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把守相爱共此生

把守相爱共此生

主角:阮小溪, 乔奕森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3-18 04:28:31

小说《把守相爱共此生》主要讲的是:阮小溪心里捉摸着,这样还是不行,即使乔奕森不再找妖精,但是她还是要去找妖精的。“那个,乔大少,妖精住在哪里?”阮小溪清清嗓子,一本正经问道。与其她满世界去找妖精,不如乔奕森直接告诉她来得快,省事省力。“你不是记者吗?跟踪是你的强项,自己去找。”乔奕森不买账。“她是你公司的艺人,我去乔本集团肯定找得到她。那我以什么身份进去你的公司呢?记者,还是总裁夫人?”
展开全部

17-前后两张脸

饭桌上,乔一鸣时不时地偷瞄阮小溪,昨晚上的事情让他耿耿于怀,一夜都没有睡好。

阮小溪低头吃着早餐,像是没事人似的。

“小河,吃完我送你去上班。”

乔奕森放下手中的盘子,看着阮小溪宠溺地说。

“乔宝,不用了吧,我自己可以的。你先走吧,我还没有吃完。”阮小溪抬头,立马换了一副笑脸回答道。

“那怎么行呢?接送你都习惯了,一天不送你,我还真的觉得少了点什么。”乔奕森说的跟真的有那么一回事似的。

乔奕森只知道她是一个记者,估计都不知道她在哪里上班吧。装好先生,真的是演技一流!

不去当演员,真的是浪费了这么好的天赋!阮小溪在心里诽谤。

“大哥,要不我送大嫂,反正我一会儿要出去办事,正好顺路。”乔一鸣接过话道。

“不用了,你忙你的,接送她是我的义务。”

乔奕森已经拿好车钥匙,等在一旁了。那意思不就是催阮小溪快点嘛,管她吃完没吃完。

阮小溪又扒了两口,放下碗筷,朝乔父乔母道:“爸,妈,我也吃好了,上班去了。”

上了乔奕森的车,阮小溪并没有坐副驾驶的位置,心里还是嫌恶。

出了大门,到一处偏僻处,乔奕森停车,头也不回地说道:“下车!”

阮小溪皱眉,她原以为乔奕森是真的要为了做戏做的真,破天荒头一次送她去上班呢。没想到出了乔家大门,就原形毕露了。

没好气地下了车,看着乔奕森的车子扬长而去。她才发现这里过于偏僻,根本不容易打车。

又整我!

阮小溪忍不住腹诽,是真的在骂脏话了。

想想又要迟到了,阮小溪就心急如焚,她还指望着升任副主编呢。

照这样下去,迟早要黄。

不管那么多了,看来只有争分夺秒了。阮小溪小跑着就要往大路上跑,刚跑了两步,对面就开过来一辆车。

她认识,是乔一鸣的车。

车子在她的身旁停下,乔一鸣降下车窗,每一次看到阮小溪,都是这么的狼狈。

正是这样子,他却开心!

“上车!”也是简单的两个字,这两兄弟在某些方面确实很像。

但是不同的是,一个总是给她泼冷水,她想逃却逃不开,一个总是给她温暖,她想靠近却又不能。

为了不迟到,阮小溪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上了乔一鸣的车。

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阮小溪的手不停地换着姿势交握在一起,掩饰她内心的紧张。

之前的几年,她一直在躲避的人是乔一鸣,可是现在,再也躲避不了了。

“你在紧张?”乔一鸣看了她一眼问道。

“没有,可能刚才跑的太急了。”阮小溪故作镇定。

其实乔一鸣是跟着乔奕森的车出门的,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着,更没有想到乔奕森会把阮小溪放在半路上。

“你在哪里上班?”乔一鸣问道。

阮小溪报出一个地址,不再说话。

过去乔一鸣多想知道她在哪里工作在哪里生活,可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甚至他曾想过,她会不会已经离开这座城市了。

他不敢去问大哥,也不敢去问父母阮小溪的下落。

他对阮小溪的感情,不能向他们坦白,更不敢让他们知道,在阮小溪嫁给自己大哥的当天,他就后悔了。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她不确定阮小溪对他的感情。因为阮小溪,亲口告诉他,她爱上了自己的大哥,觉得大哥比他更加优秀。

现在不一样了。

“昨天晚上,你们住在一起?”乔一鸣声音冰冷的问道。

阮小溪愣怔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然后回答道:“没有,我在侧卧睡的。”

得到答案,乔一鸣的表情终于轻松了一些。

一路上沉默,直到车子停在了阮小溪的单位门口。

“我到了,谢谢。”阮小溪礼貌地说道。

“下班我来接你。”乔一鸣看着她说。

“不用,不要让你大哥误会。”阮小溪拒绝。

“他不在乎,否则不会把你扔在路上。”乔一鸣坚持。

“爸妈还在家,我不想节外生枝。”

阮小溪确实是这么想的,只要平静地度过最后这一个月,然后顺利地跟乔奕森离婚。

乔一鸣没再说话,等阮小溪下车后,疾驰而去。

看看时间,还好有乔一鸣送她,今天没有迟到。

刚走了两步,宋萱从后面拍了她一下。

“你想吓死我啊?”阮小溪拍着胸口道,这两天事情多,她真的是不经吓的。

“你平时不是胆子挺大的,至于嘛!说,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乔家少奶奶?”

宋萱一想起阮小溪的身份,就觉得跟做梦似的。自己天天跟她在一起工作,竟然一点儿都不知道,这保密工作做的是真好。

“嘘。”阮小溪赶紧做了噤声的动作,还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还好她们周围没有什么人。

“你能不能小点儿声?”阮小溪白了一眼宋萱。

宋萱无辜地撅了撅嘴,好吧。

“不要告诉第三个人,关于我的身份,会害死我的。”阮小溪很认真地叮嘱道。

虽然宋萱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她跟阮小溪认识了这么久,知道阮小溪的为人,既然不想说,肯定是有苦衷的。

“那你要不要给一点儿封口费?”宋萱说着做出势力的样子。

“好了,请你吃大餐。”阮小溪挽着宋萱的胳膊往里走。

有一天一夜没有看见点点了,阮小溪忍不住想念。这些年来,除去自己去外地出差,几乎每天都能跟点点在一起。

忽然分开了,还真是不习惯。正在这时,手机震动了两下。

“妈妈,你还好吗?”一看就是点点发来的。

别看点点年纪小,聪明异常,而且已经认识很多字了,可以用短信跟她简单地交流了。

“都好,你要听话哦。”阮小溪脸上都是笑,尽管是打字,却还是忍不住温柔的加了语气词。

“我会的,妈妈,有事情告诉我。”点点有时候说话就是像个小大人似的。

有时候阮小溪会忍不住自责,点点的过早成熟,是不是跟他缺少父爱有关系。

若不是万不得已,她真的希望给点点一个完整的家。

18-拍老公的女人

“阮小溪,来我办公室一下。”

正在阮小溪和点点打电话的时候,主编站在办公室门口,朝着阮小溪喊道。

“哦,来了。”

阮小溪连忙的挂了点点的电话,忙不迭似地站起来就朝着主编的办公室走去。

“主编,您找我什么事情?”

站在主编对面,阮小溪小心翼翼地问道。

要知道现在是敏、感时期,她能不能升任副主编,还需要主编的认同呢。

主编盯着阮小溪看了一会儿,却一直没有说话。

“我脸上有东西吗?”

阮小溪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脸,她记得出门的时候没什么不妥的啊。

“没有,不过你今天跟平时有些不一样。”

主编说着还是一副思考状。

糟糕,忘记带眼镜了。阮小溪恍然大悟,因为在乔父乔母面前不能戴眼镜,所以出门就给忘记了。

“我还是我,阮小溪,没什么不一样。”

阮小溪笑呵呵地说着打掩护,特意傻笑了一下。

主编的眼睛也贼尖了,从一张侧面照就可以认出那个背影有些熟悉,如果再让他发现侧脸有些熟悉,就完蛋了。

“主编,您找我什么事情?”

阮小溪赶紧转移话题。

“沐沐,你听说过吧?”主编拿起一张照片递给阮小溪。

“妖精!”

阮小溪看到照片,脱口而出,说完又发现自己口误了。

“额,我的意思是说,好漂亮。”阮小溪赶紧解释。

“这不是出道没多久的嫩模吗?”

之前也见过沐沐拍广告的封面,还有传一些绯闻,所以对他们这些记者来说,并不陌生。

“对,据说这位嫩模最近傍上了一位大款,所以才能出演乔本集团的广告片女主角。”

主编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八卦消息,很感兴趣的样子。

“大款?不就是乔奕森嘛,她的老公,名义上的。”

阮小溪在心里回应道。

“你的任务就是去跟拍沐沐的私生活,最好能挖掘出这位在幕后捧沐沐的大款是谁。”

这才是主编找阮小溪的最终目的。

还没有听主编说完,阮小溪的心里已经叫苦不已。

上一次是去自己家偷、拍自己的老公和嫩模,这次又是去拍自己老公的小情、人。

还要挖出妖精背后的大款,岂不是要将乔奕森曝出来?

绝对不可以!乔父乔母要是看到这样的新闻,非要搬出家法来不可。

万一惹恼了乔奕森。

阮小溪简直想都不敢想,真是不寒而栗。

“你听到我说的话没有?”

主编看到阮小溪心不在焉的样子,皱着眉头,很不满。

“听到了听到了,就是去拍嫩模的私生活,您放心,一定完成任务。”

阮小溪赶紧拍着胸脯保证道,其实心里一百个不愿意。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为了拍嫩模和她的情、夫这件事情,阮小溪头痛不已。

这件事情很显然,自己只能完成一半,那就是拍沐沐,而后面的一半揪出大款来显然是不可能的。

但是怎样才能不把乔奕森给暴露出来?

“小溪,想什么呢?”宋萱看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拍了一下桌子,轻声问道。

阮小溪给了她一个苦瓜脸,什么也没说,只是将沐沐的照片推到了宋萱那边。

宋萱左看右看,有些面熟,但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阮小溪只好偷偷地在胸膛的位置夸张地比划了一下,宋萱恍然大悟。

“那只妖精?”宋萱压低声音问道。

阮小溪无奈地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主编办公室一眼。

宋萱瞬间就明白了。

难怪阮小溪从主编的办公室出来就一副郁闷的样子,原来跟老公的情、人有关系。

“要不要我帮你?”作为同事兼闺蜜,宋萱好心地说。

“算了吧,还是我自己处理,不连累你。”

阮小溪通过那天早晨和她出门的交锋,就知道,这个沐沐也不是省油的灯。

得罪了她,没有什么好下场,况且她的背后还有乔奕森。

如果乔奕森出手的话,别说饭碗保不住,就是他们这家报社存在不存在,那都两说。

所以这么棘手的事情,还是不牵连宋萱了。

宋萱给了她一个同情无奈自求多福的复杂眼神,阮小溪像是蔫了一样,只有叹气的份了。

快下班的时候,阮小溪收到一条信息,是乔奕森发来的。

“下班后到早上下车的地方等我,一起回家。”

切。

阮小溪本想拒绝,转念一想,又答应了。

一下班,阮小溪就拦了一辆出租车,去了早上乔奕森扔下她的地方。

一路上司机不停地抱怨地方偏僻,回头车不便拉客。

下了车,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乔奕森的影子。

“五分钟,再不出现,别怪我立马走人。”阮小溪在心里暗暗说。

哎,人就是禁不起念叨,乔奕森酷炫的劳斯莱斯倏地一下就到了眼前。

“乔大少,你迟到了。”坐在后排,阮小溪盯着乔奕森说。

“然后呢?”乔奕森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向来都是女人等他,就是这么拽。

“不会是跟你的妖精约会去了吧?”阮小溪试探着问道。

“你很好奇?”乔奕森反问道。

“是啊,现在父母住在家里,你自然不敢再带妖精上门,我好奇你们会在哪里约会?公司?还是别的什么地方?”

阮小溪心里盘算着。

精明如乔奕森,怎会察觉不出阮小溪的反常,她向来都不关心他的事情。这些年他的花边新闻满天飞,不知道她躲在那个角落里,从来都不闻不问。

除非,是像是上次一样的情况,她因为某些任务才不得不出现。

“你要去偷、拍吗?”乔奕森一语中的。

阮小溪嘴唇动了两下,想反驳,又咽了回去。这个男人的话不好套,她决定放弃了。

“我告诉你啊,不管你以前怎么样,现在爸妈回来了,你最好收敛一些。”

“如果你不想曝光你跟那个妖精的事情,最近都不要再去找她了。”

阮小溪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提醒他道,还带着那么一点点威胁的意味。

“如果我不呢?”

乔奕森哪里是那么听话的主儿,何况是面对一个女人的威胁。

乔奕森忽然发现,他以前真的是看错这个女人了,原以为是一个软柿子,可是越来越像一只刺猬了。有点儿意思!

可是越是这样,他就越想逗逗他。

本来这点分寸他是知道的,可是她偏偏要提醒他。

他只能装不知道了。

“那我就告诉爸妈!”阮小溪明目张胆地威胁。

“你会吗?”乔奕森眉头一挑,这个女人肚子里一定在憋着什么事情。

“你可以试试,看我会不会。”

阮小溪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她拿得准,乔奕森不怕她,但是绝对不会违逆父母。

乔奕森开着车,眼睛看着前方,不再说话,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阮小溪心里捉摸着,这样还是不行,即使乔奕森不再找妖精,但是她还是要去找妖精的。“那个,乔大少,妖精住在哪里?”

阮小溪清清嗓子,一本正经问道。

与其她满世界去找妖精,不如乔奕森直接告诉她来得快,省事省力。

“你不是记者吗?跟踪是你的强项,自己去找。”乔奕森不买账。

“她是你公司的艺人,我去乔本集团肯定找得到她。那我以什么身份进去你的公司呢?记者,还是总裁夫人?”

短短的十几分钟,阮小溪已经两次威胁乔奕森了。

“随便。”乔奕森无所谓地回答道。

阮小溪抓狂,原本以为乔奕森不会想曝光她的身份,即使她自己,也不想让外界知道她跟乔奕森的关系,更不会去乔本集团,这么容易曝光自己的地方。

她恨不得立马结束掉这段关系!

“乔大少,你上次毁坏了我采访WE总裁的视频,还没有赔偿我呢。”

“这可是你答应过我的,要帮我再约一次WE总裁。如果这次你能告诉我那个妖精的住址,我们就算是两清了。”

阮小溪立马变得严肃起来,可是乔奕森仍然不为所动。

“我就是为了交差,你放心,我是不会曝光你和那个妖精的事情,我就是去拍一个嫩模,对你没有什么损失吧。”

阮小溪保证道。

本来她就要放弃了,即使乔奕森不告诉她,她就是要多费点时间精力去找沐沐的住所。

拍明星的私生活,当然是要去敏、感的地点,比如酒店、居所之类的。

相对酒店而言,居所是比较固定的,找起来相对容易一些。

这时候乔奕森却报出来一个地址,阮小溪有点儿没有反应过来。

“需要我再说一次吗?”乔奕森看她愣愣的样子问道。

“不需要,你没骗我吧?”

阮小溪还是有点不相信,她不相信的是乔奕森会这么好心。

“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

乔奕森说着车子已经进了小区,嘴角挂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戏谑的笑意。

乔一鸣的车子几乎是跟着乔奕森的车子,一前一后进来的。

乔母早已经在门口候着他们了,看到阮小溪就神秘兮兮地笑个不停。

“妈,有事吗?”阮小溪问道。

“没事,没事,饭已经做好了,你们都过来吧。”乔母招呼他们三个进餐厅。

他们刚坐下,就傻眼了。

乔奕森和阮小溪的面前多了一个碗,里面盛着黑乎乎的东西。

“妈,这是什么?”乔奕森看了一眼,就嫌弃得不行。

乔母看着他俩神秘一笑道:“这是我托老中医开的方子,熬了一下午呢,喝了强身健体。”

“妈,我们的身体都很好,不用吃药。”闻到这股子药味,阮小溪觉得想呕吐,实在太重了。

“这俩孩子,这是生孩子的良药,喝了保准很快怀上,快点喝。”乔母催促。

乔奕森无语,阮小溪只想翻白眼晕过去,这连药都整上了。

小说《把守相爱共此生》 第17章 前后两张脸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盈秀酱吖点评:

书有相同情节的很正常,不要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作者,另外,《把守相爱共此生》这本书真的很棒,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