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狐婚

狐婚

作者:七尾狐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0-11-07 10:28:51

《狐婚》小说情节波澜壮阔,七尾狐主要说的是:陈甜甜快步走上前,她蹲在地上用手推了推陈月:“阿月,你醒醒,阿月,阿月你怎么了?”我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陈月,我对陈甜甜说:“你让开,我来看看。”陈甜甜看了我一眼,她默默的退后了一步,我凑上前,我从怀里拿出符纸和朱砂笔,我用朱砂笔在陈月的额头上画了一个符,然后我将手里的符纸贴到陈月的额头上。符纸亮了亮,又黯淡了起来。符纸没有燃起来,也就是说,鬼现在没有附身在陈月的身上,陈月的体内只是有些阴气而已。
展开全部

狐婚::救(1)

我皱了皱眉,这个陈月,也太无理粗横了点吧。

张晨有些头疼的看着陈月,他开口说道:“阿月,你别太无理取闹了,这里这么多人。”

陈月没有理会张晨,她还是一脸怨恨的看着我,她挣开陈甜甜拉着她的手,她朝着我扑了过来。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在陈月扑过来的时候,我伸脚踹了陈月的膝盖一脚。陈月被我踢得扑倒在地上,她用手抱着自己的膝盖,她边哭边说:“痛、好痛、姐姐我好痛。”

陈甜甜大概也没想到我会动脚,她诧异又有些责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她上前将陈月扶起来:“阿月,你怎么样了?痛吗?有没有伤到骨头?”

我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真是可笑,明明是陈月扑过来,所以我才踢她的。要不然我会对这么一个神经病动手吗?事到如今,陈甜甜还用责备的眼神看着我,难道我就应该站在那里任陈月扑吗?

张晨和陈甜甜扶着陈月上了车,看样子是要送陈月去医院。其实我那脚踢得不是很重,完全到不了要去医院那一步,陈月的膝盖,顶多就是肿了。

胡安西拉着我的手跟上去,他说:“曼曼,刚刚你有些过了。”

我有些过了?我哪门子过了,我甩开胡安西的手:“什么过了,我哪里有过?我这是正当防卫好吗?真正过分的人是陈月好吗?”

胡安西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那你也不该…..陈月是过分了,但是她还不是很懂事,我不是说过吗?不要和她一般见识。你看现在,他们的婚礼都被搅乱了。”

“不是很懂事可以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年纪小就可以当成无理的理由了吗?”我站在原地目光冷冷的看着胡安西,“他们婚礼被搅乱是我的错吗?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这一切是我引起的吗?”

胡安西被我说的也有些恼了:“我也没说是你引起的,我只是想说,你可以不要那么和她争锋相对,你甚至可以不用对她动手,这样事情就不会闹的那么大。”

我冷笑了一声:“你就是担心事情闹大,你就是担心陈甜甜的婚礼被搅乱她会不开心对不对?于你而言,是不是她的事情最重要,我的事情一点也不重要?陈月她那么狰狞的扑过来,我还不能正当防卫了是不是?把事情闹大的人不是我,是陈月!我那一脚都没怎么用力,她就是装成那个样子的!你为什么不说陈月,你为什么就揪着我呢?是不是因为她陈月是陈甜甜的妹妹,所以你开不了口?!”

胡安西听了我的话,他整个脸都阴沉了下来,他对我说:“我以为你是懂的,我不是因为陈甜甜!这里这么多人,又是人家的婚礼,作为宾客的我们,当然不能把事情闹大。事情闹大了,无论是对是错,在这种场面下,都不好收场。”

不好收场又怎么样呢?难道我就要白白受这样的委屈吗?胡安西难道就让我这样委屈下去吗?我一点话都不想和胡安西说,太累了,和胡安西在一起实在是太累了,与其这么累的爱着他,还不如直接离开他,我转身想要离去。

胡安西拉住了我的手,我无力的问他:“你要干什么?我好累。”

胡安西愣了一下,他似是觉得自己前面说的有些过,他对我说:“今天的事情,我也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你的确没有什么错,只是……”

我不想再听他说这些有的没的,我挣开他的手:“你到底要干嘛?”

胡安西上前又将我的手握住,他说:“和我一起去看下陈月吧,就算她是装的,我们也要去看望一下。”

我TM还要去看陈月?我抽了抽我的手:“你放手,我不想去看她,为什么我还要去看望她?”

胡安西近乎哀求的看着我,他说:“曼曼,他们是我的同学,我不想失去这些人。”我从来没有看见胡安西这个模样,我有些不懂,这些同学,真的那么重要吗?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实在没办法拒绝这样子的胡安西,我说:“我只看一眼。”

胡安西点点头,他拉着我上了张晨和陈甜甜的车。张晨陈甜甜还有陈月都有些惊讶,陈甜甜有些不喜的看了看我,不过她没有说什么。

胡安西问:“陈月怎么样了?”

陈月扭过头,她的语气很不友好:“怎么样了,怎么样了你旁边的那个女人应该知道吧?”

我皱了皱眉,我突然觉得我之前那一脚踢轻了,我当时应该用全力去踢她的,最好把她的腿踢断。

胡安西和我都没有理陈月,胡安西看着张晨:“怎么不开车走?”

张晨说:“我正在打火,可是这火打不起来。”

胡安西皱起眉头凑到张晨的驾驶座,他问道:“怎么会?”

就在胡安西和张晨研究车的方向盘的时候,车忽然开了起来。

张晨一脸惊悚的看着自动行驶起来的车,他说:“我没有开,这车怎么…..”

坐在副驾驶座的陈甜甜一脸害怕的将脸埋进张晨的怀里,她的声音有些颤动:“怎么回事?为什么车自己开了?它要开到哪里去?”

胡安西皱起了眉头,我和胡安西对视了一眼,我们都发现了不对的地方,这辆车的阴气突然就重了起来。

坐在我旁边的陈月突然尖叫起来:“鬼啊,有鬼,一定是鬼弄得,都是鬼弄得。”

陈甜甜被陈月的尖叫吓得脸色苍白:“阿月,哪里有鬼?”

陈月好似完全没有听见陈甜甜的话,她还是一直尖叫着:“鬼,有鬼,有鬼啊!”陈月这样子,就像是完全被吓傻了一样。

胡安西伸手将陈月打晕,陈甜甜一脸惊恐的看着胡安西:“胡安西,你干什么?”

张晨也一脸警惕的看着胡安西,胡安西微微愣了愣,他开口道:“她太吵了,我怕引来什么东西。”

陈甜甜和张晨听了这话,也不敢开口说什么了。胡安西沉默着看着周围,他的情绪有些低沉。

我知道,胡安西被伤到了,陈甜甜和张晨刚刚防备的样子,对胡安西来说,应该是个不小的打击。

车还是一直在开,也不知道要开到什么地方去。我伸手拍了拍车窗,拉了拉车门,我发现车窗和车门都被锁住了。

我问张晨:“车窗和车门是你锁的吗?”

张晨抱着陈甜甜,他的脸色也有些苍白:“不是我锁的,我没有锁门。”

我在车上翻找着,我从车上找到了一个应急的小锤子,我将小锤子用力捶向车窗,“砰!”锤尖和车窗相碰发出了巨大的响声,但是车窗却一点破碎的痕迹都没有。

“有结界。”胡安西对我说。

我从怀里拿出一张符纸,我用火折子将符纸点燃,符纸燃了起来,但是燃烧的火光却带着一种诡异的绿色,我眯了眯眼睛:“有鬼。”

张晨结结巴巴的开口问我们:“什么结界?什么有鬼?”

我无视了张晨,胡安西看了张晨一眼,他说:“就是字面意思。”

车子猝不及防的停了下来,我被惯性带的向前扑去,胡安西伸手搂住了我的腰,他将我带了回来。

我虽然不想被胡安西这样抱在怀里,但是目前这个状况由不得我不想。我和胡安西目光警惕的看着车外,车停到了一个荒凉的农场里面,外面一个人也没有。

我目光警惕的扫视着四周,但是却没有发现有什么鬼影,我对胡安西说:“你有看见什么东西吗?”

胡安西摇了摇头:“没有,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啪嗒。”被锁着的车窗和车门解了锁,我看着胡安西:“要出去吗?”

张晨反对我的提议:“出去干什么?不要出去?这么恐怖。”

陈甜甜窝在张晨的怀里,她冲着我和胡安西摇了摇头,意思是她也不要出去。

我本来就没打算问张晨和陈甜甜,我等的是胡安西的回答,胡安西沉默着思考了一下,他说:“先看看情况。”

我点点头,和他一起坐在车里看着附近。

过了一会,鬼没等来,陈月倒是醒了过来。陈甜甜目光担忧的看着陈月:“阿月,你感觉怎么样?”

陈月没有回答陈甜甜的话,她目光定定地看着车外,我皱了皱眉,陈月这个样子,实在是太诡异了。

陈月看了一会车外,她突然就裂开嘴笑了起来,她的笑声也有些瘆人:“下车,下车。”说着,陈月就打开车门下来车。

陈甜甜在张晨怀里焦急的喊道:“阿月!”

胡安西看着站在车外的陈月,他低声对我说:“感觉像附身。”

我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陈月简直是太诡异了。

陈甜甜从张晨怀里出来,她焦急的看着陈月,然后她又看向胡安西和我:“你们…..你们能救救我妹妹吗?拜托你们了?你们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狐婚::救(2)

我挑眉:“你叫我们救你妹妹,你怎么不自己下去找她?”凭什么叫我和胡安西下去救她妹妹,她自己就不会下去救吗?

陈甜甜白了一张脸,她张口:“我我……我……”她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什么东西出来

张晨面带责怪的看着我,他说:“你们明明懂些什么东西,为什么不去救人呢?甜甜她,什么都不懂,你让她去,也太强人所难了吧?”

胡安西沉默的看着他们,过了一会,他开口道:“我和曼曼下去找。”

陈甜甜的脸没有那么白了,她感激的看着胡安西:“谢谢,谢谢你。”

我心里有些不舒服,凭什么要我们下车去找她妹妹呢?就算我和胡安西是干这一行的,但这不代表我们遇见这种事情没有危险。胡安西想帮他们,我可不想,我冷笑一声,我对张晨和陈甜甜说:“我和胡安西下车了,你们两个敢这样呆在车里吗?你们就不怕我和胡安西下车之后,车里有什么东西对你们做什么吗?”

陈甜甜和张晨被我的话吓的脸色苍白,他们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陈甜甜白着脸对胡安西说:“我们…..我们跟着你们一起去。”

胡安西看了我一眼,他低声对我说:“曼曼,你……”

我大致猜到了胡安西要对我说什么,无非就是不要吓他们两个之类的话,我淡淡的看着胡安西:“我没有吓他们,我说的是事实。”

胡安西愣了一下,他深深的看着我:“我没有要说这个。”

我拉开车门,我问胡安西:“那你要说什么?”

胡安西将我拉回他的身边,他脱下他身上的外套,他将外套披在我的身上,他的目光专注的看着我:“把这件外套穿上,外面冷。”

我皱着眉看了一眼外面,哪里冷了,顶多就有些凉而已,我刚想开口拒绝胡安西的外套,胡安西就察觉到了我想说什么,他目光定定地看着我,好像我不答应他就不放我走一样。

我无奈的将胡安西的外套穿在身上,胡安西伸手替我将外套的扣子扣上,他叮嘱我:“好好穿着。”

我们一行四个人下了车,胡安西走在最前面,我紧随胡安西其后。

走了大概没多久,我们就找到了陈月,她躺一颗大树下,像是睡着了一样,她的衣服和脸上都沾了些泥污。

陈甜甜快步走上前,她蹲在地上用手推了推陈月:“阿月,你醒醒,阿月,阿月你怎么了?”

我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陈月,我对陈甜甜说:“你让开,我来看看。”

陈甜甜看了我一眼,她默默的退后了一步,我凑上前,我从怀里拿出符纸和朱砂笔,我用朱砂笔在陈月的额头上画了一个符,然后我将手里的符纸贴到陈月的额头上。

符纸亮了亮,又黯淡了起来。符纸没有燃起来,也就是说,鬼现在没有附身在陈月的身上,陈月的体内只是有些阴气而已。

陈甜甜看着我的举动,她问我:“怎么样了?我妹妹怎么样了?”

我瞥了陈甜甜一眼,我将符纸从陈月的额头上揭开:“死不了,休养几天就好了。”

陈甜甜没有在意我的语气,她蹲在陈月身边,她用手握着陈月的手。

这个农场很大,到处都长满了荒草,我转头看向胡安西:“怎么办?”

胡安西目光打量着周围,他说:“总归是要出现的,不然它也不会将我们引到这里来,你要小心。”

我点点头,我顿了顿,我对胡安西说:“你也小心。”

胡安西勾起了嘴角,他目光柔和的看着我。

就在我和胡安西警惕着周围的情况的时候,异变突生,我腰间一紧,我的身体腾空了起来,胡安西双目猩红,他喊道:“曼曼!”

我低头看了一下缠在我腰间的东西,是像绳子一样的黑色条状物体,它缠绕着我的腰,将我举在半空中。我沿着它的尾部看去,我发现它后面的身体都藏在茂密的树叶下面,让人看不起它本体的模样。

“啊!”陈甜甜也叫了起来,她也被这奇怪的黑色的条状物绕了起来,她和我一样也被吊在了半空中。

“甜甜!”张晨也喊了起来。

胡安西转头看向陈甜甜,他愣了愣,然后他双目阴沉的看着树上的黑影,他说:“上面的东西,下来!”

“戚戚戚”树上的东西阴森的笑起来,它慢慢从树叶间出来,这是一个长相奇丑的怪物,我从来没有见过长成这样的东西,他有着两根长长的黑黑的类似于手的东西,这两个手现在正捆着我和陈甜甜。这个怪物浑身漆黑,它的面目腐烂,散发着着一股臭味,它的眼睛外凸,几乎没有什么眼白。它浑身上下最奇怪的地方就是它的嘴,它有张很大的嘴,它的嘴是半张着的,我甚至能看见他锋利尖锐的大牙齿。

胡安西沉声对那个怪物说:“放她们下来。”

“戚戚戚,”那个怪物又笑了起来,它的嘴角还流下了一些粘稠的粘液,看上去十分恶心,它说,“小子,你有什么资格要我把她们两个放下来呢?现在占主动权的可是我。”

胡安西皱着眉看着那个怪物,他问:“那你想怎么样?”

那个怪物又开始诡异的笑了起来,他看了看我,又看了陈甜甜,最后他又将目光放到胡安西的身上:“你来做个选择怎么样?”

胡安西目光不善的盯着怪物:“什么选择?”

“选择就是,你是要这个,”那个怪物动了动绑着我的手,它将我在半空中挥了挥,然后它又将陈甜甜在半空中挥了挥,他说,“还是要这个?二选一。”

胡安西眯着眼睛危险的看着那个怪物,他说:“如果说,我两个都要呢?”

“不可能!”那个怪物裂开大嘴看着胡安西。

张晨在一旁听着胡安西讲话,他有些茫然,他和陈甜甜都看不见那个怪物,他问胡安西:“这里有什么东西吗?就是这个东西将甜甜弄到半空的吗?”

胡安西没有理张晨,他目光紧紧的盯着我,我的内心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有些激动,我也想知道,胡安西会选谁,我甚至比那个怪物还想知道答案。在胡安西的心中,是我重要,还是陈甜甜重要?

胡安西看了我一会,他又转头看了陈甜甜一眼,他低下头,说出的话令我仿佛掉进了寒窟里:“我选左边的那个。”

左边的那个,是陈甜甜。我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胡安西,在胡安西心里,陈甜甜就这么重要吗?

那个怪物向胡安西确认了一遍,它动了动绑着陈甜甜的那边:“是这个吗?”

胡安西抬起头,他的眼睛深深的看着我,他说:“是。”

我自嘲的笑了笑,我这么傻傻的喜欢着胡安西,又有什么用呢?到头来,我还是不如陈甜甜重要。胡安西为了陈甜甜,原来可以放弃我吗?我在胡安西的心里,是不是一点地位也没有呢?

胡安西的目光紧紧看着我不放,他的眼神有些复杂,也有些…..痛苦。

呵,哪来的痛苦呢?这份痛苦,估计也是给陈甜甜的吧?我感觉我的心就像被人拿着小刀一刀一刀的凌迟一样,令我痛不欲生。我面无表情的看着胡安西,胡安西刚刚那句话,算是彻底斩断了我对他的感情。我再也不要再喜欢他了,再也不要了。

那个怪物放下陈甜甜,胡安西上前接住了陈甜甜,他将陈甜甜塞到了张晨怀里。然后他转头看着那个怪物,他面色阴沉的说:“另一个。”

“另一个,另一个我可没打算还给你,”那个怪物勾起嘴角邪恶的笑了笑,“另外一个我可是要吃掉的,据我所知,这个是你的女朋友吧?没想到,你居然会放弃救自己的女朋友,转身救了另一个女人。难道是,你的女朋友在你心里分量还不如刚刚那个女人吗?”

那个怪物说的话,就像一块大石头一样砸在了我心上,我的心又痛又闷,连这个怪物都看出来了吗?

“住口!”胡安西双目通红的看着那个怪物,他看上去很痛苦,“你住口。”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那个怪物慢慢的凑近胡安西。

胡安西退后了一步,他目光狠厉的看着那个怪物,他说:“放了她。”

“你够了!”这次轮到我忍不住开口了,我双目含泪的看着胡安西,我忍着心底的疼痛,“你又何必在这里假惺惺的可怜我?我与你而言,不是一点都不重要的存在吗?你又何必在这里救我?难道你怕我家人报复你?这件事情你不用担心,我写个遗嘱就好了,他们不会说什么的。所有的事情,都是我自己自作自受,所有的后果,我都愿意自己承担。”

“曼曼!”胡安西抿着唇看着我,“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的还是怎么样的呢?”我有些无力,我觉得我的身心都很疲惫,我对胡安西说,“我太累了,我爱你爱的太累了,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

小说《狐婚》 第16章 :救(1)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芳洲小娘子点评:

《狐婚》是由七尾狐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