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幽花凋零无归期

幽花凋零无归期

作者:臭臭公子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8-01 06:18:01

《幽花凋零无归期》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幽花凋零无归期》全文简介,“去哪?”她嘴里还是浓郁的血腥味。 “去了自然就知道。”侍卫没有多言,直接拉着白玖月便往外走,动作有些急促。 白玖月被这突然的大幅度动作带得又咳嗽了起来,布满枯草的地上落下了暗红的血渍,像枯萎的梅花。 深山断崖。 白玖月被侍卫重重甩到了崖边。 布满青苔的岩石上,有着斑驳的血迹。 眼前又闪现两个人影,白玖月眨了好一会儿眼睛,才看清面前裹得严实的女人是清雅公主。
展开全部

幽花凋零无归期第8章试读

白玖月整个人还处于晃神状态,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眼见寒光逼近,她连连侧身躲避,但终慢了一步,锋利的剑刃划破了她的胳膊,瞬间血肉模糊。

  “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好心要给我儿送长命锁,原来是趁孩子睡了,活活将他闷死!”清雅每说一个字,表情就痛苦一分,看得在场的所有人都伤心不已。

  白玖月这才反应过来,清雅是将孩子的死怪罪在了自己头上。

  “清雅公主,你把话说清楚!我上午来看孩子时,你和奶娘都在场!”她顾不得伤势,费力解释。

  跪在地上的奶娘嘶声哭着喊冤:“夫人,您怎么就敢做不敢认了呢?您当时一走,小少爷就断气了……我跟少爷无冤无仇,少年又是公主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亲骨肉,难道会是我们把少爷闷死吗?”

  奶娘的每一句话都一针见血,让白玖月无力反驳。

  是啊,府中所有人都知道,她白玖月不待见清玥这个公主,也不喜欢这个孩子的降临。

  如今她一走,孩子就死了,谁会相信她不是凶手?

  白玖月不由自主看向沈燿,那个男人正将清雅拥在怀中,柔声安抚,丝毫没有看自己一眼。

  她突然感到了一种绝望的无力感,带着撕扯心脏的力道啃噬着她的血肉。

  “你不信我?”她怔怔问道,有些喘不上气。

  “你出了梧桐苑便收拾行李找男人私奔,叫本将军怎么信你?”沈燿的脸色很难看。

  他接二连三的几个‘本将军’,让白玖月断了心底最后的一抹残念。

  这世上唯一知道她生病,并给予她温暖的人,都被沈燿亲手杀死。

  他们六年的夫妻情,真的已经走到了末路。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短短八字,再无一丝温情。

  沈燿将白玖月打入了死牢,丝毫没有顾忌过往情分而手下留情。

  入夜。

  死牢铁锁被人打开,沈燿踩着靴子走了进来,手中提着柳大夫的人头。

  白玖月将五指蜷紧,再也不愿看他一眼。

  “怎么,没给你奸夫留个全尸,就这般脸色?”沈燿坐下,将那人头随手扔弃到一旁。

  白玖月心痛到已经木然:“孩子不是我杀的,我找柳大夫只是为了看病。”

  “看病?我看你得的是空虚寂寞的病!全京城那么多老大夫你不找,非找个细皮嫩肉的男人!”

  沈燿冷漠的口吻不带一丝感情,每一个字像利刺般尖锐,一根根扎进白玖月心头最柔软的地方。

  她看着他,凉意已深入骨髓:“沈燿,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吗?”

  沈燿一愣,没明白她话中的意思。

  “一个女人能有几个花一样的六年?我把此生最好的年华都给了你,卸下战袍与你同甘共苦不离不弃!六年感情你在外沾花惹草了多少次,我说过你什么吗?凭什么我找个年轻大夫看病你就要杀人……”

  白玖月嘶声说着,字里行间尽是满满的怨念。

  她的话还未说完,沈燿便一巴掌直接打断了她。

  这一耳光,打得白玖月发懵,连带着耳朵都嗡嗡作响。

  “我天天忙打仗,找女人逢场作戏解闷固权怎么了?倒是你,在府中活得像个金丝雀一样还不知足!”

  “说了让你做孩子母亲,你却狠下杀手!别的将军夫人都是希望自己的男人开枝散叶,你反而是希望我断子绝孙吧!”

  沈燿恼羞成怒,直接拽着白玖月往牢房中冰冷的石床上拖。

  白玖月的手腕被掐得青紫,后背也被那硬邦邦的石块硌得生疼。

  在沈燿横冲直闯而入时,她痛得连瞳孔都开始涣散。

  “我恨你。”

  她终于,再也爱不动了……

幽花凋零无归期第9章试读

那简短的三个字,让沈燿打了个寒颤。

  但短暂的心悸过后,便是更猛烈的怒气。

  “长本事了,敢恨我?你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给的!要是不是我,你替父从军一事能让圣上直接砍你脑袋!”

  沈燿贯彻至底,他凶猛得近乎施虐。

  待一切结束,沈燿丝毫没管地上的女人,大步离开。

  “白玖月,你若再背叛我,我绝对会把你毁得一干二净!”

  他的一句话,给白玖月的命运定了结局。

  就算死,她也只能是他沈燿的女人。

  白玖月胸口一闷,喉间气血翻涌,直直喷出了一口乌血……

  沈燿,若我死了,你可会难过?

  半昏半醒中到了第二天,牢房外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

  牢门大开,一个面生的侍卫走了进来。

  “夫人,该上路了。”

  白玖月揉了揉眼睛,视线有些浑浊。

  “去哪?”她嘴里还是浓郁的血腥味。

  “去了自然就知道。”侍卫没有多言,直接拉着白玖月便往外走,动作有些急促。

  白玖月被这突然的大幅度动作带得又咳嗽了起来,布满枯草的地上落下了暗红的血渍,像枯萎的梅花。

  深山断崖。

  白玖月被侍卫重重甩到了崖边。

  布满青苔的岩石上,有着斑驳的血迹。

  眼前又闪现两个人影,白玖月眨了好一会儿眼睛,才看清面前裹得严实的女人是清雅公主。

  “是你?”白玖月愣住。

  “本公主眼底容不得沙子,自然是要亲自送你上路。”清雅摘下面纱,神情阴冷。

  寒风刺骨,白玖月冻得哆嗦。

  “你儿子不是我杀的……”纵使无力改变,但她还想解释。

  清雅冷笑了一声:“我知道,是我自己闷死的……因为他和你一样都在挡我的路……”

  白玖月不敢置信看着她:“难道那个孩子不是沈……”

  “反正已经死无对证了。”清雅挑了挑眉,看向白玖月的神情透着傲气和审视,“倒是你……是想继续痛不欲生活着,还是痛痛快快地死去呢?”

  白玖月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此刻听着她说这种话,情绪丝毫没有一丝起伏。

  “虎毒不食子,你会遭报应的。”她替那个刚出生没几天的孩子感到不值。

  “报应我不感兴趣,但我可是很期待夫君亲手把你推下这断头崖呢……”清雅笑盈盈说着,眼眸中透着暗涌的深意。

  那一笑,让白玖月感到毛骨悚然。

  她眼睁睁看着刚才那侍卫将清雅绑至悬崖边,然后脱掉身上的兵服,露出里面的灰色死囚衣裳。

  这一刻,她终是明白那个女人要干什么了。

  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神情凶狠的沈燿只身骑马赶了过来,未带一个兵。

  “白玖月,放了公主!”沈燿跳下马,拔出了腰间的佩剑。

  白玖月心如死灰。

  这样的情形,她早料到了。

  旁边的死囚用沙哑的声音开口:“只要将军带足了银两,我们主子自然不会伤害公主!”

  沈燿愤怒地看着白玖月,七窍冒烟。

  “你非要跟我走到这一步吗?”他怒声质问。

  白玖月扯了扯嘴角,神情透着凄凉:“我和清雅公主,你选谁?”

  她无视他直指向自己的长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平静。

  “白玖月!你在家胡闹我都忍了,但勾搭死囚越狱还劫持公主,是要直接处死的!你给我放清醒点!”沈燿黑沉着脸吼道。

  处死?她现在和死有什么区别……

  白玖月往后退了一步,有种视死如归的既视感。

  “沈燿,我不要你了。”她的声音被风吹散,在山谷中传来阵阵回音。

  沈燿的心毫无防备地狠狠一颤,随即是前所未有的空荡感。

  “成亲那天我们发誓……说要爱彼此到生命最后一秒,我做到了,可你呢?”

  她胸口又翻涌上来一阵沉闷感,连着咳了好几口乌血。

  看着那刺目的深红,白玖月苦涩一笑,用冻红的手抹去嘴角的血渍:“你看,我找柳大夫真的只是看病,你怎么就不信我呢?”

  她没去看沈燿的脸色,而是摇摇欲坠地朝断崖边的清雅走去。

  纵使那个女人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可她却是个演技超群的歹毒之人。

  白玖月伸手拔出清雅嘴中的棉布,想要沈燿看清她的真面目。

  “呲——!”刀剑刺入血肉的声音,震得林子里的鸟四处乱窜。

  白玖月低头看着胸口溢开的血花,还有那泛着寒光的利剑,凌乱的呼吸在空旷的崖边异常清晰。

  “你……终究……还是不信我。”

  她闭上眼,整个人直直往后仰,跌落了深不见底的断崖。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傲夏酱大魔王点评:

《幽花凋零无归期》这本书,故事情节环环相扣、人物心里描述到位、故事引人入胜……最喜欢小说之一。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