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爹地你被解雇了

爹地你被解雇了

作者:蜜糖罐子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23 11:55:02

蜜糖罐子的书《爹地你被解雇了》主要讲述了:不会是那个邢家,不会是那个刑臣佑吧?!霍桑心里忽然想到一个人,但是完全不敢置信!她心狂跳着,跟着上了电梯。三十七层套房,刑臣佑坐在沙发上,姿态慵懒而压迫性,他薄冷的唇紧抿着,打量面前站着的霍桑。此刻,这套房里就只有霍桑和刑臣佑,还有小星星。“邢先生……”空气停滞了几秒钟后,霍桑干咳了一声,主动打破这寂静。不管是不是那位邢臣佑,能住得起这样的套房,这位大哥,也是不得了的人物。
展开全部

6-一封恐吓信

霍皎脸色苍白,连说出的词都是一样的苍白,“伯父,这都是误会……”

“啪!”顾父气的不行,“好啊,你们霍家还想吞了我顾家?!霍皎,你可真是一把好算计,原本以为你是明星,可以帮我们顾家,可没想到,你是这么个毒妇!”

灯,又全部亮了。

霍桑深呼吸一口气,冷道,“你们,给我道歉。”

顾父顾母神情僵硬,蒋玉华和霍司廉更是脸色难看,要他们向一个小辈道歉,他们以后还有什么脸面?

顾廷站在霍皎旁边,还满目震惊地看着霍皎。

小星星扯了扯刑臣佑的胳膊,小小声,“爹地~~”

刑臣佑脸色沉着,声音冷冽,十分强势,“道歉。”

有力而不可辩驳的两个字。

他扫过去的眼神,让顾家和霍家人心生胆怯,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霍桑,对不起,是我们误会了你。”顾父脸色白着,声音颤抖。

小星星补充,“还有你们,刚才说我妈咪那些不入流的坏话!道歉!”

他是看着霍司廉和蒋玉华还有霍皎说的。

刑臣佑眼睛一眯,危险而冰冷的目光,如同死神一样朝着几人扫去。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蒋玉华和霍皎低声下气,“对不起。”

小星星看向霍桑。

霍桑爱怜地摸了摸他的头发,转头目光冷道,“我不接受你们的道歉。”

刚才霍皎在她耳边的话很轻,没有人听到,现在她就算质问,霍皎也可以否认,所以,霍桑把这事暂且先记下,没有说出来。

雷克回到刑臣佑身边。

刑臣佑转身,抱着小星星往外走,“全部,赶走,从今往后,这些人,不准再进邢氏集团。”

霍桑抿了抿唇,披紧了身上的西服,赶紧跟上他。

等霍桑跟着邢臣佑出了婚礼现场后,霍皎和顾廷两个人连带着霍家人和顾家人都被狼狈而毫无颜面地赶了出来。

霍桑朝着他们冷眼看了一眼,发现他们敢怒不敢言,心中畅快。

小星星还趴在邢臣佑的肩膀上,回头笑眯眯的看着霍桑。

霍桑又转头默默看了一眼这位大哥的后脑勺。

所以,小星星抱上了这位大哥的大腿,这位大哥到底是哪位大佬?

邢臣佑,邢臣佑……

邢家……

不会是那个邢家,不会是那个刑臣佑吧?!

霍桑心里忽然想到一个人,但是完全不敢置信!

她心狂跳着,跟着上了电梯。

三十七层套房,刑臣佑坐在沙发上,姿态慵懒而压迫性,他薄冷的唇紧抿着,打量面前站着的霍桑。

此刻,这套房里就只有霍桑和刑臣佑,还有小星星。

“邢先生……”

空气停滞了几秒钟后,霍桑干咳了一声,主动打破这寂静。

不管是不是那位邢臣佑,能住得起这样的套房,这位大哥,也是不得了的人物。

“孩子是怎么回事。”刑臣佑冷沉开口。

小星星看看邢臣佑,看看霍桑,乖乖站着。

“邢先生,你别误会,这应该只是一个巧合,你知道的,基因也是会突变的,我儿子可能只是和你长得像,我们两个没什么关系的。”

霍桑干笑着解释。

这种名流权贵的人,她看得多了,万一她说了什么,对方以为她是来讹人傍大款的,这就不好了。

小星星是那一晚上有的,那一晚上的人,就算不是顾廷,也不可能是刑臣佑,她和他是八竿子打不着一起的人。

“是么?”

刑臣佑冷冷幽幽地扫了一眼霍桑。

霍桑举手,“放心,邢先生,我不是故意碰瓷让我儿子长的和你一样的,一切都是巧合,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以后邢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鼎力相助。”

她冲着刑臣佑鞠了一躬,又说道,“小星星叫你爹地的事情,还请邢先生别放在心上。”

说完,她又瞪了小星星一眼,“这不是你爹地。”

“妈咪,这明明……”

“妈咪还会搞错你爹地是谁吗?没人比你妈咪我还清楚了!”

霍桑正色道,小星星见妈咪的表情实在是严肃,只好瘪了瘪小嘴,没说话。

“我的忙,从不白帮,这账,欠着。”

刑臣佑矜冷的声音,没有人情味,可看着霍桑的眼神,却是意味深长。

霍桑带着小星星从套房出来后不久,雷克就被叫了进去。

“去,做DNA鉴定。”

刑臣佑不相信长相,但相信科学。

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语气凉凉的,“给我爸,还有我那两个兄弟一起把鉴定做了。”

雷克差点就跪倒了。

大少真是……

但是也没错,大少,还有他继母和邢总生的两个儿子,邢乾时和邢薄衍长相都挺像的。

虽然感觉那两位邢少和邢总都不像是出去乱搞的人,可他们大少同样也是禁欲冷酷的人啊!

雷克本来挺相信小星星是大少的儿子的,现在都要混乱了。

*

霍桑被雷克派人送回了住处,今天工作算是泡汤,这笔业务也就白干了,今天发生的事情,也需要好好理一理。

小星星一回去,就将自己砰的一下关进了房间,和霍桑赌气。

霍桑叹了口气,她明白小星星想要爹地疼爱,可是,刑臣佑那样的男人,又怎么会给他疼爱。

小星星今天是真的生气了,霍桑就做了他最最爱吃的咖喱蛋包饭,拿过去,在门外哄着他吃饭,“小星星,不生气了,妈咪做了你最爱吃的咖喱蛋包饭!很香的哦!”

“哼!妈咪笨蛋,这么好的爹地,帮了妈咪,妈咪却要一脚踢开!”

“……”霍桑头疼,人家大佬也就随便伸出一把手,或许是看她们母子两个无依无靠,太可怜了!

要是因此赖上人家,那就太没节操了!

“妈咪没话说了吧!好好的爹地,就这么没了!”小星星想想眼泪都要掉下来。

这个时候,外边门铃响了,霍桑皱眉,谁来了?她以前的朋友,都基本断交了,现在的知心朋友,只有一个,还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霍桑出去开门,可门外没人,地上却有一封信。

霍桑皱眉奇怪地拿起信,关门后打开。

恐吓信。

【小心你儿子。】

一句话,和用鲜红的笔画的刀,血淋淋的。

霍桑看到信里面的内容,一张脸立刻吓得惨白。

她以为,想害她的人就只有霍皎,可这封信是什么?

霍皎现在可无暇顾及自己。

“妈咪,怎么了?是谁啊?”

小星星本来还想和妈咪赌气,可没听到声音,就悄悄开门偷看,正好看到妈咪脸色惨白的样子,立刻从房间跑出来,很紧张很关心地问道。

霍桑立刻将纸揉成团,塞进衣服口袋,笑的灿烂,“没事,外面死了只老鼠,吓死你妈咪我了。”

小星星却有些疑惑,朝着门口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啊。

7-我没时间陪你演戏

难道在门外?

小星星小跑着就要去开门,霍桑担心外面还有人候着,一把提着小星星的后衣领子,将他扯了回来。

“死老鼠比妈咪做的咖喱蛋包饭还要看么?”霍桑故意转移小星星的注意力。

小星星太聪明了,她担心他发现什么,而这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哼!妈咪,我还没原谅你!”小星星果然转回头,双手环胸,下巴抬着,一副傲娇的小模样。

霍桑弯腰,揉了揉他的小脸,又掐了掐他的鼻子,最后又抱起他,“你和妈咪生气,和自己过不去干什么?乖,吃饭,不生气了。”

“哼~~”

小星星又哼了一下,但乖乖坐在了餐桌前,拿起勺子挖饭吃,可心里却忍不住在想爹地。

刚才在婚礼上,他见到爹地太高兴了,也太激动了,又发生了糟心的事,现在冷静下来了。

妈咪说,爹地死了,可显然没死,他们长那么像,总不可能是兄弟,她妈咪要睡也是睡年轻大帅哥。

难道说,这个爹地是个大渣男,以前抛弃了妈咪,所以,妈咪现在才死不承认?

小星星挖了一勺子咖喱蛋包饭,浓眉皱着,也不对,明显今天那个新郎才是渣男。

或许,是妈咪始乱终弃,抛弃了爹地?还是,这个爹地有什么讨人厌的地方,所以,妈咪才不想承认?

反正,他看这个爹地,还是很顺眼的嘛,长得又帅,还特别懂一唱一和,打别人脸啪啪啪的,超级爽!

他喜欢!

霍桑心里想着恐吓信的事情,照顾好小星星睡觉后,自己却一晚上没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她是顶着大黑眼圈起来的,而且,刚睡着就被霍桑的电话吵醒的。

“喂?”霍桑拿起电话,揉了揉眉心。

霍皎听着电话那端带着惺忪慵懒的声音,牙都要咬碎了,她从婚礼到现在,没有停歇过,更没合过脸,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谩骂,原先追捧她的粉丝们有一半成了黑粉。

曾经她的皎月女神的称号,自昨天开始,就彻底成了一个笑话!

她在娱乐圈打拼下的一席之位,片刻之间就被那些紧盯着她的女星分割抢夺,她的代言,片约,一夕之间全没了!

她霍皎,如今是被霍桑毁得彻底了!

她要毁了霍桑,她必须要让霍桑从此在这上京混不下去,她还要让刑臣佑爱上自己,抛弃霍桑,将霍桑踩在脚底下!

霍皎深呼吸一口气,信心十足,她只要攀上刑臣佑这条大船,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了。

“喂,你是谁?说话。”

霍桑本来还有些困顿,昨天好不容易才睡着,可对方打通了自己电话,却迟迟不开口,她那根绷着的神经一下子想起了那封恐吓信,人在床上一下坐起。

“桑桑。”电话里,那道声音熟悉的柔婉。

霍桑眉头锁紧了,神色骤冷,“别那么叫我,恶心。”

霍皎笑了,撩了撩自己的头发,“我是你姐姐,血缘至亲,虽然只有一半的血,但也是血,叫你一声桑桑,不过分。”

“有屁快放,我没时间陪你演戏。”霍桑神色极冷,她看了一眼时间,早上七点十分。

“昨天的见面,太意外了,我承认,不太理想,不过,我想我们今天的见面,会很理想。”霍皎的声音,自信十足。

霍桑都可以想象那张假笑的脸,“你做梦。”

说完,她要挂断。

“桑桑,你难道不想知道你妈的事情么?不想拿到你妈留下的东西么?”霍皎不慌不忙,紧要关头,丢出这句话。

霍桑抓着手机的手一下紧了,她妈妈还给她留下东西了?

“霍皎!”

“如果你想知道,十点,皇后咖啡厅。”

霍皎的话音刚落下,紧接着就是嘟嘟嘟嘟的声音传来,她不可能给霍桑更多的时间来追问。

如果她想知道自己生母的事情,那么,必须上钩。

霍桑避不开,她知道了妈妈的死不是单纯的死,而是被人害的,她作为女儿,不可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小星星昨晚上也没睡好,所以,他被霍桑从床上抓起来时,睡眼惺忪,哈欠连连,闭着眼睛被套上衣服,平板电脑倒是没忘记抱着。

“喂,是雷先生吧?”霍桑拿出昨天刑臣佑身边的特助模样的人给的名片,打了过去。

雷克看了一眼时间,八点半,离DNA检测出来还有半小时,“霍小姐,有什么事?”

“麻烦你照顾一下我儿子,我暂时找不到信任的人,今天周日,幼儿园放假。”出了恐吓信一事,就算幼儿园不放假,她也不放心。

她这几年都在国外,没什么认识的可放心的人,唯一的好友现在也不在这里。

雷克当然愿意,这么可爱的小包子,而且还极有可能是邢家的孩子,“霍小姐将小星星送到名片地址即可。”

“谢谢。”

霍桑亲手将小星星送到雷克手里后就想匆匆离开。

小星星已经彻底清醒了,就是有点奇怪妈咪非要把他送到雷克这里来让他照看自己,他下意识觉得不对劲。

“妈咪,等一下!”小星星跑上前,从自己的小书包里拿出一个别针一样的东西,示意霍桑弯下腰来,他踮起脚尖,亲自将那东西别到她的衣服领子上,轻轻在她耳边耳语,“妈咪,这是监控录像器哦。”

亲自送了妈咪离开,小星星转身看着雷克,小脸萌萌哒的,大眼睛乌溜溜,一眨一眨,就和洋娃娃似的,雷克再次被这个缩小版大少萌的不要不要的。

“雷叔叔,带我去找爹地嘛!”小星星伸出手,抓了抓雷克的衣袖,晃了晃,声音嫩生生的。

雷克听得心都萌酥了,脑子都想不清楚了,笑呵呵地带着小星星往邢臣佑的办公室走去。

皇后咖啡厅。

霍桑被带到了一间包间。

一到包间门口,霍桑就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她找了个借口,支开了服务生,自己则悄悄打开了门,透过门缝朝里看。

里面没有霍皎,只有一个臭名昭著,快和她齐名的混混起家的地产商钱立森,这人,出了名的会玩,男女不挑,被他玩过的人,下场凄惨。

霍皎还当她是五年前单纯无知的那个霍桑吗?这种把戏都玩。

不过,既然她想玩,那她就让她好好玩一玩!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怀思酱大魔王点评:

看了怎么多的现代言情小说,他们的套路都差不多看都看腻了,《爹地你被解雇了》这本书不错,十分有新意,文笔也很好,看到几个情节我都哭了。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