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情未满爱未远

情未满爱未远

作者:鸭叔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13 06:12:15

《情未满爱未远》这本书的主要内容:“霍远,你这是?”翁小满盯着指上的蓝宝石戒指,不禁有些怔忡。霍远凝视翁小满,言语真诚,“你跟我今天去民证局登记结婚,该有的仪式感一定要有,新娘需要一点新一点旧一点蓝,所以,我必须送你蓝宝石。”眸中酸热弥漫,翁小满顿觉身体里有股暖流,她的嗓音略带沙哑,“所以,霍远你不再恨我了,对么?”气氛似乎陷入了压抑的沉寂中。霍远没有回答翁小满,他只是把电台音量调得大声了些。
展开全部

7-消失

木已成舟,林敏之知晓霍远动真格时的脾气,为了儿子,她不得不妥协。

只是,她不甘心霍家就这么失去了陆曼,她当着霍远和翁小满的面搂紧了陆曼,眼圈泛起潮红,“我不会出席你和翁小满的婚礼,我永远都不会承认她是霍家的人!”

霍远黑眸深邃,坚定出声,“我承认小满是我的妻子就足够!”

说完,他牵起翁小满的手,果断进了房间。

他把翁小满抱上床,为她盖好被子,语气温柔,“你累了一天了,早点睡。放心,有我在,谁也阻止不了我们结婚。”

翁小满眼眸浸湿,她的声音微微颤抖,“霍远,谢谢你刚才护着我。”

霍远笑容温暖,“应该的。睡吧。”

嘴角微弯,翁小满不再说什么,慢慢闭上了双眼。

而她心里明白:一个人为另一个人做什么事,并不是出于应该不应该,而是愿意不愿意。

霍远转身走出去,轻轻关上了门。

翁小满躺在床上,深呼吸了几口,平复自己激动的情绪。

真是不可思议,明天她就要和霍远去民证局登记结婚了。

他们又成了夫妻,不过这一次,有了一个小生命的加入。

人生多奇妙,一路走来,苦中有酸,酸中有甜。

她和霍远的婚后生活会是怎样的?

翁小满不知道,她也不敢想。

不知不觉,翁小满睡着了,一觉睡到天亮。

吃早饭时,是管家来喊她,没见霍远。

翁小满困惑地问管家,“管家,霍远呢?”

管家摇摇头,“霍先生没说去哪里,一大早他就走了。”

走了?

翁小满的心顿时剧烈一颤。

她拿起手机拨出了霍远的号码,岂料,霍远直接给她挂断。

什么情况?

他忘了今天要跟她一起去民证局登记结婚的么?

在连续拨打霍远的手机无果后,翁小满决定打车去霍远的公司找霍远。

谁知,当出租车经过青年路公园时,翁小满忽然看到人群将对面的民证局大楼围了个水泄不通。

我的天!

有人要跳楼!

发现是陆曼站在楼顶的那一刻,翁小满不由呼吸一滞。

她立即让司机停了车,然后匆匆跑了过去。

翁小满好不容易挤到了前面,身旁的消防人员正在快速地布置着气垫,以防陆曼真的跳下来。

“陆曼,你别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快下来!”

蓦地,翁小满的头顶响起霍远熟悉的声线,紧张又焦虑。

“霍远!”翁小满惊叫出声。

难怪霍远一大早就离开了家不见踪影,原来是为了闹自杀的陆曼来到了民证局。

翁小满不用想也知道,陆曼是在拿跳楼威胁霍远,不准霍远跟她登记结婚。

果然,陆曼听到翁小满的声音后,一只脚迈出了护栏,随之嚎啕大哭,“霍远,只要你和翁小满进了民证局的大门,我立刻跳下去!”

怒火瞬间冲至头顶,霍远接下来对陆曼说了什么,翁小满没心思再听,她一口气爬到了楼顶。

站在霍远的身后,翁小满朝爬出护栏徘徊在边缘的陆曼大吼,“陆曼,你若真想死你就爽快地跳下去,你害死那么多生命,还有什么脸活着!”

霍远愕然地转身,一脸难以置信,“小满,你这样说会刺激到陆曼!赶紧闭嘴!”

说完,霍远一步步靠近陆曼,向她伸出手,“陆曼,你听话,把手给我,我们有什么话回家说,听话。”

陆曼泪流满面,一遍一遍逼问霍远,“你到底要不要我?如果你不要我,我绝对从这里跳下去!”

霍远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他稳住自己的情绪,小心翼翼安慰失去理智的陆曼,“你别做傻事,把手给我,回家我告诉你答案。”

陆曼绝望地摇头,“不,你骗我,你肯定会和翁小满结婚的……我今天就让你和翁小满的大喜日子变成我的忌日!”

话音一落,陆曼纵身一跃!

“陆曼,不要!”

霍远箭步冲过去,一把攥住了陆曼的胳膊。

“霍远,小心啊!”几乎同时地,翁小满也冲了过来,她紧紧抱住了霍远的腰身。

陆曼悬在半空中,她怕了,惊慌失措,“霍远,救我!我不想死的,霍远,救我……”

“抓紧我,千万别松手,抓紧!”霍远使出浑身气力,拼命把陆曼往上拉。

翁小满担心霍远掉下去,她死死往后拉霍远。

这时,消防人员赶了过来,陆曼被成功拖上阳台。

岂料,就在翁小满以为闹剧结束之际,陆曼趁翁小满不备,两手揪起翁小满的衣领狠狠朝护栏外甩去!

翁小满一声尖叫,飞身而下!

寒冷的疾风呼啸而过,如无数锋利的刀横扫过她的脸,疼得她忘记了哭泣。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世界仿佛只剩下一张红色的气垫,像一只饥肠辘辘的咆哮的兽,张开血盆大口要将她吞噬。

翁小满重重跌落在地。

周围一片混乱。

泪水模糊了她苍白的脸,一阵天旋地转中,她感觉到霍远抱起了她。

“小满……你不会有事的,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撑住!”霍远抱紧了翁小满一路朝医院大门奔去,脚步沉稳却急促,清冷的俊颜因担忧翁小满的安慰而染上焦灼,嗓音也变得颤抖。

虚弱的翁小满捂住泛疼的小腹,袭来的黑暗快让她说不出话,“霍远,孩子……要保住我们的孩子……”

医院里,躺在病床上的翁小满双眸紧闭,额头上沁满了汗,她表情痛苦,不停摇晃着脑袋,口中声声念着,“霍远,救救我们的孩子!我要我们的孩子!孩子……”

坐在一旁的霍远赶紧起身握住了翁小满的手,他抚上翁小满湿凉的脸,语气温柔,“小满,你醒醒,醒醒。”

翁下满缓缓睁开沉重的眼帘,视线渐渐清晰,霍远那张颠倒众生的脸出现在她面前。

忽然,她坐了起来,双手捂住自己的小腹,眼睛里充斥着惶恐,“霍远,我们的孩子还在不在?”

8-孩子

霍远修长温热的指为翁小满拭去眼角的泪,他搂翁小满入怀,“小满,你放心,母子平安。”

得知孩子平安无事的一瞬间,翁小满百感交集,在这之前,鬼知道她内心经历了多少的煎熬。最后,她忍不住控制自己的情绪,抱紧了霍远喜极而泣。

“小满妹妹,你忘了你是最爱美的女孩子了吗?你看,你的小脸哭得跟小花猫似的。哥哥求你别哭了,好不好?”霍远像哥哥哄妹妹般哄着翁小满,就像过去每次翁小满伤心难过,他都会如此刻这样耐心体贴一样。

翁小满有些恍惚,她不知自己是否出现了错觉,仿佛那个离开她已经很久很久的霍远哥哥又回到了她的身边。

霍远哥哥,没有你的日子,我多想念你。我的梦里都是你,我的心里都是你,连我的呼吸里也都是你。

你是否知道,这么多年,我一直在等你出现,等你给我一个拥抱,告诉我,你从未远去,然后你牵起我的手,让我跟随你沉稳的脚步,继续坚定地走下去。

只是,我们真的会走下去吗?

翁小满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对霍远说,可千言万语如鲠在喉,她竟一句话也说不出。

是以,她哭得更凶,带着年少时的任性和淘气,贪恋霍远怀里久违的温暖。

霍远变得惊慌失措,无奈之下,他从外套口袋抽出别在里面的钢笔,对准了翁小满的脸颊,“小满妹妹,你再哭哥哥可要在你脸上画小猫了。”

翁小满破涕为笑。

见翁小满终于笑了,霍远收起了钢笔,他不由长舒了口气。

他很意外,原来这一招对翁小满还这么管用。

翁小满没有错过霍远刚才嘴角勾起的那一抹神秘而柔和的笑。

待翁小满恢复平静,霍远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小满,之前的不愉快都过去了,没有任何人能阻拦我们两个结婚。你放心,明天你一出院我们就去民证局登记领证。”

“霍远,真的没有问题了吗?”翁小满仍心有顾虑,“就算陆曼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那妈呢?我们两个结了婚,你和妈两人的关系闹僵了怎么办?”

霍远摇摇头,“这个你不用担心,”他握紧了翁小满的手,神情严肃,“妈那边我会给她做思想工作,如果她就是不接受我们两个人的婚姻,那也无妨。婚姻是靠我们两个人经营,任何人都无权插手。”

有了霍远这一番话在,翁小满像吃了颗定心丸,心中的不安慢慢散去。

灰暗渺茫的未来似乎正一点一点变得明亮广阔,翁小满突然特别感谢腹中那个小生命的到来,因为孩子,她才能和霍远再续前缘。这可能也是天注定的吧。命运有时候,谁能解释的清呢?

第二天上午,霍远来接翁小满出院。

车里暖气开得如艳阳春日,霍远拉过翁小满的左手,将一枚蓝宝石戒指戴在了翁小满的中指上。

鸽子蛋大小心形的海洋蓝在翁小满的纤纤玉指上从多角度折射着璀璨耀眼的光芒。

“霍远,你这是?”翁小满盯着指上的蓝宝石戒指,不禁有些怔忡。

霍远凝视翁小满,言语真诚,“你跟我今天去民证局登记结婚,该有的仪式感一定要有,新娘需要一点新一点旧一点蓝,所以,我必须送你蓝宝石。”

眸中酸热弥漫,翁小满顿觉身体里有股暖流,她的嗓音略带沙哑,“所以,霍远你不再恨我了,对么?”

气氛似乎陷入了压抑的沉寂中。

霍远没有回答翁小满,他只是把电台音量调得大声了些。

翁小满的心隐隐作痛。

他对她仍是有误会。

“霍远,其实我们举行婚礼那年,我亲耳听到陆曼——”

“小满,到民证局了,我们下车。”翁小满刚想跟霍远解释清楚,霍远却打断了她的话。

领结婚证的流程跟五年前相比没有丝毫的改变,变的是同样两个人来领证的心境。

冷暖自知。

领了证后,霍远问翁小满,“我们的婚礼地址你想选择在哪里举行?”

翁小满苦涩一笑,“你我其实都老夫老妻了,不办婚礼也罢,我不计较那些。”

霍远不苟言笑,“该有的仪式感一定要有,这是对你我婚姻的尊重。在你喜欢的爱琴海举行婚礼怎么样?”

翁小满内心受到触动,即便是霍远拿定主意,他还是以她的喜好为前提。

有种想哭的冲动,但理智让翁小满保持了克制,她点了点头,“好,听你的。”

霍远牵起翁小满的手,“走,我陪你去挑婚纱。”

两人刚走出民证局门口,猝不及防地,一道透出愤怒的男童声线迎面传来,“爸爸,我不要这个女人,我要我的陆曼妈妈!”

翁小满怔住。

她对面站着的,是一个看起来大概六七岁的小男生。小男生的旁边站着霍远的母亲林敏之和陆曼。

脑海里顿时一片空白,翁小满愕然地盯着霍远,“霍远,你和陆曼已经有孩子了?!”

霍远好像没有听到翁小满在跟他说话,他快步走了过去,沉声质问那小男生,“昊恩,你不是还在菲国做交换生么,怎么回来了?”

昊恩呼吸急促,他瞪了站在霍远身后的翁小满一眼,随之气呼呼地对霍远说道,“爸爸,我能不回来吗?如果不是奶奶和陆曼妈妈告诉我,你竟然和一个莫名冒出来的女人结了婚,我还一直傻傻等着你和陆曼妈妈订婚礼!你不能娶这个女人,你要娶的人是陆曼妈妈!”

翁小满唇边划过浓郁的苦涩,她倒吸一口凉气,心丝丝缕缕地疼起来。

原来那个小男生叫昊恩。

她不是傻子,她从昊恩的话里听得出,是林敏之和陆曼把昊恩从国外叫了回来。

林敏之和陆曼这两个成年人为了能阻止她和霍远结婚,她们也真是煞费苦心,竟想到利用一个孩子。

一种前所未有的被欺骗的愚弄感袭上翁小满的心头。

霍远居然和陆曼已经有孩子了。

可是为何霍远要瞒着她?

小说《情未满爱未远》 第7章 消失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子涵小郎君点评:

《情未满爱未远》这本小说想象大胆,构思别具一格。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引人入胜。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