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其它 道门神通

道门神通

主角:秦一魂, 杜奕

分类:其它

时间:2020-11-24 11:45:20

《道门神通》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说完,王医生离开了病房,我看着爷爷,摸着他的手,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不是我没有出息,而是爷爷对我来说,真的太重要了。极度的悲伤加上尸毒的干扰,我坐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趴在爷爷的病床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一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了,王医生坐在病床的对面,他拿出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子说道:“给,别担心,一魂。”我伸手接过钱,勉强笑了笑,然后打开了手机,又给赵若仙打了几个语音,还是没有打通。
展开全部

庸医

我没有放弃,电话再次打了过去,安诗珠接通之后大声说道:“秦一魂,你是不是有病?你这个灾星,差点没把我们害死,现在还好意思来麻烦我,再给我打电话我叫医院的保安把你们赶出去。”

说完之后,电话再次挂断,我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而再打过去的时候已经打不通了,估计是被拉黑了。

我用我的手机打了过去,安诗珠接通之后我赶紧说道:“诗珠,你听我说,我爷爷的情况真的很危险,算我求你,你和你爸说一声,我以后一定好好报答你。”

“滚啊,你爷爷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警告你,你再打电话过来,我就马上叫保安把你们赶出去。”安诗珠再次挂上了电话,语气很是愤怒。

我放下电话,无奈的看了看值班的医生,值班医生叹了口气说道:“小兄弟,不要勉强,你放心,我们的护理人员会照顾好你爷爷的,基础治疗也会做的,等明天院长上了班,一定第一时间给你爷爷治疗。”

“谢谢您,医生,我能在里面陪着吗?”我开口问道。

医生摇头说道:“不能,ICU是无菌病房,其他人都不能进去,你们就在外面等着吧。”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一屁股坐在了外面的等候椅上,心里挂念着里面的爷爷。

值班医生走了之后,王医生愤愤不平的说道:“这城里的医生就是冷酷,我们村里不管几点,只要有需要,就会马上出诊。”

郑康康说道:“这叽霸医院难道就没有其他的脑科专家了吗?”

王医生摇了摇头说道:“听说其他的三个脑科医生都出去度假了,目前是安院长坐阵。”

“可是他也不负责啊,妈的,和安诗珠那个贱人一个鸟样。”郑康康怒声骂道。

王医生叹了口气说道:“那也没办法,只能等着了,至少这里的护理条件比村里好多了。”

“王医生,我爷爷会不会出事?”我低声问道。

王医生安慰道:“别多想了,我也相信秦爷吉人自有天相。”

我用力搓着头发,思绪特别的乱,爷爷病的这么严重,我却完全帮不上忙,如坐针毡。

我站起身来,来回踱步。

“老秦,你就别走了,晃得我脑瓜子疼。”郑康康说道。

我摇了摇头说道:“你不让我走我会疯掉的,不行,不能这么等下去,你知道安诗珠他们家在哪里吗?”

“知道,之前的同学录里面有,我们去她家?”郑康康问道。

我点了点头说道:“走,我们去请请那个安大院长试试。”

“成。”

“嗯,你们去吧,我在这里守着。”王医生开口说道。

我们赶紧离开了医院上了车,郑康康说道:“咱们就这么空着手去?可是现在烟酒店也都关门了。”

“我身上还有五千多,直接给钱。”我开口说道。

安诗珠住在县里唯一的一个别墅小区,谈不上很高档,毕竟是小县城,这里的房价也不是很贵,但是相对其他商品房来说,这里是县里最贵的小区了。

来到安诗珠家门口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安诗珠家的灯已经全部关了,只有一个房间还亮着灯,应该是安诗珠还没睡,我估计她今晚也睡不着。

“老秦,你说我们这样搞会不会让院长反感?”郑康康开口问道。

“这是他的职责,而且我们也不是没带诚意过来。”我说着直接按下了门铃。

亮着灯的房间窗户打开,换上了睡衣的安诗珠探头出来,看到我和郑康康之后,她猛的关上了窗户,然后见到二楼客厅的灯亮了起来。

安诗珠怒气冲冲的走出一楼大厅,嘴里低声说道:“你们俩到底要干嘛?”

走进之后,我才发现安诗珠的脸色有些发白,也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中了尸毒,我确实是中了尸毒,但是尸毒一般要等到三天之后才会发作。

“安诗珠,你也别太端着了,我们现在确实有求于你,你也不能把事儿做的太绝了吧?”郑康康毫不客气的说道。

安诗珠一愣,正要开口回怼,我掏出了五千块钱赶紧说道:“那个……我是来还你钱的。”

“还钱?”安诗珠一愣,眼珠子转了几下,接过钱直接说道:“知道了,我去和我爸说。”

安诗珠进去之后,郑康康愤愤不平的说道:“见钱眼开的狗东西,以后别他妈落在老子手里。”

不一会儿,安诗珠走了出来,说道:“我爸最近头痛,晚上起不了身,他答应明天一早过去就给你爷爷看。”

“不是……”

安诗珠门都没开,直接说道:“不是什么不是,就这点钱还想怎么样?我爸答应第一个给你爷爷看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安院长,求求您,人命关天,希望您能帮帮忙。”我敞开嗓子喊道,到了这个时候,我顾不得那么多了,从王医生的担忧来看,现在早一分钟治疗,就多一分希望。

“你找死啊!”安诗珠小声的说道。

别墅另外一边的卧室灯也亮了起来,没多久,安院长披着一件外套走了下来,看这样子是没打算去医院了。

“你叫秦一魂?”安院长开口问道。

我点点头说道:“您好,安院长,实在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您,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你爷爷的病情周医生已经和我说过了,现在主要是退烧,不适合手术,你回去吧,没什么问题的。”安院长开口说道,语气平和,脸色却有些不爽。

“您能不能……”

“诗珠,送客。”不等我说完,安院长直接转身走进了别墅。

“非不听,非不听!我爸现在已经不开心了,你俩赶紧走吧。”安诗珠说着也转身走进了房间。

郑康康咬牙说道:“这个B院长明显是在胡说八道。”

我捏了捏拳头,说道:“咱们回去吧。”

“五千块就这样喂了狗?不行,我去要回来。”郑康康说道。

我叹了口气:“如果要回来我爷爷就没人治了,等吧,只能等到天亮了。”

回到医院,王医生看着我们失落的表情就知道了怎么回事,他也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就这样在医院里面待到了天亮,安院长却迟迟没有来,我去找周医生打听,他说安院长九点半才上班。

又度日如年的等到九点半,安院长迟迟没有来,我再次找到周医生,周医生说他也不知道,叫我们再等等,安院长今天一定会来的, 求了好久才让他帮忙打了个电话,得到的回复是昨晚有人打扰他休息,他睡过头了,十一点才能到医院。

我当时连把医院拆了的想法都有了,可是我知道我不能这么做,爷爷的命还捏在他的手里。

王医生安慰我说道:“刚才我问护士了,说是烧已经退下来了,你别担心,再等等吧。”

我趁着护士进去的时候在门口看了一眼,爷爷的脸色已经越来越白了,这很不正常。

又熬到了十一点,安院长姗姗来迟,他穿着一身白大褂,走到门口看了我一眼,然后面无表情的走了进去,后面的一个医生手里拿着很多化验单。

不到五分钟,安院长走了出来,他看着我开口问道:“你是直系亲属吧?”

“是的,安院长。”我强打起精神,恭维似的说道。

“你跟我来。”

安院长一直把我领到他的办公室,然后不紧不慢的坐了下来,问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你和诗诗关系怎么样?”

我疑惑的看着他,说道:“您怎么问起这个来了?”

“噢,我就是随便问问,既然你不想回答就算了,我们说说你爷爷的病情吧。”

“您说。”我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安院长压了压手,示意我坐下,嘴里说道:“你爷爷的情况很不乐观,脑血管硬化,脑梗塞,都是老毛病了,又受了大风寒,现在虽然烧暂时退了,但是老毛病却更加严重了。”

我点点头,用哀求的眼神看着他。

安院长继续说道:“如果你昨晚没有打扰我休息,我今天早点来可能还没这么严重。”

我皱了皱眉头,心里怒火中烧,可是我知道我得忍住。

安院长冷笑一声继续说道:“我给出的治疗方案是开颅手术,而且必须尽快进行,总费用大概二十万左右。”

“好!”我直接答应下来,多少钱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爷爷能活着。

“我得提前和你说一下,成功率只有不到50%,风险很大,你如果同意,我们就做,不同意的话就把你爷爷接回家去照顾做保守治疗,也许还能活几个月,一旦失败,你爷爷可能就……”安院长轻描淡写的说道。

“安院长,您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我眼泪瞬间就掉落了下来,我没有想到事情突然会变得这么严重。

安院长摇了摇头说道:“我还有事儿,你考虑一下,如果要做,就在明天中午之前把手术费交了。”

我站在原地没有动,心里很不甘心,安院长摆了摆手说道:“出去吧,我还有其他病人要看。”

我转身走了出去,来到ICU门口的时候,发现爷爷已经被转移到了普通病房。

找到爷爷的病床,他就躺在一个四人间的病床上,脸上的血色似乎恢复了一点,还在打着葡萄糖,也还在昏迷状态。

班子里的师公三人也站在床边,正在和王医生聊着爷爷的病情。

我和王医生商量了一下,王医生说道:“秦爷晚上应该能醒,你先去筹钱,到时候和秦爷商量一下再做决定。”

……

赖账

“我们又带来了五万,是和村里的人借的。”师公说着又递给了我一个黑色的塑料袋。

“还差十一万,我去想办法。”我谢过大家,刚走出病房,碰到了买了饭回来的郑康康。

“老秦,你去哪儿?那个狗东西怎么说?”郑康康开口问道。

我看了看郑康康手里的饭,示意他先把饭给王医生送进去,郑康康点了点头,进去放下饭就出来了。

“安院长叫我准备手术费,现在还差十一万。”我一边说一边朝着外面走去。

郑康康说道:“我问家里拿,不过可能没这么多,你知道我家里条件并不好。”

我笑了笑说道:“谢谢你兄弟,麻烦送我去一趟赵若仙家,她还欠我八万二,我看能不能要回来。”

“真的假的?”郑康康疑惑的看着我,随后说道:“那剩下的三万我问我爸要。”

想起赵若仙,我心里有些波澜,但凡我现在还有别的办法,我都不会催她还钱的,可是现在完全没有办法了。

我摸出电话,给赵若仙打了个语音过去,没打通,再打,还是没打通。

赵若仙的家庭住址我知道,毕业之前写明信片的时候,我就记下了她家的地址,在县城的郊外,离这里不是很远。

车开了不到半个小时,来到了一栋二层小楼前,郑康康下了车,嘴里说道:“就是这里了,好像没人?”

院子里,还有一些炮仗碎渣,也有一些纸花,像是刚办完丧事不久。

我走到门口用力敲了敲,嘴里喊着有没有人在,却一直没有人出来开门。

足足喊了十多分钟,一个路过的路人开口说道:“老赵家没人了。”

“没人了?大哥,什么意思?”郑康康赶紧问道。

那路人叹了口气说道:“你就别问了,唉,老赵家命苦啊。”

说完,路人就直接走了,再问他什么他也只是摆手不作答,好像很敏感一样,看我俩的眼色也像是看瘟神一样。

“怎么办,老秦?”郑康康看着我问道。

我抬起双手揉了揉抓了抓头发,说道:“先回去吧,明天早上再来看看。”

“好,等下我把你送到医院之后我就回家拿钱,然后再帮你借借,我估计你借给赵若仙的钱,一时半会是收不回来了。”郑康康说着上了车。

我摇头说道:“她说三天后还给我的,也就是后天。”

“可你现在完全联系不上她啊,就算她后天还你,也不赶趟了。”郑康康说着发动了汽车。

我感觉脑子很乱,按照安院长的性格,钱要凑不到,那就是直接强制出院的下场,这钱,我无论如何也要凑到,赵若仙说她爸只让她晚上出来,那我晚上就再来一趟。

郑康康家里确实没什么钱,他和我跑前跑后的已经够辛苦了,我不能再把压力转嫁给他。

回到医院,郑康康直接开车回他自己家了,我回到爷爷的病房,王医生说叫我师公他们先回去了,太多人在这里也不好,然后问我还差多少钱。

我告诉他其实爷爷有钱的,不过被我借出去了,刚才去找人没找着,我晚上再去看看。

他也没有多问,直接说道:“我卡里还有点钱,现在去取,不多,也就三万多了。”

“谢谢您。”我站起身来,对着王医生鞠了一躬。

王医生笑了笑说道:“客气什么,是我家老头老太太的丧事,都是秦爷操办的,那个时候家里穷,秦爷一分钱都没有收我的。”

说完,王医生离开了病房,我看着爷爷,摸着他的手,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不是我没有出息,而是爷爷对我来说,真的太重要了。

极度的悲伤加上尸毒的干扰,我坐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趴在爷爷的病床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一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了,王医生坐在病床的对面,他拿出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子说道:“给,别担心,一魂。”

我伸手接过钱,勉强笑了笑,然后打开了手机,又给赵若仙打了几个语音,还是没有打通。

倒是班级群里很热闹,大家都在讨论一件事:郑康康在四处借钱。

带头讨论的就是钱烈贤和陈凉,在那里冷嘲热讽的。

我打开了郑康康的对话框,给他发了一个信息:“兄弟,谢谢了,不用找同学借钱,基本都还在上大学,他们哪有什么钱。”

郑康康没有回我的消息,只是在群里发了一条消息:“都他妈给老子闭嘴,不借就不借,在群里讨论什么?操!”

郑康康消息发出来之后,只看到钱烈贤在群里说道:“借钱的果然都是大爷,郑康康,你叫我一声爸爸,我借一万给你。”

“爸爸。”郑康康直接发了两个字。

我一愣,心里莫名其妙的心疼郑康康,这个家伙为了我什么都肯做。

“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郑康康又连续叫了七声,然后快速的发了一段话:“八声,八万块,给老子转过来,槽尼玛!”

“乖儿子,爸爸逗你的呢。”钱烈贤发出一条消息,然后是一连串笑哈哈的表情。

后面陈凉和其他人也跟着嘲讽,每一个表情都在侮辱着郑康康。

“我记住你们了,你们给我等着。”郑康康发完消息直接退出了群聊。

我赶紧给郑康康打了个电话。

郑康康直接挂断了,再打,他依旧挂断了,到最后直接关机了。

我放下了手机,深深的叹了口气,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有为钱发过愁,因为我根本就不需要花什么钱。

以前在学校的生活很苦,我也觉得没什么,只要能吃饱就行了,可是现在,我真真切切的感觉到没有钱的无奈。

在病床前守到七点多,郑康康提着饭回来了,手里还有另外一个包,他直接把包丢给我说道:“十一万,够了。”

我皱了皱眉头,把饭递给王医生,然后拉着他走出了病房,问道:“你这钱哪里来的?”

郑康康嘿嘿一笑说道:“你管那么多干嘛?反正我没做违法的事情就行了呗。”

“告诉我钱怎么来的?要不然我不要。”我很严肃的说道,他一个学生,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我爸给的。”

“放屁,你爸是环卫工人,你妈妈是餐馆服务员,他们还要供你读书,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我怒声问道。

郑康康依旧嬉皮笑脸的说道:“问我亲戚借的。”

“不说实话咱们兄弟就别做了,拿着你的钱走。”

郑康康叹了口气说道:“行吧,我把家里的房产证偷出来抵押给了高利贷。”

“你疯了吗?”我称身骂道。

郑康康也沉声吼道:“是你疯了吧?你爷爷的命不要了?这个钱,咱们以后赚回来还就是了,你我兄弟,一辈子兄弟,你他妈和我计较这个?操。”

我看着郑康康,听着他那义气的脏话,伸手和他拥抱了一下说道:“我也记住你了。”

“哈哈,别理群里那些傻逼,现在钱够了。”郑康康笑的很开心。

我摇头说道:“我们还是去一趟赵若仙家里吧,高利贷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那利息能把我们拖死。”

“行,我听你的。”郑康康说道。

再次驱车来到了赵若仙家,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了,她家依旧关着门,而且没有开灯,睡不可能这么早就睡的。

我喊了几声,依旧没有回应,郑康康说算了,肯定不在家。

正在我们准备回去的时候,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还是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披着头发的赵若仙站在门后。

“我就说在家吧。”我赶紧折返回去,然后走到门口,开口说道:“那个……不好生意,我……我……”

“我什么我,赵若仙,老秦的爷爷得了重病,现在需要钱做手术,你借他的八万二,赶紧还给他吧。”郑康康直接说道。

赵若仙看着我没有说话,郑康康继续说道:“你怎么在家里又不开灯呢?多暗呐。”

赵若仙摇了摇头,嘴里说道:“我怎么记不得你借钱给我的事情了,你说你借钱给我了,有欠条吗?”

我一愣,疑惑的看着她:“你不会是想赖账吧?”

“既然没有欠条,那你有转账记录吗?”赵若仙继续问道。

我皱着眉,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她前两天晚上可完全不是这个态度。

“不是,我说赵若仙你做人不能这样吧?老秦信任你才没有叫你打欠条的。”郑康康直接说道。

赵若仙摊了摊手,很无辜的说道:“问题是我没有借呀。”

“老秦,你到底借没借?”郑康康看着我问道。

我强行平复了一下心情,嘴里说道:“赵若仙,你别闹了好吗,那钱是救命用的,算我求你,你还我八万也行,那两千我不要了。”

赵若仙摇了摇头说道:“可是我没有借你的钱,我怎么还啊?”

“你……”我顿时气的说不出话来,这赵若仙明显是在赖账,前三天晚上,明明就是她,穿的衣服都是一样的,现在居然要抵赖?

……

秦一魂, 杜奕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邻家萦怀点评:

看完《道门神通》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