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刻骨情深不过如此

刻骨情深不过如此

作者:句读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2-25 09:48:34

《刻骨情深不过如此》的主要情节是:“我恶毒?哈。”施然冷笑了一声,“我恶毒的话就应该一刀杀了她,省得她在这里搬弄是非。” 白钰霖眉头一皱,“你跟我有矛盾,不要牵扯到宛如身上,有什么事,冲着我来。” 施然还没有说话,便听到一个相当柔媚的声音说道,“钰霖,算了,她心情不好,就不要跟她一般见识了。” 施然对着王宛如怒目而视,她躲在白钰霖的身后,冲施然露出一个胜利者的微笑,将头轻轻靠在白钰霖的肩膀上,“钰霖,这里的人都好歹毒,简直让我呼吸不过来,我们走吧,我不想继续在这儿了。”
展开全部

刻骨情深不过如此:挨打

  “啪”地一声。

  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扇到了施然的脸上,打得她耳朵嗡嗡嗡地响。

  “施然,你太过分了!”白钰霖站在王宛如面前,将她护在身后,怒道,“你明知道她身体不好,你还要这样做,实在是恶毒!”

  “我恶毒?哈。”施然冷笑了一声,“我恶毒的话就应该一刀杀了她,省得她在这里搬弄是非。”

  白钰霖眉头一皱,“你跟我有矛盾,不要牵扯到宛如身上,有什么事,冲着我来。”

  施然还没有说话,便听到一个相当柔媚的声音说道,“钰霖,算了,她心情不好,就不要跟她一般见识了。”

  施然对着王宛如怒目而视,她躲在白钰霖的身后,冲施然露出一个胜利者的微笑,将头轻轻靠在白钰霖的肩膀上,“钰霖,这里的人都好歹毒,简直让我呼吸不过来,我们走吧,我不想继续在这儿了。”

  白钰霖一听她不舒服,连忙柔声说道,“好,我带你走。”说着,就扶着王宛如,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光看背影都觉得他们如此登对,简直是一对璧人。谁还记得自己这个原配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恐怕天底下,除了自己还想着自己是白钰霖原配这件事情,没人想着了。

  施然脸上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心里一阵阵的悲凉涌上来。

  “哟,让我看看这是谁?”一个有些尖利的声音响了起来。

  施然转头一看,就见王婉静带着一个年轻男人走了过来。见到她,施然脸上的悲伤一扫而空,对着她怒目而视,“你来干什么?”

  在看到她身后那个男人的时候,施然更是大怒,“王婉静,你太恶心了。我爸刚去世,尸骨未寒,你就带着你的情人招摇过市,你太过分了!”

  “是啊,我是过分。”王婉静一口承认,“但那又怎么样呢?我过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别说你爸现在都死了,管不到我了,就是他没死,男欢女爱,我换个情人他又能怎么样?”

  “是,你想跟谁在一起,那是你的自由。但是你如果要这么招摇,恐怕从我爸那里得不到一分好处。”

  “这就不用你管了。”王婉静从包里掏出几份合同,“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这是你爸生前准备下的股权转让书,他要把他名下的股权都转让给我,还没有来得及履行合约他就不在了,你赶紧签了吧。”

  施然一把抓过那些股权转让书,匆匆扫了一眼,“不,我不信,我爸不可能一点儿财产都不给我留,更不可能把财产都给你。这是假的!”

  “施小姐,白纸黑字在这儿写着呢,还能有假?”王婉静笑着看向她,“你怀疑我还算说得过去,难不成你还要怀疑你爸爸?”

  “这根本就不是我爸爸的手笔!”她爸爸那么喜欢她,根本不可能写这样的股权转让书。

  这手续现在要她来履行,谁知道这背后有没有什么猫腻——不对,这背后一定有猫腻!

  施然抬起头看向她,“我爸突然离世,你就拿了这什么转让书来,王婉静,我爸的死,跟你有关是不是!”

  王婉静脸上一慌,“你胡说八道什么?你爸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施然摇了摇头,“不是跟你有关,而是,我爸爸,就是你害死的!”

  

刻骨情深不过如此:孩子死了

  王婉静脸上全是一片慌乱,“施然,你不要血口喷人,你爸的死,跟我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是吗?”施然冷笑一声,“如果真的跟你没有关系,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王婉静脸上的表情一滞,随即说道,“我紧张?我什么时候紧张了?施然,别到处拉人下水。”

  说完,她就拉着自己的小狼狗离开了。

  只是那背影,怎么看,怎么有一丝落荒而逃的意味。

  看着王婉静离开的背影,施然慢慢地眯起了眼睛。

  不要让她找到证据,否则,她一定不会让这个女人好过的!

  只不过,在此之前,她要找到肉肉。

  肉肉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那是她的孩子,她绝对不会让肉肉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的。

  她发誓!

  夜,好长啊,黑沉沉的,好像压在她心头一样。

  施然一个人坐在书房里,独自熬过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长夜了。没有亲人,没有爱人,她宛如一头行尸走肉一般,除了守着电话,再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突然,一阵惊天动地的震动声将施然猛地从遥远的思绪里拉了回来,她看了一眼手机屏幕,连忙将电话接通,“喂?”

  “施小姐,他们马上出发了。”

  “好。”

  “那个,施小姐,你可不要告诉白先生,是我泄露了他的行踪啊,要不然,我可就完了。”

  “放心吧。”施然给那边喂了一颗定心丸,挂了电话。

  肉肉,等着吧,妈妈来了。

  “钰霖,我怕……”王宛如将自己靠在白钰霖怀里,娇弱地说道,“万一这次还是不行怎么办……”

  “放心吧,有了试药,这一次,一定可以的。”白钰霖将王宛如抱在怀里,柔声哄道。

  王宛如低下头,将自己的所有感情都藏了起来,她眼角的余光不自觉地看到了在一旁安睡的肉肉,王宛如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小崽子,你命苦,小小年纪就要承担这些。但,谁让你妈是施然呢?

  不远处,一辆低调不起眼的黑色轿车早已经等在路口。车子里,施然的手心里全是冷汗。

  她看着白钰霖的那辆车越来越近,心也跳得越来越快。施然不住地跟自己打气:为了孩子,为了孩子,不怕,不怕——

  她猛地踩下了油门!

  “砰”地一声,两辆车子相撞,白钰霖那辆车猝不及防,直接被撞开,打了好几个转。施然顾不上头晕,从车上跳下来,趁着白钰霖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把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肉肉,肉肉,妈妈来了——”一只冰凉的手握住了施然的手。

  她抬头一看,就见白钰霖一张脸惨白,额头还有鲜血,正瞪着眼睛看向她,“施然,你,你好大的胆子——”

  施然猛地将自己的手抽回来,一把推开了白钰霖,抱起后面的肉肉就往路边跑去。

  “肉肉,肉肉,妈妈来了,妈妈来带你走了,肉肉?”这一番动静终于弄醒了肉肉,他用肉乎乎的小手揉了揉眼睛,慢慢睁开眼睛,“妈妈,妈妈你来啦?”

  说着,他脸上露出一丝委屈,“妈妈,我好难受,肉肉好难受啊……”

  听他这么说,施然连忙停下来,“肉肉你怎么了?肉肉?”

  “难受,肉肉难受……”肉肉瘪了瘪嘴,要哭不哭的样子。施然连忙拉开他的衣服,只见肉肉白乎乎的肚子上此刻全是红色的疙瘩。眼见肉肉已经呼吸不过来了,施然一把抱起他,“妈妈这就带你去医院,肉肉你忍住啊……”

  施然抱着他往医院的方向冲去,一路颠簸,一路都在跟肉肉说话,“肉肉,你挺住啊,挺住啊,妈妈不能没有你,妈妈只有你了……肉肉……”

  “妈妈,妈妈……我好难受……太难受了……”肉肉的声音越来越小,逐渐听不到了。施然猛地停下脚步,将肉肉抱起来,“肉肉?肉肉?肉肉!”

  “妈妈,肉……肉肉不能陪你了,不能……”孩子的声音逐渐小下去,直到再也听不到。

  施然愣愣地看着面前逐渐没有了声息的孩子,半晌,才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喊,“不——”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子帆小公主点评:

《刻骨情深不过如此》这本书真的是我看过的小说里面最好的小说了!作者句读文笔细腻,想象力丰富,整本小说内容不浮夸不做作,犹为突出情感描写,内容悲伤却不失感动。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