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危情蚀骨:霍少的天价妻

危情蚀骨:霍少的天价妻

作者:灯火阑珊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4-08 12:25:13

《危情蚀骨:霍少的天价妻》小说情节波澜壮阔,灯火阑珊主要说的是:白柠看着他下楼的背影,不由得捏起拳头,她不懂,都在在简家长大的,简穆凭什么比她得到的宠爱更多!她转身进屋,坐到床边上,缓缓地伸出手,探向床上的人。突然!她双手紧紧的锁床上人儿的喉咙!她再稍微用点力,以简穆现在的身体状况是绝对反抗不了,只要简穆死了,北念哥哥就是她的。只要简穆死了……“咳咳咳……”下一秒,简穆被窒息感的弄醒,睁开眼就看到白柠一脸狰狞的看着她,紧紧的扣在她的脖子上,她挣扎的掰开白柠的手。
展开全部

危情蚀骨:霍少的天价妻:只要你死了!

简穆第二次被丢到这条公路上,第二次爬回去。

她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穿着薄如纱的的晚装,走在公路上,脚跟刚愈合的伤口又被磨破,已经痛到没有半点知觉。

而她像是个被抽走灵魂的布偶,只是机械的往前走,倒也轻车熟路,从天黑一直走到天亮。

到家时,她累得虚脱,手上提着一双高跟鞋,整个人狼狈得不成样子。

江嫂看到她,惊吓着愣了几秒,赶紧跑过去扶住她,却被人呵斥住:“你别碰她!”

江嫂哪里顾得上,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她,再晚一步,她就要摔下来,看她这幅模样,江嫂心疼极了。

穿着洁白整洁的睡裙的白柠双手环抱于胸前,站在楼梯口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眼里露出一丝鄙夷:“这么脏的人凭什么进我的家?”

简穆半张着嘴,可喉咙干到发不出一丝声音。

可白柠却像是听到了她的声音。

她说,这是我家。

简穆洗了澡,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上午,退下一天的烧又烫了起来。

她不肯去医院,江嫂只好跑到隔壁去找余凛,幸好他在。

余凛过来时简穆的温度已经降低很多,他给她做了物理退烧,又给她重新处理脚跟的伤口,离开却在房门口被白柠挡住。

“你是不是喜欢她。”白柠一脸天真的指着一脸痛苦的躺在床上的简穆,露着笑容道,“如果你喜欢她,我可以让北念哥哥成全你们,要不你带她走吧,她留在这里没人照顾的。”

白柠一脸天真,仿佛真的是在替简穆考虑。

“我劝你最后不要伤害她。”余凛却撇开她的手,绕开她朝楼下走,就连多一个字都不愿意跟她说。

不管是失忆前的白柠还是失忆后的白柠,他从来都没有过一丝的好感,那些挑破离间的话,他也不想听。

白柠看着他下楼的背影,不由得捏起拳头,她不懂,都在在简家长大的,简穆凭什么比她得到的宠爱更多!

她转身进屋,坐到床边上,缓缓地伸出手,探向床上的人。

突然!

她双手紧紧的锁床上人儿的喉咙!

她再稍微用点力,以简穆现在的身体状况是绝对反抗不了,只要简穆死了,北念哥哥就是她的。

只要简穆死了……

“咳咳咳……”下一秒,简穆被窒息感的弄醒,睁开眼就看到白柠一脸狰狞的看着她,紧紧的扣在她的脖子上,她挣扎的掰开白柠的手。

“白柠,你……你要做什么?!”

“我要杀了你,只有你死了北念哥哥才会完完全全的属于我!”

简穆满脸的冷汗,用尽浑身的力气推开白柠,她想喊救命,但哑掉的嗓子根本发不了声!

“北念哥哥亲眼看到你跟别的男人睡在一起了,他为什么还是没有把你赶走!为什么!为什么!”

“是你?是你设计让我去曙光公馆的!是你故意让北念看到那一幕的!”

“你错了。”白柠疯了似的笑起来,笑声却让人感到可怕,“要去曙光公馆的人是你,我只不过是随便跟北念哥哥说了句话,可是!他居然没有把你赶出去,居然还让你回到这个家里来,简穆,你说,你凭什么!你到底凭什么!”

“你……你看到我的本子上写的东西,你知道我昨天晚上要去曙光公馆找路易斯!”

果然,她小心翼翼护着的秘密,最终还是被白柠发现。

“只能怪你自己没有把你的计划藏好,怪不得我,而且是你自作自受,我可不认识什么路易斯,你上赶着去给人暖床,我为什么要拉着你?”白柠俯身凑到简穆的耳边,魔鬼般地说,“我只是告诉北念哥哥,你跟一个叫路易斯的人打电话,还说晚上见……”

“白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就要问问你自己,我比你先遇到北念哥哥,可是凭什么爸妈却要让你嫁给他,嫁给他的人应该是我!是我!是你抢走了我的东西,是你抢走了我的北念哥哥!”

“你果然……”简穆紧紧的抓着她的手,防止自己被伤害,她忍着疼,“你根本就没有失忆!”

“这事不重要,只要你死了北念哥哥的身边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只要你死了……”

白柠扣着简穆的手,想要捏住她的脖子,只要再用多一点点力气,她就可以解决掉这个破坏她幸福的女人!

简穆意识到,白柠是真的要杀她!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撇开白柠的手,将白柠推开,从白柠的手上逃离,她从床的另一边滚了下来,连滚带爬的离开房间,一路朝着楼梯走,朝着门外走。

白柠要杀她,此时,她只有一个念头:她要活着!

简穆跑出别墅,她拼了命的往前跑,可路真的好长,仿佛看不到尽头般的长。

突然,身后传来汽车的声音,她转身,看到车上坐着的是白柠,她仿佛看到白柠红着眼冲着她开过来。

简穆突然一下双脚不听使唤的愣在原地,眼前像是突然浮现一年前朝着她跟白柠涌来的海浪,翻滚着。

嘭!

撞上了。

车底下晕开一摊血,简穆躺在血泊中……

危情蚀骨:霍少的天价妻:我就不该救你!

失去意识之前,简穆隐约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她仿佛看了霍北念。

原来,霍北念也在场吗?

他是眼前看着她死在白柠的手下的吗?

那他应该很开心吧?

他走近血泊里,轻轻的将简穆抱起来,厉声呵斥道:“简穆!你不要睡,我不许你睡过去!”

霍北念,是霍北念的声音……

“霍北念……为什么?爱上你……我错了吗?我好恨……”简穆的声音渐弱,抬起的手缓缓、无力垂下。

她晕了过去。

“简穆!你别说了!”霍北念人生第一次感到那么的无助,那么的可怕,“余凛,你看什么看!还不快救人!”

他抱起简穆往前跑,却不知道该往家里跑还是送她去医院,看见余凛跑过来,更是坚定眼神:“余凛,你快救她!”

“我是医生,但不代表我家里有能做手术的东西!快上车,送她去医院!”

开车的是余凛,他以最稳最快的速度来到医院,车子停在医院门口,护士已经准备好床等着他们。

霍北念踹开车门,小心翼翼的把简穆放在推床上,跟着护士推着床往医院里去,往抢救室方向奔跑。

推床进入手术室,他被挡在外面,他这时才空出时间低头看了眼抱过简穆的双手,全是她的血的双手正在颤抖着!

这一刻,他才意识到简穆有危险!

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他第一次担心自己会失去一个人!

霍北念的声音嘶吼急躁的对着刚要进手术室的医生大喊道:“如果简穆有什么事情我要让你们整个医院陪葬!”

当他看到简穆倒在血泊里时,他浑身血液仿佛在那一瞬间停止流动,他从不知道,他的心居然会如此的痛,痛得想要替她那一下撞击。

他差点就再也见不到她。

她说恨,是恨他吗?

他赤红着双眼,满身疲惫的看向跟他一块来的余凛:“到底发生了什么?简穆怎么会……”

“你不知道吗?你没看到坐在撞上穆穆的那辆车上的人是谁?”余凛冷眼看着他,“如果简穆有事,你只能怪你自己,要不是你一再的包容白柠,穆穆今天就不会出事!”

“简穆不会有事!”他腾得抬手一把抓住余凛的肩膀,把他往墙上摁去,满是血的双手染脏了余凛的白衬衫,紧逼着他,“她不会有事!而且——”

霍北念撒开他,看着眉头紧锁的他,深吸了口气往旁边一偏,背靠着墙,冷漠且不耐烦的丢了句:“她还没有赎罪完,凭什么死。”

赎罪?霍北念又一次刷新了余凛对他的认识!

——

又是这股熟悉的消毒水味道,这个地方她好像不止一次进来了。

简穆躺在床上,睁着双眸盯着天花板,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

一周前,趁着她生病的时候,白柠要杀她,在她以为自己逃脱时,被白柠开着车撞了上来。

她刚醒来时听到医生说,幸好及时送到医院,再晚半个小时,她很可能会失血过多而亡。

她在手术室里足足待了一天一夜,才捡回一条命。

醒来后,她没见到原本以为会到她面前来哭哭啼啼装可怜,道歉的白柠,也没见过口口声声说一年前该死的人是她的霍北念。

她问过来照顾她的爸妈,问过护工,但没有一个人愿意告诉她,甚至没有人提及白柠半句。

她偏头看向窗外,阳光明媚,天色很好,她嘴角带着笑,却是那样的哀伤。

“你醒了?”

一句话,收走简穆脸上所有的笑容。

她顺着声音看去,是在她住院的这几天里第一次出现的霍北念。

她撑起身体问:“白柠呢?她为什么不敢来见我,霍北念你知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她装的,她根本就没有失忆!”

“简穆,你为什么还这么死性不改?你都这样了还要陷害柠柠?”霍北念冷眼看她,“看来这次的车祸根本不能让你涨任何记性!”

“霍北念,我被撞的那天你在场,你是不是忘了到底是谁把我撞成这样的?”

她之所以会躺在这里全是拜白柠所赐,但现在霍北念却要替试图将她撞死的人说话。

霍北念俯身掐着她的脖子:“我问你,那天你到底跟柠柠说了什么,你为什么要刺激她?”

床上的人却不管霍北念怎么摇晃着她的身上,都没有任何反应,就跟死了一样。

霍北念放开她,往后退了半步,床上的人才缓缓开口:“那天她要杀我,我逃了……没逃开,差点被撞死的人是我,是我!”

简穆抬起头对上眼里带着一丝狠厉的霍北念,她嘴角不由得扬起一抹悲凉,眸中的狠意也慢慢浮现,问道:“我没被她撞死,你是不是很失望?那你就应该在我还在ICU的时候弄死我。”

“对,我是很后悔!”霍北念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底的恨意更加显著,似咬牙切齿地说,“我就不该救你!”

原来,在她失去意识之际看到的人真的是霍北念,是霍北念将她送到医院的吗?这是不是证明,他心里不是完全没有她?

“简穆,我为什么要救你?”霍北念有些悲凉地说道。

这一句话让简穆不由得想起一年前,他曾当着大海的面说过的那句“简穆,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跟现在是一模一样的语气。

霍北念果真恨不得她死,可是……为什么死的人一定要是她?

简穆咽了口唾沫,深吸了口气,才似鼓起勇气再说:“白柠没有失忆,她什么都记得,她知道你是霍北念,她知道我是简穆,她只是要以这种装疯卖傻的方式留在你身边!”

简穆话音刚落下,霍北念再一次俯身,捏着她的下巴,直接对上她的双眼,眼里仿佛在带着一股杀意。

“你既然知道她精神有问题,为什么还要刺激她?”霍北念加重手上的力度,却在看到她眼角蜿蜿蜒蜒的往下流过一行泪水时松开了手,“简穆,你到底有没有心?”

霍北念没有情绪的留下一句“好好的待在医院”后抬脚离开病房。

简穆撑起膝盖,抬手捂着脸颊,肩膀一上一下的抽动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泪水却湿了手心。

整个病房都染上一股忧伤,简穆看着被关上的门,渐渐的闭上眼。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半双大叔点评:

《危情蚀骨:霍少的天价妻》是一本非常好的书!内容很精彩!主人翁非常强!非常好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