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倾城毒妃

倾城毒妃

主角:凤菲璇, 赵煜琬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0-09-21 23:47:04

凤菲璇 赵煜琬在《倾城毒妃》里面是一波三折,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突然,一束烟花冲破了天际,不用看就知道黑衣人已经发现了她逃跑,这是给铜面人发信号。凤菲璇暗喊不妙,她自认为速度已经非常快了,但是看到这道烟火信号时,她真是恨不得能给自己插上翅膀,飞出去。自知时间不多,铜面人一来,或许真的插翅难飞了。想着心中越发焦急,为了加快速度,她也不再顾忌太多,一路磕磕碰碰,被树枝荆刺割得满身伤口。可是,就在她想要抬头再次确认北斗星的位置时,突然一阵晕眩,胸闷的感觉来势汹汹,直逼心脏。脑袋传来的痛楚迅速蔓遍全身,四肢仿佛一下子丧失了所有的功能,她抽搐着倒地而下。
展开全部

倾城毒妃免费阅读:

倾城毒妃:毒发

而凤菲璇直到确认对方已经死透,再无一点气息,她才松开手,拿起食盒里的饭菜,狼吐虎咽起来。现在,只是第一步,她必须要补充体力,才能成功逃脱。

吃饱喝足,凤菲璇将黑衣人的尸体搬到了床上,然后开始脱他身上的衣物,连最里面的底衣也不放过,这夜晚阴冷得很,和白天的温差太大,以她的经验,这周围肯定是山间田野,要逃出去,保暖也是关键。

而且,她身材明显比这个人的要矮小,多穿点,至少一时不易被发觉。

她手脚灵活,不稍片刻,便把黑衣人剥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条褥裤遮住关键部位。当然,黑衣人身上的匕首和暗器,也全部入了她的口袋。

面对这具尸体,凤菲璇很是坦然,没有丝毫的内疚之感,因为作为军人,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同情敌人,那就等于残害自己和同胞。

下一刻,凤菲璇便将面罩戴上,提着食盒开门出去。

这时,借着月光,凤菲璇这才算真正看清整个深山的容貌,烟雾缠绕、树木丛生、野兽哀啼,这显然是一片未曾开发过的原始山林。凤菲璇提着食盒的手一紧,要出去,似乎比想象中还要困难得多。

但她没时间多想,快步往还有些火光的厨房走去,但是走到半路,她突然扔下食盒,弓起背脊,捂着肚子极其痛苦地对远处屋顶上做了一个手势,迅速往院外的丛里走去。

一刻钟过去了,屋顶上的黑衣人觉得有些不耐烦,但他以为自己的伙伴偷吃了什么东西,闹肚子,也没往别的方向多想。只好越发睁大眼睛、提高警惕,不敢有半点睡意。

半个时辰过去了,他终于发现了异常,向空中打了一个手势,周围的暗卫全部出现。他示意两人沿着同伴消失的方向寻找,其余人将整个房子团团围住,他破门而入。

屋内空无一人,除了赤~裸躺在床上已经死去多时的同伴。

黑衣人一凛,气愤、耻辱、哀痛同时涌上心头,他怒不可遏地道:“你去放信号通知主子,其余人跟我去搜山,不将人找出来,我们剩下的十四个人,全部都得提着人头领罪。”

“是。”一声令下,全部人分头行事。

再说此时的凤菲璇,出来已经一个多小时,一边分辨着方向,一边迅速行进,踩着脚下的灌木荆刺,她小心谨慎地躲过陷窝和昆虫毒物,竟然安全下到了半山腰。

她暗幸事情进展的顺利,但是手中的指环却越发的血红,温度也在一阵阵的升高,灼痛她的皮肤,让她感到十分不安。

凤菲璇很想将它掰下来,扔掉,免得被人追上来发现红光,碍事。可是这指环似乎有灵性一样,她越是强硬地想要掰下来,它囚禁地越紧。

无法,她只能再次放弃。从身上撕开一块布料,将整个手指包起来,直到再也看不到红光为止。

突然,一束烟花冲破了天际,不用看就知道黑衣人已经发现了她逃跑,这是给铜面人发信号。凤菲璇暗喊不妙,她自认为速度已经非常快了,但是看到这道烟火信号时,她真是恨不得能给自己插上翅膀,飞出去。

自知时间不多,铜面人一来,或许真的插翅难飞了。想着心中越发焦急,为了加快速度,她也不再顾忌太多,一路磕磕碰碰,被树枝荆刺割得满身伤口。

可是,就在她想要抬头再次确认北斗星的位置时,突然一阵晕眩,胸闷的感觉来势汹汹,直逼心脏。脑袋传来的痛楚迅速蔓遍全身,四肢仿佛一下子丧失了所有的功能,她抽搐着倒地而下。

作为特种兵,根据对军用药物的了解,她这是毒发的症状。

完蛋了。

想着好不容易重生来到这个世界,她还一无所知,就被欺凌、下毒、囚禁……现在又要毒发身亡?哼,真够可以的。这本尊的来历,恐怕更不简单了。

不,她凤菲璇从来没有放弃过,哪怕是在最艰难的战壕里,炮火连天,哪怕只有1%的生还机会,她爬也要从这里爬出去。

视线虽然出现了模糊的症状,但是凭着之前的记忆,和敏锐的听力和嗅觉,她朝着北边的方向,潜伏着爬行。

这个山里没有一条路,即使有她也不敢行,在这野生丛林里开路,双脚走着还行,现在用爬的,她双手毫无遮掩,已经满手的荆刺和伤痕,血迹斑斑、触目惊心。

此时,凤菲璇几乎精力衰竭了,当伸手摸到前面的一块石头,她已经不由自主地坐下休息。安静的吸纳着周围的空气,凤菲璇并没有发现,地下散发出来的瘴气,直接绕开她,剩下的只有清新的山间气息。

突然,一股异样的风声拂过,有人往这个方向来了,不是走的,是飞的。

真是一刻不能安宁。

凤菲璇一个翻身,掀开石头下面的灌木,躲进了里面陷窝,又将之前的灌木原地恢复,背靠石头悄然躺了下去。

身下搁得厉害,凤菲璇困难地伸手,竟然摸到不是泥土,而是一条条缠绕在一起的蔓藤,纤细的小手从缝隙了钻过去,空洞洞的摸不到任何东西,根本不知道深浅。不过幸好,这些蔓藤十分牢固,承受她一个人的重量完全没压力。

想着,她摘下旁边一枝枯树枝,往里面一扔,侧耳倾听,毫无反应。这洞是有多深啊?

只是片刻,外面的瘴气又开始蔓延,缠绕着冰冷的石头,久久不曾散去,仿佛未曾有过人迹。

凤菲璇不敢再动,竖耳倾听,风声越发激烈,紧接着头顶一片火光,四五个人飘然掠过。但只是用火把照过,显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便没有做过多的停留。

他们是不会想到一个活生生的人,会轻易躲进灌木丛里。

可是她不敢大意,依旧一动不动地躺着。正想松一口气,突然一阵疾风迎面而来,几乎要将身边的灌木从刮起。

倾城毒妃:逃脱

凤菲璇心中大骇,她知道这一次不但是前面那四五人折返,而是铜面人来了。

只是几秒,周围已经一片火光,黑衣人纷纷落在不远处的树上,而铜面人此刻正立在凤菲璇背后靠着的那块石头上。

凤菲璇一寒,瞬间闭气屏住呼吸,全身僵硬如同一块雕像,连眼睛也不曾眨动一下。

她受过这样的专业训练,可以闭气静止十分钟左右。只是此刻,她身中剧毒,心脏本就郁闷刺痛,再一闭气,简直就是如刀割的折磨。

头顶响起了人声,“主子,属下该死。”正是带头的黑衣人,他此刻说得咬牙切齿,极其愤怒,想来是恨不得将凤菲璇这个妖女碎尸万段的。

“找,就是挖地三尺,翻遍整个丛里,也要给本尊找出来。”声音撞着铜面金属,冰冷如同机器,那内力伴着风声直破云霄,惊得四周鸦雀纷纷飞起逃离。

连躺在地上的凤菲璇也被那气流冲击得脸部扭曲。可见这个魔鬼的武功是有多深厚了。这古代的内力,要是她不练,再强大敏捷的格杀技巧,也是斗不过这些人的。

“主子,这片丛林之大,每一次都是极好的藏身之处,要翻遍整座山,我们恐怕人手不够。而且,这地下的瘴气不断冒出,这人要是躲下去,恐怕一刻钟不到就会气绝身亡了。如何保证活的?”

瘴气?难道胸闷绞痛不是因为中毒,而是因为吸入了这林子里的瘴气?记得现代丛林里行进,只是准备多种药物预防蚊虫、毒蛇等药物,并没有听说过有瘴气这一说。

“哼!她中了我的忧心草,瘴气伤害不了她,只不过忧心草一旦发作,就全身乏力、心如刀绞,她逃不远,搜。”铜面人每一次开口,凤菲璇的心脏都跳到嗓子眼上,那金属撞击的声音,恐怕会是她半辈子噩梦。

忧心草?果真是心如刀绞。我去!

如她这般心志坚定的人,也无法忍住这一波又一波的痛楚,若换做任何一个女孩子,早被折磨死了。

这个铜面人,日后真的不要落在她的手中,不然,她有一百种对俘虏的逼供手法,让他生不如死。

快点走吧,她的闭气已经到底极限了,给她一秒钟换个气也好。

此刻的凤菲璇只知道胸中压着一口血气,像是要随时喷出来,满口腔的血腥味让她的胃里阵阵翻滚。肺就要炸开了,忍……

可是,下一刻,噗……

果然忍不住了。一小口鲜血喷洒到眼前的蔓藤上。她已经极力忍耐了,可是依旧发出了不小的声响,伴随着血的喷出,一股空气迅猛吸进,撞击着肺部,似是要裂开一般,干涸、枯萎……

“谁?”只是一点声响,铜面人已经发现了地下的异样,举手让四周纷纷落下的暗卫屏住呼吸,双目如电盯着地下的灌木丛。

凤菲璇心中暗道糟糕,躲在茂盛的灌木底下的她,十分清晰地感受到他那凌厉的目光。

怎么办?这个魔鬼要是翻开这片灌木,她定是没地方躲的。想到这,没有一点气息的凤菲璇甚至有一瞬间,都想放弃了。

可是,她知道自己不会轻易放弃的。好不容易逃走出来的,怎么能前功尽弃呢?要是这一次被抓回去,指不定会被怎么的折磨,而且,日后想再逃,已经不可能了。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周围的压力也像一座山一样随之压下来,凤菲璇果断地握着身下的蔓藤,唯一的办法,用命一搏。她要挤开蔓藤,跳下去。

她不知道下面的深浅,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或毒蛇猛兽、或火山岩浆、又或者是深不可测的岩洞,一不小心摔下去粉身碎骨。拿命去博取,这自由,值得吗?

在凤菲璇的眼里,是值得的,因为这是一个军人的尊严。她对敌人残忍,对自己更残忍。

事不宜迟。当凤菲璇双手费力掰开蔓藤的同时,铜面人已经开始运功,掌中的内力带着可以摧毁一切的力量,扫过整片的灌木从。

风驰电掣的速度如同十八级的飓风,席卷起地面的一切,甚至连百年老树也一同连根拔起。所经之处如同灾难,满目疮痍。

还没来得及跳下去的凤菲璇左手拇指上的那个木质指环突然变得炽热!两道劲风一左一右从她颈边掠过,中间一股掌风直击背后,她全身一震,瞬间被撞进了洞中,下落,只剩下下落……

“**……”这是,跌进黑洞的凤菲璇,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咒骂。

这一栽,也不知下落了多久。凤菲璇最后的意识,是她掉到水里,头部碰到旁边的岩石,昏迷了过去。

时光流转,天亮了,悦耳的鸟叫声欢快传来,让昏迷中的凤菲璇,不由自主地睁开了眼睛。

太阳在东边冉冉升起,天空是蓝的,挂着几片云朵,四周一片清幽,阵阵晨风拂过,清新的空气带着花香,怡人心脾。这是什么地方?

凤菲璇想坐起来,可是她现在正处在一个湖泊中,全身湿透。双手扶着一个浮木,整个湖面清澈平静、波光凌凌,顺着风她正在湖中打着转儿。

昨晚的情景惊喜从她脑海掠过,掉下了岩洞,脑袋碰到了岩石,只是晕了过去,没有被砸死。更没想到命好的,手里还抓着一根木头,才不至于被淹死,还随着水流被送了出来。

侧耳倾听,四周空无一人,确定铜面人和他的手下都不见了,凤菲璇心中一阵狂喜,逃出来了,终于摆脱那个恶魔了。

哈!上天果然是对她眷恋的。这样都让她逃出来,真是应该烧香拜佛、谢天谢地了。

不过身上的毒没解,她也不敢大意,捂着依旧气闷、刺痛的胸口,凤菲璇扶着浮木小心谨慎地往湖边有过去。她现在得找些吃的,补充体力,然后走出去看大夫,找解药。

只要身上这毒解了,以她的生存能力,伪装打扮躲过铜面人的追铺并不是难事。日后逍遥自在,这异世古代的江湖任她闯荡。哼,她何曾怕过谁?

小说《倾城毒妃》 第3章 毒发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涵润小仙女点评:

《倾城毒妃》这本书让你了解人间百态,值得彻夜未眠的欣赏,让你爱不释手,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