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隐婚秘爱:沈少请放手

隐婚秘爱:沈少请放手

作者:安稳稳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18 09:45:40

小说隐婚秘爱:沈少请放手,是由作者安稳稳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他皱了皱眉,就那么起身站了起来,不着寸缕的身体带着水珠,在黄晕的灯光下泛着诱惑的光泽。慕期期惊得扭头欲走,身后却传来男人不容置喙的声音:“帮我擦。”什么?!帮他擦?!开什么玩笑?!慕期期扭着脖子不去看他,“对不起,我们还没有熟悉到那种程度。”她说着别着脸来到他面前,将毛巾往浴缸旁边一放,头都没转便要离开,可还没等她迈出脚,手腕就被扣住,“跟我不熟?可你,是我老婆。”
展开全部

1-沈潮汐回来了

“别出声!不然我宰了你!”

冰凉的匕首抵在慕期期的脖子上,她一个激灵顿时睡意全无,睁开眼睛看着黑暗中面容模糊的男人,她吓得魂儿都飞了。

“你是谁?!想干什么?!”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勾引别人的未婚夫,受害者出钱要我来划花你的脸!”

什么?!

勾引别人的未婚夫?!

慕期期一惊,脑子里瞬间想到一个名字,“白一蕊让你来?!”

男人阴笑一声,“算你还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伤害了谁!你抢了人家的心上人,自然要付出代价!我现在就刮花你的脸!让你再不能去祸害别人!”

男人说着抬起匕首朝着她的脸便狠狠刺了下去。

“啊!”

慕期期低呼一声,“呼”地一下坐了起来,惊魂未定地去摸自己的脸,庆幸的是,她的漂亮脸蛋儿光滑依旧,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也没什么鲜血淋漓的伤口。

呃……原来是一个梦。

她松了一口气,身子软软地靠在了床背上。

她不由地感觉好笑,自己这是心虚到什么程度,居然会做这样一个梦?

抢了白一蕊的未婚夫?

算是吗?

不知道。

她无奈地摇了摇头,拉了被子重新躺回去,客厅里“悉悉嗦嗦”的声音让她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过敏了——

这么多年了,这个大房子里一直都是她一个人在住,怎么可能会有声音?

可是,她竖着耳朵仔细听了片刻,才惊悚地意识到——

客厅里真的有异样!

的确有人在走动!

天!

她神经一紧,飞快地翻身下床,赤着脚蹑手蹑脚走到卧室门口,拉开一条门缝悄悄往外面看,借着月光和外面的路灯,竟然真的看到一个身影正朝着她所在的卧室方向走过来,看身形就知道是个高大的男人。

难不成,白一蕊真的派人来划花她的脸?!

她越想越紧张,慌乱地从旁边拿了一只花瓶抱在手上,随时准备着“殊死一搏”。

而就在这时,卧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呃!

慕期期全身的神经瞬间绷了起来,眼看着那男人的身影已经进了卧室,她来不及多想,举起手上的花瓶朝着他便狠狠砸了下去。

“砰!”

还没等花瓶落到那男人的头上,手腕已经被用力地扣住,花瓶落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随即慕期期便感到一阵晕眩,还没看明白怎么回事,她的人已经被男人一个轻松的过肩摔丢在床上。

“啪!”

房间里的灯被打开。

糟了!

慕期期吓得魂飞魄散,一把抓起床头柜上的水杯扭头便冲着男人掷了出去,男人将头一偏很轻易地躲过,杯子砸在墙壁上摔成了碎片,里面的茶水溅了他一身。

“慕期期!你发什么疯?!”

男人恼火地叫出她的名字,好看的眉心拧出一个结。

“呃……怎么是你?!”

当她看清楚站在面前的人时,一下子怔住,这个如同从天而降的男人让她瞬间懵圈儿。

沈潮汐?

他怎么来了?

沈潮汐英俊的脸上布满阴霾,微微蹙起的眉峰昭示着他的不悦。

慕期期意识到了自己的冒失,赶忙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

沈潮汐冷睨她一眼,随手拂去残落在身上的几片茶叶,名贵的衬衫因为溅了水而贴在身上,洁白的高档面料上带着茶水的渍迹,看起来极不和谐。

他修长的手指飞快地解着衬衫上的纽扣,看她的眼神像极了在看一个没脑子的白痴。

“不知道是我?”

男人冷魅的声音里透着些许不满,可慕期期还是不得不承认,他的声音很好听,慵懒中透着磁性。

慕期期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不妥,可这怎么能怪她?

这么多年不见人,一声不吭地突然回来,还是大半夜?

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

她在心里腹诽着,坐起身子从床上下来,埋怨道:“你进门为什么不开灯?害得我刚才把你当成不法分子了。”

可刚一问完这个问题她就囧了,早上出门时客厅里的灯就坏了,她还没有来得及打电话找人修。

男人看出了她的窘迫,也不接她的话,将脱下来的衬衫随手递给她,“我发的短信你没看到?”

慕期期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是要她帮忙挂衣服,他这过于自然的动作让她有些不自在,搞的好像他们很熟似的。

心里虽然这么想,可还是伸手接了衣服,茫然道:“你有发短信给我?我怎么没收到?”

她完全不记得有这回事。

男人像是被她的蠢问题气到,也不理她,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丢到床上,转身走向门口,等人出了卧室慕期期才听到他已经恢复清淡的声音,“去放洗澡水。”

使唤得这么理所当然?

慕期期不悦地抿了抿嘴唇。

等沈潮汐进了浴室,她才摸索着来到客厅玄关处拿起手机,收件箱里果然躺着一条短信:

“凌晨两点左右到达雅竹苑。”

发件时间是下午的两点钟,正是她在公司忙得如火如荼的时候。

发件人:特殊人士。

特殊人士,这是一直以来她对沈潮汐的称呼。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看着雕花玻璃门上那个高大的身影,慕期期才真的反应过来——

四年了,沈潮汐是真的回来了。

两天前上班时同事们的议论声再次在耳边响起:

“你们听说了吗?幕天国际的太子爷沈潮汐要回国了!”

“他不是一直负责打理海外的生意吗?怎么突然回国了?”

2-是男神还是腹黑男?

“老爷子沈凌风宣布退休,自然是由他正式接手。”

“我听说这位沈公子可不是一般人物,海外的生意人家可是白手起家,没有用他老子的一分钱呢,短短几年便发展得顺风顺水,才不过二十八岁的年纪,身家已经超过百亿……”

“听说他这次回国除了接手幕天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跟白家大小姐白一蕊订婚。”

“我也听说了,他们两人的母亲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既出身名门又都嫁了豪门,关系好得不得了,很早之前两家人就已经订了婚约,沈潮汐这次回来,可不就是要订婚吗?”

“……”

沈潮汐回来了,要跟白一蕊订婚。

那她,慕期期,是时候卷铺盖走人了。

她向来都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人,所以连房子都已经找好了,只等他对自己saygoodbye,然后自己拖着行李箱甩他一个潇洒的背影了。

“把浴巾拿给我。”

浴室里传来的低沉男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脸一热,这个时候去送浴巾?真把她当自己女人了?

纠结片刻,慕期期最终还是打开储物柜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出来,硬着头皮将浴室的门推大开了些,当前脚踏进浴室,一眼暼见正躺在浴缸里的男人时,她的耳根“腾”得一下热了——

透过微漂着泡沫的水,她隐约看到了男人的躯体。

这……

视线如触电般迅速转移到了墙壁上,她扭着头,伸手将毛巾朝着他的方向递了过去。

“给!”

“……”

她胳膊在那里举了很久都有些酸了,可对方还是没有接,她不得不转过头去,刚好对上男人略带不悦的眼神,“过来。”

“……”慕期期站着没动。

他皱了皱眉,就那么起身站了起来,不着寸缕的身体带着水珠,在黄晕的灯光下泛着诱惑的光泽。

慕期期惊得扭头欲走,身后却传来男人不容置喙的声音:“帮我擦。”

什么?!

帮他擦?!

开什么玩笑?!

慕期期扭着脖子不去看他,“对不起,我们还没有熟悉到那种程度。”

她说着别着脸来到他面前,将毛巾往浴缸旁边一放,头都没转便要离开,可还没等她迈出脚,手腕就被扣住,“跟我不熟?可你,是我老婆。”

老婆?

慕期期嘴角一抽,没错,他们是夫妻,如假包换。

可是,又有谁知道,这四年的婚姻里,两人只见过两次面?

上一次,是四年前他们一起走进民政局,而这第二次的见面,应该也是打算一起去那里换本子的吧?

慕期期暗自叹了口气,“就算是这样,我也没有义务帮你擦身体。”

“你确定?”

男人的声音泛起冷意,手上的力气又大了几分,慕期期的手腕被他握得有些疼,不由地一恼,“你放手!”

她说着冷脸大力地往回抽着自己的手,可对方却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反而握得更紧。

慕期期急了,直接转过身去用另一只手扳他的手指,可她的那点儿小力气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她卯足了劲儿折腾了很久也没能挣脱,最后也没注意是怎么回事,她居然一个不稳朝着前面栽了过去,“哗”的一阵水声,她整个儿跌落在装满了水的浴缸里。

“呃!”

她手忙脚乱地从浴缸里爬出来,丝毫顾不得是不是触碰到了男人那该死的身体。

沈潮汐也不说话,就那么站在原地袖手旁观地看着她,嘴角还噙着一丝看好戏似的弧线。

此时的慕期期狼狈不堪,身上的衣服湿透了,卷曲的长发挂着泡沫打成捋儿贴在脖子上,黏黏的很不舒服。

一定是他在故意整她!以报复她刚才用水杯和花瓶打他的事!

慕期期愤愤地想着,也不看那男人,直接从旁边扯了条浴巾扭头就走,可还没走出几步,就猛觉脚下一滑……

“啊!”

她低呼一声,整个身子再次不受控制地倒了下去。

“啪!”

脆脆的一声响后,她华丽丽地摔了个四脚朝天。

刚才摔在浴缸里的时候,脚上的拖鞋不知道被踢到哪里,赤着的双足踩到地上的水,又是在这种气急败坏的情况下,不摔跤才是见了鬼!

慕期期这下子被摔得不轻,坐在地上好半天还没缓过劲儿来。

这个可恶的男人!

睚眦必报的男人!

当她在心里暗暗将这男人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几千遍时,沐浴露的味道混合着淡淡的男子气息扑鼻而来。

“自作自受。”

他一声讥讽,将她的身子凌空抱起。

“放开我!”慕期期别扭地挣扎了一下。

“你确定?”

“……”

慕期期识趣地噤了声——如果此时他松手,自己非得被摔残废了不可。

接下来,她被他侧放到了床上,哪知她的身子刚一沾到床单,沈潮汐便俯身靠了过来,眼前阴影一笼,男人诱惑的脸已经到了眼前,鼻息间萦绕着充满暧昧的气息。

慕期期敏感地嗅到了危险,手指不自觉地抵住他结实的胸膛以防备他继续靠近,“你别过来!我们不能……那样。”

明明已经看到了她的抗拒,可沈潮汐还是朝着她的身子压了下来,高挺的鼻尖刚好抵着她娟秀的小鼻子,“不能哪儿样?”

慕期期的双手也被他压住,因为贴得太近的缘故,她感觉到了他有力的心跳声,“扑通扑通”,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敲击着她的神经。

还有男人那欲罢不能的眼神,真是说不出的暧昧。

“嗯?”

沈潮汐拿鼻尖在她鼻头上蹭了一下,语气里有几分戏谑,“不能哪儿样?”

小说《隐婚秘爱:沈少请放手》 第1章 沈潮汐回来了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曼蔓公子点评:

《隐婚秘爱:沈少请放手》这本书内容丰富多彩,想象合理,逻辑思维明确,人物性格鲜明,容易勾起读者的阅读兴趣。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