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东土

东土

作者:三白先生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8-01 08:15:48

东土免费阅读最新哪里看?青龙村文学提供东土免费阅读。完整版《东土》]古代言情小说全文讲述了:兰七被压的喘不过气来,敌人的力量远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他只能拼尽全力紧紧握住手里的剑。 孓熙一脚踢出,将刀下的老将踢到城墙防护石上又摔了下来。兰七喷出一大口鲜血,准备起身再战,但孓熙没有给他机会,手起刀落,斩下他的头颅。 将者,是一支军队的精神支柱,现在主将兰七已死,守城军几乎万念俱灰。 兰七的头颅被孓熙穿在刀尖上,守城军看见主将遭受屈辱,顿时惊恐万分,战阵也开始混乱,胆小的士兵纷纷逃窜,但大部分依然在拼死抵抗。那些打算临阵脱逃的士兵看见战友还在流血牺牲,便又嚎叫着跑回来捡起刀枪防守岗位。
展开全部

东土:刺客之行

翌日天明,苍桔背负长剑离开地下宫。六个夜魅随他同去,已在昨夜先行离开。

  

  从日月族王城进入华洛族领地要行走三日,时向王的行军速度不快,每隔半日,他就会休息。时向王贪图享乐,沿途路过日月族部落,都会有部落首领向他进献美食。

  

  时向王本不愿亲自去华洛族纳贡,但是华洛男爵罡魁要举办诸王聚会,邀请各族之王参与,时向王不敢违背在北大原上拥有战神之名的罡魁的意志,所以他不得不亲自前去帝都。

  

  行军三日,时向王还没离开日月族领地,到了第四日的黄昏,卫队才走到边境。时向王吩咐安营扎寨,等待明日太阳出现的时候再走。一日奔波,肥胖臃肿的时向王很快便进入梦乡。他不知道,黑夜里潜伏着技艺高超的猎手,专门等待他的入眠。

  

  时向王的营帐被里外两层士兵把守,大概有两百人围着营帐,其间一百人手持长枪,一百人手持长剑。守卫队的队长守在最外面,他看见不远处有黑影窜动,便立即找来巡夜队前去查看情况。巡夜队长带着十来个士兵进入那片黑暗,他们看见许多红点闪动,却看不见任何物体。

  

  巡夜队长命令士兵用火把照亮前方,那红点立即消失了,他只听见黑暗中有人在草丛中奔跑,却无法看见行动的物体。突然一阵风刮过,旁边士兵手里的火把断折,火头落在地面的水坑里熄灭了,其他士兵的火把也在这之后一一断折熄灭。

  

  巡夜队长感觉有鬼魅作怪,但他却无法看见影子,他想要大声呼喊,但立即感觉有湿滑的物体从嘴边滑过,他发现自己已经张不开嘴巴。

  

  其他士兵也一样,嘴巴被封闭,只能发出呜呜的惊恐声。他们先前见到的红点又出现,接着他们手里的兵器都被掠夺,然后绳子将他们捆绑在地。

  

  一名背着长剑的小将来到守卫时向王营帐的卫队长面前,看他的着装,是巡夜队的人。

  

  “王入睡了吗?”巡夜小将问。

  

  “早已睡下。”卫队长说:“无甚要事,不要打扰王的休息。”

  

  “我听说这里有盗贼出没,为保王的安全,我觉得应该加派人手。”

  

  “那就把你的巡夜队调过来吧。”

  

  “不忙,我要先确认盗贼是否混入了这里,传说这里的盗贼有易容术,所以从来没有官兵能够捉拿他们。”巡夜小将用怀疑的眼光扫视着卫队长,让持剑卫队长心里有些发毛。

  

  “那你就检查吧,”卫队长迅速应允道。“先从我开始。”

  

  从卫队长开始,巡夜小将一个一个检查。他先从外层的持剑士兵查看,然后是里层长枪兵。他的动作似乎很细致,让人觉得他是很认真的在履行职责,但其实他只是装模作样的排查过去,就这样轻松的通过了两百卫队的防线。

  

  就在他盘查到最后一个卫兵的时候,时向王的营帐就在他的眼前。他立即抽出长剑,迅雷一般划破营帐穿了进去。他看见时向王那肥大的身躯正在毛绒绒的床榻上躺着,便迅速冲刺过去。

  

  营帐内有十名卫士守护在床榻四周,他们看见刺客闯入,迅速拔剑应敌,但刺客的身手太过敏捷,犹如穿梭树梢的矫猿一般,他们的兵器无法碰及刺客,而那刺客的长剑又太过锋利,所有刺向他的剑刃都被斩断。

  

  只在呼吸之间,剑士已经突破到床榻边。他长剑下刺,洞穿了时向王的胸膛,结果了这个危害族人的君主。

  

  苍桔奋力冲出卫队的包围,他的身体上受到多处创伤,但他终究还是顺利逃离了,并且没有杀死一个士兵。他只用他的长剑划伤那些卫兵的腿和手,或者用剑柄打晕他们,使他们暂时失去行动能力。他大概打伤了三十多个士兵,就突破包围飞快的跑进草丛,在夜里消失了。

  

  刺客逃离后,大部士兵手持火把在黑夜中追踪刺客的足迹,他们只发现被捆绑在地上的十几名巡夜士兵和被扒光了衣服的巡夜队长。

  

  两天后,苍桔回到地下宫把好消息带给时逆王,但这也预示着他将要离开了。时逆王亲自为苍桔处理伤口,她看着苍桔裸露的上半身,感慨的说:“这些伤口远比我想象的要多,它们就像刀子一样狠狠的刺进我的内心。”

  

  “这或许算是我对你感情的回应。”苍桔说:“但是我无法和你在一起,我是从恐惧中走过来,仇恨让我无法自拔。”

  

  “请告诉我,你的仇人是谁?”她的眼神不允许苍桔再回避这个问题。

  

  苍桔这一次也没有回避,他终于还是说出了仇人的名字。而在不久之后,他会万分后悔,因为他此刻说出的名字将他自己带入深渊的同时,也把时逆王拉了进来。

  

  “孓熙,”苍桔说:“他杀光了我的家人,让我孤独的活着。”

  

  苍桔现在还不明白,此刻的自己并不孤独。

  

  苍桔的故事是另一个起点,他终究会把日月族引向战争,但日月族不愿参与到帝国的内部争斗中。事实上在北大原除了四大族,其余小族都不愿参与战争。

  

  苍桔的命运似乎已经注定,他不是成功者,也并不属于失败者的行列。他会使时逆王带领日月族的战士参与到帝都之战中,并因为时逆王的参战,导致了日月族遭受罡魁大军压境,终使得日月族在战火中走向衰弱。

  

  明行王二十六年,罡魁前往上川王城迎娶历薇公主。明亚王初年,罡魁谋反,聚集十万大军包围帝都,命凶将孓熙领三万士兵进攻帝都东门。

  

  孓熙服从罡魁的命令攻打帝都东城门,让五千士兵扛二十架攻城梯为第一阵,又亲自带领九幽四十五怪为第二队,命一千人轮番用八道攻城锥攻打城门,四千盾牌军防卫攻城队。一万弓箭兵安置在盾牌军后朝城墙上射出千万支箭。一万骑兵静候佳音,等待破城后入城化解城内残军的顽抗。

  

  军威浩大,喊声震天。帝都东门的守军只有五千,是帝都守城军的一半,由老将兰七带领抗敌。

  

  关于兰七,是华洛历史上那位名为兰三的男爵的后人,他忠于华洛王族,明行王活着,他对明行王怀着崇高的敬意,明行王死后,明亚为王,他便将对明行王的忠诚转移到明亚王身上。

  

  兰七此刻正挥剑与冲上城楼的敌兵交战,倒在他脚下的敌人尸体已有二十多具。兰七老当益壮,发出“人在城在”的豪言壮语,他的士兵都受到他的感染,全都拼死抵抗。

  

  城下叛军朝城楼上射出无数羽箭,大都被城墙挡住,只有少数士兵被射中。中箭的士兵有的一箭穿喉,有的被射穿了胸膛,而那些胳膊上中箭的士兵便硬生生的连皮带肉扯下箭头,不管鲜血如何喷涌而出,依然紧握手中长剑砍下敌人的脑袋。

  

  在兰七的带领下,守城军打退了敌人的第一波进攻。

  

  兰七对士兵们的表现感到激动,他自己也表现的非常英勇。在他多年的征战历程中,还未见到刚一交战士兵们就展现了视死如归的勇气,因此他觉得这场战役会以敌人的失败告终。

  

  其实,这只是夜晚来临前的最后一丝光芒,这是雄鹰死亡前的最后一声高鸣。

  

  依靠攻城梯进攻的五千士兵败退下来,孓熙并不感到敌人难缠,因为第二队的进攻才是主菜,攻城梯队的攻击只为消耗,但仅仅是消耗战就让守城的士兵全力以赴,面对第二队的进攻,他们将陷入困境无力抵抗。

  

  城门口,攻城锥已经换上了第三道,城门摇摇欲坠,但门内的士兵都用身体抵住城门,攻城锥的每一次撞击都让他们感觉像是被巨石砸中,仿佛骨骼都破碎了。

  

  城门上的三根用钢铁打造的门栓已经全部弯折,用铁浆浇筑的城门也出现破痕。城门很坚固,但外面的攻城锥更加有力,挡住城门的士兵从五十人增加到一百人,抵在最前面的士兵已经被震死,还有些是被压死,但他们无法抬走同伴的尸体,因为那样做就会使城门的防御松懈,敌军就会破城而入。

  

  城门上端的守城士兵不停的往下面射箭,但大都被下面的盾牌军被挡住,而他们每往下面射出一支箭,都会担起死亡的风险,因为城下的弓箭兵也瞄准了这上面。

  

  城墙上也有不少被射死的士兵,一个弓箭手死去,立即便有弓箭兵补上。在这些朝攻城兵射箭的士兵后面,有几百个弓箭手朝城下的弓箭手射箭,他们站得高射的远,威力也比下面射来的箭要大,所以城下弓箭手的伤亡要远远大于城楼上。

  

  孓熙带领他的九幽四十五怪向城楼进发,他们踩着城楼下士兵的尸体往城墙奔来,后面有十几架弩车朝城墙射出铁枪,这些铁枪就稳稳地插在城墙上,孓熙就是靠这些铁枪借力往城墙上攀越。

  

  孓熙不会骑马,但他跑得很快,跑到城下奋力一跳,抓住了第一根铁枪,城墙上立即有羽箭朝他射来,但他倚仗自己是不死之身,并不躲避,羽箭射穿了他的身体,而他却依然在攀爬,顺着一根一根铁枪,距离上面的敌人越来越近。

  

  “孓熙是怪物,”兰七喊道:“弓箭射不死他,快用石头把他砸下去。”

  

  立即有士兵搬来石头准备往孓熙砸去,但没有一个士兵可以顺利将石头砸下。城下有九幽中的九箭在协助孓熙登上城墙,抱起石头的士兵都被九箭射穿了喉咙。

  

  孓熙登上去后,九箭九人分散开来,分别协助双煞,三目,五剑这十个怪物登上城墙,最后九箭也借助铁枪登了上去。而九幽中的一山和四象则去攻打城门,六锤和七骑紧随四象身后,八角与六锤协同防御从城楼投掷下来的长矛。

东土:孓熙之凶

孓熙登上城墙,犹如狼入羊群,只顾四处拼杀。他的战斗方式完全没有章法,只是挥刀乱砍,他的盔甲上满是破痕,脸上也布满伤口,而伤口中却不会流出血液,他脸上和身上的鲜血全是敌兵死前喷出来的。他就像是专为战斗而生的凶器,走过的地方只留下血和尸体。

  

  “你们去打开城门。”孓熙说。他身后的双煞,三目,五剑,九箭便往城门处杀去。他们与孓熙一样,无人可挡。而孓熙自己则要去杀死敌军主将,这是他一贯的做法,杀死敌军主将,敌人就丧失了战斗的意志,那样就能很容易的实行屠杀。

  

  破阵先杀将,兰七也是这么认为的。他手持锋利的长剑,踏过尸体来到孓熙面前。城下杀声震天,两军主将在城上对决。

  

  “当你的头和身体分离,我看你还是不是不死神话。”老将兰七严阵以待。他生在军营,有着四十年的战斗经验,但他却不敢轻视孓熙,对手可是华洛历史传承的凶将。同时,他也感到了一丝荣幸,能与传说中的凶将拼死一战,也不枉他为将一生。

  

  “我也试过让自己身首异处,但那并不能结束我的生命。”孓熙狂傲的说:“你可以试一试,前提是别让我的刀砍到你的脖子。”

  

  孓熙举刀砍将过来,他周身到处都是破绽,兰七躲过一刀之后横剑滑过孓熙的肚腹。

  

  “不痛不痒。”孓熙笑道,接着又是一刀劈来。他的战斗方式就是这般野蛮,在战斗中,不死之身给与他绝对的防御,所以他只全力投入到攻击中。他的力气很大,他的刀很沉重,只要一击命中,对手就再无翻身的可能。

  

  兰七接连躲过孓熙十几刀,同时也向孓熙刺去十几剑,但孓熙依然毫发无损,伤口很快就会复原。而兰七自己却越发乏力。他明白这场战斗的结果,这一身老骨头会被孓熙砍成两节。

  

  孓熙再次一刀劈来,兰七没能躲过,只能举剑抵挡。他被孓熙压制着,敌人的刀锋正慢慢朝他脖子处移动。

  

  “你不行了,老东西。”孓熙仿佛发出了胜利的嘲讽。

  

  兰七被压的喘不过气来,敌人的力量远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他只能拼尽全力紧紧握住手里的剑。

  

  孓熙一脚踢出,将刀下的老将踢到城墙防护石上又摔了下来。兰七喷出一大口鲜血,准备起身再战,但孓熙没有给他机会,手起刀落,斩下他的头颅。

  

  将者,是一支军队的精神支柱,现在主将兰七已死,守城军几乎万念俱灰。

  

  兰七的头颅被孓熙穿在刀尖上,守城军看见主将遭受屈辱,顿时惊恐万分,战阵也开始混乱,胆小的士兵纷纷逃窜,但大部分依然在拼死抵抗。那些打算临阵脱逃的士兵看见战友还在流血牺牲,便又嚎叫着跑回来捡起刀枪防守岗位。

  

  城门处,双煞和五剑冲入敌阵,他们的剑刃上沾满了鲜血。三目和九箭将抵住城门的一百士兵全部杀死,城门立即被撞破,随后一山发力,将巨大的城门撞倒。四象骑着大象七骑骑着战马先后进入城门,六锤和八角紧随而至,他们身后的盾牌军鱼贯而入,城门外的一万骑兵也朝城门口奔来。

  

  罡魁大帐,探马来报。罡魁站起身来询问,探马回道:“东面有敌情,烟尘滚滚,应该全是骑兵。”

  

  “是哪族的军队?”罡魁问:“多少人数?怎样旗帜?”

  

  “人数不清,没有打旗,但看他们的着装,全是黑袍黑甲。”

  

  一年前,尚为帝国男爵的罡魁召见各族之王,以个人名义举办众王聚会,唯有日月族二王缺席。关于此次聚会,罡魁是想让各族的王不得插手华洛之事,以便他日后发动反叛,华洛王族得不到外族的帮助。但上川族历荆王却借机暗地勾结了明亚王,险些让罡魁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而日月族的时逆王却因病推脱,没有参与众王聚会。

  

  罡魁说:“黑袍黑甲,应是日月族夜间之王时逆王的军队。无需惊慌,小小日月族,最多不过四万军队,全是骑兵,也只区区八千人,而这八千骑兵分为白骑兵和黑骑兵两部分,时逆王统帅的只不过是四千黑骑。”

  

  罡魁并不把日月族的军队放在心上,他挥手便可荡平日月族。不过,他还是心存疑惑:日月族在华洛族北部,怎么会从东部而来。

  

  关于日月族为何会从东部而来,只因为他们的目的并非是协助明亚王与罡魁大军作战。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东城的凶将。

  

  孓熙走下城楼,准备将剩下的两千敌人赶尽杀绝。因为他的杀戮,守城军尽管战败,城墙被破,但他们还是手持刀剑围在一起誓死抵抗。他们都是华洛战士,尽管恐惧,但勇气犹在。他们明白,视死如归是战士荣耀的另一种阐释。

  

  两军还在混战,守城残军中有一位手持长剑的士兵,他挥舞着长剑,格挡开敌人的兵器,并将对手送入地狱。他和其他士兵一样,身上沾满了战斗的痕迹,他的甲胄和脸庞出现了伤痕,但他的剑技依然十分高超,他比兰七将军斩杀的敌人还要多,面前的敌人倒下大片,而他且战且退,尚有余力。他就是苍桔。这一战中,苍桔抛弃了对生命的怜悯,放下了他的仁慈,但他依然对死在剑下的士兵表示哀悼,每斩杀一名敌人,他就会在心里默念悼词。

  

  “杀死孓熙,”苍桔大吼道:“那是邪恶的魔鬼,是勇士的宿敌,我们是士兵,是守卫荣耀的战士,我们不惧怕任何魔鬼!”他的声音传进了周围每一个士兵的耳朵里,这些战士再次受到了鼓舞,重新振作起来。

  

  士兵中还有一人,他看见了孓熙刀尖上的兰七人头,悲痛的眼泪掉了下来。他高声大呼,极度愤恨,挥剑朝敌阵冲去。吟游诗人兰九也参与了这次战争,老将兰七是他的祖父。

  

  孓熙就在百步开外,苍桔和兰九义愤填膺,立即朝孓熙冲去。苍桔在前,兰九在后,两名长枪兵朝他俩冲来,苍桔挥剑斩断敌人的长枪,兰九立即用剑刺入其中一名敌人的肚腹,苍桔则立即回剑斩下另一名敌人的头。两人的配合很强大,只向前冲了二十步,便已杀死了十几个敌人。这两人比普通士兵的战斗力高出太多,连孓熙都看在眼里。

  

  孓熙抓住属下传令兵的衣领,说道:“传我的命令,叫双煞去解决那两个人。”他的手指指着战阵中剑技高超的苍桔和兰九。

  

  一对黑影如同飞燕一般闪到二人面前。苍桔立即推开兰九,说:“此二人颇为凶险,交给我。”

  

  “那你小心,”兰九转身向后说:“背后的敌人交给我。他们会感到恐惧。”

  

  双煞旋舞着钢刺朝苍桔飞来。苍桔凝神以待,他双手握住锋利的长剑一闪而过,剑光穿过双煞的黑衣,这两个好杀的女人落在地上,再也飞不起来,鲜血从她俩的黑衣中流了出来。只是全神贯注的一剑,苍桔就将双煞毙命。

  

  孓熙有些惊讶了,又抓起一个传令兵的衣领说:“把五剑都叫来。”

  

  五名剑士同时落在苍桔的面前,他们神色一致,连挥剑的动作也一模一样。五人迅速结成剑阵,将苍桔围着剑尖中。

  

  苍桔的双眼迸发出凶光。在孓熙屠杀苍桔全村的时候,苍桔躲在枯井中幸免于难。凶手离开后,他从枯井中出来,在村民的尸体中寻找幸存者,在那时他就记住了每一位村民和自己家人死前的惨状。那时他还小,不知道是何凶器杀死了他们,成为游侠之后,他便明白村民们有的被剑杀死,有的被锤砸死,有的被钢刺穿喉,有的被大刀斩下头颅。现在他知道,那是孓熙和手下九幽所为。

  

  五剑看见了一旁双煞的尸体,心知这次遇上了强敌,是以一出手便是非常凌厉的剑技。他们五剑合一,将苍桔笼罩在剑锋之下。而苍桔的剑术却比他们五人高明太多,他只是握着剑在空中划了半圈,五剑的长剑竟然都被斩断。

  

  五剑顿时感到惊惧,嘴里念念有词,其中一人说道:“这是传说中的游侠流铖之剑,不可能,流铖在北大原上已经消失了十年。”

  

  流铖,正是那位为苍桔铸剑的朋友。苍桔在十年前得到这柄剑,之后的十年里再也没有见到过流铖。

  

  “这正是流铖铸造的剑。”苍桔说道:“名为斩凶剑。”话音一落,他毫不留情的挥剑划破五剑的喉咙。

  

  斩凶剑,斩杀凶将的剑。苍桔在给这柄剑命名之时,就往剑中灌注了斩杀凶将孓熙的决意。

  

  双煞,五剑皆被苍桔杀死,孓熙再也按耐不住,他欲亲手结束对手的生命,但他又听到城墙外的隆隆马蹄声。那犹如雷点的马蹄声盖过了城内的战斗声,他估计至少有四五千匹战马正朝这边奔涌而来。

小说《东土》 第17章 刺客之行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岚霏呀点评:

《东土》这本书让你了解人间百态,值得彻夜未眠的欣赏,让你爱不释手,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