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豪门定制:首席新娘100天

豪门定制:首席新娘100天

作者:小橘子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3-03 17:07:03

最新小说《豪门定制:首席新娘100天》是小橘子的书,主要内容为:落荒而逃的林语溪只留给黎云天一个美丽的背影。当然还有黎云天那讽刺的声音:“那我随时欢迎你能想通,等你想通的时候,我随时欢迎你来我的房间进行更加深入的探讨。”听到黎云天一语双关的话,林语溪走的更快了。好不容易来到房门之前,林语溪打开房门然后砰的一声赶紧将房门关了起来,整个人紧紧的贴在门上,捂着自己的左胸让心跳渐渐的缓了下去。然后双手捂着脸颊,让脸颊上的滚烫感觉也退了下去。
展开全部

豪门定制:首席新娘100天:结婚

林语溪从沉醉中醒来,她是真的很喜欢这幢别墅,浪漫的气息,文化的味道,在小的时候,自己就梦想拥有一间大大的房间,然后在里面放上自己喜欢的书、画。没想到自己小时候梦寐以求的小窝,竟然真的存在!

听到那个声音,林语溪惊喜的问:“真的可以吗?真的会把这间房子送给我吗?”

只听那人淡淡的说道:“当然是真的,只要你点点头,这间房子,所有的佣人,车库里面五辆跑车,全部都是你的,而且我会包下所有的费用。你要做的,只要在这间别墅呆十个月,把孩子生下来就可以。”

声音很温柔,而声音所说的内容更是很有诱惑力,就在林语溪忍不住要点头答应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最后一句话:把孩子生下来。林语溪突然醒悟:对方跟自己非亲非故对自己这么好,还愿意付出这么昂贵的别墅还有跑车来让自己生活,那对方的条件肯定也很苛刻。

而醒悟过来的林语溪也在瞬间明白了,这只是一个交易,用这一栋别墅换自己下半生的豪赌。她不愿意将自己的下半生只换这么一栋别墅,所以她艰难的摇摇头。

随着她摇头,刚才飞舞在她脑海中的那些幻想都随之消失,林语溪再看,只见黎恪生坐在沙发上饶有兴致的看着自己,林语溪知道以这个人的人生阅历肯定已经看出了自己差点把持不住,脸色不由变得通红。

黎恪生没有继续看着她,而是拍拍自己身边的座位,示意林语溪坐下。林语溪虽然不想听话,但是房间内只有佣人是站着的,于是她慢慢走过去,坐在离黎恪生稍微远一点的地方。

看到林语溪这个样子,黎恪生笑了笑:“难道我是吃人的怪兽?你离我那么远干什么?坐近一点,我们来讨论一下以后的事情。”

林语溪稍微挪动身子,没有离黎恪生更近,反而离的他更远了,黎恪生看到这样摇摇头,也不再勉强林语溪。

这时,管家老王走近沙发:“老爷下午茶好了,您现在要用吗?”

想了想,黎恪生点点头:“嗯,端上来吧。”

只是一会,几个佣人端着盘子将黎恪生的下午茶端了上来,最先的佣人在桌上先摆一个双人壶,然后是糖罐,奶盅瓶,三层点心盘,七吋个人点心盘,吃蛋糕的叉子。这一切都摆放好,佣人们撤了下去。

心中惊讶的林语溪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们摆,她最喜欢英伦风,黎恪生下午茶所配备的器具竟然是正统的英式维多利亚下午茶的标准配置!要知道,这种风格起源于19世纪的英国,据说维多利亚女王喝下午茶的时候就是使用同样的餐具,在当时的日不落帝国风靡一时。

可是这种风格现在除了极喜英伦风的人几乎无人知晓,下午茶也在一个多世纪的演化和传播中没有原来的风味,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见到最原汁原味的英伦风。

看着一脸惊讶的林语溪,黎恪生笑着说道:“我曾经在英国住过一段时间,当时一个英国的朋友教会我这种喝下午茶的方法,据说是维多利亚女王最喜欢的方式。后来渐渐习惯了,我自己也就适应了。来,一起。”

说着给林语溪倒了一杯茶,林语溪早就想试试这种方式了,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兴奋的拿茶来抿了一口,茶香沁人心脾。林语溪开口赞道:“黎先生还真是会享受啊,这茶叶虽然我喝不成什么品种,但茶香这么浓郁,想来也是极名贵的好茶了。”

轻轻摇摇头,黎恪生缓缓说:“这是我一个朋友送给我的,福建的白毫银针,不知道是不是很名贵,但我喝着很舒服,就留下来了。你觉得怎么样?”

“我不懂茶叶,只是看出应该是不错的茶叶。”林语溪喝了一口之后就将茶杯放在了桌上,然后吃起点心来。今天中午跟黎云天吵了一架,连饭都没有吃就走了,刚才在公司还不觉得,现在看到食物,还真的有点饿了。

黎恪生也将茶杯放下看着正在狼吞虎咽吃东西的林语溪说:“刚才你在车上的问题我仔细考虑过了,孩子生下来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的确是不好,不利于孩子的成长和教育。所以我想,让你们两个结婚。你觉得怎么样?”

正在对着一块蛋糕猛攻的林语溪一下就噎住了,赶紧喝茶,艰难的咽下去之后,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黎恪生:“黎先生你在开玩笑吧?我和黎云天不可能结婚的,我不喜欢他那样的人,他想必也很讨厌我,你这样乱点鸳鸯谱只会给孩子造成更大的伤害。”

既然敢开口,黎恪生心中当然做好了被林语溪回绝的准备,毕竟刚才在公司的时候林语溪的态度就非常坚定的一直在拒绝着自己,他当然早就准备好应对之策:“孩子还小,所以我认为你们两个可以在这段时间内好好的培养一下感情。我和云天的妈妈就是这样过来的,两个人不是也风风雨雨走过了几十年吗?我想你们也可以的。”

听到黎恪生提到黎云天的妈妈,林语溪没想到黎恪生刚才在公司里面讲的故事竟然是真的,还以为他是骗自己所以编了一个故事而已。不过自己和黎云天怎么可能?林语溪也吃饱了,擦擦嘴说:

“黎先生,不要玩笑了。我们这个时代跟你们的时代不同,你们的时代还比较保守,女孩子怀孕是件很难堪的事情;但是现在不一样,女孩子更加开放,我拿掉这个孩子也不会没人要。最重要的是,我跟黎云天不是一路人,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永远都走不到一起。你死了这条心吧!”

林语溪的话说的极为决绝,一点余地都没有给黎恪生留。而黎恪生心中也真生气,自己堂堂黎氏集团掌舵人,三番两次好言相劝,甚至到最后已经有点低三下四,没想到你竟然还得寸进尺开始反过来要求自己。

脸上的笑容敛去,黎恪生又抿了一口茶,沉默了一会才说:“既然这样,那么事情这样订下来,一会我会让一声给你做检查,三个月之后你们结婚。你们两个在这三个月之间好好的磨合一下感情。”

声音缓慢但是坚决,充满着让人无法拒绝的肯定。话刚说完,黎恪生离了沙发,准备去后花园打高尔夫,在临出门的时候吩咐管家老王:“除了保住她肚子里的孩子,剩下的一切都满足她。”

黎恪生的声音虽然还是那么温和,但是话中的内容仿佛从地狱中吹来的寒风,将林语溪整个人都要冻僵,林语溪知道,当黎恪生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变成商场上那个杀伐果决的黎氏集团大老板,而不是一个和蔼的长辈。

管家老王走到林语溪的身边,缓缓说:“林小姐,请你跟我来。”一边带着林语溪走一边介绍:“这栋别墅有七间客房,三间一楼,两间二楼,两间三楼,林小姐你要住哪一间?”

歪着头想了想,林语溪带着微笑最后决定:“其实哪间都一样,我就住一楼的房间吧,给我挑个阳光充足的房间。”

老王点点头,然后把她带到了一间客房面前。推开门说:“林小姐你看一下,这间房是别墅最向阳的一间房,那边巨大的落地窗可以充分的让阳光洒进来,要是觉得太晒你可以拉上窗帘。你觉得这间怎么样?”

走到落地窗前看了看,从这里可以直接看到大门,应该不超过五十米的距离,而且窗外就是大团大团的牡丹花,开的很漂亮。林语溪满意的点点头:“好,就这间吧!这间我就挺喜欢的。”

见林语溪已经在房间里主动看了起来,老王很满意:“你喜欢就好。浴室在您的左手边,洗手间在隔壁。如果你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可以请医生进来为您检查一下吗?”

虽然老王的话带着疑问,但是那只是一种礼貌上的询问,看他的神情,不管自己是否答应,那些医生都会对自己做检查。想了想,反正都是一种结果不如自己痛快一点:“好的,你让他们进来吧!”

林语溪的态度虽然转变的极快,但是并没有让老王惊讶,最少没有让他面上露出惊色:“好的,请您稍等。医生马上就来。”

老王出去没有多久,门就被敲响,两个医生推门进来,对林语溪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然后对林语溪微微一笑转身离开,整个过程中一句废话都没有。

很快正在后花园打高尔夫的黎恪生就收到了管家的回报:“老爷,确定林小姐已经怀孕。因为在妊娠初期,所以现在还不能确定是男孩女孩。”

“嗯,我知道了。你看好她,绝不能让她跑掉,更不能伤到孩子。”挂掉电话的黎恪生很高兴,自己能做得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看云天怎么做了,反正孙子自己是要定了!想着黎恪生挥起高尔夫球杆竟然打了一个单杆进洞!

真不错,这是个好兆头。

豪门定制:首席新娘100天:夤夜出逃

前院的林语溪被两个医生折腾了一通,医生走了之后林语溪才彻底的放松下来。她来到巨大的落地窗前看了看,别墅的大门就在这扇窗户不到五十米之外,别墅门口只有气派的大铁门立在那里,没有什么人员看着。

看到这种情况林语溪心中暗笑:这么大的豪宅,竟然连安保人员都没有配备,实在是太掉以轻心了吧?不过这样也好,自己晚上跑的时候就可以方便一点了,只要自己能逃出那扇大铁门,那么自己就自由了!

转眼就到了晚餐的时间,黎云天也已经从公司回来了。看到神色已经平静下来的林语溪笑着问:“怎么样?在这里还呆着习惯吗?要是不管习惯的话,直接跟王叔说,王叔可以帮你按着心意改的。”

一脸殷勤黎云天非常绅士的给林语溪拉开了椅子,晚餐很丰盛,黎恪生看到林语溪坐下问:“怎么样?我今天说的条件仍然有效,只要你点头就可以了;否则的话就你只能和云天结婚了。这两条路你选择那一条?”

原本林语溪以为在第二条路提出来的时候,以黎云天的性格肯定会非常激烈的反对,没想到听到这句话的黎云天很淡定,只是大口大口的吃着牛排,面上一点讶异的神色都没有。苦笑着说道:“能让我今天晚上好好考虑一下好吗?我现在思绪很乱,等过几天再给您答复好吗?”

坐在主位上的黎恪生轻轻点点头,毕竟是一辈子的大事,没有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决定,林语溪这么想也是人之常情。但林语溪却完全没有这么想,看到黎恪生对自己放松了警惕,心中暗喜:等我今晚跑出黎家,我就买机票去国外,看你们到哪里去找我。

很快,晚餐就吃完了,看的出来黎恪生想给黎云天和林语溪制造一点空间,吃饭之后就立刻回到书房去看书了,偌大的客厅之内只剩下两个人。

林语溪坐在沙发上好不自在,尤其是和黎云天共处一室,她只是呆了一会之后就开口说话了:“时间不早了,我先回房间了。”

看看手腕上的劳力士,黎云天淡淡的说:“不过才七点而已,夜生活才刚刚开始,难道你现在就想睡觉了吗?”

听到黎云天的话,林语溪又坐了回去,拿起了桌子上面的报纸开始看。黎云天问她:“怎么这么快就认命了呢?这不像是你的风格。”

本来就觉得看报纸很无聊的林语溪立刻接话:“我也没有看到你又多么激烈的反对啊!这也不像你的风格。”

黎云天很惬意的将双腿搭在了桌子上,然后看着林语溪说:“这很正常,我从小就是被我家老爷子给教育出来的,我想的那些事情他都知道,我做了反抗也是徒劳无功。既然徒劳无功,我还做什么反抗呢?”

“你这么厉害都已经认输了,我只是你的手下败将而已,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我也只能认命,谁让你们黎家财雄势大我惹不起呢?”林语溪话语中带着淡淡的讽刺意味。

不过黎云天可不是吃干饭的,听出了林语溪的言外之意,他将双腿放了下来,然后胳膊肘落在大腿上,身子微微前倾,眯着眼睛问道:“既然这样,那么咱们今天晚上是不是要好好的磨合一下感情呢?否则到时候唐突成婚很尴尬的。”

微眯的双眼,前倾的身子,给林语溪造成了一种极大的压力,她这才意识到虽然在家中黎云天已经有意的将白天展现的那种凌厉、霸道收了起来,但是却只是收敛而非消失。当有人试图挑战他的话,那种东西立刻就会出现。

想到这里,林语溪赶紧摆摆手:“不,不用了。这件事还是等我好好的考虑一下吧!我先回去了,今天有点累了。”

落荒而逃的林语溪只留给黎云天一个美丽的背影。当然还有黎云天那讽刺的声音:“那我随时欢迎你能想通,等你想通的时候,我随时欢迎你来我的房间进行更加深入的探讨。”听到黎云天一语双关的话,林语溪走的更快了。

好不容易来到房门之前,林语溪打开房门然后砰的一声赶紧将房门关了起来,整个人紧紧的贴在门上,捂着自己的左胸让心跳渐渐的缓了下去。然后双手捂着脸颊,让脸颊上的滚烫感觉也退了下去。

自己这是怎么了?林语溪不由在心中问自己,怎么会听到这个混蛋的话有一种心跳加速脸红耳赤的感觉呢?肯定是这个混蛋话里话外的意思太让人脸红,所以自己不好意思了。对,一定是这样的。

走到落地窗前,林语溪看了看白天空无一人的门口现在仍旧是空空荡荡,夜晚果然没人值班。林语溪将房间内的电子钟定好了时间,然后和衣躺在床上,双眼闭上,准备养好精神以为晚上的行动做好准备。

等林语溪再次醒来,窗外面已经是明月高悬了。她起来之后,来到落地窗前,轻轻的将落地窗打开了一条小缝,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人,然后整个身子出了窗户,随手又将窗户给带上。

蹑手蹑脚的走到花坛的旁边,林语溪将整个人藏在了牡丹花之后,只露出一个小脑袋来观察着周围的情况,看到周围果然没有,林语溪心中大定。然后目测丈量自己现在的位置距离大门应该有四十五米左右。

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职业装,幸好今天自己穿的是西装裤,要是裙子的话,很容易被人追上,只是这双高跟鞋就太难弄了。想了半天林语溪还是决定将鞋子给脱下来,等自己到了豪宅之外再穿上,只能打到车,自己就算是彻底的逃出了这座魔窟。

轻轻的将脚上的鞋子给解下来,然后点着脚尖,林语溪轻轻的走在草坪上,赤足走在软软的青草上让林语溪感觉十分舒服,甚至稍微有点沉醉。就在快要接近大门的时候,只听庄园后面从来一声清脆的喝声:“什么人?站在那不许动!”

一束刺眼的灯光向林语溪照了过来,被人发现的林语溪心中一横,反正事已至此不如自己放手一搏,想着,林语溪的身子不退反进,想着大铁门跑了过去。

只听见后面有狗叫的声音,林语溪从小就怕猫狗,虽然后来长大之后有所改观,但是现在这种时刻又听见狗的声音心中更加害怕,大门已经近在眼前,但是手脚上却用不上力气。后面的狗叫越来越清晰,终于到了林语溪的身后。

林语溪一转身就看到几条半人多高的狗正对着她狂吠,林语溪一下就被吓得贴在贴门上不敢再动,那几条大狗也只是对着林语溪叫,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一个淡淡的声音从狗的后面传来:“林小姐真是好雅兴,大半夜还要来一出文君夜奔,只是不知道那位司马相如到底是谁?竟然能值得林小姐这样痴狂。”

听到人声,林语溪心中淡定不少,既然有人,那么狗就不大可能咬着自己。心情恢复了平静之后的林语溪,再细细回想刚才那人的话,心中自然而然的回到:司马相如当然是颐轩了,难道还是黎云天?

不过虽然心中这么想,但是林语溪嘴上却没有这么说:“我只是半夜里面睡不着觉,然后走出来散散心而已,没想到你们竟然晚上还有这么多的人值夜班,打扰了你们真是不好意思。请你们回去吧!”

随着别墅门后的路灯亮起,手电筒的光芒缓缓的暗了下去,林语溪这才看到每一条狗的后面都有人牵着。而从人群后面转出一个人来,正是王叔。林语溪心中暗骂,怪不得自己刚才说那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原来是管家王叔。

人们常说鬼老惊人老灵,王叔看起来年纪也不小了,果然是灵的很。也不拆穿林语溪的谎话,只是淡淡的说道:“哦,原来是这样,那请林小姐回房间里面休息吧!如果有兴趣的话明天我带您四处看看。你觉得怎么样?”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林语溪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借着他的话说道:“好的,那明天就麻烦王叔您陪我到处走走看看了。”

看了一眼古灵精怪的林语溪,老王点点头:“没事,只是小事一桩。不过林小姐以后可别半夜里面在园子里面乱逛,这些狗都是少爷特意从国外买回来的比特斗犬,要是一不小心将您弄伤了,我和老爷还有少爷也没办法交代。”

面前的几头斗犬都安静了下来,林语溪好奇的看了看,只见面前的狗浑身短毛,颅骨巨大,两耳之间距离极宽,肌肉极为发达,一看这种狗就是很有爆发力的狗。不过听说这比特斗犬是世界第一斗犬,可是从面前这些狗的表现来看,也不过如此而已。

一边的老王似乎知道林语溪在想些什么,笑呵呵的说:“你别看它们现在这么安静,但是只要我一声令下,就算面前是一头狮子,也会被它们给彻底撕成碎片。我想林小姐不会对我的话还有什么怀疑吧?”

老王的声音之中也有一种不容置疑的自信,好像黎家的每个人说话,都会或多或少的流露出这么明显的自信,从黎恪生到现在几面前的管家。不过现在不是关心这些事情的时候,听到老王介绍这些比特犬可以将一头狮子都撕成碎片,林语溪心中害怕,连说话都带上了颤音:“赶快将它们牵走,快点!”

看着靠在门上几乎已经被吓得不行的林语溪,老王很淡定的让几个牵着比特犬的保镖回去了,然后叫来几个佣人将林语溪请回了房间之内,林语溪这才发现自己刚才不动弹根本不是没想到,而是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两条腿都在打颤。

回到了房间之中,几个佣人将林语溪服侍躺在了床上,一直紧盯着林语溪的王叔这时候开口说道:“林小姐,已经这么晚了,别墅内的保安系统已经开始运转了起来,要是这个时间还在外面乱走,很容易被保镖当成入侵者,极有可能伤到你。所以请你务必小心。”

老王并不是在刻意的吓唬林语溪,而是实话实说,每天晚上老王临睡觉前都习惯将巡视一遍保安系统这一项最后的工作亲力亲为,刚才在林语溪从房间内出来的时候,老王就在监控室发现了这点,这才下命令让那些人牵着狗,否则的话,林语溪现在已经受伤了。

而林语溪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再乱走了,请王叔你放心。我有点累了,想睡了。”

林语溪这次的话也是实话,刚才那一场虽然是虚惊,但是到现在林语溪还是心怦怦直跳,只要是有一个人牵不住,那么自己这条小命算是彻底留在了黎家。更何况就算没有斗犬,自己跑能跑的过那些经过专业训练的保镖?既然跑不过,还跑什么?想想其他办法吧!

想通这点的林语溪非常安心的睡觉了,反正在这间房子里面除了黎氏父子谁都不用怕。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邻家萦怀点评:

其实《豪门定制:首席新娘100天》这本书里面的事是真是假我们不清楚,不过有好多在新闻上都有过报道,将生活中的不解之迷用自己的想法去把他解释清楚,我觉得这是这本书的亮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