问问廖笙在哪个房间,却看到正在打电话的齐恒,立即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

“廖笙呢?他怎么了?”

齐恒匆匆说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刚洗了胃,已经没事了,你是怎么知道的?”齐恒有些纳闷。

风凌波扯了一下嘴角,淡淡说道:“正好碰到了他的未婚妻,所以就知道了。”

“那个女人是他未婚妻?”

齐恒张大了嘴,他出国三年,就算和廖笙通话也都是互报平安,本来还以为廖笙已经和风凌波结婚了,没想到却出了这么多变故,回去的路上见廖笙电话一直响,就替他接了,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他未婚妻。

“嗯。”风凌波点了点头,淡笑着说道:“他在哪间病房呢,我过去看看。”随后又补充道:“这只是出于对同学的关心,你不要乱想。”

真的是对同学的关心?

齐恒表示怀疑,如果是他,肯定会和前任老死不相往来。

“对面这间就是,你进去吧,我还有点事,要和公司沟通一下。”

风凌波本想和他一起进去,免得被周倩文看到了又要找事,眼见齐恒已经拿起了电话,只好硬着头皮走进了病房。

一夜未见,廖笙似乎瘦了好几斤。

他手上打的吊水,俊美的脸上透着一阵不正常的青白,一双眼睛紧紧的闭着,看样子还没有清醒。

看到他这副样子,风凌波的心顿时揪紧了,他知道廖笙酒量不好,即使喝了也十分的有度,认识他那么久还从来没看到他喝成这副样子过,不过是一瓶啤酒的量,却喝了两瓶洋酒,的确能要他半条命了。

“不能喝,就别喝呗,逞什么英雄。”

风凌波嘀咕了一句,伸手在他额头上摸了摸。

还好,不烫,反而凉的吓人。

风凌波从来没碰到这种情况,不禁有些害怕,拍着廖笙的脸说道。

“喂,你没事吧,你到底是晕着,还是睡着呢?”

话音刚落,就听门口传来一声尖叫。

“死女人你给我滚一边去,廖笙哥都这样了,你居然还打他。”

风凌波愕然。

她这就叫打了?她真的很怀疑周倩文眼神,就算没瞎,也一定有很严重的眼疾。

眨眼的功夫,周倩文就已跑到了床边,她狠狠的撞开了风凌波,脸色狰狞的说道。

“风凌波,你最好给我滚远点,真以为凭你那点姿色就能勾/引得了廖笙哥哥吗,也不看看自己的出身,不过是一只土鸡,就别妄想着飞上枝头了。”

“周倩文,你说够了吗,说够了就给我滚出去。”

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在两人背后想起,虽然虚弱,却也足以震慑住周倩文。

“廖笙哥,你醒了?”

她脸色变了变,随后又摆出了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廖笙哥,我不是故意说她的,我是看到她在打你,一时气不过,就和她吵了起来。”

廖笙眼神冰冷,再次重复道。

“出去,马上给我滚出去。”

周倩文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在地上站了一会,才恨恨的说道:“好,我马上就打电话给廖阿姨,她一定会替我做主的。”

说完便跑出了病房。

风凌波没料到廖笙会在这个时候醒,顿觉尴尬,转身就往门外走。

“风凌波,你给我站住。”

其实廖笙早就醒了,他本来想拔针出院,听到了风凌波和齐恒的说话声,便没有起来,他只是想看看,这女人究竟还在不在乎他。

事实证明,风凌波根本就是嘴硬心软,她还是紧张他的,她的碎碎念更让廖笙有了一种老夫老妻的感觉,很可惜,这短暂的温馨都被周倩文给破坏了。

眼见风凌波要走,廖笙再也装不去了。

“廖先生,希望你不要想歪了,我来医院是为了看我妈。”

风凌波赶紧撇清自己。

“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你走错了病房。”廖笙揶揄的问道。

风凌波忽然停住了脚,理直气壮的说道。“是,我就是想这么说,还有,以后廖先生喝酒的时候最好把手机关了,不要深更半夜的乱打电话。”

说完这些,她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房。

廖笙立即坐了起来,正要去拔针,手机响了,看到上边的号码,不禁皱起了眉头。

“妈,你找我有事?”

小说《初恋男友求复合》 第6章 想的太简单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永嘉mm丶点评:

第一次给一本书写书评,看了不少小说,但是,作者写的《初恋男友求复合》这本书像一股清流,超甜但又很细致,人物感情刻画都很真实,是一本看了停不下来的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