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灵异科幻 错嫁冥婚,我的鬼夫很难缠

错嫁冥婚,我的鬼夫很难缠

主角:苏瑾,顾南烛 作者:云诡

状态:已完结 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1-05-07 08:40:34

苏瑾顾南烛在《错嫁冥婚,我的鬼夫很难缠》里面是一波三折,云诡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真是的,你是嫌我被吓得不轻啊!一路上走来,我没被吓出心脏病就是万幸的了!现在你这个臭道士也在我面前装神弄鬼了!”我气不打一处来,对着徐飞翔嚷嚷了一通。“呦!你这丫头片子,居然敢骂我是臭道士?一会儿那阴灵来了!可别怪我不保护你啊!”徐飞翔见我有了笑脸,同我斗起了嘴。“哼,怕你啊!”“你还长能耐了啊!那好……”说完徐飞翔起身装作要去收了先前布置过的红绳。
展开全部

坐牛车进山沟

徐飞翔这次来阳庆不是来观光旅游的,而是接了一个驱鬼的大单子。

凉粉店的婴鬼算是练手的小鬼,他跟我说,真正的大鬼在后面,警告我可不能像这次这样由着性子干。

我知道自己错了,只好听他训。

我们做了两天的准备,这天坐了一段公交车,下了车,看到主人家派来了一辆牛车等着我们。

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坐牛车。

坐在一堆干草垛上,感觉自己的胃啊、肺啊、肝啊全都要颠簸得吐出来了。

徐飞翔坐得倒挺舒服,真没想到,看他细皮,没多大年纪,居然能有姜太公钓鱼的安稳神态。

路越走越没路,转进一个山沟沟,已经是日头偏西。

前面零零落落几栋破平房散落在山沟里,烟囱里飘出来白色的炊烟。

牛车停在一户大院子门前,房门一开,一个苍老健硕的男人迎了出来。

他叽里咕噜说的是当地的方言,我完全没听懂。

之前米粉店里的老板至少说的是带口音的普通话,多少能听明白,可是这种山沟沟里,他们说话都是当地话。

还好拉牛车的牛夫可能经常往城市里跑,会说一些普通话,就帮着我们翻译,大意是欢迎我们的到来,让我们快进屋里休息。

我们跟着中年男人进了院子,这家庭院实在太沧桑了,杂草丛生,中间还有一口深井,说是他们之前用来打水用的,自从鬼来了以后,井也干了。

看到井,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鬼片里不是常常会出现这个镜头吗,一只鬼从井里爬出来。

我自己把自己吓着了。赶紧拿出徐飞翔送给我的纸符攥在手里,以防万一。

没想到我一拿纸符,那个老人居然激动了起来,拿着手里的拐棍使劲在地上戳,嘴里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

那个牛夫冲我竖了竖大拇指,崇拜地说:“老人说,不愧是仙姑,刚走到这里便知道这口井里有鬼怪。”

妈呀!还真是井里有鬼。

我吓得蹿到徐飞翔身后躲,纸符掉在地上也没敢捡,心里默念阿弥陀佛,小心翼翼地跟着徐飞翔往前走。

我没想到在这种山沟沟里会有这么大的院子,这种院子四方形,像四合院,东南西北,三面有房,一面是大门。

四合院不少见,可能有这么大一块地方,那可不容易找,这家人以前在此地一定非富即贵。

再往里看,在正方旁边还有一处门进,是个垂花门,貌似还有个后院,看起来这是院子套院子的格局。

跟着老人,我们进了大客厅,嚯,这客厅可真够大的,房梁特别高,大约有三、四层楼左右,窗户两面对开,整个客厅显得十分宽敞。

环视了四周,桌椅板凳四方茶几,一应具全,墙边暗处立了一只雕花木制大柜子,看起来十分考究。

“没想到,院子里看着破破,房间里还挺好的。”我赞叹道。

徐飞翔悄悄地对我说:“何止挺好?这里面全是值钱的东西,你看那些桌子、椅子全是金丝楠木的,那个柜子是上百年的沉香木,小茶几是黄花梨木的,用一整块木头做的,都可值钱了。”

我瞪直了眼睛,上上下下看着那些木头,我爸喜欢玩木珠子,所以我知道一点儿这方面的知识,有一些木头非常值钱,特别是上年头的黄花梨木、沉香木,用我爸的话说,那木头就是软黄金,有的比黄金还值钱。

我靠近那个沉香木的大柜子,能闻到一股浓厚的香气,沁人心脾,非常好闻。

“这里驱鬼还真有点问题。”徐飞翔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

诶,一向沉稳老练的道士兄,也会有愁眉不展的时候。

“你不懂,这驱鬼也是分门别派,不同门派学的驱鬼术不同,驱鬼术都带有自身的属性,我学的是火属性,可是你看,这房子是木质结构,上上下下全是木头,家具也是木头,年头越久越好着火,这可是使用火驱鬼的大忌。一火烧万物,弄不好,要把整个房子都得烧了,这些珍贵的木头,也难免被毁。”

诶,我还以为怎么了,原来是心疼那些木头,不过,这个时候重要的是驱鬼吧!

牛夫为我们安排了居室,老惯例,我和徐飞翔同住一个房间,主要是我自己住害怕,但是我们可不睡在一起,我睡床上,他睡地上。

晚上老人摆了一桌简便饭菜招待我们,有邻家人送来的酱兔头,一颗一颗兔头透过煤油灯里看着怪瘆人。

我一口也没吃,徐飞翔倒是来者不拒,吃得贼香。

饭间,老人说起了闹鬼的来龙去脉,原来他们一家人之前住在青川,青川大地震,家里的房子塌了,儿子儿媳妇都死在了地震中,只留下了他和5岁的孙子,这些年过去了,孙子长大了,却总告诉他爸爸、妈妈一直在他身边。

牛夫在一边翻译一边对我们说:“这位老人原来就是这里的人,儿子去了汶川以后,也跟着儿子去了,如今回来,就剩下老人和娃娃,村里人能帮上的就帮上点,可是娃娃总能看到他爹娘的鬼魂,小时候不懂事,不害怕,现在娃娃大了,懂得事了,天天睡不下,怪可怜的,只求大师把鬼去了,让他们爷孙俩过些安生日子。”

又是可怜的鬼,放不下自己的孩子,变了鬼来纠缠,怎么竟是遇到这样的鬼,让徐飞翔驱鬼,他一定会把鬼打散,虽然能帮了活人,可是那些鬼被散了魂魄,我又有些不忍心。

饭后,渐渐入夜,我们回了房间。

徐飞翔把准备好的道具放在桌子上,他烧了一张纸符,扔在煤油灯里。

山沟里电线拉不到这里,只有煤油灯。

他烧完纸符,又拉了一根红绳在房间的四周围住。

“苏瑾,现在仔细听我说。”徐飞翔忽然精神凝重,我心里七上八下的,这是怎么了。

“晚上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这个房间,在这个房间里是安全的,出了这个房间,就不能保证了。”徐飞翔神情严肃,不像是在吓唬我。

“怎么了?会有什么事?”

他拿起桃木剑,突然冲我刺了过来……

另有蹊跷

“啊!”我看徐飞翔手执桃木剑,直冲我刺过来,不禁尖叫了一声,倏的用手挡在了眼前。

只感受到有气息略过耳鬓,我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只见徐飞翔的桃木剑戛然停在了我的耳侧,徐飞翔面无表情的直视着我。

“怎么……怎么了?是那对夫妻的阴灵来了吗?”我紧张的询问道。

“哈哈哈!吓你的咯!”徐飞翔看我刚才吓得出糗的样子,忍不住幸灾乐祸,说话的同时,还把他的桃木剑在我眼前晃晃悠悠,“有蚊子!你看。”

我扫了一眼剑上,果然四仰八叉躺着一只死蚊子。

“哼,吓我有意思吗?”我白了他一眼,气愤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撇过脸不理他了。

徐飞翔随手把手中的桃木剑搁在了我面前的桌子上,也坐了下来,“不要生气啦!我就跟你开个玩笑嘛!”

“真是的,你是嫌我被吓得不轻啊!一路上走来,我没被吓出心脏病就是万幸的了!现在你这个臭道士也在我面前装神弄鬼了!”我气不打一处来,对着徐飞翔嚷嚷了一通。

“呦!你这丫头片子,居然敢骂我是臭道士?一会儿那阴灵来了!可别怪我不保护你啊!”徐飞翔见我有了笑脸,同我斗起了嘴。

“哼,怕你啊!”

“你还长能耐了啊!那好……”说完徐飞翔起身装作要去收了先前布置过的红绳。

“好了好了,怕了你了行了吧。”我见势,赶忙起身拦住了他,拉他坐了下来,“算了,不跟你计较了!”

“不过苏瑾,今日我查探四周环境之时,发现除了阴灵,这个宅子里还有异样,但是,我现在也说不清楚是哪里不对劲。”徐飞翔有些迷惑的说到。

“你的意思是,除了这对父母的阴灵,这里还有其他的鬼怪存在?”我开始担心起来,连徐飞翔都察觉不到的东西,必定也是不容小觑的。

“不知道,希望是我多虑了,但是从我们进入到这个山沟以后,我就觉得有蹊跷,总之,此地不宜久留,这里与我的修行属性不适,我们收了这对阴灵,就赶紧离开。”

“好的,我也是这么想的,免得节外生枝,你可要万事小心啊!”我叮嘱道。

“多谢苏瑾姑娘关心!嘿嘿!那我就先走了,我准备明晚就布阵,收了那阴灵,免得他们再在人间多做叨扰,今晚还要回去多做准备。”说罢,徐飞翔拿起桃木剑,起身便欲离开。

“那你慢走!”

“记住,夜间切不可轻易离开房间,若是出了意外,便是后悔莫及!”

“知道啦!赶紧回去休息吧!”我把徐飞翔送出了门外,应答到,随手关上了门。

有了徐飞翔的红绳和符咒坐镇,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情。我张开双臂,一把仰倒在床上,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想。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已经好久没有这样放松一下全身的神经了。

想这一路走来,阴差阳错的卷入到这么多离奇古怪的事情里,真是有苦难言。

哎!真希望这是一场梦境!希望时间倒退到一年前,我没有遇到梁超勋,就没有这中间的荒谬与离奇,没有顾南烛……那现在的自己,也只是一个普通人,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当一个简单的小白领……

而如今,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过了今日又不知道明天会身在哪里……

不知道顾南烛如今怎么样了,上次他被苍狗反噬,受到了重创,不知现在是否有安危。

上次他会受伤跟自己也有着脱不了的干系,如果他因此再落下个魂飞魄散的下场,我也是会愧疚一辈子的啊……啊,我怎么又想起他了啊!

我担心他干嘛?我不应该更同情自己的吗?

要不是他的家人给他配什么阴婚,我也不至于被算计啊!

人都死了,不去好好投胎轮回,还娶什么鬼媳妇啊!

不!

还娶什么活媳妇啊!

不想了不想了!每次想起来顾南烛那只鬼,就被搞得心烦意乱的,我现在只想回归我正常的生活。

我使劲甩了甩自己再次头昏脑涨的脑袋,侧了个身,准备早早入睡。

“吱吱~滋滋~”

“吱吱吱~”

半梦半醒里,我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

我侧起耳朵仔细辨别,吱吱的声音还伴随着细微又规律的啃咬东西的声响。

这是老鼠吧!这山沟里,有老鼠应该是正常的,但是大晚上扰人清梦就不道德了。

我披了件衣服,起身寻找声响是哪里发出来的。找了四周,听出声音大概是在窗外。一时也忘了徐飞翔白日里的叮嘱,就起身出去了。

我出门一看,果然是一直大的老鼠!

这老鼠不像是普通的老鼠那样是灰褐色的皮毛,反而是通体黝黑,毛色光亮,这样的老鼠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看我出来以后,它似乎丝毫也不怕我,反而扭过头来,定睛看了我几秒。嘴巴咧了一下,似乎是在笑一样。看着它绿色发亮的眼睛,让我心里一阵发毛。

我环顾四周,随手拿了一把扫帚,“好你个大老鼠,走走走!要磨牙走远点!别在我门前,睡个好觉都不行啊!”

黑老鼠转身就离去了,走了几步又回过头,对我做了一个龇牙咧嘴的表情,露出了两颗锋利的尖牙。

然后,它转过头,瞬间的功夫就消失了在了黑暗里。

“这山沟沟,人都吃的不怎么样,老鼠倒是养的不一般啊!”我感慨了一句,回去接着睡觉了。

这一夜倒是相安无事,除了出去赶走了一只磨牙的老鼠,并没有遇到任何蹊跷的事情。

睡了一个难得的安稳觉……

小说《错嫁冥婚,我的鬼夫很难缠》 第17章 坐牛车进山沟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骊燕小哥哥点评:

《错嫁冥婚,我的鬼夫很难缠》是一本非常好的书!内容很精彩!主人翁非常强!非常好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