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虐宠狂妃:夫君求下榻

虐宠狂妃:夫君求下榻

作者:子明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3-19 11:02:41

最新小说《虐宠狂妃:夫君求下榻》是子明的书,主要内容为:“你说呢?”龙行双眸一沉,冷冷地道。“哦,是哪里?王爷”容心月美目眨眨,一本正经道。“你按到哪里,哪里就痒!”龙行略带愠怒,语气依旧冰冷。容心月尴尬的一脸黑线。赧然满脸。心中暗骂道:该死的龙行,这是嘲讽!她咬牙切齿从牙缝里挤出话来:“王爷,我会再用点力气的。”她加大了力度,今日她才知按摩是个力气活!半柱香的功夫。容心月已经香汗淋漓。粉色衣裙已贴在玲珑曲线上了。
展开全部

分明在调戏本尊!

房间内,龙行着一件锦绣团花素白袍,在翻看一本古书。闲情逸致得紧。

容心月慢慢地走了进来,龙行未曾看她一眼。容心月局促地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须臾,“你是来做什么的?”龙行优雅地翻书,边问道。

容心月心脏猛跳,舔了舔双唇道:“小女是来为王爷解毒的。”

心中暗道:解毒是什么鬼呀?我只是跟前世父亲学了点杂七杂八的东西,根本不知道如何解毒。那天也是在他们“接触”过程中,偶然感觉到,一股寒气,一股热气。一时情急,为了保命瞎喊的。现在完了,清算的时间到了。本小姐看来要命丧于此了!

“那你还傻杵着那里,干什么?”龙行猛然抬头,双眸露出毛骨悚人的寒光。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凝重起来。

容心月慌忙往前碎步移动着,不敢抬头。

“你打算怎么给本王解毒?”龙行把书顺手放下,步履轻盈的走了过来。

容心月甚是紧张,微咽口水道:“把气海打开,用按摩方法,疏通王爷的全身九大穴位。”

这是她在书上看到的。可是她并不知具体的办法。

龙行走近,容心月低着头。头刚好埋在龙行的心口处。

容心月美发随意挽起,秀花如瀑,容貌可人。削肩瘦骨,腰线迷人,让人销魂。

越是走近容心月,龙行感觉自己的心越发慌。心里泛起阵阵涟漪,春波荡漾起来。

暗道:这之前从未有过。我是外修,以练皮、肉、筋、骨为主。对自己的身体控制的能力还是有的,今日为何这么狂躁?

“按摩是什么?”龙行俯视着低着头的容心月,手猛握紧。

“按摩就是用手上的手法手力,在穴位上,或推或揉或打,以使里内的穴位疏通开,气脉畅通。”容心月回道。

“那好!从哪里开始?”龙行强压内心的狂野,平静如常地道。

“从脊背大椎穴开始,顺着任督两脉,走命门,会阴,涌泉,劳宫,神阙,膻中,百会,玉枕。周天一圈。玄气走外混元,内混元,脏真混元,中脉混元,后混元归一。汇入气海。全身大周天已成,毒自解!”容心月振振有词,一时忘了紧张。

“本王应该怎么配合呢?”龙行心绪稍宁,风淡云轻道。

“王爷得把衣裳脱了,趴在榻上。”容心月双眸剪水,微咽口水道。

龙行瞟她一眼,悠然回到榻边,宽衣解带,脱去外衣。露出了精壮的肌肉,完美的曲线,精美的锁骨。

龙行断续脱裤子,倏地想到了什么。提着裤子,回头问询容心月:“本王的亵裤还用脱吗?”

容心月还沉溺于,他那鬼魅般惑人的肌肉里不能自拔呢!她倏地一回神,察觉自己的失态,脸腾得全红了。容心月忙摆摆纤纤玉手,道:“王爷!裤子不用脱,不用脱!”

龙行自然把她的小表情看得一清二楚。嘴角勾起戏谑地微笑。心里莫名有种百爪挠心的感觉。

龙行脱完衣裳,平平地趴在塌上。露出完美的后背。曲线如画的似的。

容心月深深吸了一口气,袅娜摆裙,缓缓走上前。

她努力的回想着,在前世父亲那些,如山的资料里看到的手法呀,穴位呀什么的。

容心月硬着头皮,在龙行的浑厚地脊背上,用手用力搓揉着。她从未按摩过,一会力道重,一会轻。左手累了,换右手。感觉跟和面差不多。

龙行一直趴着不动。须臾,他忽然双目闪着各色光芒,平静如水的道:“容心月,本王后背有些痒。”

容心月鼻尖已汗珠晶莹。小心翼翼地问:“是想抓抓的意思吗?”

“你说呢?”龙行双眸一沉,冷冷地道。

“哦,是哪里?王爷”容心月美目眨眨,一本正经道。

“你按到哪里,哪里就痒!”龙行略带愠怒,语气依旧冰冷。

容心月尴尬的一脸黑线。赧然满脸。心中暗骂道:该死的龙行,这是嘲讽!

她咬牙切齿从牙缝里挤出话来:“王爷,我会再用点力气的。”

她加大了力度,今日她才知按摩是个力气活!半柱香的功夫。容心月已经香汗淋漓。粉色衣裙已贴在玲珑曲线上了。

沉默不语好一会的龙行,突然沉稳地问:“这是什么穴位?”

容心月擦擦额头的泪珠,回答:“大椎穴。”

“这个穴还需要多长时间?”

“还得半柱香吧!”容心月煞有介事的道。其实她根本不知道。

“其它穴位也得如此吗?”龙行依旧平静如水道。

“是!”容心月不加思索道。

“那本王能要求先按——摩会阴穴吗?”龙行玩着手指,不温不火的地问。

容心月一僵:会阴穴在……,会阴穴在腰下面。龙行竟然让她按摩那里……这明明是调戏,是可忍,熟的不能忍了……

容心月倏地停下手,羞恼满脸,气愤不已道:“王爷,你是什么意思?”

龙行姿势未动,依旧玩着手指:“你不是按——摩九大穴位吗,其中确有会阴穴呀!”

容心月面颊绯红,竟无语以对:“你别欺人太甚!”

龙行一转身,把容心月压下。容心月惊慌大叫“啊……”,容心月使出全身力气挣扎着,在“铜墙铁壁”面前,她得挣扎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龙行道:“这才叫欺人太甚!知道吗?”

龙行喘气加粗,把容心月禁固住,放肆的用炽烫的嘴唇狂野盖住,容心月那水晶般嫩红的小樱唇上。尽情汲取着。容心月疯狂地敲打着他的背,如蚍蜉撼树,毫无作用,反而激发对方的占有欲。

容心月本就内修,身体无力,刚刚还给龙行一通按摩,力气消耗殆尽。

“放开我,不要脸……放开我……”

容心月左右扭着脑袋想摆脱他那张温润的朱唇,龙行又加了一层力道,她的头被龙行钳住,无法活动。只能生生地让龙行索取。

容心月内心崩溃了,又羞又恼,全力推开龙行。龙行也是有意松开她了,容心月灵活的跃身而起,跳下塌去。

容心月怒羞成怒,目光如炬得盯着,那邪魅般的龙行。

狂怒道:“龙行,王爷,本小姐与你无怨无仇,你的毒本小姐解不了,要杀要剐,随便你。像王爷这样英明神武之人,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为难小女!”

龙行还在留恋,她那双唇。嘴角画着弧度上扬,一股子玩味涌上心头。暗道:这女人好玩,还真有不同与常人之处!

“也就是你承认欺骗本王,你不会解毒。”龙行会正身子,身上的肌肉线更加分明。

容心月略一顿,强撑着嘴硬道:“是,怎么样?”

“第二宗罪是今日你来,在本王背上瞎摸什么?还试图按……摩本王的会阴穴,”龙行幽深的眸子透着寒意。

容心月想:你真是恶人先告状,你还吻本小姐……,这可是本小姐两世的初吻……

但气势也不能输,容心月嘴巴上扬,一脸冷傲道:“不是瞎摸,是按摩。没打算按会阴穴……”

“那会阴怎么办?”龙行刨根问底。

“那个……一个穴可能忽略!”

“是吗?”龙行眉毛轻轻一挑,双眸一眯瞟向容心月。

龙行已穿好衣裳,走了过来,依旧步履轻盈。

“涌泉穴呢?”

容心月……

“你还打算给本王做个足底按摩呗。”双目覆了一抹寒冰。嘴型看出一抹戏谑

容心月……

容心月还真嘴硬不起来了,涌泉穴真的在足底。

心中狂骂:死龙行,烂龙行,占人便宜还说这些,好像你是受害者。骗你还真难,什么都懂。还足底按摩,本小姐又不是足疗妹?

容心月羞红满脸:“不要脸!”气呼呼地扭过头去。

“你不能给本王解毒,还犯下三宗罪,本王要你何用?”说到这里龙行一脸“猥琐”。

容心月也不回头,只是冷哼一声。用纤手狠狠抹了一下朱唇。

龙行看到容心月刚刚的动作。双眸掠过一丝不悦:“你的命,那天就已是本王的了,当然包括身体的全部。”

说完,龙行眯着双眸在容心月的身体上下打量。特别是掠过重点部位时,还多作了些停留。

容心月气愤难奈,恶狠狠地瞪着龙行,暗骂:不要脸到极致了。

容心月刚想咧嘴开骂。

龙行以极快的身手,猛得揪起容心月,扔到房外。

容心月结结实实地摔到了屁股,瞬间泪水涌出。

一鸣奔过来,一看她坐在地上流眼泪。一时不知怎么办,只是躬身站着。

龙行怒吼道:“送她回去。”一鸣马上扶起梨花带雨的容心月,往府外走。

只留下恼怒不已的龙行:这个死女人,什么按摩?那一双粉嫩小手,在本王的后背揉来摸去的,分明就是在调戏本王!

咱俩睡一被窝

龙行继续看书,但是内心无法平静。

容心月的影像在他脑海里晃来晃去。容心月那句:“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为难小女?”有些刺到他了。龙行不免有些怅然若失,思绪不宁。

外面细微有声音。龙行敛了心情,双眸漆黑深沉,道:“一鹤,进来。”

一鹤是他各国各地影卫的领头,负责打探消息,安插细作。

“是,王爷!”门外快步走进来,一个风尘仆仆的男人。

龙行云淡风轻,放下手中的书,正襟危坐:“打探的消息如何?”

一鹤低头躬身:“回王爷,那寒毒名叫雪蚀毒,来自冰域国,听说冰玉公主善用此毒。”

龙行双眸漆黑,幽深得难以莫测。悠悠地道:“还有呢?”

一鹤接着道:“属下查访众多,事情往往查到——血月亮,线索就断了,许多事的背后,都有血月亮的影子。”

龙行眉间微蹙,嘀咕道:“血月亮?”

一鹤从怀中取出一块手帕,恭敬地递给龙行。龙行接过来,看了半晌,上面的图案是个未满月的月亮,少了个边,颜色血红,中间还有个不知名的符号,一个日字,外面三个圆圈。龙行双眉紧锁,疑惑道:“血月亮?”

龙行对血月亮有点耳闻,早年曾听他师尊偶然提过,与神秘的落神族有关。师尊并未细说,讳莫如深的。

倏地回神,双眉微展开,温和地看着一鹤:“你辛苦了,回去休息吧!”

一鹤并未马上离开,关切的道:“王爷身上的毒……无大碍吧?”

龙行依旧云淡风轻:“没事,会有办法的。”遂拿起了书,接着看。

一鹤心疼龙行,王爷表面冰冷,内心似火。体内的冰火两重毒,一种是雪蚀毒,一种是火髓毒。最近犯得频繁,每次犯,王爷痛苦得撕心裂肺。作为下属心疼不已,真想替他受罪。现在这两种毒,已经是混合成新毒物了,不是单单解一种就行了。况且,新毒物剧毒无比。如果这样下去,怕王爷时日无多。

“哦……本王要你查一个人。”龙行眸子突闪精芒。把书又放下。

“请王爷吩咐。”一鹤毕恭毕敬地道。

“容展儒的庶出二女儿——容心月。以及她的母亲,父亲,看看他们有什么背景?都与什么人有往来?”

“是,王爷怎么突然想要查他们?”

“亦无大事,只是最近有一些怪现象,本王心中有些疑惑罢了,你着重查一下与落神族有瓜葛。”

“是!”一鹤领命,倒退着出了门,把门轻轻关上。

龙行俊朗的脸上,染上一抹玩味的笑:容心月,本王到底看看你是什么来历?

刚刚所谓按摩时,龙行明显感觉到容心月身上,那一圈淡淡的黄光。气场不一般。

……

天已黄昏,落日的余辉,染在容府的一草一木上,恬静安宁。清新淡雅。

容心月步履沉重。一是因为屁屁痛,二是因为有心事。

她打定主意得逃离此地。本想修练心咒,让自己强大起来,对付龙行。这几日,她也是用心修炼着。可是玄武修炼,毕竟得日积月累,非一朝一夕就能成的。以她现的功力想对付龙行,那是虚无缥缈的事。思来想去,还是逃离更实际点。容心月心事重重,只顾低头走路。

不期,遇上了容心彤。容心彤像在这里等她一样。

“妹妹,这么晚才回来呀?”容心彤虚情假意地道。

容心月一惊,抬头看:原来是这货,脸上涂着厚厚地香粉,像从面袋子里出来的。

容心月自然猜到,她是来打探龙行的事。容心彤与太子瑞轩相好,已经突破了男欢女爱。现在都在传容心月要当上太子妃,容心彤当然是忐忑不安。今日容心月被龙行接走,去了七王府,容心彤一定巴巴地来打探虚实。来判断容心月与龙行的远近关系,以备做之后的打算。

容心月心想:还有人送上门打脸的!

容心月敛了表情,眸子眯了眯,变得云淡风轻起来:“姐姐,没去假山廊亭吗?”说完,容心月还故意忽闪着水灵灵的双目,天真烂漫。

容心彤腾得,脸红成猪血色:“你,你说话什么呢?”

“我问姐姐,假山廊亭好玩吗?是不是跟要好的人一起玩更好呀?”

容心彤朱唇撇撇,气哼哼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莲花婊,看你能清纯到几时?今日本小姐一肚子气,只能找她撒了。

容心月没料到,为了置气,她日后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容心月眸子微斜挑,讪讪笑笑道:“怎么,姐姐,那人不跟你玩了吗?”

容心彤虽气得不中,但是还是故作镇定道:“容心月,你在胡说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懂!”

“姐姐,我说的是那个穿红衣裳的男人!”

容心彤被擢中了要害。太子瑞轩是惯穿红袍的,全京城都知道的。太子瑞轩现在态度不明朗,是她心中不能提的痛。已经无法保持所谓淑女形象了。

咧开大嘴开骂:“容心月,你个下贱女人!勾引太子,还勾引七王。与你娘一样,主动爬男人床。下贱,下贱……”

说着泪水流出,这泪水有对容心月的恨,也有对太子的怨。转身一路狂奔,找她娘亲去了。

容心月看着远去的容心彤,耸耸香肩。心想:恶人先告状。哎……

……

“嗷嗷,春花姐姐,你做得菜真好吃!”容心月大吃喝着。

春花站在她身边:“二小姐,爱吃就多吃点,慢点吃。”

“慢点吃怎么行呢,得快点吃,不然怎么能对得起,春花姐姐给本小姐做得一大桌子菜呢。”容心月手拿一整个肘子,撕咬着。

春花看着,吃饱了挺尸的容心月道:“二小姐,你要的洗澡水好了,这就拿来。”

幕色深沉,万籁俱寂。繁星点点,明月藏在薄雾身后,像纯情少女羞羞答答。

容心月泡在满是花瓣地浴桶里。春花开门进来,拿来浴巾和天然皂角。

“春花,再打点热水来,本小姐好好泡泡。”容心月伸着修长如玉的手臂。有点颐指气使地道。

“是,二——小姐。”春花把二字拖得老长。容心月撅撅嘴。

半晌,有人推门进来,把热水桶放在了浴桶旁边。

“春花姐姐,你好快呀!给本小姐搓搓背,奖励你,今晚,咱俩睡一被窝……”

容心月软软地趴在浴桶边,背全露了出来。来人拿着洗澡巾开始擦洗她的玉背。

“春花姐姐,力道太小了,你能不能……”容心月不经心地回头。一僵,眼前一幕够她做N次噩梦了。

伫立在她身后,拿着洗澡巾的是——“盖世无双”的龙行。

容心月只感觉血都凉了。空气都不流动了。

“这力道比起你,如何呀?”龙行嘴角扬起,讽刺道。

容心月面有赧色。也撅嘴打趣道:“自然是王爷会搓了?”

龙行扔了洗澡巾,目光射出来刺人寒光:“放肆!敢让本王给你搓背?”

容心月心头颤颤。小心翼翼地道:“我也没让你搓呀,是你主动搓的呀!”

龙行双眸横立,燃起了怒火:“你说什么?”

“本来就是你主动搓的呀。”容心月高傲地伸长了玉脖,翘起圆润地下巴。

龙行不自觉地顺着容心月的脸,往下看。

冰肌莹彻,柔弱无骨,玉体香肌。

容心月发现他的眼神怪异,猛得发现,自己几乎全部暴露出来了。下意识把身子一蜷。

一时间,两人陷入尴尬的气氛中。容心月微咽口水:“王爷,你跑来女人闺房做什么?”

龙行也略尴尬,轻咳:“本王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王爷,你也太无耻了吧,男女有别,你不知道吗?”

龙行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两条腿不由自主地就过来。倏得沉沉眸子,用质询的眼光看着容心月:“你刚刚是不是说要与本王睡一被窝?”

容心月……

龙行转身轻咳,双目远眺窗外。心中懊恼:说这句话,本王怎么莫名有些喜悦……

容心月嘟嘴道:“我是说跟春花一被窝睡。”猛地想起:“春花呢?”

明明她是让春花拿热水来,怎么热水桶在这里,春花人呢!

龙行摆摆黑色披风,不耐烦地道:“门口躺着呢。”

龙行整理心神,恢复冷傲道:“你不会解毒,那就给本王做个鼎器吧!”

容心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鼎器”她是知道的,是道士双修用的,……

容心月双目充血,暴怒地要爆炸,撩水猛击龙行:“不要脸,淫贼,大坏蛋……”

龙行双眉猛扬起,双眸闪过冰冷道:“别洗了!”

随后纵跃出窗,消失在浓重的夜雾中。只留下,光溜溜的容心月,和四散八开的浴桶,花瓣浴水洒落一地。

龙行把她的浴桶击碎了。容心月全身颤抖。

难怪他说:“别洗了!”是不用洗了,没桶了。

门口爬进春花,摸着脑袋,张大嘴,惊恐地看着一地洗澡水。嘴巴大到,占领了半个脑袋……

小说《虐宠狂妃:夫君求下榻》 第5章 分明在调戏本尊!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邻家皎洁点评:

子明写的非常棒!不仅感人,还写的非常有真实感,想得很周全!是我有史以来,看过最棒的一本玄幻奇幻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