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男神相公么么哒

男神相公么么哒

作者:低眉流光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0-12-27 07:17:13

《男神相公么么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低眉流光,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但是,你怎么这么可恶。不行,我不承认。”阙起嘴郁闷中。“你不承认没关系,我承认就好了,冯小妮,本公子正式宣布,你输了。”他骄傲地指着我的脸。NND,欺负我一个人很好玩吗?这个死恶魔:“你凭什么?”“凭什么?”他笑了,伸出一只巨大的魔掌,搁得咯咯响:“就凭这个,你不服吗?”“你,你,你是不是男人啊,我服还不行吗?”威武很能屈,我冯小妮是不吃皮肉之痛的。何必跟自个过不去:“我输了,你想要罚什么?我去拔草好了。”一千零一个理由,不过他家那么大,只有二个字可以形容,那就是:地主。
展开全部

13-我未来老公?

马管家眯起他的眯眯眼瞧我,我赶紧转过身去。

“怎么,单公子不在吗?”某某王爷,我未来的老公开口了。

马管家的脑袋还贴着狗皮膏药呢?我猜,八成是给恶魔打的,这叫做有眼不识人,谁叫他跟错主子:“王爷,请稍等。”倒是奴才十足的,有模有样恭敬地说。

一会,他又忽忽地出来,一脸的菜色:“王爷,我家主子不在。”

不会吧,这分明是睁眼说瞎话,我的头发才干呢?他那么快就跑走了,八成又是欠了人家王爷的债,就想躲起来,有我冯小妮在,没门。“马管家,刚才我还看到他了,怎么我出去吃个早餐回来,他就不见了。”

马管家的脸色更难看了,呵,料想他必是证实我就是那个给他赶出去的那个。不用否认,也不用睁大眼看,你再怎么睁还是眯眯眼,不够我的又圆又大来得好看。

“哦,你知道。”王爷斜视着我,天啊,他一手撑在额上,那模样儿又慵懒又好看,真想扑上去啊,我的老公,快点爱上我吧,快点对我感兴趣吧,我保证不会让你追得太辛苦的。

“喂,王爷问你话耶。”旁边一个粗鲁女拍我一下。

“是的,我知道,不瞒王爷,他就在府中,必然是躲起来不敢见你。”恶魔再可怕,但是幸福太重要了,他定然不会看着有人欺负我的,英雄救美,千古的戏码,就不信我冯小妮身上还发生不了,又没什么天灾人祸的,按着言情的戏份一直往下演,要是没有,我就回去朝连续剧吐口水,浪费我的电,我的钱。(作者:貌似是你爸的。)

“你死丫头,赶走了又来,还不快给我滚出去。”恼羞成怒的马管家一脸的不爽。

有人撑腰我怕你什么?“唉,你这人,骗人还不让人家说,人要说实话吗?你不说实话也就罢了,可是你也不能让我跟着你骗人啊?明明没多久他还在这里跟你说着悄悄话,然后就走了。”要不我怎么起身啊,让你这双老眼看我美妙的身材不成。

“不错不错。”恶魔拍着手从外面进来,一脸的笑意看着我,不由得我多头顶到脚板心都发寒了,好邪恶的笑啊,我用脚趾头想,他也会惩罚我的。

没关系,来吧,这就是为了爱情付出的代价。

“冯小妮,你不是我买的丫头吗?怎么会和九王爷一伙呢?”

哦,原来他是九王爷啊,我决定,我要喜欢九,以后帮老爸买彩票只买九九九,呵。这叫做——爱屋及乌。

“那个,我,我把自已卖给他了。”从丫头做起,做到王妃,足可以写一部可歌可泣的原创小说了,必能突破百万的读者。(作者:你是那料吗?冯小妮:我不会请人写啊,笨。)

他斜坐在一张椅上,没个主人样的,朝我勾勾手指:“过来。”

我指指鼻子:“你叫我啊?”

“难不成我叫狗啊,冯小妮,来,乖一点,告诉我,你卖了多少钱。”他非常慈眉善目的说,众人都为我得到他的和善而羡慕。

可是我却该死的知道,那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胆怯地说:“你,你,不要对我太温柔了,我心里害怕,我告诉你,你可不要生气哦?”

我不知道钱少对他来说会不会是个丢脸的事,反正我知道我是六十两卖入那个妓院的,他花了多少两我是不知道的,可我把自已卖了多少也心里有个数:“我,我把自已卖了一两银子。”吞吞口水,该来的还是要来,我是逃不掉的,还不如就直接告诉他。

他笑了,妈的,真是好看到了极点:“冯小妮,你还真是厉害啊,我不得不服。”

“呵呵,一般般啦,不用太佩服我。我是看主人来卖的。”

他收起笑,正色地说:“冯小妮,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钱买你?”

“不知道?可是我很想知道,你是花了多少银子?”越多,我面子就越大了,呜,才在妓院呆了个二天,我就变得和徐如花老鸨一样爱面子了。

他伸出一个指头。

我倒吸了口冷气:“你花了一千万两还是一百万两,或者是一万,我告诉你,你只要花上一百两,你都吃亏了。”我这人,唉,没得说,一个字,诚实。哦,不,二个字。呵呵。

他冷哼一声:“你值吗?冯小妮,我只花了一文钱来买你而已。”

不会吧,这个死恶魔,心里将他的十八代祖宗骂了个遍,那么少钱,说什么说,很光荣吗?他看到我错愕,又风骚地笑着。

妈的,当着我未来老公的面损我,好,恶魔你给我记着,我冯小妮也不是软柿子,迟早让你灰头土脸的。

“单兄。”老公王爷开口了,捧场捧场。

可恶魔却没有什么兴趣地挥挥手:“你的来意我知道,不用多说了,我是不会答应你的,亏本的事我是不会去做的,你的复国大计,还是一边去吧!”

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的老公,恶魔你人也太过份了些吧,欺负我一个就好了,连他也不放过。

九王爷脸上有些忧郁,也有些苦涩:“单兄,请务必一定要帮我。”

“对不起,我无能为力,我这个人就是懒散,就时喜欢恶整人和玩女人了。”

呕,你这恶魔还真不是人,这样的话也能说出来,就不懂得要掩饰一下吗?

九王爷吃了闷亏,也不生气,依旧低声下气地说:“单兄,此次云九还带了舍妹前来,想必单兄也有耳闻,舍妹可是天下之绝色,如果我大云复兴了,那么单兄可是一字并肩王。”

“稀罕啊。”他冷冷地离开头,又从头到脚地打量着我。妈的,这家伙脾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坏,人家好心好意地求他,他也不干,人家可把妹妹也带来送给他玩了。还是不干,要是谁拿条麻袋套住他,我必要扁他一顿,看他还敢不敢嚣张的。

未来老公的脸上满是失望和哀落之色,叫我怎么忍心啊!“那个,恶魔,你为什么不肯答应啊?人家都求你那么久了。”

“你有兴趣吗?你喜欢打仗吗?你喜欢看死人骨头吗?还是血流成河,脑浆四溢,抑或是看断手断脚。”他可恶地说着。

呜,有没有搞错啊,我连杀鸡都不敢,叫我去杀人,太瞧得起我了,给打败了,无言,只得来九王爷这守着,呜,他都不来拍拍我的头,安慰下我。

似乎,九王爷看出了我和恶魔有那么一点点熟的,含笑不说话,依然如淡雅清风般:“单兄,此次若是请不出单兄出任大将军,云九就在单府住到答应为止。”

“随便你爱住多久就住多久,不过我可有言在先,吃食住行都得收钱,过桥行路也不能免。”奸商本色啊,有没有搞错,在他家里过过桥,要收过桥费的,那能不能开个发票报销啊。郁闷,这里到处还真是桥的。

看来我以后还是睡我的春秋大梦好了,话少讲,水少喝,就为我的未来老公省点钱。

还没嫁过去我就开始贤慧了,九王爷啊,你去那里娶我这么好的女子啊!感慨中~~~~

“小妮,你叫小妮。”一张笑意深深的脸,哇,我昏了,这放大的帅脸真的像桃花一样开着,我昏迷了,求求你,拜托你,九王爷,别对我笑,不要说口水,我要流鼻血的,不知会不会有一天我会流鼻血而死,坟上就写着,此女因为好色,想入非非,流鼻血而死,多没面子啊。

“小妮,这名字真是顺口,很适合你。”他缩回了脸,依然如玉般温润又帅。

哎,长叹啊,果然名字是因人叫而异的,徐如花老鸨老是叫我死冯小妮,害我还真以为自个的名字起来就是好骂的,他这么一叫,我的名字又像花在飘飘的了,怎么没有想到我的名字好美,好美哦。

“呵呵,还好啦。”这个九王爷,真是没有什么架子,好得没话说,还那么亲民。他所说的什复兴,就是复国吧?哇,一代皇后冯小妮,多响亮啊。

“王爷,王爷,你是不是要复国啊,你放心,天南地北冯小妮都跟着你去东征西伐的。”夫唱妇随,我是无所谓的了。

他点点头:“小妮,你是个聪明如冰雪的女孩,你知道吗?”

嗯,嗯,嗯,我知道,我冯小妮十九年终于遇到知音了,来来帅哥胸借我哭下,感动啊。拼命地点着头,像是怕他收回去一样。

他又叹了口气说:“小妮,单纯的姑娘最可爱。”

我知道:“王爷,你真是细腻心思啊,王爷不必去求那个混蛋恶魔,我告诉你,他可坏透了,没救了,直接可以关在火葬场边等焚烧的了,他的话不要在意,王爷在小妮心中是最美,最帅最好的主子。”我冯小妮会永远追随你的,直到你老了,不帅了。

“小妮,你可愿意帮我?”他轻轻地问,语气里,那温柔和哀愁紧紧地揍和在一起,熨得我心都软如麻了,叫我去上刀山火海我也去啊。

“愿意愿意,小妮是王爷买下的丫头,王爷叫小妮去做什么,小妮就去做什么?”他要是叫我上床就好了,我一万个愿意,这叫做先下手为强,他那么帅,肯定很多人追着跑的,这年头,色女应该不会比现代少。

“好,小妮,我就全靠你了,我把我的事讲给你听,你帮我说服单于,他日我大云复兴了,必不会亏待小妮的。”他双眼烂亮地瞪着我。

口才啊,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他的江山还不是我的,当然我也要尽力了,但是说服恶魔,唉,换个对象行不行啊。

14-强吻

话说我个人是比较喜欢好一点的合作对象,但是那恶魔,想到他的俊脸,夜里我都会作恶梦,我去劝他,不就是送给他整死人不偿命吗?

但是一边是我未来的亲亲老公,我不帮他,谁帮他啊,一边是恶魔,一番权番之下,我还是决定,牺牲自已,成就大我,不是因为我有什么大无畏的精神,纯粹,我只是为了他的,换了对象,你看我干不干,没办法,谁叫他是帅哥,我就是心甘情愿为他了。

提着一万分的勇气,打听到恶魔正在后院那里练箭。

两手空空不太好求人,路边随手折了枝洁白清香四溢的花枝,闻闻,还真是清香,就当是送他的吧,他家的花送给他,是不是很绝啊。人家都是送花给女生的,现在倒是好,我冯小妮还送花给他来着了。

什么后院啊,我还以为是家什么四合院的,后面有个小小的练武场地,天啊,还真像是片山林一样,大片大片开着烂漫野花的小山坡入我的眼,姹紫嫣红的迷醉了我的眼,那恶魔正拉满了弓,还蒙着眼的,箭正对着的,是一个人头顶着的苹果。

妈妈哟,她顶着不害怕,我看着都脚软了,要是他大大失手还没关系,有十分之九的生还机会,要是他小小失手就只有十分之一的机会了,天啊,要练会这百步穿杨的箭法那不就要尸体成堆了,汗,幸好不是我。

谁知,他的箭移啊移的,怎么对着我了,那箭锋还不是一般的尖利啊。我举起双手,赶紧在他没犯下大错之前出声:“那个,恶魔,我是冯小妮,你搞错对像了,你要射的那个在另一边。”呜,差点我就要吓得尿裤子了。

他笑了:“我就要是射你,冯小妮,站好了,要是射偏了可别怪我。”

射我,能不能不要啊:“拜托,恶魔,你把那个蒙眼的取下来,我知道你箭法无双,能不能不要玩了,是不是看我好欺负啊。”这么可以这样子。

“你就是好欺负,我让你去卖身啊,明明是我的丫头,还敢去再买,你胆子倒是不小,我正要去找你算账呢?”

敢情,这个男人还在计较着这些:“不要计较那么多嘛,顶多我让他还你钱好了,你好么多丫头也不会缺我一个不是吗?”

他冷笑一声:“胆小鬼。”一个转身,看也不看地朝那丫头射了过去,一箭射穿那苹果钉在后面的树上。妈妈哟,好厉害啊,不愧是神射手,我佩服死了,要是让他进了国家队搞个射击的,这冠军他不拿,谁拿啊。

他扯掉脸上的黑布,瞪着我:“你这色女,不去盯着你的新主子了。”

“呵,呵呵,”傻笑忘词中:“我不是的啦。”搔搔脑袋,我还不想吗?

他走了过来,一把敲上我的头:“你还真敢把自个当他的丫头,我就先乱箭射死你,丢了去喂狼,我的东西,谁敢和我争。”

“那个,我不是东西,我是人。”我一本正经的纠正着。

“你是我买下的丫头。”他很坚持:“没有我的同意,你私卖经任何人也是假的,而且,冯小妮,恐怕你不是很了解我的性子。”他笑了,笑得好邪恶哦。

四周的空气都跟着凝结一般,我倒退着:“还好啦。”貌似他要算什么账一样。

“不知你知不知道,我最喜欢玩弄人了,这样子吧,冯小妮,我们来玩个游戏,你要是赢了,我就不计较了,你要是输了,就得惩罚。”他像是很善良一样,这个披着人皮的恶魔。

玩游戏是件益智和壮胆的事,不过要看看玩什么?总不用他叫玩女人我也去玩吧,就是必输的嘛?“玩什么?”好奇地问。

他想了想,又邪笑着说:“你看我这是不是丫头特别多啊!”他垂下眼眸,掩住眼中算计的精光。

“是的。”我乖乖地点头,却不知他葫芦里卖什么药。“那又怎么样?”

“冯小妮,那我们就玩这个,点二十个丫头和你站在一起,全盖上布,要是我猜到了你,就算我赢了。”

我点点头,这么简单的游戏,简直是小儿科嘛,汗,他也敢拿出来这样说,我还以为他想玩什么海陆空大战呢?拍拍胸:“没问题。要是你输了,你就得帮我做一件事。”陪明的我啊,当然想到了未来老公所说的事,这就不用我浪费口水了不是吗?他的主意还真好。“不过,要由我来挑。”跟恶魔打交道当然得事事注意凡事关心了,要不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嗤笑着:“冯小妮,你还以你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由得你。”

切,你是君子吗?小人都比不上的人,我怎么不防啊,爽快地一咬牙:“好。”大家就看着,我怎么整死这恶魔吧,我冯小妮也不是只有被欺负的主,当然,除了恶势力以外,我很懂得什么叫做识时务为俊杰。

当即让姓马的老头子,找来了几十个丫头,再从中挑起身材和身高都相像点的,穿上同一种衣服就出场等恶魔来指认了,怎么有点像是充婴等人来领养啊,这个游戏还真不是一般的幼稚。

我可是一点也不紧张,恶魔走来走去,那磨人的脚步声,或许是在打心理战,可是我才不要紧张,要是紧张,就让他瞧了出来。想必这些丫头也不是没有玩过,自然是镇定如常了。我垂着头,像一般人一相瞪着地下看。

一会,那恶魔似乎不走了,呵呵,他就要输了。

忽然,他笑了,猖狂地笑了:“冯小妮真是个笨蛋,说了还不承认,笨啊。”

哼,你才笨呢?想用这招引我上勾,没门,窗户也关上,我依旧默不作声。

“冯小妮,唉。”他重重地叹气:“你咋就那么笨啊,怎么不知道这是我家的丫头,早就揭开了盖头,就你这笨蛋,傻傻地盖着站在那里,像个毛驴。”

妈的,怎么敢这样玩弄我,我怎么站也不至于站出个毛驴来吧!气恼,原来他是耍着我玩的,我冯小妮不跟他算账跟他姓了。一把扯下盖头,却惊愕地看见,我周围的二十个丫头还依然盖着红盖头。

我,我真的给骗了,这个乌龟王八蛋,那有这么小人的,气恼地瞧着他,指控:“你骗人。”不算不算,得头再来。

他一把打下我的指头:“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你不是扯了盖头了吗?”

“但是,你怎么这么可恶。不行,我不承认。”阙起嘴郁闷中。

“你不承认没关系,我承认就好了,冯小妮,本公子正式宣布,你输了。”他骄傲地指着我的脸。

NND,欺负我一个人很好玩吗?这个死恶魔:“你凭什么?”

“凭什么?”他笑了,伸出一只巨大的魔掌,搁得咯咯响:“就凭这个,你不服吗?”

“你,你,你是不是男人啊,我服还不行吗?”威武很能屈,我冯小妮是不吃皮肉之痛的。何必跟自个过不去:“我输了,你想要罚什么?我去拔草好了。”一千零一个理由,不过他家那么大,只有二个字可以形容,那就是:地主。

“罚什么?”他摸着下巴,打量着我上上下下,像是在看猪肉那里好一样:“你冯小妮还真是穿得钉铛响,能罚什么?我看你屁股很有肉,不如让我打个痛快。”

呜,怎么可以,我双手赶紧捂住,要是打扁了就难看了,这个死色狼:“我去找我未来的老公拿钱,你等着。”拔脚就要往外跑。

衣服却让他扯住,一个不稳就摔到了他的怀里。

“那就一个吻好了。”他自言自语地说着。

低下头,就深深地吻上我的唇。我挣扎着,推着他,可他却不为所动,依旧用力地压着我的脑袋。

唔。双手乱挥,摸到他的手窝下,我真不是要伸到他衣服里面的,而是用力地一搔,他双臂就怕痒地缩了回去,放开了我。

我狼狈地跌坐在地上怒瞪着他:“你这个色狼,竟敢偷吻我。”

他似乎很得意:“你输了,这就是代价。”

“喂,你有没有搞错啊,这是非礼。”太可恶了,我用力地擦着唇边的口水,这人不知有没有刷牙,他玩过那么多的女人,有没有病啊,千万不要传给我,要不我回去之后,检查出什么花柳病的,我就偷了老爸的枪来蹦了他。

“冯小妮,你该得意了,我对你感兴趣了呢?”他可恶地笑着,跳上那马就往后山溜达去。

什么?对我感兴趣,不行,我决计不会让他得逞的,我的目标可是九王爷,不是他这个色狼,竟敢强吻本小姐,好,你等着,死恶魔,我去教唆你未来的娘子再逃婚,让你灰头土脸的抬不起头来。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舒怀小哥哥点评:

作者低眉流光写的很不错,情节设定很完美,重要的是《男神相公么么哒》这本书贴近实际,有让人捧腹的扯,却拉进生活和虚幻的距离,就是“不扯”,内容健康,这是一本值得收藏的小说。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