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灵异科幻 鬼夫夜袭:甜妻,亲一口

鬼夫夜袭:甜妻,亲一口

作者:念梦

状态:已完结 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1-04-15 23:17:47

鬼夫夜袭:甜妻,亲一口小说结局是什么?此书名叫《鬼夫夜袭:甜妻,亲一口》,网络作家念梦文学功底非常的棒,主要内容讲的是“薛燕,你才别和我开玩笑呢,余鱼没有房子,我住的是谁的房子,难道余鱼我还不认识了不成?”在稍微惊讶了一把后,我缓过神来,我觉得薛燕肯定是在故意吓唬我,借着这几天发生的怪事,吓唬我一下,让我不敢一个人住。要不说余鱼没有房子,这种话谁信呢,当初余鱼跟我们是室友,她是时常回去住的,我们都知道她爸妈给她买了一栋别墅,让她读书方便。“我是说真的,因为余鱼根本就用不上房子了。”
展开全部

鬼夫夜袭:甜妻,亲一口第8章试读

薛燕自小失去双亲,从小跟奶奶过,可是前几年她奶奶也去世了,所以如今薛燕只有一个人,这照顾她养伤的事,也就只有我来做了。

虽然薛燕朋友不少,但那些都是饭桌上的酒肉朋友,薛燕怕寂寞,因为从小缺少亲人的关爱,所以她不爱一个人呆着,平时总爱和一些无业游民混在一起,虽然大多时候全是她拿钱请他们吃喝玩乐,但她真有什么事,那些人早就不见了踪影。

到了她家,我给她简单收拾了些日用品,还找了两件换洗的衣服,看着她空荡荡的房子,想到这些天发生的事,我实在压抑的不行,便一下坐到地上,对着空气大声吼叫起来。

“你出来,你给我出来。”我已经忘了恐惧,瘫坐在地上大声叫着。

我相信他能听到,我要问明白,他为何要这样缠着我,为何总要伤害我身边的人。

可是任我叫了半天,房间依旧是空空的,没有一点变化,他没有出来,回应我的只有空气。

时间一点点过去,我叫的累了,颓废地坐在地上痛苦的揪着头发,突然有接触地板的声音,扭头,顺手摸了一下地上,发现是兜里的手机滑了出来,拿起手机,我突然想给余鱼打个电话。

薛燕是我们两的朋友,她出这么大的事,我该告诉他一下,另外这房子是她的,她也该给我一个说法。

我不觉得她什么都不知道,甚至怀疑是不是她在搞鬼,或许这些事就是她搞出来故意害我的。

“你拨打的电话已停机……”这次打过去更加离谱,手机里的回音竟然是服务台的,而且还是提示已停机。

怎么可能,余鱼家境很富裕,听她说,她爸妈都在国外做生意,在那边还有几幢别墅,而且她回来不过念了几年的大学,他们就给她在这里买了一套别墅,这样的家庭,不可能突然就连电话费都交不起了,让手机停机吧。

难道她把手机号换了,之前是关机,现在还直接停机,如果是换号了也就有个合理的解释了。

但她为什么不告诉我一下呢,起码大家朋友一场,而且她的房子还是我给她看着的,换号码这么大的事,怎么说也该和我说一下吧。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如果不是余鱼有什么问题,那就是这中间出了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还是我按错号了。

想到这里,我赶紧拿起手机,试着再按了一次,这次很确定是余鱼的名字没错,其实我手机里面也没多少联系人,一般还是不怎么可能点错号的,我也就是不死心才有了重新试一次的决定,不过结果并没给我惊喜,传回来的还是服务台的声音,依然是停机,余鱼的电话真的停机了。

我和余鱼虽然很好,但我们联系方式却很简单,就是本人的电话号码,扣扣号,微信号,除此之外,家里的什么电话之类的,却都没留,电话打不通,看来只能试扣扣和微信了。

我点开扣扣,找到好友列表,和通讯录不同,我扣扣好友很多,有读者,编辑什么的,但是余鱼和薛燕,我加了特别关注,所以很容易就找到了,只是点开,却发现她并不在线,我只得抱着试试的心里给她留了一条言,简单说了薛燕出事的事,但没有说我在别墅遇上的怪事,因为怕她看到不回。

扣扣试了,我又试了微信,不过结果却是对方拒收消息,是被她删了吗。我再试了两次,依然是拒收,看来真是被拉入了黑名单,还是删了。

一想到这里,我便又对她有了怀疑,不过这会儿也没空多想,既然是联系不上,还是先回去看看薛燕的情况再说吧,毕竟她现在还在危险期,不能没有人陪护。

薛燕昏迷了两天,第三天她才苏醒过来,那时候她也已经脱离了危险期。

“薛燕,你醒了?”薛燕醒来时,我正在用温水为她擦着手和脸,突然感觉她手指头动了一下,我一抬头,就见她已经醒了。

还好这次虽然她伤的挺重,但脸和手都还比较轻,尤其是脸上,只有额头有一点点小划伤,其他地方都还好,这也可以让这个爱美的丫头,以后不会难堪。

对于薛燕能醒来,我还是很高兴的,不过,她好像并不怎么高兴,一把将她的手从我手里抽了回去,用力还很猛,都带动了伤口,痛苦的撅起了眉。

我被她突然的反应弄的一愣,惊讶的张大了嘴。

“柔柔,你回去吧,我已经没事了。”在我还没从惊讶中回过神,薛燕突然扭头,赶我离开。

“薛燕,你放心,我这几天没什么事,我可以等你出院后,我再回去。”我笑了笑。

其实我是很忙的,但我就这么两个朋友,现在余鱼没了回音,薛燕还伤成这样,我能丢下她不管吗。

“柔柔,我是说真的,我很好,不需要人照顾。”薛燕显得很坚持,不像是替我担心,这让我不仅有了些怀疑,难道是我哪里做错了,还是因为什么其他事?

“薛燕,是我做错了什么让你生气了吗?”我看薛燕这样,终究忍不住问出了我的疑问。

“没有,你很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叫你来的。”薛燕将头转到里面,背向我,静静的回道。

听她声音,我可以感觉的到有一种无奈,和恐惧,从心底深处发出来的恐惧。

“薛燕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是和我有关的吗?”我犹豫了一下,才尝试的问她。

毕竟这件事我不想让人知道的,太荒唐了,我估计说出来不仅没有人会信,还会怀疑我有精神病,最好也可能会以为是我想象力丰富了,宅的太久,写小说写出幻觉了。

“米柔,你别问了,回去吧,难道你要把我们都害死了,你才开心吗?”

薛燕没回答我的问题,反而还说出了一番让我更加疑惑的话。

“薛燕,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害你们谁了?”

我有点生气,虽然我人穷,但我确实够朋友,对薛燕和余鱼,我都是当做自己的亲姐妹待的,她们有什么事,只要说一声,我一定全力以赴。

鬼夫夜袭:甜妻,亲一口第9章试读

“米柔,难道你就没有发现这几天发生的事很奇怪吗?”薛燕突然平静下来,看着我问道。

“但是……”

我正想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但没有说完,就打住了,也许这是有关系的,可能薛燕说的没错,还真是因为我而起的。

“米柔,你是不是在哪里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了?”

薛燕看我沉默,语气也好了不少,温和的关心起我来。

“其实,薛燕……”

我静下来,拉了一张凳子做到薛燕床前,将我在余鱼家遇上的怪事,简单的对她说了一遍,没想到薛燕只听到我说起余鱼,她就整个人都傻了。

“薛燕,你干嘛,看你这表情,可别吓我?”

我看薛燕不只是整个傻了,还不停发抖,以为她看到了什么,就赶紧追问她,同时眼睛在房间扫着,想找出吓傻她的东西。

“米柔,你真的不是故意吓唬我的吗?”好半天,薛燕才好一点,追着我问道。

“当然不是,我是说真的,自从住进余鱼的房子,我就天天被怪梦纠缠。”我很肯定的回答了薛燕。

“余鱼没有房子。”薛燕更加恐惧了,而说出的话,也是将我吓了一跳。

“薛燕,你才别和我开玩笑呢,余鱼没有房子,我住的是谁的房子,难道余鱼我还不认识了不成?”

在稍微惊讶了一把后,我缓过神来,我觉得薛燕肯定是在故意吓唬我,借着这几天发生的怪事,吓唬我一下,让我不敢一个人住。

要不说余鱼没有房子,这种话谁信呢,当初余鱼跟我们是室友,她是时常回去住的,我们都知道她爸妈给她买了一栋别墅,让她读书方便。

“我是说真的,因为余鱼根本就用不上房子了。”

薛燕还是恐惧,恐惧到说话时的表情,都没办法让人相信她是在开玩笑。

“我知道呀,她回国了嘛,所以说这里的别墅让我给她看着呀。”

我摊开两手,表示赞成她的说法,同时对她那种惊恐的态度表示无奈。

“我是说,她不用再住这个房子了,余鱼她死了,你究竟有没有懂我的意思呀?”

薛燕有点激动了,说话时,还哭了起来,语气也重了。

不过这一次轮到我傻了,死了,好端端的一个人死了,是薛燕跟我开玩笑,还是我耳朵有问题?

“死了?薛燕你没跟我开玩笑吧?”好半天,我才能再次确定的问了薛燕一遍。

“真的,她在两个月前就死了,当时她喝多了酒,驾车在路上踩错了油门,冲到了沟里去了。”薛燕哭着,对我说道。

我是惊讶的,也是不信的,两个月前,那前几天带我去看房子的是谁,难道是鬼吗?

不知道是不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的影响,一提到这个名字,我身上就忍不住发冷,浑身哆嗦。

“柔柔,我说的是真的,当时就是知道你和余鱼感情太好,大家才没有告诉你,要不信,你问其他同学吧。”薛燕看出了我有怀疑,不仅又补充的说道。

看她说的挺严肃,语气还蛮激动,脸上的恐惧都不像是在撒谎,但我还是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我和余鱼可是大学一年级就是室友了,我没办法相信她会出事,更不相信她会害我,就算是她死了,我也不觉得她可能害我。

“柔柔你自己仔细想想吧,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是不是不对劲?”薛燕看我还是不相信,也不再逼迫我信了,让我自己去想。

看她这么说,我真的有点没底了,不知道余鱼是不是真的出事了,也不清楚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这才几天的时间,为什么所有的怪事都向我扑了过来。

因为薛燕拒绝我留下陪她,第二天,我抱着行李拖着疲倦的身子往回走了。

说是往回走,但我却不知道要去哪里,那栋房子我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回了,不管余鱼有没有出事,我都信那栋房子肯定有问题。

晃悠了大半天,到了下午,我才找了一家酒店,订了一间房,今天就只能在这里凑合了。

“叮铃铃……”

刚躺到床上,我的电话响了,心想是不是薛燕又反悔了,所以打电话让我回去陪她,毕竟她现在伤势严重,好多事自己都不方便。

但当我将手机拿起,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是傻了,是余鱼,竟然是余鱼的电话。

这死丫头,我给她拨了好几个电话,都没能联系上她,现在她竟然会主动给我打过来了。

“余鱼,你的电话怎么会打不通呢?”你接通电话的第一句,就问了这么一句,我也不知道原因,也许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太多了,我不知道要怎么和她说了吧。

“哦,我刚来的时候,爸妈带我出去玩了几天,手机搁在家里忘了。”

余鱼一点都不慌张,回答的很自然的,不像是撒谎,或是什么其他原因,这让我一下没了台词,不知道要怎么和她说了。

“哦,柔柔,你打我电话干嘛,是不是我的房子住的不习惯呀?”余鱼似乎明白我词穷,便主动问起了我。

但尽管如此,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和她说,总不能说她房子闹鬼吧,这样让她怎么想,人家好心把房子,甚至车子都借给我用,结果我还那么说,那还不让人家冒肝火?

但这事总不能一直瞒着呀,现在我也不想回去了,人家将房子托付给我,我离开了,总得给人家说一下吧。

“习……,倒是习惯,不过是……”

犹豫了好久,吞吞吐吐好一会儿,我也没能说出原因,倒是让余鱼听的急了。

“你倒是说呀,不过是什么呀?”余鱼看我半天没说出一句话,就不耐烦了,对我催促起来。

“余鱼,我要是说了,你可别生气呀?”考虑再三,我打算还是先给她提个醒,免得到时候她发火,如果是提醒了她,我大不了就当个笑话和她说,她就算生气,也不会那么严重吧。

“你倒是说呀,究竟怎么一回事,你是要急死人吗?”

余鱼又催促道,听她的语气挺急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猜中了,难道是她在这里时,房子里就有怪事?

小说《鬼夫夜袭:甜妻,亲一口》 第8章 谁的错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小澎湃吖点评:

《鬼夫夜袭:甜妻,亲一口》这本书的情节比较接近现实,有喜有忧,有黑暗也有温暖,不是虐恋的揪心,这个构思是非常好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