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阎少宠妻无节制

阎少宠妻无节制

作者:卿欢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4-08 11:36:09

《阎少宠妻无节制》小说情节波澜壮阔,卿欢主要说的是:她的眼中闪过几分怒容,正要站起身,但是一旁的记者比她更快。纷纷将话筒和镜头移至白姝娆跟前。“白小姐,听闻你和范少的婚约是假的,你妹妹才是和范少交往的那一个!请问这是真的吗?他们交往多久了?对此你有什么看法?”“交往?”铺天盖地的问题朝白姝娆席卷而来,白姝娆只捕捉到了两个字眼,她饶有兴致地咀嚼着这两个字,意味深长地看了眼一脸心虚的范承易。
展开全部

4-帮我个忙

出租车到了未央别墅前停下,白姝娆下车,片刻也没有停歇地往里走去。

这里是范承易的别墅,也是范家给他们准备的婚房,让他们结婚以后住。

说起来她和范承易虽然也是恋爱到结婚,但两人的关系很大程度上还是老爷子们促成的。

也就是白姝娆的外公和范承易的爷爷,两人年轻时是战友,后来同时转战商海又成了世交,关系一直不分你我。

直到白姝娆的外公去世,陶氏名下经营的建材厂被白姝娆的父亲白耀先改名换姓占为己有,两家的关系就大不如前了。

虽然老爷子待她还是一如既往,但是吕淑芳却不一样,态度大转变不说。

还一直想方设法地阻挠她和承易的婚事,一年前更是以前途为由让范承易出国深造,若不是一周前范老爷子病重,要他回来和她举行婚礼,恐怕两个人的婚事还要再等上几年。

因为老爷子的病情不容乐观,所以他们的婚礼很是仓促,就定在半个月后。

这也是为什么吕淑芳这么焦急给她下药,想要毁了她的清白,让她自动悔婚的原因……

没想到才躲了个吕淑芳,就又来了个白姝妍。

婚礼在即,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在她和未婚夫的婚房里看她未婚夫洗澡?

不管往哪方面想,白姝娆的心里都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种不好的预感在她推开别墅门的那一刻得到了证实,客厅里,顺着地毯,依次散落着男人的西装外套,衬衫,西裤,还有女人的裙子,情急下被撕破的黑色丝袜……

黑色的刺绣bra和同款的蕾丝内裤,和着男人的子弹内裤搅在一起,刺眼的扔在楼梯口!

房间里,蓝白基调的大床上,范承易和白姝妍正旁落无人地交缠在一起。

结束完一记缠绵悱恻的深吻,白姝妍娇喘地贴着范承易的胸膛,“承易哥,我好愧疚,你毕竟是姐姐的未婚夫,如果姐姐知道的话一定会怪我的。”

范承易怜爱地揉着白姝妍的小脑袋,“小妍,你知道我爱的人一直是你,你放心,等时机一到,我就解除婚约和你在一起。”

即使得到了承诺,白姝妍的脸上依旧心事重重。

“可是姐姐手里还有寰宇娱乐10%的股权……”

范承易英俊的面上溢出一丝阴沉,“爷爷真是老糊涂,那本来就是范家的东西,竟然就这么拱手给了她一个外人!”

“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将股权拿回来,当作求婚礼物送给你!”

白姝妍的眼前一亮,欣喜地将身体贴紧范承易的胸膛,来回摩擦拨撩。

“真的吗?你要把股权送给我?可是这样姐姐不是很可怜!承易哥,你太坏了!”

范承易体内的欲火很快被她挑起,一把将她压在身下,大掌罩上她的胸前,毫不客气地收紧。

“口是心非,你爱的不就是我的坏吗?”

“啊……讨厌啦!”

白姝妍发出一道分不清是痛苦还是欢愉的呻吟,紧接着,伴随着一阵娇嗔,两人很快便又吻在了一起……

门外的白姝娆黑色瞳仁骤缩,纵使她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这会看到这一场景,心脏还是微微抽痛了下。

巨大的痛楚和愤恨涌上脑海,这就是她等了几年,心心念念想嫁的男人,没想到人家已经和白姝妍双宿双栖了。

白姝娆恨不得立马冲进去教训那对渣男贱女,但是想一想她还是忍下了。

因为她知道就算她现在冲进去也无济于事,凭借着他们两人的无耻,还有范、白两家的权势,就算她私底下闹得再大也会被压制下来,而且依母亲那吞忍的性子,肯定会要她忍气吞声原谅范承易的。

不得不说白姝妍这招可真有够狠的,既让她知道了事实的真相痛苦不堪,又让她无计可施,只能痛苦在心里!

确实是很高明,不过既然人家都欺负到头上来了,她如果不回赠下她的大礼那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想到这里,白姝娆拿出手机,将里面拥吻的潮湿画面拍了下来。

随即走出去,站在角落里,给她的朋友打了个电话。

“喂,阿凰,帮我个忙……”

挂断电话以后,白姝娆勾起潋滟的红唇,这件事只是开端,她跟他们没完!

她手里有寰宇娱乐10%的股份,这是因为18年前寰宇爆发了严重的经济危机,是她的外公在危难关头投资了寰宇,帮寰宇度过了难关。

范老爷子一直记着外公的这份情谊,所以就在她和范承易确定关系以后,将这投资钱折算成股份送给她这个未来的准孙媳妇。

这个股份本来就是她的,范承易过河拆桥想要她手里的股份,做梦去吧。

忽视掉心中被针蛰一般的疼痛,白姝娆倚在墙上,等着各媒体的到来。

媒体来得很快,不过一会儿时间,别墅的门口便被贴着新闻娱乐字样的车子停满了。

一个个肩抗长枪短炮,手拿话筒的人从车上下来,往别墅内跑去。

直到人都走得差不多了,白姝娆才用角落出来,跟在后面进了别墅。

5-高举真爱的感情牌

别墅里早已是一片兵荒马乱,各种长枪短炮围堵在房间里,对着范承易和白姝妍猛拍,伴随着记者犀利而一针见血的问题。

“白小姐,晋城的人都知道,范少是你未来的姐夫!半个月后就要和你姐姐白姝娆举行婚礼,但你却和他在婚房里衣不蔽体,举止亲密,请问你们还是单纯的姐夫和小姨子的关系吗?还是说你们早就为了利益超越了这层关系?”

“白小姐,据可靠消息称最近你正在竞选《绝世宠妃》女一号的位置,而范氏集团又是这部剧最大的投资方,请问你是不是为了拿到角色用身体做交换呢?”

此话一出,立马遭到了白姝妍的剧烈反对。

“你胡说!我和承易哥在一起才不是为了拍电视剧!”

“这么说你是承认和范少背着你姐姐在一起了是吗?”

“我……”

“承易,既然他们都猜出我们的关系了,你就别替姐姐隐瞒了,直接将你们解除婚约,和我在一起的事情宣布出来吧!也免得大家误会猜忌……”

白姝妍眸光期许地看着范承易,只要他愿意放弃跟白姝娆的婚约,承认和她是情侣关系,那么她清纯玉女的形象就还能保持……

可惜,范承易并没有配合她的演出,抿着唇没有说话。

白姝妍急得抓狂,偏偏有个记者不买她的账,直接戳破她的谎言,“白小姐,这和我知道似乎有点出路!据我所知,范少和你姐姐可是自小就有婚约在身,再过半个月,两人就要举行婚礼了!现在您又跳出来高举真爱的感情牌,怕是有些不妥吧?”

“我……”白姝妍没想到会有记者紧紧抓着这一点不放,一时有些语塞,半晌后才不情不愿地承认道,“婚约确实存在,不过那只是长辈一厢情愿订下的!我和承易哥才是真心相爱!而且承易哥已经答应我,等过段时间,就会向家里提出解除婚约!光明正大地和我在一起!”

不得不说,白姝妍颠倒黑白的能力还真不是盖的,寥寥数语,就把一段小三上位,夺人所爱的关系,转换成两情相悦,有情人难成眷属!

当然记者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并没有听信白姝妍的一面之词,而是将矛头转向一直沉默不语的范承易身上。

“范先生,请问白小姐说的都是真的吗?”

“承易……”

白姝妍紧张地攥紧范承易身上围的浴巾,生怕他在这时候拆她的台。

范承易无法,正要顺着白姝妍的话说下去,不想有道声音比他更快。

“是吗?原来在你眼里,我们的婚约只是长辈一厢情愿而已?既然这样,也不用等什么时机成熟了,我觉得现在这个时候就很合适!”

范承易猛然抬头,乍看到白姝娆,他的脸上彻底被慌乱所取代。

“姝、姝娆……你怎么会在这里?”

推开身上的白姝妍,范承易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白姝娆面前,“姝娆,你不要误会,我可以解释……”

他一边说一边伸手想要去抓姝娆,却被她躲开,“别碰我!”

“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白姝娆目光厌恶地看着范承易,“范承易,你真让我感到恶心!”

“姝娆,你相信我,我是一时糊涂才和姝妍发生关系,我真正爱的人是你——”

范承易焦急地解释道,这可把床上的白姝妍气了个不轻。

她的眼中闪过几分怒容,正要站起身,但是一旁的记者比她更快。

纷纷将话筒和镜头移至白姝娆跟前。

“白小姐,听闻你和范少的婚约是假的,你妹妹才是和范少交往的那一个!请问这是真的吗?他们交往多久了?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交往?”

铺天盖地的问题朝白姝娆席卷而来,白姝娆只捕捉到了两个字眼,她饶有兴致地咀嚼着这两个字,意味深长地看了眼一脸心虚的范承易。

“不是……”

范承易本想先顺着白姝妍的说法走,私底下再和白姝娆好好认错赔罪,却没想到被她抓了个现行,一时之间慌乱不已,手足无措地想要解释。

但是白姝娆并没有给他机会,颔首附和道。

“是啊!他们是在交往,不过我也是才刚知道……”

“说起来这也怪我!怪我在当初承易要出国的时候没有跟着一起去,才给了他们两情相悦的机会……”

“好在现在还不算晚!本来婚礼还有半个月,但现在显然已经没有必要了!我,白姝娆单方面解除和范承易先生的婚约关系,从今往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白姝娆说完,挺直背脊,如一只骄傲的孔雀,在众目睽睽之下体面地转身离开!

她和范承易之间,是范承易背叛在先,那么就由她自己来维护尊严。

“姝娆……”

直到白姝娆走到门口,范承易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拿过浴袍套在身上就要追出去。

却在迈步的同时被白姝妍拦住。

“承易哥,你要去哪?”

白姝妍挡在他的面前,一脸紧张地看着他。

“让开!”

范承易皱眉,不悦地怒斥。

白姝妍的脖子瑟缩了下,旋即又直起腰板。

“不!你不说清楚,我就不让你走!”

范承易的脸上闪过几分嘲讽, 他不屑地看了眼面前的白姝妍。

“白姝妍,我们是什么关系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别逼我和你翻脸!”

小说《阎少宠妻无节制》 第4章 帮我个忙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永军吖点评:

卿欢的文笔写作凤格,我都挺喜欢的,让人一看就喜欢。总体来说《阎少宠妻无节制》是一篇很不错的文章,值得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