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龙城志

龙城志

主角:木天, 慕容飞雪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9-24 16:07:57

木天 慕容飞雪在《龙城志》里面是一波三折,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刚刚走上七八招,木武一个便腿,将木天踢飞,走到一边摇摇头,“太差了!”木天爬起来,“猜猜我昨晚炼了多少地灵丹?”木文、木武二人只是看着木天,却不说话,一副你爱说不说的表情。木天见状,得意地笑道:“五十八颗,全部二品五阶哦!厉害吧!”木文、木武不由的点头道:“厉害!”“文哥,你在帮我多准备点灵药,我一会儿继续炼丹,一定要完成族长大人的任务。武哥,我们在走几招?”
展开全部

龙城志:完成任务

第二十三天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照在炼丹室时,炼丹室的门打开了,木天兴奋地跑了出来。

“武哥,武哥,你猜猜我昨晚炼了多少颗地灵丹?”木天兴奋地问道。

木武起身,随口应付道:“二十颗!”

“少了!二十四颗!”木天笑道。

“什么!”木武大惊,“你小子拿我开心是吧?”

“不信是吧?自己看看!”木天说着扔过一个瓷瓶。

木武接住瓷瓶,看了看木天,见他不像在开玩笑,遂打开瓶盖,将神识探入。

“真的是二十四颗,还全是二品五阶的!”木武吃惊不小。

“哈哈哈!”木天开心地大笑。

木武不由的摸了摸脑袋,惊叫道:“这怎么可能,这又是什么情况啊!”

“我现在要去参悟秘籍了!”木天说道,转身向静室走去,“对了,武哥,帮我多准备点灵药,里面没有多少了,我晚上还要炼丹!”

“还参悟你个头,你不是已经领悟了吗?“木武嚷道。

“初步领悟而已,我感觉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木天隔着静室的门回道。

木武自语道:“见鬼了!见鬼了!”一回身,刚好看见木文走进院来,连忙跑上前将刚才的事情说了。

木文接过瓷瓶,低声道:“看来,我又得去见族长了!哦,还有准备灵药!”

第二十四日清晨,木天再次走出炼丹室,满脸笑容地看着木文、木武。

“猜猜,我昨晚炼了多少地灵丹?”

木文没吱声,木武摸摸头道,斜眼道:“四十颗?”

“四十五!”木天将手中瓷瓶扔向木武,又同时抽出烈火刀扑了上来。

木武刚伸手接住瓷瓶,就见烈火刀砍到了面前,连忙后退,同时大叫道:“臭小子,你又偷袭!”

烈火刀不同于一般灵品宝物,是可以用灵气催发出火焰的,木武反应虽快却还是有些躲不及,烈火刀催发的火焰烧点燃了木武的衣角。

“混蛋!”木武骂道,“噌”的一声,长剑出鞘,将点燃的衣角划去。

木天见占了便宜,转身就跑,大喊:“文哥,里面灵药没有啦!帮我多准备下!”

木武提剑追来,“臭小子,给我站住,赔我衣服!”

“自己笨怪的谁来!哈哈哈哈!”木天飞身窜入静室,在里面将门锁死了。

木武提着长剑在静室门口来回走动,气的大骂道:“臭小子,你有本事你别出来!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你!”

木文笑道:“阿武,你要小心了,怕是木天要不了多久就会追上你了!”

“追上我!怎么可能!”木武直摇头,“在给他几年还差不多!”

“以前或许要几年时间,现在嘛!啧啧!”说着木文看了看木武残破的衣角。

木武不甘道:“他那是偷袭!”

“他以前没有偷袭过你吗?”木文道。

木武一愣,辩解道:“啊!有啊!不过才得手一次!”

“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好像你前些日子把木天训练的很惨啊!”木文道。

木武嚷道:“那可是你让我训练的!”

“没错,是我让你训练的!”木文道:“可是,好像很多方法不是我训练你的啊!好像是某人自己琢磨出来的!”

木武一时语塞。

见木武无语,木文径自笑呵呵地走了。

木武盯着静室的门,“哼!还想追上我!”转身也径自修炼起剑法来。

第二十五日清晨,木天依然准时出来,二话不说抽刀就直奔木武。

木武早有准备,大叫:“来的好!”提着长剑冲了上去。

刚刚走上七八招,木武一个便腿,将木天踢飞,走到一边摇摇头,“太差了!”

木天爬起来,“猜猜我昨晚炼了多少地灵丹?”

木文、木武二人只是看着木天,却不说话,一副你爱说不说的表情。

木天见状,得意地笑道:“五十八颗,全部二品五阶哦!厉害吧!”

木文、木武不由的点头道:“厉害!”

“文哥,你在帮我多准备点灵药,我一会儿继续炼丹,一定要完成族长大人的任务。武哥,我们在走几招?”

“乐意奉陪!”木武应道。

第二十六日清晨,一个昼夜的时间,木天练出了一百二十八颗地灵丹,这天,他和木武走到了第九招。

第二十七日清晨,又是一个昼夜的时间,木天足足炼出了一百四十颗地灵丹,这天,他和木武走上了十招。

第二十八日清晨,这一个昼夜的时间,木天又炼出了一百四十九颗地灵丹,而这一天,他和木武走上了十二招。

第二十九日清晨,在一个昼夜的时间,木天又炼出了一百五十三颗地灵丹,而这一天,他和木武走上了十四招。

第三十日清晨,在这最后一个昼夜,木天炼出了一百五十七颗地灵丹,而这最后一天,他和木武走上了十六招。

木天的进步是神速的,木武担忧的加剧要超过木天进步的速度,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怕是就要被木天虐待了。

三十天时间,木天足足炼了近千颗地灵丹,不单是完成了任务,而且是超额完成的。在交了三百六十颗地灵丹还债后,还剩下有近六百颗,再扣掉这六百颗的灵药成本,他和木文、木武兄弟三人每人一份,每人分了大概一百三十颗地灵丹。

木天本打算再多炼点地灵丹备着,毕竟自己实在太穷了,虽说需要的时候可以有家族支持,但是族长大人的利息实在太高了,四分之一啊,若不是自己是个丹师怕是还不清了。再者这地灵丹自己也可以使用的,还有很快就要去望京了,需要灵石的地方还很多,丹药在很多时候也可以当灵石使用而且人们也更愿意接受丹药。毕竟有的时候有灵石也未必可以买到丹药。谁知这几天木天爆发的太疯狂,竟将家族中储备的灵药用光了,若想炼丹也只得在等些日子。

清晨,木天再次来到了家族的议事厅外,等候着族长的招见。再次看见这历经千年依然坚挺的议事厅,木天不由的遥想千年以前,先祖孤身来到龙城,披荆斩棘,几历风雨方才开创了千年的基业,一时心驰神摇,家族的荣誉感和自豪感油然而生。

议事厅的角门开来,木大海走出来,“天少来了,族长在等你了!”

被打断思绪的木天连忙施礼,“有劳海哥!”

还是上次的房间,族长大人依然背光而坐,正细细地品着茶。

木天不由得腹议,这样坐在光芒之中,真的好吗?不就是想给人一种光芒万道的感觉嘛!还真是有点虚荣啊!

心里虽然乱想,脚下不敢怠慢,连忙近前几步,施礼道:“木天给族长大人请安!”

族长并没有抬头,“怎么?又来找我评理要公平来吗?”

木天一愣,这些天的事情电光石火般在脑海中闪过,只几个呼吸之间便想通了,这三个任务分明就是对自己的一种磨练啊!连忙再深施一礼道:“小子年幼不懂事,不知族长大人用心良苦,特此请罪,望大人宽恕!”

族长抬头看看木天,笑道:“罢了,你能体谅最好不过!”

“多谢大人!”木天再次施礼,直起身时,眼睛却盯着族长手中的茶杯,上次的灵茶木天可还记着呢!

族长有所发觉,笑了:“还想喝点?”

“多谢族长!”木天快步上前。

“嘿!你小子还真能顺杆爬!”族长笑骂道。

灵茶可是好东西,木天不理族长打趣,忙给自己倒了一杯,端起来轻轻抿了一口。

只见木天的表情有满心的期待,变成了一脸的疑惑,又饮了一大口,抿着嘴细细咂摸起来。

“哈哈哈哈!”族长却忍不住大笑了,“你这混小子,还以为是灵茶啊!哪有那么多灵茶给你喝!”

木天恍然大悟,竟然被族长大人给骗了。

“你的事情木文每天都有向我汇报!”笑过之后,族长缓缓说道:“你表现的不错!三个任务都完成了,没有辜负我的期望!”

“我也是侥幸完成!”木天回道:“若不是侥幸领悟了家族秘籍,后面是不可能完成任务的!”

族长点点头,伸出手道:“拿来吧!”

木天一愣,“什么?”

“玉简啊!既然已经领悟了还不还回来!”族长道。

木天忙摸出玉简,递给族长,问道:“族长大人,不知可否将第二层的玉简给我参悟下?”

“早给你准备好了!”族长接过玉简后,略探查下便收起,旋即又拿给木天一块新的玉简。

木天连忙接过来,大喜道:“多谢族长大人!”

族长道:“你的天赋很好,理当修此玉简!家族未来的崛起就靠你了!”

“族长,这个担子有点重啊!我怕担不起!”木天小心回道。

族长道:“现在是差点,但是将来肯定可以!还有,家族秘籍不可外传,切记!切记!”

木天忙道:“族长放心!木天绝不外传!”

族长道:“你要用自己的生命来保证,就算是死也不能外传!否则家族将会有灭族之灾啊!”

这话之前木文就说过,现在族长再次提前,木天起身郑重道:“我木天在此起誓,就算是死也要保住家族秘籍,绝不外传!”

族长道:“很好!还要记住,不但不外传,就算家族内部没有我的允许也绝不可传与他人。”

木天躬身道:“木天谨记!”

族长道:“其实,这第二层的秘籍只是残篇,你参悟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可别失了心神!”

“残篇!”木天惊道:“那族长大人是如何修炼的?”

“我没有有修炼啊!”族长淡然道。

木天急道:“不是说族长和老祖还有大长老都有修炼此秘籍吗?”

族长点点都,缓缓道:“不错!我三人都有修炼,不过只老祖略有领悟,我和大长老没有一丝领悟!”

木天再次被惊道了,说道:“可是,可是我听说你们都是领悟了秘籍的!”

族长笑道:“那是对外宣传的,让外人以为我们即使修炼了家族秘籍也不过如此,那木家的秘籍不过是一般的秘籍罢了。你现在知道家族秘籍玄妙非常,若是被他们知道了真相,怕是木家早就被灭族了!”

木天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族长沉吟了一下,问道:“现在你领悟了家族秘籍,你可愿意将经验与族人分享?”

木天看向族长,郑重道:“木天愿意!”

族长大喜道:“好!好!好!大海!”

木大海快步进来,拱手道:“族长!”、

族长吩咐道:“去传话大长老和成森,速来见老祖!”

木大海道:“是!”

族长转头道:“你随我一起去见老祖!”

龙城志:家族秘辛

老祖居住的地方极为清幽,也是家族禁地之一,除了族长和十大长老,平日里少有人来,且临近家族的藏宝库,也有照看家族宝藏的意思。

木天原本是普通的家族子弟,根本不住在木府之中,要不是晋升了二品丹师,又被李、韩两家刺杀,怕是此时还住在自己的祖屋之中。即便是此时的木天平日里也没有见过老祖几次,有限的几次见面也是和大家一起远远参拜,更不要说来老祖静修的地方参见老祖了,。老祖是谁,那是木家的第一高手,那就是木家的天啊!木天此时不禁有些兴奋了。

来到老祖的居处,族长对木天说道:“你在这里等等,我先进去见见老祖!”说罢,也不待木天应诺,便快步走进去了。

木天第一次来老祖居住之地,只见绿色成林,青草茵茵,仔细看去,却发现那些草儿,花儿竟然都是灵草、灵药,只是品级不高。

木天吃惊不小,要知道,灵草、灵药的生长对环境要求极高,而且不同的灵药由于属性不同对环境的要求也不同,但是有一个基础的要求,那就是灵气要充足,既然此处能生长灵药,那岂不是说这里的灵气非常充裕。

木天立即原地坐下,调整心神进入修炼状态。自木天服用开元丹突破到二品五层后,至今不过一月有余,这期间木天除了修炼刀法就是参悟家族秘籍,根本不曾修炼。一来是族长给的三个任务压力太大,木天无暇修炼,二来是木天知道自己突破的时间不长,短时间内不会再有突破。要知道,寻常的二品武师三五个月突破一个层次都是快的,所以连木文都没有催促木天提高修为。

若单是修炼刀法到也罢了,木天哪知道这一个月的炼丹对自身的好处,尤其是最后那些天,木天近乎疯狂地炼丹,每天都是对自身的一个突破,这一点连木文甚至是族长都不曾料到,因为他们都不是丹师,不知道,对于炼丹师来说,炼丹本身就是一种修炼。

平时木天静坐只是为了恢复自己体力或者是精神状态,并未进入修炼状态。此时一修炼,只觉得丹田内灵气翻涌,这,这是要突破的征兆啊!

大长老和木成森二人听闻老祖召唤,便匆匆赶来。刚赶到老祖的居所外,就见一人竟然在此静坐修炼,二人大吃一惊,这是谁这么大大胆子啊!要知道,这可是家族禁地啊!

二人近前仔细查看,却发现竟然是木天,而且似乎到了将要突破的状态。即便是寻常家族子弟处于这个状态他们也不会打断的,更何况是木天了。于是二人分立左右,倒是替木天护起法来。一想到不单不能惩罚这个小子,竟然还要替他护法,二人不觉哂笑。

正在这时,族长大人从内走了出来,见此情景一愣,旋即道:“这混小子倒是聪明,定是感觉到此处灵气浓郁,便修炼起来!”

见族长出来,二人忙拱手施礼,轻声道:“族长!不知老祖唤我等前来所谓何事?”

族长看着木天,同样轻语道:“为他!这小子领悟了家族秘籍,想让他为大家讲讲是如何领悟家族秘籍的,看他的方法是否我们也能适合!”

这二人大惊,大长老:“族长,这是真的?”

族长没说话,只是重重地点点头。

木成森叹道:“那此子的天赋着实惊人啊!”

大长老喜道:“如此,我木家当真是要大兴了!”

“是否大兴还不好说!”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要看他能否成长起来!”

“老祖!”三人听见声音,连忙施礼。

很快,半日的时间便过去了,只见木天猛然睁开双眼,一跃而起,用力地挥了挥手臂,“哈哈哈!突破了!”

“不错!二品六层!”族长笑道:“你小子的修为可谓是进步神速啊!”

木天也笑道:“原本升到六层是有些勉强,只是此地灵气浓郁许多,助力不小!”

“好啦!都进去说吧!”老祖说完,率先走了进去。

刚刚木天只顾高兴,这才注意到其他几个大人物存在,忙要施礼。

却被大长老阻拦,“行了,进去再说吧!”

走进老祖的居处,木天四处环视,老祖的居处竟然十分简陋,只有一张低矮的石桌,桌上有一套看不出质地的茶具,石桌四周没有椅子,只摆放着几个蒲团,除此之外竟别无他物。

老祖居中坐下,几人分坐两边,木天在最下首盘坐。

老祖看了看几人,笑道:“好歹来我这里一次,若没点好处,怕是出去后惹人笑啦!”

族长立即接道:“老祖说笑了,木天,你小子有福了!”

木天正琢磨,老祖会给什么好处。只见老祖自石桌下打开一个暗格,取出一个石盒,轻轻揭开盒盖,一股沁人的清香立即飘了出来。

“灵茶!”木天低声叫道。

族长几人也是满脸的期待,木成森马上起身,拿起桌上的茶壶道:“我去接水!”

“此茶名为清风,最是沁人心扉,你们都尝尝!”说着拿过茶杯,每个杯中放了五片叶子。

木成森此时也已快步走回,将茶壶放在老祖面前。只见老祖伸出右手,抵在茶壶底部,运转灵气。

“嘭!”的一声,一团火焰自老祖手中腾起,竟然是灵气化火,来给茶壶加热。这是木天首次亲见灵气化火,不由得看呆了。

只是十几息的时间,壶中的水便沸腾了。老祖收回手掌,拧好石盒,将灵茶放了回去。

一旁的大长老忙提起茶壶,先给老祖沏茶,然后给几人依次满上。

木天迫不及待地端起茶杯就喝了一口“嘶嘶嘶嘶!”不料茶水烫的厉害。

“哈哈哈哈!”惹得几位长辈大笑。

“木天,你以为这是寻常的茶水啊!这是老祖灵气化火才煮沸的水,要比寻常的沸水温度高的多!”木成森笑道。

大长老解释道:“这灵茶非比寻常,普通的沸水是泡不了此茶的,若非老祖的灵气化火煮的沸水,我等怕是喝不到此茶了!”

木天摇摇头,自己太心急了些,实在是有些丢脸啊!

族长道:“这茶泡一会儿才好喝,先说说你是如何领悟家族秘籍的!”

木天低头思索了一会,“这家族秘籍不难理解,只是参悟起来却不是那么回事。我初见秘籍,看了总序便十分激动,但是连续参悟二十余天毫无收获。因为和族长大人有约在先,若是不能在一个月内完成三个任务便不能去望京,而那时我不单家族秘籍没有丝毫领悟,刀法也没有炼成,炼丹也不足两百颗,可以说是完成任务毫无希望了。于是我索性不在考虑去望京的事,只是静下心来参悟秘籍,不曾想到进入了玄妙的状态,那天参悟从清晨直到深夜,一下子便领悟了秘籍!”

听了木天的陈述,几人不由沉思起来。

族长忽然问道:“我听木文说,你似乎可以感觉到周围小虫子的神识?”

“这怎么可能!”木成森道,旁边几人也是吃惊不小,感觉到虫子存在容易,但要感觉道虫子的神识,那需要多强大的神识啊!

木天犹豫了下,继续道:“我认为我确实感觉到了小虫的神识,我修炼秘籍的时候,能清晰地用识神识感应到很多细小的存在,就像,就像是很多小小的光点一样,而且我能感觉到他们高兴、惊慌、害怕!只是还没有办法和他们沟通!”

老祖接道:“家族秘籍十分玄妙,或许真的可以也说不定!我只是略微领悟了些,只能隐隐约约感觉到神识中似乎有些不同,想来是我领悟的没有达到你领悟的程度!”

木成森问道:“既然家族秘籍这么玄妙,为什么先祖不曾留下修炼的方法,或者说对秘籍多些解说也好啊!”

“因为,这秘籍并不是我们木家的!”老祖道。

“啊!”

“什么!”几人大吃一惊,传承了千百年的秘籍竟然不是木家的!

老祖缓缓说道:“罢了,这本是家族秘密,目前族人中唯我一人知晓,既然早晚也要告诉你们几人,就现在说了吧!这秘籍并不是我木家所有,而且千百年来修成秘籍的包括我和木天在内也只有三人!”

族长道:“这等事就是我也头次听到,老祖你快细细说来!”

老祖继续道:“先祖当年孤身一人,四处游历,偶遇一人,其人重伤垂危,昏迷不醒,先祖心善,便出手救了他。其人清醒后,为感谢先祖的救命之恩,便赠送了此秘籍,并叮嘱先祖,此秘籍玄妙非常,切不可轻易外泄,否则必有杀身之祸。其人尚在重伤,只略恢复几分气力便和老祖分离,说是有仇家追杀,怕连累先祖。”

这可是家族秘密,原本就连族长都不知道的,几人不由有些兴奋。

老祖又道:“先祖也曾修炼此秘籍,却一直不曾有所领悟,只当是那人骗了自己。待先祖来到龙城后,只当作是普通秘籍,放在家族的一众功法内,随便家族子弟修炼。其后二百余年,族中一直无人修炼成功此秘籍。后来先祖有一玄孙女,名景云者,原本修炼资质平平,却忽然进步神速,只不到三十岁便是宗师高手,一时震惊龙城。后景云先祖外出游历,数年后忽然带伤而回,此时的景云先祖已是尊者境的高手。景云先祖告诉当时的族长,自己招惹了强敌,为了不连累木家必须要远走他乡,并说出自己之所以修为神速就是因为这份秘籍的原因,要族长好生保管秘籍,万勿泄露,否则定有灭族之祸。并要族长精选族中优秀弟子修炼,若能有修炼成功者,必将大兴家族。景云先祖只停留了短短的茶盏时间便走了,临走时留下玉简,告之只能修炼到第二层,且第二层还是残缺的,此后便再无音信!其后虽有族中子弟修炼此秘籍,却再也没有真正领悟的,所谓领悟的家族秘籍都是掩人耳目罢了!”

这等家族秘史,几人从不曾听闻,不由得一时听的入神。

良久,族长先开口问道:“那景云先祖是死还是活呢?连尊者境都要逃命,那对方岂不是王者以上的高手!”

大长老道:“近八百年没有音讯,怕是凶多吉少!”

老祖沉声道:“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景云先祖为什么会招惹到那么强大的敌人,我不认为景云先祖会主动招惹那么强大的敌人,那就可能是敌人主动招惹她,那敌人又为什么会主动招惹景云先祖呢?”说罢,老祖环视众人。

众人无语,族长沉吟一下道:“会不会因为这部秘籍!”

老祖道:“我认为最大的可能就是这部功法给景云先祖带来了强敌!还有,先祖在无意中的救的那个人,为什么被人追杀到重伤,我估计也可能是因为这部功法!”

大长老道:“我猜想定是景云先祖无意中泄露了这部功法,被人知晓后便觊觎此功法,于是便给景云先祖带来了强敌。”

老祖道:“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家族这些年一直对外宣称族人有领悟秘籍,可即使领悟秘籍的族人修为也是有限的,以此来迷惑外人!”

木成森道:“不要说外人了,就连我,在族长没有告诉我真相之前,原本对家族秘籍都不是十分在意,因为我觉得族长修炼了秘籍也没有提高多少修为!”

老祖道:“这份秘籍十分玄妙,我只是领悟一点便已有所突破,你们在看木天,他领悟秘籍后表现多么惊人!这些都说明秘籍珍贵异常!”

族长思索道:“老祖说的是,我想我们是否要改善下以往的做法,以策万全!”

老祖点点头道:“你说说要这么早做?”

族长道:“从今天起,刚刚所说的全部列为家族禁忌,以后任何人不可在谈论;还有另外准备一分秘籍取代现有的秘籍,然后让部分精英弟子修炼,让外人知道我们的秘籍是什么,这样可以更好地掩盖这份秘籍;再有知道这份真正秘籍的人要严格保密,选拔弟子修炼也要进一步严格筛选;最后就是传承这个秘密的规则就是只能是老祖、族长和大长老!“

老祖赞同道:“说的好!我赞成这么做!“

大长老道:“我也同意!家族秘籍关系到家族的存亡!”

木成森道:“我没意见!”

木天道:“那个,那个是不是我也要修炼那份假的秘籍啊?”

族长抚掌笑道:“补充的好!大家在想想还有什么遗漏没有!”

随后几位家族的核心人物便兴奋地展开了更加细致的讨论,如何更加妥善地保管这份秘籍,如何将秘籍传承下去。

木天无聊,便端起茶杯,细细品尝起来。

木天, 慕容飞雪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诗雯点评:

《龙城志》这本小说的内容很感人,这是什么样的爱呀!太沉重啦,我真的替他们难过,虐心。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