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娇妻凶悍,权少悠着点

娇妻凶悍,权少悠着点

作者:碎月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7-31 23:50:26

小说娇妻凶悍,权少悠着点,是由作者碎月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冷眠突然拉着她的手,“孩子,就是啊枭他也不小了,婚是结了,可他这个脾气,我们也想要个孙子了,妈希望你可以多主动点。” 言淼抽了抽嘴角,让她主动,这东西本来就是要两情相悦,就算不用两情相悦,也得有生理需求啊,权枭这个冰块,有这个需求吗! 门突然被打开,两人齐齐看向门口,冷眠急忙站起来,“啊枭,你回来了!”要知道权枭可是宁愿住在部队也不回家呢,看来娶了个媳妇还是好的。
展开全部

娇妻凶悍,权少悠着点:再见好友

“言三水!”

  言淼一愣,从小到大会这么叫她的人只有一个人,尚家公子爷,她的发小,可是自从她出国之后,他们就断了联系。

  “还真是你!”尚浩拦着一个火辣的美女走了过来,看到她之后放开了身旁的女人,右手握着她的下巴左右转动,“我靠,真是你。”

  言淼拍开他的手,“别给我动手动脚的。”

  尚浩浓密的眉毛叛逆地微微向上扬起,她对着身旁的女伴挥了挥手,“你先回去吧,我晚上再来找你,宝贝。”

  “这么多年了,你这花心的性子还是没改!”言淼看了他一眼。

  尚浩上前揽住她的肩膀,“小爷我长得这么帅,身边的女人一个接一个,是她们自己找上来想要跟我上床,我可没有找她们。”

  言淼翻了个白眼给他,推开他的手,“行吧,你长得倾国倾城,人家缠着你,是人家的错。”

  尚浩在原地双眸闪过不一样的意味,五年了,自从她出国断了联系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她,出国那天,他去找过她,可是人去楼空,他父母告诉他,她已经离开了。

  “喂,一起吃个饭呗!”

  言淼转身,摸了摸肚子,“好啊,你请客?不怕我把你吃穷了啊。”

  尚浩浅笑,“行啊,你这小身板,能吃多少啊,走吧!”

  尚浩懒散地靠在沙发上,“多少年不见了,小爷还以为你都把小爷给忘了。”

  “哪敢啊!”言淼耸了耸肩膀,的确是很多年没见了,当时她出国之后,手机就换了,再找他的时候他的手机号码也换了,就这样断了联系。

  “怎么样,回国了在干什么?”

  “昨天刚结婚!”

  “什么!”尚浩明显没想到,“你昨天结婚了,为什么我不知道。”

  “拜托!我也不知道啊,我爸妈临时跟我说的,我也没办法。行了,说这个干嘛,吃啊,再怎么重要的事都没有吃重要对吧。”

  尚浩一笑,“当然!”他就这样看着她,就像五年前那样。

  只是,这一顿饭言淼总感觉尚浩好像跟以前一样了。

  “行了,我该走了,你啊,房事不要太频繁,对肾不好!”言淼拍了拍他的肩膀。

  尚浩依旧是一脸痞笑,“行了,我自己知道,女人嘛,我懂的。”他突然就抱住她,“好久不见,三水,你大了!”

  言淼脸一黑,“你个色胚,滚!”

  “行了,我也走了,还有女伴等着我呢!”尚浩上车后看着她,“怎么样,我送你一程啊!”

  言淼摇了摇头,“不用,我可刚嫁人,清白这东西虽然没有多重要,但是嘛,能拿着就拿着点吧,拜拜!”

  尚浩嘴角的笑容凝了凝,“拜!”

  言淼打电话给医院直接请了大半年的假期,她才刚嫁人就忙着上班也不太好,更何况医院有没有她都一样,她在医院里也没人敢给她安排值班之类的杂事。

  她逛的差不多的时候打了一张的就回去了,跟她想的一样,她才回到权家,冷眠就拉着她问东问西的。

  “淼淼,你进部队了吗?”

  言淼点了点头。

  “那你看到啊枭了吗?”

  言淼点了点头。

  “那啊枭吃你送的饭了吗?”

  言淼点了点头,几秒钟之后又摇了摇头,“对不起啊妈,权枭他……”说着眼角发红。

  “不怪你,妈知道,啊枭他就是这个脾气,你们已经结婚了,你就多照顾照顾他,多体谅他!”

  言淼低着头没有说话,冷眠叹了叹气,“妈知道你苦。”可是她这个儿子就是这样,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放心吧妈,我会照顾好他的!”

  冷眠突然拉着她的手,“孩子,就是啊枭他也不小了,婚是结了,可他这个脾气,我们也想要个孙子了,妈希望你可以多主动点。”

  言淼抽了抽嘴角,让她主动,这东西本来就是要两情相悦,就算不用两情相悦,也得有生理需求啊,权枭这个冰块,有这个需求吗!

  门突然被打开,两人齐齐看向门口,冷眠急忙站起来,“啊枭,你回来了!”要知道权枭可是宁愿住在部队也不回家呢,看来娶了个媳妇还是好的。

  权枭点了点头。

  “你们好好休息,你可不准欺负淼淼了,你看她多难受。”冷眠对着言淼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她这个婆婆还真是无时无刻不在坑她啊。

  权枭一进门,整个屋子的温度瞬间降了下来,言淼起身,想要接过他的衣服,可是权枭直接直接就扔到衣架上,言淼觉得有些尴尬,缩了缩收。

  权枭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拿过浴袍就进了洗手间,言淼耸了耸肩,不让她帮忙才好,她也不想看他的脸色。

  言淼打开电脑打算玩会游戏,恍惚间被什么光闪了一下双眼,她“嗖”地一下站了起来,也拿过浴袍往浴室走去,好在门没有关,她直接就进去了。

  权枭已经把衣服都脱光了,匀称的身材就这样被言淼一览无余地看光了,她的目光顺着他的胸膛而下,停留在他的胯间,这……好大!

  言淼咽了咽口水,眼神有些呆滞。

  “滚出去,谁准你进来的!”权枭扯过浴巾围在了腰间,冰一样的目光射了过去。

  言淼回过神来,脸色有些发红移开了自己的视线,“不是,房里你妈安装了摄像头,我就在里面待会,被人监视的滋味实在不好受,我就待会,你去洗澡,我在外面等你。”

  “出去!”

  这下言淼怒了。

  “喂!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能不能对我好点。”

  她说的是实话,如果不是她,他早就死了,还能在这让她滚。

  “出去!”权枭直接跨进浴盆,留着背影给她,“给你十秒钟。”

  言淼冷笑,“很好。”她脱下自己的衣服,一件不留地扔在了地上,然后自己也踏了进去,跨坐在他身上,浴缸里的水瞬间出了大半,本来宽松的空间变得拥挤起来。

  权枭睁眼,狠狠地推开了她,言淼的背好像撞到了什么,疼得她脸色都变了,可是她还是靠近权枭。

  “你找死!”权枭扼住她的脖颈。

  言淼无视他扼住自己脖颈上的手,伸出双手揽住她的脖子,“你就这样对待你老婆是吗?而且,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们当兵的只会欺负弱小吗?”

  权枭看着她的脸色发紫,小脸却不肯服输,心中微动,终是放开了手。

  得到空气的言淼趴在他身上咳个不停,“该死的男人,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掐我,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让我很不爽。”

  突然的温柔和委屈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是你自找的!”仍然冷硬的声音。

  言淼的手往下,也许是当兵的,皮肤不像常人一样好,可是这手感,摸着太舒服了,“啧啧,你这身材,当兵的都这样吗。”

  “把手拿开!”权枭冷漠的眼里似乎多了一层别的意味。

  言淼自然能感觉到他的变化,殷红的唇慢慢靠近他,压低自己的声音,“别压抑着自己啊,我是你的女人!”

  权枭看着离他只有一厘米的红唇,眼眸暗了暗,语气有些发狠,“言淼!”

娇妻凶悍,权少悠着点:上药

她的浴袍扔在一边。

  他不会是来真的吧。

  言淼慌了。

  “不是,首长,我知道错了,我下次不耍你了,我保证,你放过我吧!”

  “……”

  言淼的微微侧过脸,表情有些挣扎。

  “首长大人,那个,你要是来真的,可不可以从前面啊,那个,从后面我还没有尝试过,你等我做好心理准备再来行不!”

  “闭嘴!”权枭脸一黑,这个女人还真是什么都敢说。

  言淼感觉自己的背部好像被蚂蚁啃噬那样疼痛,她想抽出自己的手,扭动着自己的肩膀。

  “你给我消停会!”权枭抓着她的手加重了力气,上药的手缺一刻也没停过。

  “可是很痛啊!还不是怪你,要不是你,我能受伤吗!”言淼是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刺伤了,不过她有理由怀疑权枭是故意的。

  所以,他现在的行为完全就是……猫哭耗子,假慈悲。

  权枭看着她的背部,已经深四五厘米了,一条长长的口子从背部蔓延而下,看着有点触目惊心。

  “怎么刚才不说!”权枭松开她,言淼急忙拿过自己的浴袍想要穿上却被他抢先一步拿开。

  “本来不痛的!”言淼护住胸口,“把我衣服还给我。”

  权枭嘲讽地说道:“怎么之前勾引我的时候没见你这么害羞。”

  言淼气结,“你……”

  她转而又笑了,“首长,人嘛,总是要学会在逆境中寻找出路,皮囊不过虚设,用得上就用了呗,更何况我还是个医生,裸体而已,见过数不胜数。”

  权枭握了握拳头,好像下一秒就要掐死她。

  “嘿嘿!”言淼吓得急忙掀开被子,“我要睡觉了!”

  权枭拉着她,不让她躺下去,“脸朝下睡。”

  言淼回过头来,看着他,男人背对着光,就像希腊神话里的神祗一般,浑身散发着迷人的魅力,军人的气息侵袭着她的神经。

  “怎么突然这么关心我了,我还以为你很讨厌我呢。”

  权枭放开她的说,“你没猜错。”

  言淼一噎。

  “行!”说着言淼趴在了床上,“讨厌就讨厌吧,我也没有多喜欢你,虽然你长得很帅,有那么一瞬间很心动吧,可是……我还是不可能喜欢你的。”

  权枭拿过衣架上的衣服,只留给她一道背影。

  言淼清晰地看到他的背上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伤疤,枪伤,刀伤,他明明可以做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为什么偏要当兵呢。

  “你的伤怎么样了?”

  权枭穿衣服的动作没有停,“小事!”

  言淼忽然很心疼他,如果那天没有找到她,那么他是不是没救了,她也遇不到他了。

  “其实,我很讨厌当兵的,非常非常讨厌,不过,我对你没这么讨厌。”

  权枭转头看着她,“为什么?”

  “你问的是哪个,是我为什么讨厌当兵的,还是为什么不那么讨厌你。”

  权枭没有说话。

  “权枭!”

  权枭看过去的时候,言淼已经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权枭已经不在了,她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了,她也不确定他到底有没有在家里睡觉,趴着睡了一夜,言淼感觉自己身子都快散架了。

  “嘶!”她起身走向浴室,看着自己背上的上止不住的摇头,“唉,破相了。”

  言淼有些吃力地扣好自己的衣服,挣扎了半个多小时才穿戴好,她走到客厅的时候,饭盒也已经摆在客厅的桌子上,权慕和冷眠也不知道去哪了,只有管家等在外面。

  言淼直接拿过饭盒。

  “走吧!”

  李坤接过饭盒。

  因为背上有伤,言淼的动作有些迟缓,“管家,权枭什么时候走的。”

  “少爷回来两个小时后就离开了。”

  言淼哦了一声,这么说,他昨晚没在家里休息,还是回部队里了。

  “走吧!”

  这次言淼还没靠近部队的大门,门就打开了,那个叫王凯的小兵在门口看着她,那表情要多纠结有多纠结。

  言淼走了上去,笑嘻嘻地看着他,“请示兵哥哥,我能进去吗?”

  王凯没说话只是侧过身子让开了她。

  “谢谢你!”言淼对他,笑了笑熟轻驾路地走到行政大楼,直接打开了门。

  她一进去就看到权枭坐在办公椅上看着文件,她还没仔细看过他,那睫毛比她的还要长,投下一片阴影,裁剪得当的军装紧紧贴在他修长匀称的身材上,帅的人神共愤的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可是却该死的迷人。

  言淼走到他的前面坐下,整个过程,权枭没有抬头看过她一眼。她也不打扰他,直到他看完手里的最后一页文件,权枭才把视线移到她身上。

  “怎么,又要让我滚啊!”

  权枭:“……”

  “得,我待两分钟就滚,不用你说!”言淼这次连饭盒都懒得打开。

  “过来!”

  “啥!”言淼以为听错了,直直地看着他。

  权枭难得再重复一遍,“过来!”

  言淼没有动作,挣扎了几秒钟之后走了过去,“干嘛!”

  权枭起身,言淼下意识退后了一步,她仰头看着他,夹杂些淡淡的烟草味和浓烈的男性荷尔蒙扑面而来,她感觉浑身都不舒服。

  权枭的手朝她的腹部伸去,言淼吓了一跳,急忙抓住他的手,“你要干嘛?”

  权枭伸出另一只手掰开她的手,然后拉着她的衣服下摆往上一扯,她的衣服就被他扯了下来,动作快得让她来不及反应。

  言淼下意识护住自己的胸口,“你干嘛!”

  权枭坐下拉开左边的抽屉,然后看了一眼言淼,很明显是让她过来。

  言淼看了一眼他手上的东西,松了一口气,“你要帮我上药就直接说嘛,搞得像个土匪一样。”

  说着她很配合地转过身,然后蹲了下去。

  权枭如墨的眼眸暗了暗,昨晚的伤口已经被她弄裂了,血已经开始流进她的腰后。

  他弯腰把她抱了起来,然后拉开她的左腿横跨在他的腿上背对着他。

  “你干嘛!”

  “闭嘴!”

  权枭按着她的肩膀,言淼就贴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我靠,你放开我,上个药而已,不用搞得像个强奸犯一样吧,我自己来行不!”

  权枭没有搭理她的话,“要是不想从这被扔出去,就给我闭嘴。”

  言淼磨了磨牙,想要咬死他。

  权枭低头,小心地把她的内衣扣子打开。

  胸前的束缚一松,言淼的脸瞬间就红了,嘴里却不饶人,“想不到堂堂的首长大人,居然脱女人衣服这么快,比我还快,你之前都是装的啊!”

  权枭上药的手重了重。

小说《娇妻凶悍,权少悠着点》 第8章 再见好友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凡霜mio点评:

我看的小说里面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娇妻凶悍,权少悠着点》,剧情一环扣一环,调理清晰,里面的人的性格我都很喜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