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帝姬策:魅惑江山

帝姬策:魅惑江山

作者:沐锦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3-03 17:05:44

《帝姬策:魅惑江山》小说情节波澜壮阔,沐锦主要说的是:一声令下,数百士兵便如猛兽一般,冲向那府宅。所到之处,遍地哀鸿,只片刻,这座本是安详宁静的宅子被这鲜血染上了艳绝的颜色。丞相端坐在主位之上,只是抬眼,用着极凌厉的眼神,看着眼前朝着他,慢慢走来的男人。“柳相,你可知罪?”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缓步走向这往日风光无限的丞相,染着血红色泽的剑身,拖在青石地板之上,发出刺耳的‘哧哧’声。“本相,何罪之有!”丞相右手重重的拍在身旁的桌面之上,身子倏地站了起来,因为激动,微微颤抖。
展开全部

 楔子

天气昏沉,夜未央,清寒的街道之上,一座恢宏大气、颇具历史底蕴的大宅之外,一面色冷峻、身披铠甲的男子坐在一高大的骏马之上,他的身后乌泱泱站着数百个士兵,在这样的天色之下,透着一股令人胆寒的肃穆。

良久,男子突然抽搐腰间的青锋剑,指向天际,吼道:“众将听令,给我上,一个不留!”

一声令下,数百士兵便如猛兽一般,冲向那府宅。所到之处,遍地哀鸿,只片刻,这座本是安详宁静的宅子被这鲜血染上了艳绝的颜色。

丞相端坐在主位之上,只是抬眼,用着极凌厉的眼神,看着眼前朝着他,慢慢走来的男人。

“柳相,你可知罪?”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缓步走向这往日风光无限的丞相,染着血红色泽的剑身,拖在青石地板之上,发出刺耳的‘哧哧’声。

“本相,何罪之有!”丞相右手重重的拍在身旁的桌面之上,身子倏地站了起来,因为激动,微微颤抖。

“皇上圣旨在此!”男子左手高高举起一纸黄绸,居高临下般的看着丞相,神色冷酷,眸中透着一股阴寒之意。“柳擎天接旨!”

“流罗国相柳擎天,通敌叛国,证据确凿,有负朕躬,更陷天下黎民于水火,朕虽疾首痛心,但为社稷计,今令诛之,不得有误,钦此!”名为刘韧的侍卫双手一收,单手将圣旨递向丞相,“丞相,接旨吧!”刘韧嘴角勾起一抹微不可见的笑容,定定的看着丞相。

柳擎天木愣的接过圣旨,微颤的手展开那纸黄绸,突然嘴角露出一抹苦笑,眼中透出一股悲凉,整个人都颓靡下来,抬头看着漆黑不见一丝星光的天际,“皇上!臣,终是要负了您的所托了!”

随着话音的落下,丞相嘴角流出一股青黑色的血液,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一脸安详直直的往后倒下。

男子目光一凛,疾步上前,探了探柳相的鼻息,眼光一沉,收回来的手渐渐收紧,发白的指关节狠狠地砸在地上,眼锋凌厉的扫了一眼因为恐惧抱在一团瑟瑟发抖的女眷。

撩袍起身,犹如暗夜修罗般站在堂中。启唇,无情冰冷的话语从薄唇中传出:“传皇上旨意,柳相罪行,实属恶劣罪无可恕,将其头颅砍下挂城门七日,以示警醒!其家眷,一律杀之!”

说罢,高大的身姿缓慢的走出去,随着他的步伐,身后一声盖过一声的惨叫声惨不绝耳,浓烈的血腥气息弥漫在这片天际,久久不去……

终于,原本安详的相府没了一丝生机,数百将士已在相府前集结完毕,手中的兵刃滴答滴答的往下滴着鲜血。

男子恢复了神智,冷着眼望着死气沉沉的宅院,而眸中,却再也不复感情。左手缓缓抬起,似用尽全力般往前一挥,瞬间,相府四处燃起大火,火光冲天,烧尽了昔日的荣宠。

内堂之中,一个满身血污的小男孩身下动了动,毫无生机的男孩顺势滚向一旁,而他原先身下的木板竟在这个时候打开,一只肉肉的小手露了出来,随后,一个满脸惊恐神色的小女孩颤颤巍巍的探出头来。

小女孩一双眼睛盈满泪水,茫然无助的看着四周的冲天火焰,在看到旁边死状凄惨的小男孩时,终是忍不住哭喊了出来:“哥哥!”

小女孩一个飞扑扑向为了保护自己被杀害的哥哥身上,小手紧紧抓着小男孩的衣摆摇晃着,眼中的泪水滚滚而下,泣不成声的一声声喊着‘哥哥’。

突然,一个老者急匆匆的冲进大火燃烧的宅院,看着满眼狼藉的宅院,终是不忍般的闭上眼抬起头,“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啊…”

小女孩的哭声隐隐约约的传过来,老者身躯猛地一震,双眼倏地睁开,眼中绽出光芒,踮起脚尖飞身向声音来源处。

小女孩哭倒在男孩身上,似乎已累极,口中只能发出一些呜咽之声,可一双小手,却还是紧紧抓着男孩的衣摆不肯松手。

老者望着这一幕,浅浅的叹息了声摇了摇头,走上前将小女孩抱在怀中,走出了这修罗地狱……

 囧然初遇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随着一声锣鼓的响声,一声有节有奏的呼喝声随后而至。

夜色深沉如墨,街上一片空荡,除了打更人的更鼓吆喝声,一片肃静。

借着打更人的灯火,一个人影飞速的闪过。打更人机警的转头看向后方,可夜色依旧,并没有何异样。

就在打更人这一转头的功夫,一大群影子倏地闪现在城墙之上,一闪而过,只带起了一阵清风。

打更人紧了紧身上的白衫,四处张望了一下,脚步快了几分。

一座寂静的大宅前突然闪过一抹黑影,转瞬即逝。

大宅深处,小院周边隔着三五米便种植着一颗柳树,夜风徐徐,柳枝随风而动,带来一股特有的清香。院落中央,松木小屋一片寂静。

安静的夜晚,从屋内突然传出一声娇喝声:“谁?!”话还未完,便没了音。

“吹雪?怎么了?”轻柔的声音从内室传出来,纱帐上映出一个半坐的人影。

衣袍轻飘,一个身穿黑袍的男子如鬼魅般的飘到纱帐内的人儿面前,在那人儿出声尖叫之前,温厚大掌捂住了所有的声音。

“别动!”男子低沉着警告着,眼神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女子强忍着恐慌,眼中水光闪烁,咽了咽口水,使劲的点了点头。

本盖在女子身上的薄被滑落下去,露出雪白丝柔的亵衣,一头青丝如瀑般散落在肩头,小脸被男子蒙住,唯露出一双灵动大眼略有些无措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男子张了张嘴,突然身子一僵,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柳苡晴,随后越过她,在床内侧躺了下来,将柳苡晴也拉着躺下。

女子又羞又窘,欲挣开男子的束缚,却被男子以凌厉的眼神喝住。无奈,只能泫然欲泣的瘪着嘴看着男子,用眼神控诉着这强盗的卑鄙行为。

“何人这么大胆敢擅闯柳府!还想在柳州混下去吗!”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外面吼道。

男子看着怀中的人儿在听到外面的骚动之时眼中猛地透出希翼的光芒,身子也不安的扭动起来。

男子眉心一蹙,本想进来避难,是不是寻错避难所了?

“老爷,老爷,您慢点!”管家在后面一边追赶着主子的脚步一边劝解着,气息很是凌乱。

“慢个屁!若是晴儿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外面的骚动也越来越清晰。

谁人不知这柳州首富柳富是一个真正的土豪暴发户?这柳富生得一张轻轻秀秀的脸,但那一副大嗓门和暴躁脾气可是柳州闻名的。

“晴儿?晴儿?家中遭遇了贼人,你可还好?”柳富也不管许多,用力的拍打着房门。木制的房门被柳富这么一拍,摇摇晃晃的似要倒下来一般。

“这什么破门!我柳府千金岂可用这破烂的门料!明个就给我换了!”柳富嫌弃的看着那弱不禁风的门,数落这旁边的管家。

管家在一旁喏喏的应是,心中却无处叫苦,这可是柳州城内最上等的松木,若再好,可叫他这把老骨头往何处去寻?

“晴儿?晴儿?你再不应声,爹爹可要进来了!”数落完管家,柳富回身继续拍门,急切的呼唤着。

“呜呜呜……”名唤晴儿的女子见男子还是没有松开她的迹象,也管不了许多,直接在男子的怀中大力的挣扎了起来。

还未等黑袍男子有下一步的行动,那边柳富已经带着一干家丁破门而入,冲进了内室。

柳富一把揪下那碍事的纱幔,却在下一秒,愣在当场。

跟着柳富冲进来的一干家丁,也个个瞪大了眼睛,望着床.上的两个人。

他、他们看到了什么?小姐、小姐床上那是个什么生物?这个男人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家丁们木纳的转头看向柳富,再看向床上,如此循环。

在柳富带人闯进来的一霎,黑袍男子便拢过被子,将女子盖了起来。

躺在床上的女子正是柳富的宝贝千金柳苡晴,外室横躺在地的人便是柳家小姐的贴身侍女吹雪。

在黑袍男子拢被将柳苡晴盖上之时,柳苡晴便顺势躲在了被窝之中,爆红着一张脸不知如何面对。

柳富回过神来,气急败坏的指着黑袍男子,“你…你……”颤抖的嗓音半晌没有道出个所以然来。

事已至此,躲避也是无可能的事情,黑袍男子大方一甩袍子,从床.上跳了下来,施施然的站在屋子中央,大大方方的接受一大屋子人的打量。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纳利吖点评:

作者沐锦的这部《帝姬策:魅惑江山》,总有出奇巧妙的构思,耳目一新的感觉,不落俗套,读起来很流畅。故事情节精彩,非常好看,期待沐锦宇宙大爆发!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