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灵异科幻 三月鬼妻

三月鬼妻

作者:山谷俗人

状态:已完结 分类:灵异科幻

时间:2021-04-01 15:25:42

《三月鬼妻》的主要情节是:忽然她看到地上一摊血迹,从门口处一路血痕直到宁飞的房内。作为医生的敏感以及与左上尧长期生活的敏锐,让她很沉着,没有其它女孩子看到血迹的惊恐。她大步走到宁飞的房间,一手开了门果然,看到宁飞整个人趴在床沿上“宁飞…醒醒…”宁飞额头,脸上全是汗,脸色苍白,被殷落留唤的睁开了双眼,疲惫的看她一眼,竟然无力的笑了一下,头一歪,又继续昏睡过去。
展开全部

第12章

殷落留睡了很久,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睡在家里。

她明明是在左上尧的办公室的沙发上睡着的,怎么一睁眼就到了家?

好像,迷迷糊糊中,是左上尧抱着她回来的。似乎,她睡的死沉,左上尧抱她的时候,她双手搂在他的脖子上,头靠在他怀里,还嘀咕了一声

“上尧,我爱你!”

然后满足的睡死了过去。

其实,她还有更多的不知道。

左上尧抱着睡的香沉的她出公司时,让所有员工的眼珠都快掉地上了;

她更不知道的是,她说上尧,我爱你时,是当着所有员工的面;

还有她不知道的是,左上尧带她回家时,她强/吻/他,差点让他失控。

可惜,这些,她全不记得了。

房内有些昏暗,玻璃上方的天空暗涌黑沉,掩盖了星光月光。

她看时钟,才晚上9点多。

左上尧不知去向,打他电话,未接。

她忽然想起了中午答应给宁飞带外卖,结果却忘记。此时,尚早,她决定去宁飞家看看他,或许可以一起吃个宵夜再回来。

宁飞家离的不远,只隔了两条街的另一个别墅区。当年,宁飞之所以买的这么近,也是殷落留强烈建议,希望能相互有个照应,他工作起来也方便一些。

宁飞家的钥匙她也有一把,所以想都没想就直接过去,开门进入。

院子的灯开着,显示家里有人。

但是房内确实漆黑一片。

她开了灯

“宁飞…”

“宁飞…”

虽然无人应答,但是她敏感的感觉到家里有人

忽然

她看到地上一摊血迹,从门口处一路血痕直到宁飞的房内。

作为医生的敏感以及与左上尧长期生活的敏锐,让她很沉着,没有其它女孩子看到血迹的惊恐。

她大步走到宁飞的房间,一手开了门

果然,看到宁飞整个人趴在床沿上

“宁飞…醒醒…”

宁飞额头,脸上全是汗,脸色苍白,被殷落留唤的睁开了双眼,疲惫的看她一眼,竟然无力的笑了一下,头一歪,又继续昏睡过去。

殷落留上下看了他一眼,立即就找到他的伤口,此时,还一直在滴血

她心理咒骂

“这家伙,是想流血过多而死吗?”

她费力的把宁飞抬上床,把他受伤的左脚垫高。

迅速从床头柜上找到医药箱,里边器械,药品都齐全。殷落留每次看到这些东西,都很心疼宁飞,家里会长期备着这些医疗用品,只是因为经常受伤,经常要自己动手包扎。他身上有大大小小无数的伤疤。

她用剪刀把宁飞的裤子剪开,裤腿的地方,因为血流,已经紧贴在肌肤上,她只好先把伤口部分的裤子剪了。

一颗小小的子弹,还好只是从骨头的边缘擦过去,没有伤到筋骨。

她做了局部的麻药,用手术刀,很娴熟的划开了伤口,取出子弹,又很娴熟的缝针,包扎起来。再把他剩下的裤子全剪了,另一边的裤子直接给他脱了。

宁飞下半身顿时只穿了一条内裤。

殷落留早见惯不怪。在她眼里,世界上只有左上尧一个是男人,何况此时,宁飞还只是一个受伤到昏迷不醒的病人。

整个过程不到半个小时,她就完毕。

血止了,麻药也退了。宁飞才昏昏沉沉的醒了过来。

他醒来第一眼,就看到殷落留坐在他的床边,正在认真的给他配药,灯光在她周边泛着绒绒的光,她如天使般奇异的充盈着他的心头。在他心里,殷落留一直是一个天使在存在。

殷落留见他醒了,摸了摸他的额头

“呃..高烧,伤口有点炎症。我一会给你煮点粥,喝完粥吃药!”

宁飞仿佛小孩般只点点头,乖乖的回答

“好!”

殷落留笑了

“这下知道疼了吧?我要是今天没来,你真是小命难保。以后要学乖点,即使我不在了,你也会好好的。”

宁飞问

“你不在?你又要去哪?”

殷落留心中一疼,笑着说

“难不成我陪你一辈子吗?你以后再要惹上尧生气,可没有我帮你求情了。再说了,你是不是该找个好姑娘,把终生大事解决了?”

宁飞说

“我的终身大事就靠你跟左上帮我解决,反正你们给我找什么样的姑娘,我就娶什么样的!”

在他心中,左上是他兄长,殷落留?或许是长嫂如母,亦或是其它,他从不往深了想,反正他的命是他们的,任他么安排,心甘情愿。

“好了,你先休息一下,我给你熬粥去!”

熬的白米粥,不一会就好了。

第13章

她扶宁飞坐起来,一口一口吹凉了喂他。

宁飞痴痴的看着,一口一口的喝下去,眼眶忽然就湿了。

他别过脸去擦眼泪,不想让殷落留看见。他从出生起就生活在一个冰冷的世界里,饥饿,寒冷,嘲弄,打骂,居无定所,颠沛流离,这就是他原本的生活。可是左上改变了他的命运,殷落留带给了他无尽的温暖。

从来来没有人亲手给他做过饭,更没有人这么喂过他,关心过他。他黑暗生活中的所有光明都是殷落留带给他的。

他情绪的变化并未引起殷落留的注意,因为此刻,她也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难以自拔

“宁飞…”

“嗯?”

“以后…如果以后我不在了…你要帮我好好照顾上尧。他虽然表面冷酷无情,坚硬的无坚不摧似的,可心里其实是脆弱的,他比谁都渴望温暖,他虽然嘴上不说,但他一直拿你跟童尔是他最亲的人,以后,你们都不要再做危险的事情了,你也是,童尔也是,上尧也是,你们要多劝劝他…”

说着说着,喉咙发硬,说不下去。

“好,我知道。可是,落留,你不要去太远的地方,也不要去太久。你每次一走,我们都很想你,尤其是左上,他越发脾气,越是因为想你。”

殷落留顿时泪如泉涌,急忙起身,借口去放碗。

回来的时候神色如常,替宁飞测了体温

“嗯,体温已经降下来了,你好好休息,很快就好!”

她走出宁飞家的时候,竟然已经过了午夜12点。

030

左上尧在左猎党总部接待了霍堂。

霍堂见了他,爽朗的笑到

“左上的名称果然名不虚传,幸会幸会!”

左上尧冷笑

“我说过,我们必然会见面。”

“我输了,甘拜下风。”

霍堂近一年的坎坷全是拜左上尧所赐,但又是真心折服于左上尧。

左上尧竟然能利用自己的性格特点,挑起他与边疆的矛盾,诱使他杀了那个官员,不可谓不是高手。而从始至终,他竟从未露过面。

“我想左上大费周章把我弄进左猎党不会只是想见见我吧?”

左上尧看了一眼旁边的童尔,童尔立即会意退到门外去,左上尧才开口说

“你说的没错。我把你叫到左猎党来的目的,你听完以后,一定不会后悔我对你所做的一切。”

“愿闻其详!”

左上尧从抽屉拿出一份牛皮卷,是一张地图。

“你过来看看!”

霍堂低头看地图,密密麻麻的不知所以。

左上尧指着地图上一个点跟他讲解

“这个地点上,藏着一批枪火,是川摆之战那时期留下的。”

霍堂才一听,立刻两眼放光,捂额喊道

“天哪,你说的是真的吗?川摆之战,是全世界各国都参与的一场惨烈的战役,最终以欧洲取胜,如果真是那个时期留下来的,那真是无以比拟的巨额财富!”

“这批枪火,虽然已经无实用价值,但是,它的历史价值是不可估量的。”

“左上,这个消息可靠吗?”

左上尧看了他一眼

“这个地图是欧洲朋友几经周折转给我的。我从不做亏本生意。”

霍堂跟打了鸡血似得,团团转,一直念叨着

“太好了,太好了,如果能找到他们,我此生都不枉了。”

左上尧扔给他一份打印出来的地图

“先把这个地点找到!你要有心理准备,年右北也参与其中,最近正在频发的打探相关消息。”

“年右北?他也涉及枪火生意?”霍堂只听过这个人名,不知细节。

“他的目的尚不可知。”

“好,我一定全力以赴!”

031

与霍堂沟通完,他竟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回家。

不知道殷落留醒了吗?

饿了吗?

他临走时,她迷迷糊糊的吻他,她的气息还残留在他的唇边。一想到她,他便口干舌燥起来。

开车时,连闯了数个红灯,一路飞驰的奔向家里。开门按密码时,心里有些期待,甚至雀跃,殷落留总有这样的本事能挑起他情绪上的波动。

然而,开了门,一室寂静,感应灯全亮了,没有期望中那个身影

或许还在睡觉?

他放轻了脚步走到卧室,床上空空荡荡。

他又转到了客房,里边寂静无声。

他的脸色阴沉的吓人,手掌紧握着,青筋一条一条的暴露在手背上。

这个女人,又是不辞而别了吗?

多少次了?

他这样兴冲冲的回到家,全是这样的寂静等待着他。

他曾经对她的感情,对她的爱恋,全是被她这样一点一滴的毁了,心也越来越冷。

他坐在书房前,只有微弱的台灯相伴,手中的红酒在微暗的灯下有着耀眼的鲜红。

时钟敲响到12点…

门口传来窸窣声…

他透过监控看到殷落留站在门口按密码,按了几次,都是错误,她似乎有些苦恼的在想密码是多少?

他看着监控里的人,冷笑着,再也不能让你这样随心所欲了。

叩叩叩…

她密码按错数次,终于认清事实,开始按门铃,敲门

“上尧,你回来了吗?”

她敲了半晌的门又放弃,然后拿起了手机拨打他的号码。

嘀嘀嘀….

手机一直在响,他冷冷的看着屏幕黑了又亮,亮了又黑,冷冷的看着门外的殷落留一直拨打他的手机,无人应答。

他关了监控视频,去浴室洗完澡,关了灯,上床睡觉。

殷落留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忘记了密码?明明早上才问他要的新密码,怎么就忘记了呢?难道她的记忆也受到影响了吗?

她敲了门,无人应答;

拨打了手机,无人应答;

她终于明白了,是左上尧故意为之,不让她进门的。只是下午还好好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又犯了什么错让他生气了。

她忙了一个晚上,已经很累,再无力气折腾,索性就蜷缩在门边睡着。冰冷的墙壁,硬硬的地板,睡的很难受,她蜷缩着,把头埋在两膝之间。虽是夏天,可浑身冷的几乎要发抖。

她的身体有很多的变化,容易疲倦,容易寒冷,这种一点一滴的慢慢的变化,几乎要摧毁她的内心,可她能怎么办?

她…

甚至…

已经不是一个活人…

她一直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她还有那样多的事情没有做。她没有来得及好好补偿左上尧,没有来得及好好爱他,没有来得及减少他的恨…可她已经没有机会了。

上尧…

上尧…

她埋首在膝盖间的双眼不可控制的掉下无数的泪滴

032

殷落留昨晚在门外昏昏沉沉很晚才睡着,但并不踏实,冷的她牙齿在打颤。

清晨,她是被一声惊呼吵醒

“落留,你怎么睡这?”

是宁飞的声音,他正一瘸一拐的来找左上汇报工作,结果却看到门口蜷缩着的殷落留,想扶她起来,又碍于自己的脚蹲不下去,只能用声音来唤醒他。

殷落留睁眼看到宁飞,逐爬了起来,看到宁飞的脚,关切的问

“你的脚伤还没好,怎么来了?”

“这点伤不碍事。你怎么不进去?”

殷落留尴尬的笑了笑说

“密码忘记了!”

“左上不在家吗?”宁飞狐疑的问了一下。

“呃,大概睡着了,不想影响他睡觉。”

宁飞过去按了门铃

“左上这个点已经醒了。”

果然,左上尧很快就给开了门。他身上披着浴袍,开了门就走了,宁飞一瘸一拐的进去,殷落留也跟了进去。

见左上尧披着浴袍进了主卧,她也随后进去

“上尧…”话还未出口

左上尧忽然转身冰冷的对她说

“一会让宁飞送你去西郊的别墅。”

她咬牙说

“我不去!”

他脸上的表情狠戾无比

“在我对你用强制之前,你最好乖乖去西郊的别墅。我不想把对付别人那套用在你身上。如果我们之间还有情分的话,也就这点了。”

殷落留听到这话,也或许是因为昨晚没睡好,脸上血色尽失,苍白的吓人。

她抓着他的衣角近乎哀求的说

“上尧,只要给我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以后,我保证此生再也不打扰你了。”

左上尧冷哼道

“三个月?你说怎么办?我一天也不想看见你,一天都不想。”

殷落留的心如崩裂开了似的那么的疼。他残忍的话真如一把尖锐的刀插在她心尖的位置上。

左上尧不管她骤白的脸色,走到浴室的门口说

“我出来的时候,希望不要再看见你!”

殷落留想,再痛的事也无非就是这样了

她失魂落魄的走到客厅,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包。

宁飞看到说

“落留,你这又要去哪里?左上只是一时气话而已,你不要往心里去!”

她笑了笑

“好好养伤,我会回来看你!”

宁飞又急又无可奈何,只能目送她出了家门。

左上尧洗完澡出来,见到客厅只有宁飞一个人在。宁飞说

“落留刚走了!”

“嗯!”

“不知道她去住哪里?西郊的那栋别墅,她根本就没去过。甚至,她钥匙都没拿到手。”

左上尧皱眉,他一直看着宁飞腿上的伤口包扎,这种包扎伤口的方法,只有殷落留会用。

宁飞挠挠头

“昨晚在黄石监狱,有点粗心中了一枪。”

“嗯。”

“还好昨晚落留来看我,帮我动了手术取了子弹,否则我这条腿可能要废了。”

左上尧眉头皱的更紧了

“你是说,昨晚她在你那照顾你?”

“是,昨晚我疼的昏迷没来得及处理伤口,幸好落留来了,照顾我到深夜才回来的。”

原来是这样…

他忽然觉得空气稀薄烦闷,黑色的衬衫让他的胸前有些憋闷起来。

“你今天在家休息,重要的事情交给童尔办!”

“谢谢左上!”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昆锐小哥哥点评:

作者在山谷俗人大大文笔很好,故事也很温馨,很期待男女主[他们以后的故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