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枕上豪门:腹黑老公坏坏爱

枕上豪门:腹黑老公坏坏爱

作者:夏笙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2-27 08:31:51

作者夏笙的小说《枕上豪门:腹黑老公坏坏爱》主要讲的是:南宫瑾澜倒吸了一口冷气,虽然及时的移开了目光,呼吸却还是变的急促,额头上的汗珠也越来越多。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夏千朵被他捏着下巴,疼的不行,心底的恼火也越来越盛。终于,她忍无可忍,一把把他的大手拍开:“南宫少爷,床上还有人等着您呢,这样戏耍我一个客房管家有意思吗?还是……您向来喜欢这样以强欺弱?”南宫瑾澜烦躁的皱起眉头,弊了她一眼,径直走向门口,启动了指纹锁。
展开全部

枕上豪门:腹黑老公坏坏爱:由不得你

欢乐岛酒店。

夏千朵站在顶层的走廊里,看着眼前乱哄哄挤成一团的记者,头痛欲裂。

就在刚刚,她接到了客房部经理李倩倩的命令,让她来做总统套房的客房管家。虽然预料到了李倩倩会给她挖坑,可她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这么棘手。

现在,只要总统套房的门一开,记者肯定蜂拥而入。

到时候,贵客怪罪下来,她立刻就得卷铺盖卷滚出酒店。

母亲的身体状况不容乐观,这份工作是家里唯一的收入了,如果丢了,恐怕……

深吸了一口气,夏千朵悄悄挤进记者群里,纤瘦的身子几次差点被人挤倒了。

好不容易倒了总统套房门口,她酝酿了一下,拿出手机放在耳边,气沉丹田:“什么?Angla来了,已经到酒店门口了?天那,快让一让,我要去要签名,让开……”

一边喊,还一边做出焦急的模样,推搡身边的记者。

Angla是著名的电影明星,只要有他的新闻,妥妥的上头条。

记者们哪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闻言,就像嗅到鱼腥味的猫,呼啦一下,都冲向电梯。还有几个等不及的,直接跑去了楼梯间。

夏千朵满意的笑了笑,整理了下被挤歪的工作牌,敲响了总统套房的门。

房门很快打开,她瞧见一双男人的长腿,习惯性的低头,弯腰:“先生您好,我是您的客房管家,您……”

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被拽进房间内,房门被‘咚’的一声关上。

她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倒。愣了愣,才抬起头,心有余悸的看向拽着自己的男人。

南宫瑾澜?

刚刚那些记者肯定不知道房间里的人是谁,否则,十个angla也糊弄不走他们。

想到南宫瑾澜在江平市的地位,以及他出了名的臭脾气,夏千朵的姿态更加恭敬了:“南宫少爷,很抱歉让那些记者惊扰了您,我代表酒店……”

话没说完,她就说不下去了。

因为,她在弯腰的瞬间,竟然瞧见了南宫瑾澜的浴袍,被支起了一个大帐篷。

“对……对……对不起,我先出去吧!”精致的小脸一下子红透,夏千朵磕磕巴巴的挤出一句话,转身就走。

身后,南宫瑾澜抓住她的衣领,轻而易举就把她扯了回来:“我让你走了吗?”

他的声音凉凉的,听不出喜怒,却莫名的让人浑身发冷。

夏千朵吓的心跳加速,闭着眼睛不敢看他,拼命挣扎。

可惜,她的力气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终究太小了。轻而易举的,他将她压在墙壁上,两人的距离,只有一拳大小。

夏千朵瞪大双眼,甚至可以听到他剧烈的心跳,感觉到他明显偏高的体温。

好像传说中,吃了某种药的男人一样……

夏千朵很害怕,他不敢去看南宫瑾澜的眼睛,也不敢动,生怕他会有下一步的动作。

她小心翼翼的将目光转移,等瞧见床上的女人时,才恍然大悟。

那女人的双手双脚被捆,嘴巴也堵住了。她扭动着身子,凌乱的衣服和恳求的目光,无不散发着求爱的气息。

原来,他们……是在玩那种游戏?

难怪这么生气,原来是被打扰了。

她暗暗的抹了一把冷汗:“不……不好意思,南宫少爷,打扰到你们的雅致,我道歉。而且您放心,我很有职业素养的,保证不会说出去。”

小嘴喋喋不休的说着,她从男人的腋下钻过去,溜得飞快。

手刚碰上门把手,一个黑色的钱包凭空而降,砸在她面前。

夏千朵:“……”什么意思,她都说了不会说出去,难道还不放心?

“南宫少爷,您……”

话没说完,就被打断:“配合我,演场戏!”

南宫瑾澜挡在她的面前,带着无法忽视的王者傲气,语气冰冷,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演……演戏?”

“床戏。”

“抱歉,我不是演员,不会演戏。”听到这话,夏千朵再好的职业素养,笑容也挂不住了。

闻言,南宫瑾澜目光更凉了几分。

他将她拽到面前,居高临下的眯起双眼,“这可由不得你。”白森森的牙齿,让人不寒而栗。

拉扯之间,夏千朵的衬衫扣子没经住摧残,直接飞出去了,胸前的风景一览无余。

枕上豪门:腹黑老公坏坏爱:味道不错

南宫瑾澜倒吸了一口冷气,虽然及时的移开了目光,呼吸却还是变的急促,额头上的汗珠也越来越多。

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夏千朵被他捏着下巴,疼的不行,心底的恼火也越来越盛。

终于,她忍无可忍,一把把他的大手拍开:“南宫少爷,床上还有人等着您呢,这样戏耍我一个客房管家有意思吗?还是……您向来喜欢这样以强欺弱?”

南宫瑾澜烦躁的皱起眉头,弊了她一眼,径直走向门口,启动了指纹锁。

这一下,除非撞开,否则,谁都别想打开那道门了。

做完这一切,南宫瑾澜再也没搭理夏千朵,而是走向床边。

夏千朵松了一口气,以为他总算是把目光放在了床上的女人身上,不再找自己麻烦。

没想到,他竟然将床上毫无反抗之力的女人抱了起来,走向窗边,看样子竟然是要丢到露台上去。

想到经常会有客人去露台上的健身房健身,夏千朵再也无法冷静,冲上去拉住他的手臂,“不要。你……她哪里让你生气,你骂她就是了,把人这么丢出去怎么行?”

李倩倩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如果她负责的房间,客人出了事,肯定借机会把她踢出酒店。

男人的脚下如被铅灌满,夏千朵几乎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拽他,他却纹丝不动。情急之下,她只好用上了蛮力,抱住他的腰,不让他动弹。

软玉温香紧贴,处子的香气钻进鼻孔,南宫瑾澜目光一紧。

等他缓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把怀里的女人扔掉了,把夏千朵压在了大床上。

他的身子又重又硬,被他压着,夏千朵连呼吸都困难,更别说挣扎了,只能用哀求的目光望着他。

南宫瑾澜喉结微微滚动,紧锁眉头,盯着怀中的女人,指责道:“我的客房管家,现在怕出事了?既然怕,还能让她偷进我的房间?”

偷,偷进……

那个女人……

夏千朵后知后觉的皱起眉头,小声道:“对不起,这件事情我一定帮您处理好,您可以,先放开我吗?”

他的体温高的吓人,让夏千朵再一次证实自己刚刚的猜想,他被下药了。

而且,他的目光就像一匹野兽,让她头皮发麻。

南宫瑾澜幽深犀利的双眸盯着夏千朵,冰冷的启唇:“演戏,或者失业。”

被人一下子抓住痛处,夏千朵为难的皱起小脸。

她的五官很精致,尤其是皱眉的时候,眼角眉梢都写着委屈,惹人怜爱。

见她如此,南宫瑾澜的目光再度加深,双手掐着她的双臂,痛的夏千朵呲牙裂嘴,“失业,或者演戏!我不准备说三次!”

夏千朵被他的目光吓的一颤,她咬牙使劲的闭上眼睛喊道:“我演!我演!”

南宫瑾来的能力毋庸置疑,而她,现在,无论如何不能失业。

得到满意的答案,南宫瑾澜这才起身。然后,再次把地上的女人拎小鸡一样拎了起来。

夏千朵脸色大变,赶紧跑过来,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将女人扔在了外面的天台上。

“这样会出事的,你赶快打电话,让人来接走这个女人吧。要是被人发现她在这里,你和我都完蛋了!”

夏千朵急的满脑门子汗,望着南宫瑾澜,语气近乎哀求。

南宫瑾澜睨了她一眼,回到房间。

就在夏千朵以为,他不会管那个女人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人来接走她,并给南宫瑾澜一个放心眼神。

原来,他早就计划好了……

房门口就在此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还有男人的喊叫:“南宫少爷,罗家千金罗美鸥失踪,有人说看到她来您的房间,请开门好吗?”

夏千朵一怔,正在想罗美鸥是不是刚才那个女人,身后的南宫瑾澜突然将她按在门上。

“唔!”

她的脑袋一片空白,身体被人按住,男人的唇霸道的压着她的小嘴,掠夺她口中的氧气。

夏千朵睁开眼睛,去看南宫瑾澜,他的眼中,除了孤傲的冷漠,还有一丝她看不懂的异样。

他身体的温度直线上升,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夏千朵感觉自己都要被他吞进腹中。

夏千朵怎么打也打不动,被他吻的没有力气,大脑缺氧的刹那间短路。

“叩叩叩。”

门口敲门声越来越急促,似乎下一秒就会破门而入。

夏千朵发狠,张口,去咬他的舌头。随后,抬起脚,一脚踩在他的脚背上。

“该死!”

南宫瑾澜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愤怒的眸子落在夏千朵身上,目光灼热的好似能把人烧着。

夏千朵伸手去碰,感觉自己的唇都肿的发痛。

她咬着牙,气的眼眶湿润,委屈的瞪着南宫瑾澜,手握成拳:“你刚刚不是说演戏吗!你竟然,竟然真的对我做这种事情!”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子民点评:

《枕上豪门:腹黑老公坏坏爱》这本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感情细腻婉转,看得爱不释手,值得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