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祸世羽凰:傻夫不休妻

祸世羽凰:傻夫不休妻

作者:孤今寒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3-04 05:49:50

小说祸世羽凰:傻夫不休妻,是由作者孤今寒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大胆妖孽!”半空一抹白影一闪而逝。 羽凌聆大惊,眼看一道惊雷劈下,她抽身急退,羽衣燃起一片雷火,她当即褪去羽衣,只身推到一丈之外,凝神以待。 “妖物,不知死活!”半空白影蓦地停在当空,剑眉入鬓,怒火腾腾。三把通透短剑浮在他周身,羽凌聆心中紧张,嘴上却说得轻松,“我这番为你拼命,你——” 她说着,扭头一看,石头后面,早已空无一人。
展开全部

祸世羽凰:傻夫不休妻第5章试读

  “呵呵。”青年忽然冷笑一声,原来对方是这个目的。

  “你笑什么?”少女俏脸一红,“不想给算了,反正这里很快就会有人来,我走了。”少女说着,随手一挥,羽衣回到她的身上。

  “给你。”青年淡淡应了声,掷出一枚拳头大的白玉珠。

  少女随手接住,面色一喜,“早就听说琥魔入水,凝珠成珀,原来你真的是琥魔。”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青年冷哼。

  少女轻车熟路的孵化出珀内属于自己的妖灵,妖灵化光朝东方飞去,妖灵不同于妖,没有妖气,一般人很难分辨。少女一脸轻松的看着飞远的妖灵,忽听石头后面的青年问:“你叫什么名字?怎么找到的我?”

  “我叫羽凌聆。”少女顿了一下,回道:“至于怎么找到你……因为你很好认啊!身上有魔气,发色黑中偏蓝,再加上你容貌如此俊美,你说魔族基因好看的也就那么几个,其余的都丑的走不出沼海,随便排除排除不就知道你是谁了。”少女噼里啪啦分析一堆,末了,一拍手又道:“对了,你还泡在水里,除了与水有关的魔,剩下就是尸体了好么?”

  “呵呵!”这声冷笑意味不明,羽凌聆听不出他这声笑的意思,沉默了一会儿,问:“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如果问我为什么会在水里,你还是安静吧!”青年脱口回道。

  羽凌聆向石头方向挪了挪,青年回头一瞥,目光锐利,羽凌聆下意识又退了回去,“我又不会对你怎么样?我能对你怎么样啊!”

  两人说话间,感觉到妖灵回来的羽凌聆霎时回头,一道蓝光破空而来,随之一件黑衣飘下,羽凌聆手快去接,谁知青年更快,黑衣刷的从她眼前掠过,飞入石头后面。

  “你——”羽凌聆收回视线同时,忽然吹来一阵疾风。

  “大胆妖孽!”半空一抹白影一闪而逝。

  羽凌聆大惊,眼看一道惊雷劈下,她抽身急退,羽衣燃起一片雷火,她当即褪去羽衣,只身推到一丈之外,凝神以待。

  “妖物,不知死活!”半空白影蓦地停在当空,剑眉入鬓,怒火腾腾。三把通透短剑浮在他周身,羽凌聆心中紧张,嘴上却说得轻松,“我这番为你拼命,你——”

  她说着,扭头一看,石头后面,早已空无一人。

  混蛋啊!羽凌聆心底怒骂。

  “师兄,我来帮你。”思绪未落,对岸蓦地响起一女子长喝。

  衣袖翻飞,凌空跃过丈宽湖面,出手就是一击凌厉剑光,面前男子对于女子的出现略显迟疑,看这招剑光杀气十足,劈空裂地之势,但在羽凌聆眼中,这一招与方才男子对付她的天雷火简直无法相提并论。

  “师妹,小心!”男子只来得及喊出一声。

  羽凌聆虚影一晃,剑光嘭的扑空,男子见她要跑,当即掷出三光剑,天雷火瞬间化作一道霹雳,封住羽凌聆退路,与此同时,女子袖剑一旋,看准空挡,嗖的刺向羽凌聆。

  一男一女看似配合无间,羽凌聆却在心底窃喜,这名突然冒出的女子,简直是她的救星。

  “臭妖怪,哪里跑!”女子一声娇喝,羽凌聆身形一晃,突然绕道女子身后,反手扣住她的手腕。

  “师妹!”男子急喝。

  羽凌聆娇笑,“你真可爱。”

  “找死!”女子一时受制,怒火中烧,用力挣脱羽凌聆,羽凌聆眼角一扫,忽然抓着女子的手腕一个转身,男子动作狠狠一顿。

  “还你。”羽凌聆提着女子肩头向上一丢。

  “师妹!”男子高呼,慌忙接住女子。

  女子挣扎着站稳脚步,羞得满脸通红,边哭边咬牙,“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呜呜呜……”

  呼呼——

  羽凌聆一口气奔出数十里,如果不是刚才那名女子突然出现搅局,就凭她现在的状况,被对方收拾只是时间问题,这说明她的运气还是不错。

  羽凌聆沾沾自喜,茂密树林深处,咕咕乱叫的飞鸟聒噪的停在她的头顶,羽凌聆抓了抓头发,树影婆娑,斑驳的阳光透过缝隙星星点点的落在她的身上。

  此处距离沼海还有一段路程,琥魔应该没走远才是。想到这里,她手指微动,一只蓝色小鸟从她胸口飞出,光华闪烁,分外美丽。

  这只用珀孵化出的妖灵,大概能找到琥魔在哪里。

  “去吧,带我找到琥魔。”羽凌聆道。

  妖灵飞快的拍打着翅膀,嗖的朝一个方向飞去。羽凌聆紧跟其后,没过多久,妖灵气息突然消失,羽凌聆暗自一惊,背后杀气迎面扑来。

  “你再跟着我,信不信我捏死它?”一袭黑衣的琥魔越加冷冽,阴沉的眸子淡淡的看向羽凌聆。

  羽凌聆心头一冷,脱口道:“别啊!这可是我们的孩子,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我们?”琥魔提高音调,妖灵一声惨叫,羽凌聆暗自给自己一个嘴巴,怎么就是管不住自己的这张嘴,“别别、冷静冷静,这是我的心头肉,你给我吧求求你……”

  琥魔这才面色微缓,松手放开妖灵,妖灵箭一般冲回羽凌聆怀里,化作一道光消失无影。羽凌聆稍稍松了口气,见琥魔转身就走,急忙追上。

  谁知琥魔眼尾一扫,她眼前一花,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喉咙一紧,深蓝色的眸子森寒入骨,看得她浑身不自觉的发抖,“想死?嗯?”

  “我、我……不是啊……”羽凌聆脸色发白,“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跟着你?”

  “我不想知道。”琥魔冷冷回道。

  羽凌聆心里暗骂,见他手上没有动作,略略放大胆,“我喜欢你。”

  “嗯?”琥魔眸子一沉,羽凌聆感觉喉咙一紧,忙道:“别杀我、别杀我、求求你了……我也很可怜,从小就被人欺负,长大了被比我厉害的妖欺负,呜呜呜……”

  羽凌聆说着说着眼泪直流,抽抽搭搭的哭了起来,“我就想找个人跟我说说话……不要不理我……呜呜呜……杀就杀吧……我不活了……反正我也是一个人没有朋友……呜呜呜……”

  琥魔嘴角抽了抽,眸子里的杀气明显淡了,他默默松开手,羽凌聆蹲在地上大哭,目光似有若无的注视琥魔脸上的表情,看他沉默片刻,转头离开。

  “喂!”羽凌聆擦干眼泪远远喊道。

  琥魔竟然停下脚步,羽凌聆心底咯噔一声,琥魔道:“如果让我知道你的目的,我会杀了你。”

  “我……”羽凌聆一顿,琥魔继续深入树林,羽凌聆“咦”了一声,这意思是她可以跟着他?“喂!”羽凌聆喜出望外,急忙追上琥魔消失的方向,“我有目的,告诉你好不好,你不要杀我,我是真的喜欢你!”

  

祸世羽凰:傻夫不休妻第6章试读

  “小姐、小姐……”

  玉舒娥收回思绪,回头一瞅,秀眉微蹙,“什么事?慌慌张张。”

  三名侍女跑的去喘吁吁,连篮子里的石头也顾不上,争先叫道:“公子、公子不见了。”

  “我们到处找,人、人突然就不见了……”

  侍女们显然受到了惊吓,说起刚才发生之事,你一言我一句。

  “公子明明就在我们前面走着,就一眨眼功夫,突然就不见了。”

  “是啊是啊、小姐,公子不见了,突然不见了。”

  ……

  “你们是说他在你们眼前凭空消失了?”玉舒娥反问,回来的侍女点头如捣蒜,没过多久,又有十几个侍女和家仆急匆匆跑回。

  “没有,哪里也没有啊!”

  说话的家仆浑身湿漉漉,神色恐慌,连带的侍女们都吓得脸色煞白,虽然他们的公子是个傻子,但好歹也是金家二公子,如果让老爷夫人知道……

  “小姐,怎么办?公子、公子……”

  “公子会不会被上游的妖怪抓走了?”有人颤声念道,气氛蓦然一顿,几名侍女膝盖一软,瘫在地上,其余人脸色煞白,彼此相视。

  “不然、不然我再去水里找找?”说话的家仆浑身发抖,也不知是冷是怕。

  “先别慌,再到处找找,你们公子又不是第一天来这里捡石头,说不定是迷了路。”玉舒娥安慰道。

  “你们再不去找,万一金家二公子走去上游,即便没有妖怪抓他,他都要自己送上门来。”玉舒娥身后,黎戎提醒道。

  众人又是一惊,顷刻间慌忙四散,到处寻人。

  “荷叶,你也带人去帮忙。”玉舒娥示意身后翠衣侍女。

  荷叶点头,“是,小姐。”

  碧波荡漾,岸边芦苇随风摇曳,杨柳依依,此时只剩玉舒娥与黎戎,两人也都卸去伪装,玉舒娥笑问:“你是怎么认出我?”

  “同是妖灵,这不是难事。”黎戎示意头顶,蓝色鸟儿落在玉舒娥的食指上,“妖尊大人呜呜呜……不关我的事啊……”

  “原来你就是他的妖灵,他人呢?”玉舒娥挥手让鸟儿飞走。

  黎戎毕恭毕敬的低头回道:“妖尊大人愿意见我家主人?”

  “我跟他无冤无仇有什么不能见?”玉舒娥反问,“难不成你是故意把那傻公子引到上游,好让我去救他?你怎么知道我会去救他?我跟他非亲非故,你这么多心思还真像他养出来的。”

  “呃……”黎戎张口舌结,涨红着脸半响无话。

  “带路。”玉舒娥道。

  上游临近山脉,绿树成荫,靠近湖边的一片空地上,芦苇更加茂盛,足有一人多高,脚下石块沙砾,形态各异,一个身着锦衣的少年,蹲在芦苇丛中认真的挑选着石头,玉舒娥和黎戎来时,他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仿佛感觉到了来人,湖水激荡,一道青影倏然飞出湖底,玉舒娥见状,身形一晃,妖身脱离玉舒娥的肉身。

  幽绿的眸子妖娆妩媚,长衣逶地,羽衣披身,曼妙的身姿倒映在清澈的湖面上一闪而逝,芦苇摇曳,两道身影急忙掠过芦苇丛,就听叮叮两声脆响,妖风横扫,幽绿眸子五指成爪,唰的撕开笼罩在青影身上的水光,水光嘭的一声炸开,幽绿眸子猛地一退,手腕生紧,水光散尽,黑衣青年神色平静的抓着她的手腕,她眨了眨眼,忽然朝对方怀里扑了进去。

  “羽。”黑衣青年慌忙松手,无措的看着羽凌聆扑到自己的怀里。

  “如果是六百年前,你会想也不想把我扔出去。”羽凌聆大笑,轻轻推了他一把,他向后退了一步,神色微窘。

  “赤,你怎么会在这里?”

  琥魔,又名赤丹霄,知道琥魔的人很多,但知道赤丹霄的人很少。他不善与人打交道,常年冷着一张脸,羽凌聆看着他冷硬的脸颊,回忆纷沓而至。

  “我……”赤丹霄不擅长说谎,被羽凌聆问起,神色有些不自然。

  “你受伤了?”羽凌聆目光一扫,见他右手背在身后,难怪刚才和她交手的时候,她觉得哪里不对劲。“我看看。”

  羽凌聆二话不说抢过他的右手,赤丹霄眉头一皱,“一点小伤,已经痊愈了。”

  赤丹霄的小手臂上有一道极深的剑伤,看起来伤了有两个月,“你还受了内伤?是被谁打伤的?”羽凌聆神色严肃。

  “你没事就好,我不要紧。”赤丹霄摇头,目光渐渐柔和。

  “你不说我也知道。”羽凌聆阴沉着脸,“孤鸿吟那个卑鄙无耻下流的小人又跑来找你问我的行踪对不对?是不是他?你说!”

  羽凌聆质问,赤丹霄闻言一个失笑。

  “有什么好笑?我很生气。”羽凌聆故意加重语气,想当初她费尽心思逗他开心,如今自己随便一句话就能让他笑,明明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然而她却真的高兴不起来。

  “不是他找我,是我找他。”赤丹霄淡淡开口。

  羽凌聆倒吸一口凉气,问:“你找他?我躲他还来不及你找他做什么?难道是因为我?我、我我可是堂堂万丈森妖尊,你就这么不信任我吗?”

  “不是。”赤丹霄摇了摇头,“我没有想到他失去修为还这么厉害。”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羽凌聆难得正色,摇头道:“听我的,别招惹他,下次遇见他跑为上策。”

  “你还有什么瞒着我?”赤丹霄脸上笑容渐失,羽凌聆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避开他的视线,道:“我现在还不能说,总之我会把他的修为还给他。”

  赤丹霄看着她,嘴角微动,“你是不是对他还……”

  “不可能!”羽凌聆知道他想说什么,突然暴躁,“六百年前你是见过他怎么对我,难道我还会傻到对他抱有幻想?我只想把他的修为还给他,但眼下还不是时候,这件事后,恩怨两清。”

  “嗯,那就好。”赤丹霄点头。

  羽凌聆松了口气,就听赤丹霄又道:“那么,我还有机会。”

  “嗯?”羽凌聆紧张。

  赤丹霄拍了拍她的头,道:“那个时候,我明明知道你是在骗我,心底竟然还有些期待,如今亦然。”

  “……”羽凌聆张了张口,赤丹霄打断她的话,“黎戎是我的妖灵,你留他在身边,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他会告诉我。”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乙未少爷点评:

写的太精致了,超爱《祸世羽凰:傻夫不休妻》这个小说,作者孤今寒文笔真好,很吸引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