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灵异科幻 阴阳先生那些事

阴阳先生那些事

作者:张阳小白

状态:已完结 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1-03-20 21:17:06

快看看张阳小白的新书《阴阳先生那些事》:我抬头看着眼前有些焦急的爷爷,问:“爷爷,刚刚是你在说话吗?”爷爷挥了挥手,对我说,没有啊,那里有人说话,来,让爷爷给你带上。我也感觉怪怪的,但是也没有多说。爷爷的手刚刚伸到我的头上来,顿时我脑子里面就是几声打雷一样的炸响:冉程!冉程!!冉程!!!而且声音是一声比一声大,就好像我脑门都要破了一样。“啊!!!”情不自禁的我就吼出了声,没想到眼前的景物一阵变幻后我竟然站在一块儿石头上,而且一根麻绳已经套路了一半在我脖子上。
展开全部

鸡蛋救人-张阳小白

好在这是夏天,晚上也不会太冷,八家人,有的住在村子这头,有的住在村子那头,要是真让姜爷爷来回跑,就姜爷爷这年纪,估计是要的累的不轻。

在村里面来晒谷子的大广场上,八个非常精壮的男人这时候正躺在地上,就像二婶子说的一样,口里面一直不停的在吐着一些非常臭的水,有的口里面还在乱七八糟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这会儿要不是人多,估计单单是这个场景就得吓到不少的人,但就算如此,我看着这个诡异到了极点的场景,心里头还是毛毛的,偶尔一阵风,我身上的鸡皮疙瘩还是一阵接着一阵。

村里面的人听闻到了消息,基本上都跑来看热闹了,本来不算小的广场一时间也被围得水泻不通。

姜爷爷站在中间,看了八人一眼,然后转身对那些看热闹的相邻说道:“这八人是撞着东西了,大家麻烦还是回避一下。”

说完后姜爷爷就带着方子善去准备啥子东西去了,让我爹和二爹看好这里!

人群一阵议论,突然村里面的出了名的老赖王二麻子嚷嚷了一句:“我怕啥子?我又没帮着冉家挖坟,我不走,我就要看看,这事儿我看还没有见过呢!”

王二麻子的话很毒辣,直接就戳到了要害,我脾气暴躁的二爹冷冷的说:“王二麻子,老爷子活着的时候没少给你吃喝吧,现在老爷子不在了,这就是你的......”

王二麻子打断了我二爹话:“人都死求了,你还想我啷个?吃了难不成我还给你拉出来?”

我看到二爹有些想要发火,不少的相邻已经知趣的离开了,还有人拉了拉王二麻子,让他不要再这里闹事情,毕竟是死者为大。

我也看出来,着王二麻子就是一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人,好言好语是听不进去的。

爷爷一直对我很的好,不仅仅是我二爹,生气,我心里面更加窝火。

顺手抄起旁边的一根木棍子抢在二爹之前,玩儿命的一棍子直接砸到了王二麻子的腿上。

王二麻子惨叫了一声就倒了下去,不少还没有来得及离开的人回过头来,王二麻子瞪着我骂骂咧咧的说:“你个杂种,竟然敢打你......啊!”

我没让他把话说完,手里的棍子直接玩儿命的往他身上砸,一边砸一边我也不停的大吼:“滚不滚?!滚不滚!...”

这时候我二爹连忙走过来夺了我手里面的木棍,王二麻子这才浑身颤抖的瞪着我。

我对他说:“我爹念及都是邻居不敢把你怎么样,我在外面读书,我不认识你王二麻子是那个,在我爷爷的葬礼上闹事,我弄死你!”

王二麻子浑身颤抖的爬起来,指着我:“有本事你就杀了老子!你爷爷该死!你也是个杂种!”

当时我都快疯了,骂我我能忍,侮辱我爷爷,我就是忍不了!

说完了之后我立马飞奔回家拿了菜刀就向着王二麻子冲过去,二爹没有拉住我,很多人都以为我就是吓唬一下王二麻子,不敢动真格的。

殊不知当时我是真的想要直接杀了王二麻子!

几个人拉我被我躲开之后我直接一刀就向着王二麻子的脑袋上砍了过去。

“小程!”

我爹吼了一声,我一个哆嗦,脚底下绊了一下,手里的刀砍到了王二麻子左面肩膀上。

这回王二麻子直接就是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他的血直接就洒到了我的身上,我站起来和王二麻子对视着,我看到了他的眼睛里面的惊恐和害怕。

其实他的血洒道我身上的事我就已经从风怒当中惊醒过来,但是我知道必须要让王二麻子感到恐惧,于是我大吼了一声“我杀了你”,然后二度聚刀作势去砍他。

王二麻子大叫了一声后捂着鲜血如注的肩膀转身就跑。

我爹看了二爹一眼,二爹连忙追了上去,我爹走过来一把夺了我的刀看着我,我有些喘息的对他说,我不这样子做,他就会一直来捣乱。

我以为我爹会破口大骂,但是没想到我爹竟然露出了一丝笑意,对我说:“不愧是我儿子,有点我当年的风范!”

我摸了一下脸上的血,我妈这时候才跑过来,一边哭一边问我受伤没有。

我爹骂骂咧咧了几句,就把我妈撵回去了,我重重的吸了口气又吐出来才大声对周围的相邻说:“我家的事情,我家会负责到底,各位大都是我冉程的长辈,我爷爷生前的为人,大家心里都清楚,现在我爷爷去世了,各位要说长道短我也没话说,但是王二麻子的事情我不想在看到第二回!”

这时候方子善突然从远处跑了过来,问我,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一脸都是血?

我看了他一眼,特淡定的跟他说,没什么,刚刚砍了个人而已,在学校里面用习惯了装逼话结果引来了方子善一阵狂热的崇拜。

姜爷爷一手端着一个大海碗,另一只手里提着带子过来了,刚刚可能是在想办法,这么大的动静竟然完全没有引起来他的注意。

广场上面人少了很多,就剩下我爹和几个年轻人在,姜爷爷来了之后我爹连忙迎了过去,问道:“姜先生,想到办法没有?”

姜爷爷点了点头,说,这些事情还难不倒我,倒是这些人,到时候只怕是要大病一场了,说着,姜爷爷看了一下地上的八个人。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姜爷爷手里的海碗里面是一碗水,里面还漂浮着一些黑色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

这时候姜爷爷对我们说,你们把他们扶起来,掰开嘴巴。

我们连忙照做了,姜爷爷就蹲下来,在海碗的上面凌空化了一个太极图案,然后拿出来一个杯子,把海碗里面的水直接强行给这八个人灌到了肚子里面。

紧接着又从地上的口袋里面拿出来了鸡蛋,当时我一看到鸡蛋我都愣了,鸡蛋是来干什么用的?难道吃个鸡蛋喝点水就好了?

我疑惑的时候,姜爷爷把整个儿的鸡蛋塞到了他们的嘴里,马上就合上了他们的嘴,说:“先把他们的嘴托住,等他们挣扎的不行的时候,再让他们吐出来。”

我刚刚还纳闷姜爷爷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我扶着的这个人一下子就开始浑身颤抖起来。

姜爷爷又重复了一边,先不要让他们吐出来。

我这才死死地拖着他,差不多有一分钟吧,姜爷爷说可以了,我们这才送开了他们。

没想到刚刚松开,八人齐刷刷的就是“哇!”的一口,把鸡蛋吐了出来,鸡蛋碎了之后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蛋清和蛋黄黑成一片,而且散发着难以言喻的恶臭。

我有些傻眼了,这什么情况?

但是我爹确实一脸的神色平静,按我爹的意思,姜爷爷应该是不知道他和二爹也是阴阳先生的,所以下一刻我爹也是戏精附体,立马站起来问姜爷爷:“姜先生,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姜爷爷摆了摆手,说:“他们是冲着什么了,要是我没记错,冉老哥给自己选的阴宅,很久以前只怕是个乱葬岗啊,此番挖坟,应该是挖到人家的墙角咯!所以主人家这才出手教训。”

说完后姜爷爷又叹息了一声,说道:“真的不知道冉老哥到底是怎么回事,放着上好的风水宝地不选,非要在万福之地里面选取一处乱葬岗。”

爷爷的坟地以前是乱葬岗?

我感觉又是一句信息量巨大的话,方子善不是给我说我们这里是福地吗?风水局上还叫什么“一飞冲天”,现在怎么又成乱葬岗了?

吊死鬼-张阳小白

但是这个时候我也不好开口相问,只好先憋着。

这时候我们又挨个儿的把这些送回家,当然里面也只能不停的抱歉,毕竟人家是为了帮助我们家才摊上这些事。

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就这么一点儿时间,又出事儿了!

回到家才发现,我爷爷又没了!

不过这回因为没扣着木头盖子,所以木头倒是没有被弄出来个洞,但是很显然,爷爷就是自己翻出来又跑了。

我爹重重的叹息了一口气,把手里的烟头狠狠地丢在地上用脚踩了踩,转身就往姜爷爷说的那个乱葬岗跑去。

二爹还没有回来,我心里头有些不放心我爹一个人跑过去,和方子善对视了一眼,也连忙跟了上去。

方子善一边跑一边对我说,你家这位还真的是够能折腾的,走都走了,每晚上还有爬起来跑二里地健身呐!

我瞪了方子善一眼,叫他闭嘴,不许开我爷爷的玩笑。

毕竟是年轻人,腿脚比较利索,给我爹丢下了一句后面来后我和方子善就先一步跑了过去。

到了那里之后,果不其然,透着皎洁的月光我一眼就看见了我爷爷在那个土包上单手倒立。

这大晚上的,就算是两个人我心里头还是觉得瘆得慌,和方子善对视了一眼之后我这才慢慢走了过去。

二爹带人来挖坟的位置是土包的旁边一点,估计也是知道这里的位置是乱葬岗,怕土包下面是别人的坟吧。

方子善对我说,别怕,那是你爷,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我紧了紧拳头,又想起当时我爹的动作,于是我也走到那个土包面前跪下磕了三个头,说:“爷爷,我是小程,我来接您回家。”

说完之后就站起来走到土包上面去,刚刚准备把爷爷背下来,大老远的我爹突然扯着嗓子对我大喊:“小程,不要动!!!”

我伸出去的手一下子就僵在了半空,回过头去等着我爹。

方子善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突然一下子变得异常的惊恐,连忙从自己的身上摸索出来了一个巴掌大的布包朝我丢了过来,对大喊道:“冉程,你听得见......”

他后面的话我就听不见了,脑子里面晕乎乎的,就像酒喝多了一样,浑身上下也有些发软。

回过头去我却看见了糟老头子形象的爷爷对我笑了笑,说:“小程啊,你回来了?”

我当时看见爷爷明明就是个大活人,呼吸都是非常均匀的,顿时就鼻尖一酸一下子扑倒在了爷爷的面前:“爷爷,我是小程,我回来了!”

“来,跟爷爷去一个地方,爷爷有个东西给你看。”

说着爷爷就像小时候那样子,拿着我的手就走,我意识里面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跟着爷爷去了。

走路的时候老是感觉后面有什么东西在拽着我,走的有些艰难,但是爷爷一直在前面催我,我也只好跑步跟上。

这时候爷爷站在不远处对我招手,说,小程,爷爷给你准备的,来爷爷给你戴上。

我看见是一个挺漂亮的套在脖子上的东西,点了点头就伸着脑袋让爷爷给我套上。

就在这时候我后面又是一道非常严肃的声音:“小程!跟你说了不许到这里来,你个瓜娃子不听话,咋个又跑来咯,再来小命咋个没了得都不晓得!”

听见这个声音我顿时就是一个哆嗦,这是我爷爷的声音,而且这种语气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这是小时候我跑到这里来被爷爷发现了之后爷爷唯一的一次冲我发脾气。

我抬头看着眼前有些焦急的爷爷,问:“爷爷,刚刚是你在说话吗?”

爷爷挥了挥手,对我说,没有啊,那里有人说话,来,让爷爷给你带上。

我也感觉怪怪的,但是也没有多说。

爷爷的手刚刚伸到我的头上来,顿时我脑子里面就是几声打雷一样的炸响:冉程!冉程!!冉程!!!

而且声音是一声比一声大,就好像我脑门都要破了一样。

“啊!!!”

情不自禁的我就吼出了声,没想到眼前的景物一阵变幻后我竟然站在一块儿石头上,而且一根麻绳已经套路了一半在我脖子上。

方子善和挺担心站在我旁边,也是满头大汗,对我说:“我说你跑啥子哦,还跑那么快,这家伙给我累的!”

我看着方子善,隐隐约约后背有些发冷,这才明白,我的短袖已经被冷汗浸湿完了,看着眼前的吊绳,想着刚刚的爷爷,心里头不由得又是一阵后怕。

我有些磕磕巴巴的问方子善:“刚刚我怎么了?”

方子善一屁股坐在地上对我说,刚刚我问你能不能听见我说话,你没理会我,然后还一个劲儿的往里面跑,我拉都拉不住,你刚刚那个哪儿能叫跑啊,简直都是飞的太低了!

顿了顿方子善又继续说,我玩儿命的跑也撵不上你,没一会儿你就跑的没影儿了,我就在附近到处找你,刚在远处看见你站在这儿拿着这吊绳往自己脖子上套呢,冲过来想把你拉回来,没想到你大叫了一声后就自己醒了,别说你还挺厉害啊,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被鬼迷住了还能自己醒过来的!

我苦笑了一下,问他,我爹没有跟过来吗?

方子善挥了挥手,对我说,大哥就你那速度,疯狗能撵上都够呛,你还指望你爹能撵上啊。

我没有在接话,我爹是阴阳先生,他没有跟过来,方子善也说了他还没来得及救我我就自己醒了。

是我爷爷救了我?最后的声音确实是我爷爷的啊,但是我爷爷不是都去世了吗?而且我爷爷也没过来啊!

方子善从裤兜里面掏出来一张黄符绑在了吊绳上,然后自顾自的说,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死了这么多年不去投胎还累计怨气在此害人,我留不得你。

说完后就掏出来个打火机点着了黄符,黄符引燃了吊绳。

他这才拍了拍手,对我说,好了完事儿。

经他这么一说我也知道,自己刚刚是被吊死鬼给迷住了,他刚刚这样子一弄,估计是把这吊死鬼烧死了。

我心里头挺害怕的,紧贴着方子善,深怕突然在来这一出,一路上方子善推了我好几次,让我不要贴着他。

经过土包的时候我爷爷已经不再了,估计是被爹背回去了,我们回到家的时候我妈一下子就跑了出来,不停的问我有没有事。

为了不让她担心,我也没有说那些事,只是让她不要担心,我没事。

我妈走了后姜爷爷挺严肃的问方子善,刚刚怎么回事?

方子善简单的说了一下刚刚的情况,姜爷爷和我爹听到我自己挣脱出来的时候都一脸不可思议的时候打量着我。

我爹一脸的严肃,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关键的时候我爷爷出声救我的事情说了出来。

当时我爹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姜爷爷则是好一阵的长吁短叹,说:“冉老哥啊,你到底是个啥子意思哦,小弟我才疏学浅,是在猜不透你的目的哦!”

我爹则是问我,你确定一下,你听错了没有,当时我追过去就只看到小方追你去了,我就把你爷爷背了回来,换句话话说,你爷爷可是一直和我在一起的!

我肯定点了点头,说,不可能会听错的,就是我爷爷,而且还非常生气,说不许我到哪个地方去。

爹听了我的话后沉默了,房间里面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语云姑娘点评:

首先感谢作者张阳小白让我们免费看完一本完整的小说!其次我想说,作者是一位描写虐恋的高手,尤其是看前半部分的时候,虐得我整天像得了抑郁症一样,开心不起来,差一点就要放弃了,好在故事情节设计的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