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首席宠妻无下限

首席宠妻无下限

主角:杨颜霜, 林宙辰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2-30 15:48:06

最新小说《首席宠妻无下限》主要内容为:吃个苦头的女人,还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渣渣么?他没有用?他倒要看看,到底他有用没用!林宙辰站起来,一边走一边解着身上的扣子,来到杨颜霜床边。她警惕地回头,看见衣衫半解的林宙辰,惊出一身冷汗,快速坐起。“你想做什么?”林宙辰当没听见,继续解扣子,顺手将房间里灯关上,只留下床头的台灯。杨颜霜往后缩了缩。眼前的男子是真的很好看,在这幽暗的灯光里,更是让她的面部轮廓变得柔和起来,性感而张扬,结实紧致的肌肉,宽阔的胸膛,只一眼过去,就会觉得踏实,非常有安全感。
展开全部

首席宠妻无下限:四个亿的事儿

这混蛋,竟真放狗来咬她,还是不是男人了?

“辰少,若杨小姐真被吓着,从上面摔下来,可如何是好?”阿正唏嘘不已,站到林宙辰身后问道。

林宙辰嘴角抽了抽,挥了挥手,几十条狗回到主人身边,闭上了嘴。

林宙辰抬眸盯着四楼的窗户,有些发狠道,“她也不想想自己是谁?真当自己是超级飞侠,来去自如?这满世界的窗户,总有不对称的时候吧?没有我在,若真掉下来,直接摔死了,我那一个亿找谁要去?”

阿正.......

不谈这事,他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走上前递是一个文件袋,“你让查的事,查到了。”

林宙辰接过文件袋,从里面抖落一组照片,地点正是杨家老宅。

“杨雪打的她,不过杨小姐也不是善主,还了她三巴掌。另外,杨小姐应该是被赶出来了,她所有的东西,全都扔在了垃圾场里,甚至连母亲合影,全都给撕毁了,只留下相框里的那一张。你去的时候,杨小姐应该是才从垃圾堆里找到那个相框出来。”

林宙辰静静听着,目光落在一张闪电横破长空的画面之上,那一瞬间,正好看到杨颜霜努力地望着天空,双眼泛红.......

林宙辰不自觉捏紧了那张照片,心口有些发酸,这都什么时候,她竟然还在逞强。

“盯好他们,一有风吹草动,立马通知我。”

“还有,这些照片,我不想任何人在看到。”

“我明白,辰少。”

林宙辰望向四楼,那里的灯还亮着。他挥了挥手,转身迈步走进电梯里,按下了四楼。

杨颜霜静静趟在病房里,背对着门侧窝着,不知是真睡还是假睡,一动不动,甚是可疑。

林宙辰迈步走进去,朝椅子上一坐,翘了二郎腿,静静盯着她。

已经凌晨四点了,杨颜霜不懂这个男人为何还在上来,如此这般折磨她,害她根本无法安心入睡。

那双眼就像火球一般,直直从背心传递到全身,将她烧得千疮百孔。

这个点,不是都应该休息么?难不成,这个男人不用睡觉的?还是说,怕她不还那一个亿,再次潜逃?

她就不明白了,为何她好死不死,非要招惹上这么一个如鬼魅的男人,阴险邪恶。

时间不知不觉流失,杨颜霜是真的困了,僵持不下去了,才偷偷侧过身,瞄了一眼林宙辰。

她的压力过大,只一眼便回了头,却还是弄得自己惊心动魂,微微害怕起来。

林宙辰应该是睡着了,当然也有可能是装的,反正眼睛是闭着的。

他一只手衬着下巴,安详而静逸,面容冷俊,器宇不凡,五官精致卓绝,生得一副好皮囊。

此时的他,如画中的美男子,似若美好的谪仙,仿若沉思的帝王,就算在睡梦中,都是那样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真是欠揍。”杨颜霜暗暗咒骂一句,因为她不知何时,又回转了头,细细地打量了一番。

杨雪的眼光,还真是高,能为林宙辰如此念念不忘,看也是因得这副皮囊。

“渣渣,生得好看有甚用?”杨颜霜暗自嘲讽,转身合上了眼,如此残忍嗜血之人,要来何用。

“他欠揍?他是渣渣?他没用?”林宙辰装不下去了,猛地睁开双眼,嘴角勾出完美的玩味笑容。

吃个苦头的女人,还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渣渣么?他没有用?他倒要看看,到底他有用没用!

林宙辰站起来,一边走一边解着身上的扣子,来到杨颜霜床边。

她警惕地回头,看见衣衫半解的林宙辰,惊出一身冷汗,快速坐起。

“你想做什么?”

林宙辰当没听见,继续解扣子,顺手将房间里灯关上,只留下床头的台灯。

杨颜霜往后缩了缩。

眼前的男子是真的很好看,在这幽暗的灯光里,更是让她的面部轮廓变得柔和起来,性感而张扬,结实紧致的肌肉,宽阔的胸膛,只一眼过去,就会觉得踏实,非常有安全感。

他身着两种对立的颜色,黑白分明,散发着强烈的气息,极具诱惑力。

林宙辰不动声色,手轻轻一松皮带,只听咔嚓和斯拉一声,皮带被抽出。

杨颜霜惊惧着,翻身就要跳床。

林宙辰甩开皮带,一把扯过她,重新摁到床上。

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的脸庞,由上而下,轻轻挑开她的衣领,露出精致的锁骨和饱满的圆润。

食指小心翼翼地划过她的唇,一双眼桃花带笑,邪魅而勾魂,慢慢地慢慢地,离杨颜霜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这是医院!”杨颜霜大喝一声,一只手紧紧抓住前胸,一只手向后撑着,慢慢往后退去。

这男人,简直连渣渣都不如!

杨颜霜紧张而戒备地望着林宙辰,退至床头,墙壁,她已不知该如何阻挡?

难不成,这家医院也是他家的,可由着他,胡作非为?

她不要,坚决不要再与这个男人发生任何关系!

双手横与胸前,杨颜霜大有他一上来,就咬舌自尽的势头,一脸的视死如归。

哗啦一声,林宙辰拉过被单,把她拖回床上,替她盖得好好的,才衬了头饶有兴致地望着她,嘴角尽是嘲讽之意。

见杨颜霜不再挣扎,掀开被子脱掉鞋,直接钻了进去。

他连衣裤都未脱!只双手紧紧抱住杨颜霜的腰,用下巴一下又一下地撞在她的肩头上。

杨颜霜眨了眨眼,似乎还未回神,待看清他那疲惫的模样时,把肩头往他那里挪了挪。

林宙辰闭上双眼,下巴抵在她的肩头上,不在动弹,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分明还未入睡。

“你这女人,是有多欲求不满?刚刚还想着上本少爷吧?这样算来,就不是一个亿的事了,得翻个几倍。我算算,今儿个还是我救的你,你的思想却如此肮脏龌蹉,至少四个亿才行。”

林宙辰恬不知耻地说着,把账理了个清清楚楚,可把杨颜霜气了个半死。

首席宠妻无下限:不靠谱的闺蜜

杨颜霜止不出的爆着粗口,不知是谁自己解的衬衣和皮带,没脸没皮地钻进她的被窝里,一边动手动脚还搂着她的腰的?竟然说她想上他?

欲求不满?谁不满了?

她肮脏龌龊?啊呸,不要脸到这份上,她杨颜霜也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你最好合眼睡觉,收起你那肮脏的思想!”

杨颜霜气结,翻身拿屁股对着他,往床边边上挪了挪。这身边就躺着个危险人物,别说她了,就算换个大汉可能也睡不着!

林宙辰也往床边挪了挪,她大惊,不敢再动。

这个男人的身体紧紧与她的身体紧贴在一起,肌肤炽热滚烫,身下支起的某处,正好抵在她的臀位上,让她浑身上下,紧张到渗出细微的汗液来,没一处自在的。

她不信这个男人,自然一直提防着他!她也确实很害怕,因为打不过他,逃又逃不掉,若他兽/性大发,她也只得玩完。

林宙辰的手紧了又紧,仿佛他一松,眼前的女人就会跑掉似的。他感受到杨颜霜的戒备和警惕,也不知她如此僵着,能不能睡得好?一只手握拳放在身侧,似乎他一动,拳头就会往他身上招呼,丝毫不留情!

天使?魔鬼?哼,管你是什么,总有天都会成为我林宙辰的所有物。

他如是想着,身下的某处却难以在控制般,肿胀而滚烫,都要把他自个给烧了。

他慢慢贴近她,试着在她后耳上,落下轻轻一吻。

果不其然,杨颜霜拿支握拳的手,直接反向招呼到他的身上,她自己则快速往外移了移。

跟挠痒痒似的,也不知道多用点力。林宙辰眯着双眼,这女人,不知道这般动来动去,更是一种折磨么?

“你若还敢动,我保证,你一定会被吃干抹净!”

他说着,不再勉强她,翻身靠向里面,合上了眼。

杨颜霜始终僵硬着身子,与他保持着现有的距离,时不时回头望望林宙辰,发现他是真睡了,才慢慢安下心来,却还是不敢入睡。

天已经麻麻亮了,杨颜霜实在熬不住了,才闭上了双眼。

感受到身后之人的呼吸变得均匀和缓,林宙辰才从浅睡中苏醒,静静看了她一会,轻轻下床。

阿正早已候在大门外,见到林宙辰出来,连忙递上外衣。

“她若再逃走,你也不用回来了,懂?”

“辰少放心,外头三十几个人呢,杨小姐插翅也难飞!”阿正站得笔直,声音异常有力。

下午一点多,杨颜霜才幽幽转醒,看见阿正守在门口,趟在床上缓了缓,才慢慢坐下来。

“杨小姐,你休息好了吧?这是为你准备的新衣,你试试。”

杨颜霜显得很乖巧,接过衣服说了“谢谢”便走到洗手间里换衣服。

“啊!”

阿正听着这一声惨叫,暗叫不好,连忙冲过去,拼命拍着门。

“杨小姐,你怎么了?”

“杨小姐,杨小姐?”

一点声响都没有,阿正急得团团转,随后一咬牙,直接踹开了门冲进去。

“嗯呃!”阿正的头被重物砸中,发出不甘的闷哼声,轰啪一声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杨颜霜从洗手台跳下来,放下烟灰缸,看着头破血流的阿正,去探了探他的鼻息,发现只是晕过去了,才双手合十说着“对不起,抱歉,我不是故意要这样的,”慢慢转身冲出洗手间。

走廊上空无一人,杨颜霜看着电梯口的保镖,灵机一动,转身进了值班室。

穿上白大褂,戴上口罩,大大方方地进到电梯口,直接下了楼。

杨颜霜把白大褂扔进垃圾桶里,掏了掏包里仅剩的四十几块钱,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

走到公交车站,杨颜霜才掏出手机,给李微微打了通电话,与她约在莲湖公园见。

杨颜霜坐公交车过去,竟还在那里等了李微微将近半小时,她才出现。

车停下,李微微望了这边一眼,一张脸被大阳镜遮了多半。

杨颜霜走过去,她才摘了墨镜神采飞扬地取笑道,“哟哟,看看这谁啊?京城第一高富帅林宙辰的未婚妻,怎么这般没精神呢?”

杨颜霜苦笑一声,说道,“你少来,有钱没有?我现在很需要钱,你借我点?”

李微微一拍车身,笑道,“怎么样?酷炫吧?刚买的,崭新的黄色敞篷阿斯顿.马丁,你知道改装后的时速多少么?简直跟飞一样......哦不是,你都要跟林宙辰结婚了,怎么可能跟我借钱,说笑呢?”

这女人,有分钱用分钱,迟早败光自己家业。杨颜霜没好气地想着,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李微微一见她这番模样,一下从车里钻了出来,大叫道,“他林宙辰真如传言般渣的?你被甩了?”

杨颜霜懒得跟她废话!

“不是吧?这混蛋玩过就甩,真混蛋!”李微微火了,突然想起一事,紧张道,“你肚子里的孩子要怎么办?”

“鬼跟他有孩子!”

“啊?不是吧?这可是林宙辰亲口说的,怎么会?”

“那个人渣,应该是不想娶杨雪,才这么说的。”

“不想娶应什么啊,当你是什么,人造工具啊?那你以后......”

杨颜霜望了望天,反正跟林宙辰没关系,于是道,“我和他什么事都没有,我又不脑残,怎么可能跟他结婚生子,所以你什么都不要告诉别人。”

“这么说来,宴会上他说的一切,都是假的?什么怀孕,什么喜欢,全是为了甩掉杨雪那渣女?哈哈,他也真是绝了,竟然连你怀孕这招都想到了,哈哈......”

“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竟然是林宙辰为了甩掉T市第一名媛,借由你怀孕做文章,真是......哈哈,笑死我了。”

“嗯,我被杨家赶出来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全拜他所赐!”杨颜霜平静地说着。

李微微很豪爽,掏出钱包,立马尴尬地望着杨颜霜。

只剩下十多块钱,还在这里跟杨颜霜显摆,李微微真心想撞墙。

“这些卡,借我......”

“你想多了,这卡里一分钱都没有,比包还干净。”说着,李微微又指了指车。

小说《首席宠妻无下限》 第9章 四个亿的事儿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陶宁呀点评:

《首席宠妻无下限》这本小说作者大大你要是不更新快一点的话,我就要寄刀片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