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

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

作者:千苒君笑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4-08 11:27:46

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她到死才明白,她爱的人伤害她,她信的人算计她,唯独她恨的人,才是真的爱她。重生一世,害她的人她要一个个报复回来,而那个她亏欠了太多的人,就由她来保护!
展开全部

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第15章试读

  或许连敖策自己都没意识过来,那意味着什么。他几乎是本能地做出那样的举动。

  但温月初亲眼所见,感觉浑身血液都冷透。

  等其他人追上来时,敖策已经把敖冉从地上抱起,大步转身往回走,一边吩咐道:“立刻去叫大夫。”

  敖冉迷迷糊糊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敖策的怀里。随之腿上一阵尖锐钻心的疼袭来,让她浑身都被冷汗湿透。

  她微微张开双眼,瞳仁漆黑,依稀看见敖策面色冷厉,那凉薄的眉目浸着汗水,眉骨拢着,其间那股子阴沉浓得化不开。

  他后面的衣背上,亦是被汗水湿了一大片。

  她仿佛听见了谁的心跳声,在胸膛里战如擂鼓似的。

  敖冉对他笑笑,道:“我是不是从马上摔下来了?”

  敖策紧了紧抱着她的手臂,道:“很快就到家了。会没事的。”

  敖冉有些心疼,伸手摸上他的眉骨,想抚平那上面的褶皱,显得冰凉的手指拭了拭他额角的汗,道:“二哥不要着急,你慢慢来啊。”

  马场里,敖策第一时间带着敖冉离开以后,温月初还坐在地上,愣愣地回不过神。

  “月初妹妹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温月初惊魂未定地摇摇头。

  温朗便带着两个人去检查那两匹马。

  扶渠没想到,敖冉上午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眼下回来便成了这番模样。当即就吓哭了。

  好在大夫很快便来了。

  经过一番检查,敖冉浑身有擦伤,而左腿小腿骨给摔折了。

  幸好腿骨没有太大的损伤,就是骨关节脱臼。大夫要把她的小腿腿骨给捏回正位,提前说了会很痛,也好让她有点心理准备。

  敖冉坐在床边,拉着敖策的手,道:“大夫你开始吧。”

  大夫也不马虎,握着敖冉的腿骨,听得咔嚓一声,就给她扳了回去。

  或许是敖冉的身子骨比较娇弱,又或许是前世所受的那些痛已经随着时间给冲淡了,敖冉尽管有心理准备,突然来这么一下,她还是浑身一紧,扭身便一头闷在了敖策的腰上,连连抽气。

  敖策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安抚着:“好了,没事了。”

  敖冉的腿还是很疼,为了稳妥起见,大夫将她的小腿固定绑起来,先养几天看看有没有好转。

  身上其他的伤也都留了药。

  等敖策从宴春苑里出来的时候,温月初正在院外不远处的塘边凉亭等候。

  敖冉是与她赛马出的事,且又是被她的马踢的,事后她若是不来显得她心虚;可她来了姚如玉也没把她当客人,不准她往宴春苑走动。

  眼下终于见到敖策出来了,温月初迫不及待地出声喊道:“敖公子。”

  敖策站在日光下,一时看不清面上表情。他侧头往凉亭看来,随后便折身抬步往这边走。

  温月初此刻脸上的苍白之色还在,再见敖策时心中杂糅了万般复杂的感情。

  她还是上前问道:“三小姐她……怎么样了?”

  敖策在凉亭内站定,如冷钩一样的眼神看着她,让她感到莫名的窒息。温月初面色愈加发白,脚下有些虚软。

  片刻,敖策才道:“托你的福,她摔断了一条腿。”

  温月初眼眶一颤,就溢出了眼泪,那凄楚之态我见犹怜。

  她含泪泣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当时那马突然发疯,我一人之力实在拉不住……”

  如若真是一场意外,事发突然反应不及也正常。

  敖策无动于衷,他只垂了垂眼睑,眼神下移淡淡落在了温月初的腿上,道:“你说,我该怎么回敬你?”

  那凉薄的语气,和阴冷的眼神,让温月初猛地一抖。

  温月初知道敖策沉默寡言、不苟言笑,但是她却从不曾真正见过他心狠手辣的一面。

  光是他看向自己的腿的眼神,就足够让温月初浑身冒冷汗了。

  他是要让自己也断一条腿吗?

  温月初简直不敢想。明明是夏日,她却冷得打战。

  但是温月初嘴上却哭着说道:“如果用我的腿可以换三小姐的腿,如果这样能解敖公子的怨愤,那我愿意的……敖公子,你动手吧!”

  她泪眼望着他,内心里又痛苦又害怕,可是这个人是她喜欢了五年的人,她无可救药地迷恋着他。

  敖策刚朝她走了两步,温月初忽然又唤道:“敖公子,敖策……”光是这个名字就让她心痛,泪流不止,她鼓起勇气道,“你可以娶我吗,你娶我吧好不好……别说一条腿,两条腿我都可以给你……”

  她将自己一直以来最想对敖策说的话,在这个时候说了出来。

  她隐隐有种预感,要是再不说,以后都没有机会说了。

  况且她根本不想断掉一条腿,她要用别的事来引开他的注意力……

  敖策脚下顿住,道:“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娶你,是长得好看,还是身份地位不一般?”

  温月初自认为还算才貌出众的,可是她在敖策的眼里却看见了自己丑陋的模样。

  温月初身子颤颤,道:“我从十四岁开始喜欢你,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年,你定然知道我喜欢你的……我对你好,我每年给你做新衣裳,每次你来我都下厨为你做菜,你若是不喜欢我,不会接受的对不对?”她奢求地看着敖策,“你也是喜欢我的对不对?我一直等着你娶我啊……我今年已经十九了,我等不下去了……”

  敖策道:“你何时见我穿过你做的衣裳,何时见我吃过你做的菜?”

  温月初其实是知道的,只是她不肯死心。

  她心灰意冷地听着敖策又道:“我要你等我了吗?别说十九岁,你便是自作多情地等到九十岁,又与我何干。”

  她一直不敢把话说得明白,便是害怕听到这样的结果。

  可如今,还是避免不了了。

  其实她知道,她对敖策只是遥不可及的奢望。如果没有哪个女人能入得他的眼,倒也罢了,可偏偏……

  敖策侧身扫了她一眼,最终还是没对她动手,准备转身离开,道:“你要不是温朗的妹妹,今天我便废了你。”

  眼看着敖策就要走出凉亭,温月初不死心,听着自己的声音轻飘飘地道:“是因为三小姐么?”

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第16章试读

  敖策背影一顿。

  温月初敛着声音里的一丝颤抖,又问:“你这么干脆地拒绝我,是因为三小姐吧?你喜欢她是吗?”

  敖策未动,身形像雕塑一般,声线很平,没有一丝语气和起伏道,“你如何这么认为?”

  “我都看见了。”温月初道。

  也是在她亲眼所见的那一刻,她才彻底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些天会这么在意,甚至是嫉妒。

  就算敖策身边从没有过哪个女人,可那是他三妹,他对自己的妹妹宠爱有加,有什么不对呢?她为什么偏偏就是见不得他对他三妹好呢?

  温月初才意识到,她有着身为女人的直觉。她之所以觉得碍眼,是因为敖策对三小姐的好,根本不仅仅是哥哥对妹妹的好,他早已超出了兄妹之间的界限!

  敖策突然转身,晦暗莫测地看着温月初,道:“你都看见什么了?”

  温月初心里狠狠一紧,从敖策的反应来看,她后知后觉她可能说了他最不想听到的话。可是温月初不甘心,她就是想要听听他怎么回答。

  但是现在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先前敖策盯着她腿的时候她是如坠冰窖,而此时此刻她却感到毛骨悚然……

  敖策又道:“我问你看见什么了?”

  “我看见……在马场的时候,你吻了她的额头……”

  若是正常的兄妹之间,再怎么担心着急,会有那样的举动吗?

  “很好,你看见我吻了她的额头。”敖策抬脚,又一步步朝凉亭里的温月初走来,“今日我原打算饶了你的。”

  温月初一步步往后退,苍白如纸的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她退无可退,身后的凉亭外面就是一方水塘。

  她慌张地往水塘看了一眼,又颤抖着看向敖策,口不择言道:“你想干什么……这不是我的错,是你自己的错……你简直是个怪物……居然喜欢上自己的妹妹,就算、就算我没发现,你也迟早有一天会被别人发现的!”

  眨眼间,敖策已至温月初面前,她本能地想逃,结果被敖策横臂捏住了她的脖子,擒回来便一举抵在凉亭的柱子上。

  温月初一个劲地扳敖策的手,终于彻底崩溃了,又哭又闹:“我不会往外说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你饶了我吧……求求你饶了我……”

  她睁大眼,只能看见敖策无动于衷的表情。

  她还不想死……

  电光火石间,恰恰就在这时,花园里响起了脚步声。

  温月初伸手指着敖策的背后,“哥……哥……”

  敖策不着痕迹地收了手,看着她道:“若是让我知道你再胡言乱语一个字,什么下场你知道了吗?”

  温朗看见敖策在凉亭里,便往这边过来一看,发现他妹妹被敖策的身形给挡住,也在这亭子里。

  要不是温朗来得及时,温月初可能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他了。

  思及此,她顺着凉亭柱子瘫软下去,浑身哆嗦、后怕不已,哭得不能自己。

  温朗把温月初扶起来,道:“月初,这是怎么了?”

  敖策低眼看她,道:“阿冉只不过摔断了一条腿,你劝劝她,不必如此自责。”

  这话温朗听来不是滋味,道:“三小姐的情况可要紧?敖二,这次委实是月初做得不对,我代她向你赔不是。回去以后我定严加管教她,不会再让她做出这样的事。”

  敖策点点头,道:“那两匹马检查过了吗?”

  温朗道:“检查过了,并无异常。有可能是吃错了东西,听马差讲,马突然发病的事之前也偶有发生。”

  温月初倏而怔愣地抬头看他,眼角的泪还垂着。

  敖策亦侧头看他。

  温朗面色严肃,无往日的半分玩笑之意。他蹙眉道:“怎么,你不信我?你若不信,再派别人去检查一遍。”

  片刻,敖策道:“我信你。既是意外,你带她走吧。”

  温朗一边搀扶着温月初一边道:“等三小姐好些了,我再带月初登门谢罪。”

  要不是温朗扶着,温月初走路都走不稳。

  温朗路上一言不发,带着温月初回家以后,直接领着她回院子,进了她的房间。

  温月初人还恍恍惚惚的,紧接着脸上便是一疼,火辣辣的感觉瞬时蔓延了整张侧脸,伴随着“啪”的一声,那力道颇大,温月初身子一偏,就趴倒在了桌面上。

  随之她捂着脸,才意识过来,这一巴掌是温朗打的。

  她不可置信地抬头看着他,从小到大他都没打过自己。

  现在的温朗是满脸怒气,与先前在侯府时的冷静大相径庭。

  温朗沉声道:“今天你都干了些什么?那马你动了手脚是不是?”

  温月初摇头,辩驳道:“我没有……哥哥不是说那马是吃错了东西,自己突然发病的吗?”

  温朗冷笑,道:“你信吗?”

  温月初看见他从袖中取出的那枚银针时,脸色煞白。

  温朗道:“这是在你骑的那匹马上找到的,你觉得那匹马还是突然发病吗?事到如今,你还想抵赖是不是?我原以为你只是争强好胜了一点,却没想到你竟存了这样的歹毒心思!你想害死敖家三小姐是吗?”

  温月初哭了起来,猛地摇头,道:“没有,我没有想害死她,我只是……我只是想胜出罢了……我也没想到,那马会突然朝她冲过去……”

  温朗冷眼看着她,道:“难怪一开始你就问我三小姐是不是也去,这银针你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吧?你早就打算到了马场以后想办法和三小姐比试,她若不如你还好,她若比你强,你就把准备的银针用上!温月初,什么时候开始你的心计变得这样深了?”

  温月初再也无从辩驳,趴在桌上哭得撕心裂肺。

  她现在也后悔了,可是后悔也无济于事啊。

  温朗又道:“就因为她是敖二的妹妹,你便能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三小姐是侯府嫡女,是威远侯的掌上明珠,也不看看你自己,拿什么可以跟她比?就拿你哥是敖二的朋友吗?今日我为了包庇你而欺骗了敖二,来日他若是知道,还会再信我吗?

  “你就没有一点自知之明是不是,我跟你说过许多次,你偏还是要痴心妄想。他压根就没正眼看过你,你给他做的那些衣裳他一件都没要,全给我拿去扔了!月初,你若当真惹到了他,你觉得他会对你手下留情吗?”

  原来敖策说没穿过她做的衣裳,竟都是拿去扔了……

  温月初心里难过,可是却又不得不认。

  敖策的无情和可怕,她已经亲身感受过一次了。他确实不喜欢她,根本不会对她心慈手软……

  后来,温月初一个人趴在房里伤心欲绝地哭了一场。

  再后来,敖冉听闻温月初消息时,便是听说她已经定亲了。

  而皇宫里,则派了宫里就派了两位嬷嬷到徽州来,暂且入住侯府,教敖绾学习宫中礼仪。

  那两位嬷嬷长得结实,在教习上也十分严厉。

  她们得空时在府中走动,便要来拜访敖冉。

小说《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 第15章 是因为三小姐么?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采亦小姐姐点评:

我也是看了蛮多书的老书虫了,《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这本书还比较喜欢吧,情节设计的不错。一波三折,让人猜不到结局,却有所铺垫,文笔也不错,总体来说是一本好书,值得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