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溺爱成瘾:商先生的宠妻指南

溺爱成瘾:商先生的宠妻指南

作者:黛笙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7-31 23:23:11

独家古代言情小说《溺爱成瘾:商先生的宠妻指南》由黛笙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商延之冷着脸在门外等,她究竟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事?胃病,为什么他不知道她有胃病?为什么他不知道她喝不了酒?若是知道,定然不会让她喝下那一杯烈酒。医生从急诊室出来,陆成安也跟着一同出来,刚刚那状况有多严重他能看出来,至少现在在言语上,他不会再去攻击段愉音。李医生看了看商延之,虽然冷漠着一张脸,但那脸上透露出一丝焦急的样子不假。“商总,段小姐的胃需要好好疗养了,在这么喝酒怕是不行的。”
展开全部

11-发狂

商延之以为她是因为刚才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心里不舒服,所以才情绪激动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安抚道。“音音,放慢速度。”

段愉音额头冒出了些许细汗,胃部的疼痛越发厉害,猛地将车子停下,开门便冲了下去。

商延之先是一愣,不明所以,随后打开车门一跛一跛的追了过去,见她正趴在马路旁呕吐着,商延之的眉头皱了起来,这是怎么了?

“呕...”段愉音伸手撑着一旁的石头一手紧捂着胸口,极其痛苦,眼泪不自觉的顺着眼角流下。

“起来。”商延之冷着脸开口,见她还没动静,伸手一把将人拽了起来。段愉音本就难受的厉害,被他这样一扯,胃里又是一阵翻滚。想要伸手甩开他的手,却一点力气也没有,只能由着他把自己往车里拽。

商延之将段愉音放在了后座上,拿了一瓶水递给她,段愉音伸手接过道了句“谢谢。”

商延之没有跟她计较这一次的过分客气,开了车便往南阳医院去。

“哟,怎么又来了?”陆成安看着站在商延之一旁的段愉音,觉得有些可笑,这么弱的身子怎么还能活着呢?

“胃病。”商延之没说别的废话,直接告诉了陆成安段愉音的胃不舒服,陆成安打量了一眼才发现这人已经开始微微晃动有些站不稳了,脸色也极为苍白。

“来急诊室。”陆成安不在玩笑,开了急诊室的门便让段愉音进去,谁知她一个步子不稳便要倒下去。商延之伸手将人接住,她却已经没了知觉。

“快送进去!”陆成安接过段愉音往急诊室里面跑着,专科的医生被陆成安叫了来。

商延之冷着脸在门外等,她究竟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事?胃病,为什么他不知道她有胃病?为什么他不知道她喝不了酒?若是知道,定然不会让她喝下那一杯烈酒。

医生从急诊室出来,陆成安也跟着一同出来,刚刚那状况有多严重他能看出来,至少现在在言语上,他不会再去攻击段愉音。

李医生看了看商延之,虽然冷漠着一张脸,但那脸上透露出一丝焦急的样子不假。“商总,段小姐的胃需要好好疗养了,在这么喝酒怕是不行的。”

商延之开口问道“她的胃病到底有多严重?”

“看样子是从小时候便落下的,年数不少了,近几年已经调养的算是不错了,只是不知为何突然喝酒,而且还在经期,这是万万使不得的。”

“要如何疗养?”

“粥,营养汤之类的,刺激性的近期最好不要再吃。我给段小姐开了药,陪着营养餐吃,不出一月便差不多了。”说着李医生从护士手中拿过一份注意事项以及营养餐的搭配递给商延之。

“谢谢。”商延之道了谢,有些恼火自己为什么要递上去那一杯酒,若是当时她肯服软,肯让他帮忙挡下呢?为什么永远都那么倔强...

病房内

商延之坐在一旁紧盯着段愉音看,暗想等她醒了,一定要问问清楚。

“住几天院吧,看这样子回去要有个突发状况你也来不及应对。”陆成安望着病床上依旧昏迷着的段愉音说着,也是怕商延之着腿再因为个什么个突发状况伤到了,那到时就真的不好治了。他为了商延之的腿才学医,专攻骨科,好不容易这几年的研究有了希望,可不愿意因为这个段愉音毁了他这么多年的心头大事。

“她不喜欢医院。”商延之摇了摇头,还是想着带她回家去养着,医院这地方她最不喜欢了,记得有一年他来复查腿,碰到了正在发高烧的段愉音,吓得躲在妈妈怀里不敢抬头。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他记得清清楚楚。

陆成安摇了摇头出去了,自知说不动他。

段愉音睁开了眼睛,感觉睡了很长的一觉,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盯着她,噌的转过头去一看,是商延之。他的目光实在是有些吓人,看的段愉音有些发毛。

“我...对不起...”犹豫了很久,还是跟他道个歉吧。每次送她来医院都是个麻烦。

“不能喝酒为什么不说出来?”商延之盯着她看了许久,才开口说了一句话。

段愉音眸子清冷的看着他,真是笑话,让她喝酒的不是他吗?嗯么现在倒是反过来质问她了?“我说了你会信吗?”

“呵,所以宁愿让自己痛苦,也不愿跟我说实话?”

“......”段愉音转过了头,不愿跟他多说什么。

“段愉音,你太可恨!”商延之的眸子越来越猩红,恨不得一把把她掐死!

“不好意思商先生,给您添麻烦了。”呵,她可恨?不知是谁把她硬抢了来关在那冷冰冰的别墅里一年也出不去几次的,是谁最可恨?段愉音冷笑一声。

“滚下来,回家!”商延之被她气的青筋暴起,摔了病房的门便大步走了出去。

段愉音冷着脸,倒是越来越佩服自己的胆子了。敢和商延之正面刚的,大概只有段愉音一人。

“啊!商延之,你干什么!”刚进了家门,商延之便将她按在门板上撕扯着她的衣服,段愉音被撞到了腰椎处,小日子还没过去,胃还绞痛着,又被他这样一撞,简直痛的要命。

“我干什么你还不清楚吗?怎么?你不是很厉害吗?在医院的时候不是很能说吗?继续啊。”商延之勾着好看的唇说着,低头咬了咬她的耳垂,吓得段愉音一阵激灵。

“不,我不是...不是有意那样说的,对不起,我下次不会了。”段愉音看着商延之的眼睛,她知道这次商延之是真的不会放过她,拼了命的求饶,就差跪倒在地。

“你已经跟我保证了很多个下次了,我不会相信了。”商延之笑了笑,这女人的嘴说多了,也就不可信了。

“不,没有下次了,商延之求你了。”段愉音紧紧地扯着商延之的衬衣,身子止不住的一阵阵发颤。她的小日子还没有过去,万万不能发生那种事的,她怕极了这样的商延之。像是一头发了狂的野兽......

“今天,不可行。”商延之二话不说的将人扛着上了楼去扔在卧室的大床上。

12-学乖

折腾了一整个晚上,段愉音此刻小腹疼的不得了,整个人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起来,洗澡。”商延之洗完澡出来,自知不该这样,可他真的很生气必须要教训她一下她才会知道害怕,不然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她会跑的。

段愉音还沉浸在恐惧之中,听到他的声音不自觉的便抖了一下,不敢在违背他的意愿,立马起身往浴室走去。

商延之看着那大床上的一片血迹,发呆了许久,随后跛着脚上前将床单撤下来,换了一套崭新的上去。

洗完澡回来的段愉音明显便乖了许多,只是有些体力不支险些摔到,商延之皱了皱眉上前将人抱了起来放到床上。并没有松开她,拿了吹风机一条腿支撑在地上,一条腿半跪在床上,给她吹着头发。

商延之很喜欢她这一头未烫染过的头发,不是纯黑色,是淡淡的栗色,很符合她的气质,亦或者说在商延之心中她就该是这个样子。

段愉音也自认倒霉,谁让她恰巧就长成了这个样子,恰巧就成了商延之心中的那个人呢?她多想有一天商延之能玩腻了,就彻底放过她了,可是一年了,他还没玩够,那就接着等,总会有那一天的。

早上醒来,段愉音难受的厉害,却也不敢表现出来,商延之还没消气呢,她可不敢自讨苦吃了。昨天更加证实了,只要她不听话等来的便是生不如死的折磨,她不会再犯。

见商延之穿戴整齐下了楼,段愉音抿了抿嘴说道“吃早餐了。”

“吃完送你去学校。”见她现在乖巧的样子商延之的火气小了不少。

“嗯。”段愉音点了点头。

商延之也是个细心的人,段愉音的胃病他一直放在心上,第二天便从老宅把营养师给请了来,一日三餐都严格要求。一月过去了,段愉音胃病调养的差不多了,学的更乖了,在学校除了赵南七她对谁都是一副冷淡样子,不会跟异性多说一句话,包括老师和教授。她拼了命的要自保,她的命保住了,她妈妈和姐姐才能平安。龚卓...也能平安。

商延之和以往一样车接车送,除了公司推不掉的例会他基本上都会按时来接她下课,商延之的腿在陆成安开的药物的控制下已经明显好转,现在走路基本上不会依靠轮椅了,只等年底的手术了,手术之后便能恢复正常。

段愉音看了看表,这时候商延之应该已经在学校门口了,加快速度往门口走着,不料一束花挡在了她面前,段愉音的心咯噔一下,最先看的不是花,而是看门口处停着的路虎。

“段愉音,我喜欢你很久了,能做我女朋友吗?”一个同级的男生举着一捧玫瑰花拦在段愉音跟前儿。这段愉音可是整个外语学院的女神啊,没人不仰慕她,只要有她在的地方,断没有几个男人能够踏实下心去学习的,都顾着看女神了,但是迄今为止没人敢跟段愉音表白过,他不知道是因为别人胆子小还是什么别的原因,总之今天他一定要得到女神的芳心。

段愉音一脸绝望的后退着,不是因为听到男生的表白,而是正一步一步走进来的商延之。

“你...离开这里。”段愉音对抱着捧花的男生说着。男生不明所以的看了看她,感觉背后像是有什么人,转过身去一看,一个近一米九的男人站在他面前,本以为自己就够高了,一下子挫败感便来了,这个男人绝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穿着考究,开着最顶级的路虎,绝对是个人物,只是,为什么那人看他的样子像是要把他给弄死一样?

“对不起,我有男朋友了。”说着段愉音便主动地走到商延之面前,伸手挽上了商延之的胳膊。

男生一股挫败感袭来,怪不得没人敢告白呢,又有哪一个能比得过女神身边站着的这一个啊。

“你可以走了,不然什么下场,你自己掂量着看?”商延之勾了勾好看的唇角。很好,光天化日之下对他的女人图谋不轨,该杀还是该打呢?

“商延之,我饿了,我们快去吃饭吧。”说罢段愉音便扯着商延之的胳膊离开了学校。上了车之后段愉音才松了口气,希望不要连累到那个人。

“长本事了?敢给别的男人打掩护了?”商延之握着她小巧的下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商延之,我没有,我不认识他。”段愉音摇了摇头,拉着他的手讨好似的说着。

“我真的不认识他,你别生气。”段愉音轻柔的声音哄着已经在爆炸边缘的商延之。

商延之的手抚上她的脸,这张脸早就让他陷入情网无法自拔了,只是为什么她自己却能把持的如此之好?这么久了,她依旧还是不爱他。

“音音,你还没回去啊,正好,我有事和你说,那个,商先生,能借一下吗?”赵南七看到了商延之的车,知道段愉音铁定在里面,不知为何,她对商延之是一点都不怕的,也不知道那些人是因为什么那么怕她,总之,她觉得商延之还行吧,至少,他能保护的了段愉音。

“去吧,早些回来。”商延之心里的怒火减了不少,大概是因为赵南七的那句话以及她的态度,赵南七是她的朋友,得到她朋友的认可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怎么了?”段愉音跟着赵南七到了一旁的树下。

“我明天要去见结婚对象了,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啊,我有些害怕。”赵南七抓着段愉音的手乞求着。

“为什么要怕?你长得这么好看,该是别人怕见你才对吧?”段愉音笑了笑,这南七还是老样子,遇事就怂。

“不是,那人听说是科室主任,还是个什么执行董事,一定是个糟老头子好吧!我害怕...”赵南七一想到要面对一个中年发福的大叔就一阵恶寒。

“我是没什么,但是我要问商延之让不让我去啊,他不同意的话,我出不了门的。”

“我去跟他说!”说着,赵南七便匆匆的又回到了车前,敲了敲玻璃。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丹旋点评:

《溺爱成瘾:商先生的宠妻指南》这本书真的很好看,独特的思路,细腻的文笔,绝对佳作。关键是描绘的那种精神,值得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