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執意阁:莫安

執意阁:莫安

主角:莫小安,苏哲 作者:汤圆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4-04 14:55:02

《執意阁:莫安》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穿越重生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靖宇哥哥?奴婢从来没听说过什么靖宇哥哥?小姐,你是不是做噩梦了?”丫鬟显得有点困惑。“啊?不是,这是哪?我是谁?“莫小安有点恍惚,她觉得仿佛被命运捉弄了一番。“小姐,这是岳枫山庄啊,你是岳枫山庄的大小姐,岳莫安。““哈?”我不是林莫安吗?怎么又变成岳莫安了?我不是跳崖了吗?这到底怎么回事?莫小安赶紧抓住丫鬟,”你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朝代?当朝皇帝是谁?“
展开全部

收买白九-汤圆

过不了一会,莫小安慌张跑了回来,对着两个侍卫喊着:“两位大哥,河那边有动静,我刚去茅房路过那,突然有黑影闪过,我觉得有人要暗杀我。”然后赶紧躲进了房间。

牡丹随后跟着跑了过来:“快去看看吧,姑娘着实被吓了一跳,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还愣着干嘛,人跑了怎么办。”

两个侍卫面面相觑,不敢怠慢,马上向荷塘跑去。牡丹也跟着准备离开,回头看了一眼房间。

莫小安躲在门后听见外面脚步声远去,连忙走了出来,向后院跑去,沿途躲过了几个巡逻的护院。

终于来到仓库的时候,莫小安松了口气,不敢懈怠地马上搬空箱子,搬了三四个叠在围墙边,又找出了一根捆麻袋的绳子。

万事俱备了,莫小安心满意足的拍拍手,绑好柱子上的绳扣,拉着绳子爬上了箱子,翻上院子的墙头,最后一眼看了下后院:“再见了,姓苏的。”然后拿着绳子拉了拉,确认是紧的,便在腰上围了两圈打扣。往另外一边小心翼翼地下放,顺着绳子慢慢爬下来。

突然,绳子一松,莫小安没有着力点,猛地往后摔去,“啊”的一声惨叫,小安抱住头成功的摔到了地上。

小安坐了起来,看着身边被自己拉下来的绳子,摸了摸被摔的手臂,好像有些磕肿了。

真是倒霉,不过幸好还是出来了,赶紧走吧。

心里念叨着,小安转过身刚想跑,就看到白久站在她面前。

我靠…倒霉倒霉倒霉倒霉。

“姑娘这是要去哪?”白久率先开了口。

“这不是还没去哪,就去不了么。”莫小安翻了个白眼,这么明显,还要明知故问。

“公子说外面危险,叮嘱姑娘早点回房休息。”

莫小安踢了下草地上的石子:“他怎么发现的?”

“公子听闻姑娘受到了惊吓,让我来看看。”

肯定是早就盯着我了,莫小安想了想,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白久,并且抓住白久的衣角,眼泪溢满眼眶。

“白久哥哥,帮帮我吧,我真的很想见顾靖宇一面,我知道他还没死对不对,我就见见他,远距离也行,然后我保证回来。”

白久本就年龄大不了她几岁,被苏逸然父亲救回来后陪着苏逸然一起长大,虽平时帮着苏逸然处理过很多大大小小冷冰冰的事,但面对的都是残酷之徒,罪有应得,哪碰上像莫小安这样的,想起自己也曾有妹妹,如果她还在世的话恐怕也是莫安这个年龄,恻隐之心突然萌动。

莫小安见白久面露犹豫之色,知道这招奏效了,于是继续趁热打铁:“白久哥哥,我很理解你们为我着想,不希望我有生命危险,我保证会很乖的,我就想跟我娘亲和爹爹报个平安,不然他们肯定会很担心我。说完之后我配合你们到玉佩真相大白的时候!”

显然,这话有点戳到白久的心坎里了,白久皱了皱眉头:“我帮你可以,但是不是今晚,公子已经知道了,如果我放你走,你走不了多久也绝对会被带回来。而且不是我们不想放你,是外面盯着你的人真的太多了。

王文烈这几天在外放出消息,说苏家近日得到一件宝物,拥有此助力能使功力大增。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我们已经跟一批杀手交过手了。”

白久接着说:“公子知道这是王文烈的计谋,想乘乱分散注意力,让我们对你减少了精力,这样就能从你身上拿走玉佩。“

莫小安不傻,她知道白久告诉她是想让她知道,哪怕她真的离开了苏家,王文烈肯定能够知道,并把她带走,就怕连顾靖宇的面都见不到。

“白久哥哥,那怎么办,我真的想见家人一面。“莫小安又挤出一滴眼泪,她知道既然白久这样说了,看来也有一些办法。

“明天晚上,公子有客人拜访,公子喝酒后会早些歇下,你找个机会溜出去,我等公子睡下会前去寻你,一路保护你的安全,不过天亮之前要回来。“

莫小安开心的要飞起来,她抓住白久的手臂:“太好了,谢谢白久哥哥,我肯定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得到白九的帮助,莫小安更是信心满满了,哼,苏逸然,想不到吧,你的人都要帮我了。

苏逸然约了岳晟小酌,酒过三巡,才逐渐说到点子上。

岳晟家里是做生意的,与江湖上世家有所往来,与苏逸然结识于学堂,两人颇有点相见恨晚的意味,岳晟是难得苏逸然能够真心相待的人,他也是苏逸然一步步被迫撑起整个苏家这个过程的见证者。

“听闻苏兄拿到这灵芝玉佩了?这几天江湖传言甚多,我也一直没找到机会见你,倒是很多人都觊觎着。”

苏逸然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还不确定是不是这真的灵芝玉佩,王文烈盯得紧,他对灵芝玉佩倒是执念颇深。”

“那可不,你可知这传言都说成什么样了,说是,能得到灵芝玉佩者就是下一任武林盟主。真不知道他们的脑子怎么长的,连这也相信。”

苏逸然沉默不语,谣言本就是越传越不着边际,只是王文烈丝毫没有透露出玉佩是在一女子身上,这是为何?

“苏兄,最近可不太平,各大世家都盯着盟主的位置。你爹娘肯定也不希望你卷入到纷争中。”

“嗯,我知道,我爹临走之前就跟我说,回来就退隐江湖,不再争斗。只可惜再次听到的消息就是……”

岳晟拍了拍苏逸然的肩膀,给他倒了一杯酒。

“你托我调查灵芝玉佩的事情有点眉目,那位王家的客人大约一个月前出现,不过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只是说比较邪门的是,接触过他的人会觉得有点难以控制自己比较阴暗的想法。”

“邪术?会不会跟十年前有关系?”

十年前,江湖出了一个邪恶的门派,专门修炼邪术控制人心智,造成恐慌。

武林上为了平复此事,组织了一只队伍前去讨伐其中就有苏逸然的父亲和王文烈的舅舅。虽然将其消灭殆尽,但是也是损失惨重,苏逸然的爹和王文烈的舅舅不幸身亡,传言说是他们俩在紧要关头出现分歧所致,苏家与王家从此结下梁子,再加上竞争关系愈演愈烈,王文烈更是视苏逸然为眼中钉,想要找机会扳倒苏家。

“这个不清楚,十年前提议这场讨伐的人回来就失踪了,也没有人再见过,不然也可以问一下,不过确实有这个可能。”

苏逸然握紧拳头,然后又松了下来。

“我会继续调查的,有了消息就告诉你。”

“嗯”

话题又扯到其他身上。

莫小安此刻在房里心急如焚,她有点紧张。

“牡丹,你再去帮我看看,苏逸然有没有从书房里出来?”

“莫安,你这都让我看了第八遍了。”

“哎呀,好牡丹,你就帮我看看吧,

过了一会,牡丹面露笑容地回来了。

“公子刚刚送走岳公子,已经回去歇着了。”

“太好了,快,我先换衣服,你穿我的。”

换好婢女衣裳的莫小安掩着面开了门,守门的侍卫看了她一眼,也并未说话,莫小安缓缓从走廊穿过,一转角便飞奔至与白久约好的后院。

岳晟走后,苏逸然回到房间,唤了婢女更衣入寝。

擦洗完面颊的时候,苏逸然看着立在一旁的白久,开了口:“白久,你去帮我看看水牢里那个杀手,顺便能问出他的来路更好。”

白久面露难色:“这,一定得今晚吗?”

苏逸然冷漠地看了白久一眼:“怎么?你有事吗?”

“没有,白久这就去。”

莫小安左等右等就是没看到白久的身影。

“骗子,骗子,什么情况,怎么半天没见个人。”实在等不及了,莫安又开始准备搬箱子,准备自己翻出去。

“要我帮忙吗?”在莫小安搬第二个箱子的时候,身边响起了一个声音。

“谢谢不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莫小安被吓一大跳。跳开了五米之外才看清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苏逸然。

“你你你你你,你不是睡觉去了吗?”

“本来是打算睡的,这不是觉得你需要帮忙吗?白久今天心不在焉,倒酒还洒了两次,你是怎么做到的,连我的人都能收买。说,你是不是王文烈使用的苦肉计?”苏逸然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

“你神经啊,那什么王文烈害了我的靖宇哥哥,我恨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一伙的。大晚上抽什么风。”莫小安真心佩服苏逸然的想象力,这在玩谁是狼人么?

“说实话,我不太信什么灵芝玉佩的事情,把你放在庄园真是我做的最错误的决定。现在江湖上都说我最有希望成为盟主,引发了很多争议。”

“你知道就好,本来就是错的,你应该放我走。”

这个女人,真是不按常理出牌,明明应该感激自己保护了她,还一副欠了她,我自己活该的样子,处处与自己对着干。要知道,自己平时可是很少发了善心。如果真是为了玉佩,拿走玉佩就好了,何苦管她的死活。苏逸然又想起当日莫安指责他管不好手下时的样子。

今晚酒喝的有点多,话也有点多。

再次轮回-汤圆

“可是我不想放你走。”刚说出口,苏逸然有点哑然,自己在说什么?可在莫小安听来却是另一种感觉,就是气愤。

“你喝多了吧?你怎么能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是,你保护了我,我是很感激你,可是你明明就是为了玉佩,你还骗我……”还没说完,苏逸然竟然一步步走向莫小安,然后一头靠在了莫小安的肩膀。

莫小安愣住了,这什么鬼,简直欲哭无泪!!!明明是逃跑的戏码,怎么变成了还要照顾一个酒鬼???莫小安小心翼翼地把苏逸然摆弄到草垛上,真的有够沉的。

刚准备起身走,就被醉酒的苏逸然一把拉住手腕:“爹,别走。”

“我靠,谁是你爹,我还不想占你便宜呢。”莫小安一脸嫌弃的推开他的手,正巧看到白久赶了过来。“白久白久,这里。”

白久苦恼地看了苏逸然一眼,对莫小安说:“林姑娘,公子不胜酒力,我还得要将公子扶回去歇着,烦请你等我一下,我回来就带你去见你想见之人。”

真是克星,遇到苏逸然准没好事,太耽误事了。莫小安白了苏逸然一眼:“噢,行吧,那你快点。”

在等白久的时候,莫小安翻出了墙头,站在路边百无聊赖。

“林姑娘。”背后响起一声轻唤,吓了莫安一跳。转过头来发现一个穿着苏家下人衣服的家仆。

“你是?不会要把我带回去吧?”

“林姑娘,小人奉白久之命,带姑娘前去安平,马车都准备好了。“

“白久,他不来吗?“

“他要照顾公子,说是让姑娘先去,他随后就到,怕耽误姑娘相见的时间。“

“噢噢,好,别耽误时间了,我们先走。“莫安一听确实怕耽误时间,赶紧催着要出发。

莫小安跟随家仆上了车,不曾看到家仆嘴角扬起的一抹诡异的微笑。

马车在夜幕中飞驰,莫小安注意力全在等会会见到的顾靖宇身上。

跑了没一会,马车就停了下来。

莫小安等了一会,觉察奇怪,怎么没人叫她。她掀开帘子,发现那个家仆已经不见了,马车停在一个树林的小径上,周围阴森森的。两边的树林深入之地,泛起了一阵阵白雾。前方貌似是一片大的空地,隐隐有人在说话。

不是吧,这是哪啊,不会闹鬼了吧?

莫小安下了马,心里念叨着:“我生平最怕鬼了,我没做啥坏事,不要找我不要找我,然后脚步越来越快,最后飞奔着往空地跑去。

空地上有两个人,仿佛在等着什么。

看清人后,莫小安才知道自己中了圈套,只见王文烈立了那,身边正是刚刚的家仆。

“玉佩在哪?“王文烈也不兜圈子,直奔着目的。

莫小安也不说话默默地往后撤转身开始撒腿跑,拐进了树林里,真是要命。家仆奋起直追,王文烈不慌不忙施展轻功跟在后面。

眼前视野逐渐开拓起来,莫小安却刹住了脚,是悬崖……这可如何是好?前也死,后也死,那些小说里不是一般跳进悬崖都能活吗?管不了那么多了,前面是可能死,后面是肯定死。莫小安卯足劲,冲了过去。

王文烈早就知道莫小安逃跑的方向有悬崖,也就不慌不忙,结果刚准备截住她的时候,发现她竟然有意图跳崖,王文烈暗道一声:“不好。”直接加快速度也冲了过去。

莫小安闭着眼睛,豁出去跳了下去。

“不要!“背后响起了苏逸然的声音。

王文烈伸手一抓,扑了一个空。眼看着莫小安掉了下去。

“靖宇哥哥!“莫小安猛然惊醒,吓出一声冷汗,她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周围包裹着一片黑色的静谧,月光从窗户透过洒在地上,窗沿的影子也贴在地上。房间很大,大的很空旷。床被纱帐围了起来,门前透过来些许灯光。

做梦?小安已经分不清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到现在为止发生的事情已经就算是现实也放小安觉得是做梦。

我跳崖活了过来是吗?有人救了我?那这里又是哪里?莫小安坐起身,掀开被子,拨开纱帐,穿上鞋走到门前推开了门。

“小姐,小姐,你醒啦!”刚推开门,坐在台阶上守夜打盹的丫鬟马上冲了起来扶住莫小安。

“小姐?这是哪?靖宇哥哥呢?”莫小安着急地问道。

“靖宇哥哥?奴婢从来没听说过什么靖宇哥哥?小姐,你是不是做噩梦了?”丫鬟显得有点困惑。

“啊?不是,这是哪?我是谁?“莫小安有点恍惚,她觉得仿佛被命运捉弄了一番。

“小姐,这是岳枫山庄啊,你是岳枫山庄的大小姐,岳莫安。“

“哈?”我不是林莫安吗?怎么又变成岳莫安了?我不是跳崖了吗?这到底怎么回事?莫小安赶紧抓住丫鬟,”你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朝代?当朝皇帝是谁?“

“现在是平昌二十一年,当朝皇室是慕容一族。”

“还是慕容一族?”那看来我还是在这啊,怎么国号不对,永昌,平昌,“诶,那皇帝手下是不是有三大家族,赵氏、姜氏和陆氏?”

丫鬟困惑的想了想,说到:“小姐,没有啊,赵氏和姜氏倒是有,不过也不算大家族,这陆氏,奴婢没听过。”

“莫安醒了?”一个大叔模样的人快步走了过来,赶紧搀住莫小安,丫鬟连忙跪下行礼:“老爷,小姐她……”

“小姐怎么了?女儿,怎么不休息呢?我听下人来跟我汇报说你醒了就赶紧过来看你了。“看来这个对自己很关心的大叔是这个身体的老爸了。

“爹爹,我好似忘记了很多事情,这是平宁国吗?那个皇帝手下的陆氏没有吗?你们认识顾靖宇吗?我的青梅竹马。“

岳原看着自己的女儿,内心满是心疼,也包含着诧异,他转过头询问式地看着丫鬟,丫鬟小声地说:“小姐好像失忆了。“

“什么?”岳原大吃一惊,“快去找大夫。”

“是。“说完丫鬟就起身往外跑去。

岳原看着莫安:“这是平宁国,那皇帝手下的陆氏我倒是听你爷爷提起过,不过在你爷爷那会就已经被灭门了,虽然之后沉冤昭雪。”

岳原来回走动了一下,“你是有两个青梅竹马一个叫苏浩,一个叫苏哲,没有叫顾靖宇的啊。白天你失足落下水,都怪爹爹不好,没能好好照顾你,你要不早点休息吧,明天应该能好一些。”

莫小安想了想算是彻底明白了,她肯定是跳崖死了,这跟小说写的不一样啊,原来自己真的会死掉的?可是还没来得及救顾靖宇,内心一阵难受,像是缺氧了一般,头脑一阵发晕,眼看着快到倒下去,一把被岳原扶住,馋回到床上。

不出一会儿,丫鬟带着大夫赶来。

大夫把了下莫安的脉,起身对着岳原说:“小姐身体已无大碍,失忆的原因可能是受到了惊吓,记忆造成了暂时性缺失。“

“暂时性缺失?”

“是的,可能会在之后的时间慢慢恢复,但也可能一直恢复不了。”大夫顿了顿,“不过如果身体调养好了,记忆恢复应该会快一些,我给小姐开几副调养身子的药。”

“好好,没事,只要身体无碍,哪怕记忆不能恢复也没关系。”

送走大夫后,岳原静静地看了几眼莫安,才出门离去。

好一会,莫小安才感觉好多了,她睁这眼睛看着这无边的黑夜,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玉佩在她床头边闪着青色的光芒,有人觊觎这个玉佩,自己肯定是要完成什么事情的,难道死一次就会进入下一个轮回?那这真的没完没了了,看来还是得好好爱惜自己的生命。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顾靖宇。诶,说不定这个轮回顾靖宇会完好无损出现在自己面前也说不准啊。想到这个,莫小安心里好受多了。

“莫安,你到底是谁呢?我是你,你是我?你是不是有未完成的心愿?还是你肩负着使命?唉。我能不能完成呢?保护自己尚且都很困难,还怎么谈保护别人。玉佩啊玉佩,你告诉我,我到底要怎么做呢?“

莫小安摸着泛白光的玉佩,陷入了昏睡。

“莫安,莫安”

“嗯?谁在叫我?”莫安捂着脸,眼前的白光刺得眼睛都睁不开。

“我救了你,从今天起,你是我的所有物,你得陪着,我听我的话,我叫莫安,你呢?”莫安隐隐约约看见眼前出现了两个身影,一男一女,却笼罩着一层雾,莫安往前奔去,伸手想要摸清楚,发现自己始终不远不近。

“诶,你们,这是哪?”

但是他们都没有转过头,只是立在那。

“喂,你怎么都不说话,你不告诉我名字,那我帮你取了,你就叫小八吧。”女生模样的人开了口。

“为什么是八?”男生终于开了口。

“因为我之前救过的什么兔子啊,鸟啊,狗啊排序下来你就是小八咯。”女孩子突然咯咯直笑。

画面突转,仿佛还是刚才那一对男女。只是这次男生倒在地上,女生跪在旁边。

“小八,你别吓我,你怎么样了?”一边哭腔一边摇着男子。

莫小安,苏哲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小安志吖点评:

第一次看作者汤圆的书,整体结构宏大,气势恢宏,嫌念丛生,故事情节紧凑严谨,奇峰叠起,让人欲罢不能,在网络这类小说中称得上是佳作。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