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若彼时灿烂

若彼时灿烂

作者:半糖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3-03 16:53:11

这本书《若彼时灿烂》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贺南洲望着面前的女子,他眸底的兴味越来越浓。原本只是一个在路上救了的灰头土脸女孩,却被她那一双烟波潋滟的眸子吸引,鬼使神差带了她上车。之后擦了她的脸,才发现这等姿色,就算是做大统帅的女人,也是足够了。他将她带了回来,原本只想偶尔看着解闷儿,而现在,似乎不够了……正思考着,面前的女孩便似乎有些醉了。她支着下巴,大眼睛一瞬不眨地望着他,那迷蒙的眸底是逐渐溢出的喜欢和崇拜。
展开全部

醉酒的诱惑-半糖

酒过三巡,面前的女孩一颦一笑仿佛更加有了魂儿,贺南洲眯了眯眼睛,眸底有了几分深意。

她越是纯,越是娇弱,却越能让男人燃起占有欲!

恰时,祁落雪伸出手,拿起了贺南洲的酒杯,怯生生的声音仿佛吟唱的鸟儿:“少帅,我能不能闻闻?”

“你尝一口。”贺南洲唇角勾起一抹笑,硬朗英挺的五官霎时间生动起来,他声音低磁:“应该不会醉。”

祁落雪一脸懵懂地点头:“爹爹以前都不让我尝,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说罢,她将酒杯举到唇边,先是舔了一下,随即抿了一口吞下。

“好辣!”

她忍不住张口,冲着自己扇风,一张俏脸瞬间通红,仿佛教人采撷的樱桃。

“好难喝,以后我再也不尝了!”祁落雪连忙拿起一边的温水,灌了自己几口。

贺南洲望着面前的女子,他眸底的兴味越来越浓。

原本只是一个在路上救了的灰头土脸女孩,却被她那一双烟波潋滟的眸子吸引,鬼使神差带了她上车。

之后擦了她的脸,才发现这等姿色,就算是做大统帅的女人,也是足够了。

他将她带了回来,原本只想偶尔看着解闷儿,而现在,似乎不够了……

正思考着,面前的女孩便似乎有些醉了。

她支着下巴,大眼睛一瞬不眨地望着他,那迷蒙的眸底是逐渐溢出的喜欢和崇拜。

任哪个男人被这样的目光望着,都难以自持,更何况——

祁落雪醉酒后的声音更软,勾子能直直伸入人的心底:“少帅,你好好看,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你还救了我,是我的大英雄……”

贺南洲没说话,喉结重重一滚。

下一秒,女孩笑了,瞬间如冰雪消融,暗香萦室。

贺南洲站起来:“落雪,你醉了。”

无疑,他想占有她,可他对她的出现,始终还有一丝怀疑。

毕竟如今南北开战,不知道这天底下有多少人,想要他这个北城督军府少帅的人头。

可是,回来路上已经派人调查,这个女孩家世清白,之前一直养在深闺,父亲被南城军杀害后,她才会流落成为难民,被他所救。

“我扶你去里间。”贺南洲说罢,收起所有旖旎心思,扶起了祁落雪,他还需要时间来验证。

她安安静静地靠在他怀里,像一个乖巧的小羊羔。

他将她放好,伸手脱掉她的鞋子。

顿时,小巧精致的裸足落入眼底,还没有他的巴掌大,细腻的触感,仿佛上好的羊脂玉。

“痒!”祁落雪低低地轻吟了一声:“唔,好暖……”

声音若羽毛拂过贺南洲的心田。

他的手不由一紧,片刻后,还是给她拉上被子,起身离去。

贺南洲走后,房里的祁落雪掀开双眸,那眸底哪里还有半分醉意?

之后,贺南洲连续好几天没有再来,祁落雪天天就在自己的院落之中,白天练字画画、绣绣花,很是乖巧的模样。

她每天做的事,一件不落被嬷嬷记下,交给贺南洲的副官,这么一来,就已经是一月过去。

这天,督军府张灯结彩,因为这是贺南洲迎娶海城督军府大小姐江玲霜的日子。

少帅要娶正妻了-半糖

海城督军府在南北城交界,如今算是中立。

然而,一旦贺南洲和他们联姻,那么对于局势就是另一番解说了。

因此,这场联姻至关重要。

而显然,原本那位养在偏院里的绝色美人,原本还是大家的谈资,现在却因为贺南洲从未在那边留宿,让大家接受了她也就只是贺南洲救的困苦女子身份,仅此而已。

鞭炮唢呐的声音传入小院,祁落雪披着红色斗篷,站在红梅树下。

她问了一句身边的丫鬟:“心儿,少帅是不是要娶正妻了?”

“是呀,很热闹呢,小姐要不要去看看?”心儿问。

祁落雪摇头,有些怯生生的:“我不敢出去,就不看了。”

心儿叹息一声:“少帅也不知道把姑娘置于何地。”

祁落雪笑得一脸天真:“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他开心,我就开心了呀!”

说罢,她似想到了什么,快步跑去了屋里,将这些天绣的一个鸳鸯枕套递给吴嬷嬷,欢喜道:“少帅以后有人陪了,我绣工不好,不知道他嫌不嫌弃,就当是我送给少帅的礼物了!吴嬷嬷,你帮忙转交给少帅,然后再……”

吴嬷嬷见状,心头冷笑,这不露出狐狸尾巴了?

只是下一刻,祁落雪红了脸颊,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听爹爹说,现在结婚和西洋那边一样,会有喜糖。我没吃过喜糖,嬷嬷能不能帮我带几个?就几个,应该没人说吧?”

闻言,吴嬷嬷一怔,却还是拿了东西应了。

少帅府主宅,一派热闹,结束已然是掌灯时分。

贺南洲送走宾客,脸上原本的醉态消失,眸底已经被一片冰冷所取代。

他没有直接回新房,而是去了书房处理公务。

这时,吴嬷嬷盛上来一张鸳鸯枕套,同时,将祁落雪的话原封不动地讲了一遍。

贺南洲听完,英俊的面孔上没有丝毫情绪变化。

片刻,他吩咐:“给祁小姐送喜糖过去。”

吴嬷嬷离开,贺南洲继续看文件,却再也看不下去。

他拿起那张枕套,绣工普通,却一针一线极为认真。

随即,他看到了枕套某处的血点。

脑海里忽然映出她那日为他斟酒的手,心仿佛被蚊虫叮咬了一口,微疼,却也无关痛痒。

可即使只是一片涟漪,也勾着他想要去亲眼看看,她是不是真的替他欢喜。

思考间,贺南洲披上外套,没有叫副官,便一个人走入了夜色之中。

寂静的院落,贺南洲一走进就看到了灯下认真画画的女子。

纤手素衣,却难掩倾城国色。

“画好了!”她没有察觉贺南洲的到来,而是转头冲心儿道:“心儿,你看看!”

画纸被拿起,贺南洲站在阴影里,看到画纸上的男人,一身戎装,赫然是他那天救她的模样。

“心儿,你觉得像不像少帅?”祁落雪眼底都是光,那毫不加掩饰的崇拜穿过黑暗,直击贺南洲的心。

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大步走到门口,推门而入。

“少帅?”祁落雪猝不及防见到贺南洲,吓得连忙将画往背后一藏,眼底惊惶,仿佛受惊的小鹿。

这样的她,让他眸色一深,大步而去。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诗筠呀点评:

作者半糖大大,我一直在支持你的书,很好,尤其是人物沈[刻画,写得非常好,还有自创诗句,搞笑幽默,我会一直支持你的!直到永远……!!!!!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