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剑破虚天

剑破虚天

作者:墨酒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7-31 04:33:10

本站为大家带来《剑破虚天》免费阅读,文章内容引来无数粉丝,剑破虚天全文完整版章节免费阅读,喜欢这本的伙伴们速来观看!
展开全部

迷局

凛冽的剑光映照天上一轮弯月,月华如练,少年执剑而立,衣袂翩飞,指尖划过剑刃,莫名的便令人心生恐惧。

南意眯起眸子,天下用剑的门派不知何几,只是这个起势他却从未见过。

杀意来的毫无征兆,只觉一阵微风,南意凭借本能抬剑一挡。

“叮——”

快,这是南意的第一感觉,此人的速度太快了,一招一式,连绵不绝,不过黑影一闪便已是剑光而至,剑气激荡之下,震的他手臂发麻,但是他不能退,一旦退了,就是一败涂地。

楚暮的目光渐渐冷然,玄龙混沌诀,每一招,都是杀人的招式,而他的剑,还从未饮血。

刀光剑影,映照少年如冰冷眸,仿若修罗。

南意亦是被激起了战意,青色的剑光乍现,如同裁决之刃,与流青剑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碰撞的火光飞溅,南意与少年的视线终于撞在了一起,一个冷冽,一个激昂。

“你究竟是何人?天龙榜为何没有你?”南意压低了声音,手中长剑却是毫不留情斩出一道杀招。

这般凌厉的杀招,如此冷静的心性,此人绝不是平庸之辈,那么为何网罗当今年轻一辈的天龙榜上,却从未出现这样一个人?

“阁下武学精妙不也同样不在榜上吗?”

楚暮面无表情,手中的剑势不变,直接朝南意防御最薄弱处刺去。

南意不得不止住本来的进攻,回势防御,顿时气血翻涌,退了一步。

要的就是这一步!

楚暮眼眸微亮,玄龙混沌诀第三重,俱灭。

心生退意,可灭之。

南意突然感受到一阵难以言说的危险,他眯了眯眼睛看着楚暮,第一次真真正正感到心惊肉跳,或许从一开始,他就小瞧了这位不速之客。

这是楚暮第一次完完整整用出这一招,残月当天,剑光如华,带着毁灭的气息,仿佛连虚空都可以破碎。

南意衣服上绣满的纹路一点一点亮起来,浅淡的蓝光在月华之下显出几分神秘,他举剑,无言的压抑弥漫而开,似乎是某种献祭,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

“轰——”

剑与剑的碰撞,那一瞬间的光亮照亮了整个黑夜,连远处寂静的永宜城似乎都被惊醒,无数人仰望那道划破天际的光,有人惊叹,有人恐慌。

光华散去,尘土弥漫,楚暮不得不承认他也小看了这位中武阁的年轻少主。

传闻中武阁少主南意体质特殊,可沟通天地,原来是真的。

但是沟通天地又如何,他冷漠的看着因俱灭一击皆倒下的中武阁弟子,只有南意还有意识罢了,却也狼狈不堪,本来干净整洁的蓝衣如今破碎不堪,再无开始那一分高高在上。

体质特殊,可沟通天地,也仅仅只是让他在这一击中活下来而已。

南意看着周身同门的尸体,再次看向楚暮的目光已是一片猩红:“你居然敢!我要你偿命——”

楚暮毫不客气的用剑柄将之砸晕,目光看向逐渐混乱起来的永宜城,记忆纷涌。

待得众人赶到之时,只见地上乱七八糟的中武阁弟子,和在大火中熊熊燃烧的千方阁。而南意与楚暮,却再无了踪影。

人群中,楚澜华摇着扇子微微一笑,消失不见。

“掌教,斩龙渊异动又加强了,恐怕那封印坚持不了几年了。”玄慕山星耀殿内,一名长老忧心忡忡的禀报道。

“三长老所言极是,我们是该早做准备了。”一名面色阴沉的男子看了一眼坐在首位的掌教真人,低下头赞同道。

“难道我泱泱玄慕,竟要靠一个孩子的牺牲方才能保住吗?”玄慕掌教怒道。

“恕我直言,掌教,”大殿之中一名极为年轻的男子出声道,“自从您收了那楚暮为徒,是否就已经忘记了最初的初衷?”

“我玄慕找寻数十载方才寻到一名帝族后人,只要他的心头血——”

“够了!”玄慕掌教呵斥道,他缓缓站起,“无论如何,现在玄慕的领头人,是我,而不是你,沐青。”

沉重的威亚弥漫而来,提醒着在座的每一个人,他才是玄慕掌教,而他们,没有资格质疑。

“斩龙渊封印破开那日,举我玄慕全派之力,也要与其殊死搏斗。”

“请掌教三思!”

“我意已诀。”掌教闭了闭眼,下定了决心。

“既是如此,那掌教就不要怪我等心狠手辣了!”

一瞬间大殿之内,刀光血影,殷红的血溅在雪白的玉石板上,仿佛一副完美的红梅图。

楚暮拖着南意回到了刘老板的茶汤铺子,惊的刘老板几乎要吓昏了过去:“你!你怎么把中武阁的少主带回来了!”

房中的香炉还在静静的燃烧,楚暮直接拿水浇灭了,方才开口:“你们究竟是何人?”

本来吵吵嚷嚷的刘老板突然就噤了声,好一会才开口:“你不该问。”

从一开始就说好了,楚澜华给他一个足够隐蔽的住处,两不相问。

“那你为何要问我为什么把他带回来了?”楚暮盯着他,“或者你可以回答我另一个问题,这屋内燃的,是什么香?”

刘老板犹豫的看着楚暮淡漠的神色,不知道该说几分,这位年轻的玄慕之人,将自己隐藏的太好了,他几乎什么都看不出来。

楚暮没有逼他回答,等了一会后,他又道:“想必刘老板也是有法子让我等不被发现,在下可是非常相信刘老板的实力。”

刘老板神色复杂的叹了口气,道:“跟我来吧。”

刘老板不知按动了哪处的机关,很快楼梯口出现了一扇新的门,刘老板再次叹了口气,转身行礼:“公子,请吧。”

黑黝黝的地道里略带湿气的空气让人闻着着实不大舒服,刘老板拿了一支蜡烛,一盏一盏点亮石壁上的灯,最里面是一间简陋的石室。

刘老板将石桌上的灯点亮:“公子便先在此藏着吧,待到城中风声过了,我便送公子出城。”

“大约几日?”楚暮看似漫不经心的道。

“最多五日。”这一次刘老板没有犹豫,他拿着已经熄灭的蜡烛再次行了一个礼,从地道离开了。

楚暮的目光深深浅浅,能确定五日平息风波,看来他还是小瞧了这位楚澜华布下的局。

血仇

南意醒来的时候头还有些疼,他揉了揉额角,耳边突然有人道:“你醒了。”

“是你!”南意看清了眼前的人,就要动手,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连手都抬不动,只得作罢,冷冷的看着少年,“你究竟是何人?”

“你不记得我?”楚暮淡淡一笑,空荡荡的石室中烛火静静的燃烧,他取出从千方阁中拿走的项链,“你不记得这是什么了?这可是你十年前从我这拿走的。”

“难道你是——当年那个孩子?”南意大惊失色,可身体的空虚感时时刻刻提醒着他如今的处境,“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楚暮漆黑的眸子盯着他,一步一步缓缓逼近:“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不该问你自己吗?”

那一场突然燃起的红莲业火,即便第一时间退走,南意还是忘不了那一瞬间的炽热,可那个孩子明明已经被火焰吞噬,怎么可能还活着!

“当年是谁告诉了你们此物的下落。”他虽然很多事情还是不记得,但他记得有一个人,将这条项链套在他的脖子上,告诉他,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只有他才能打开。

无帝血不可开。

南意别过头并不看他,楚暮也无所谓他回不回答,只是道:“那么那人有没有告诉你,上古之境的钥匙,向来要以帝血为引,方可以打开。尔等普通人便是拿到了,也是无用。”

上古之境百年开一次,唯有以钥匙为引方能进入,传说中上古之境内有当年十大帝族的遗迹,凡是拥有钥匙者如今皆已是一方大势力。

钥匙总共只有七把,据楚暮所知,都没有失窃,也就是说,他手上现在这把,是第八把。

那么,他究竟是谁,曾经的他为何会拥有这第八把钥匙?

小巧的项链下坠着一颗玲珑剔透的晶石,在烛火的光芒下晕染着淡淡的红色,神秘而又诡异。

石室中一片寂静,南意忽然一笑:“帝血为引,你不就是帝族之人吗?”

电火石光之间,南意突然暴起动手,一掌劈晕了楚暮。

小小的项链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南意轻松的将之捡起,唇角勾起一丝弧度:“可惜你也不知道,我的体质可以化解百毒,小小软骨散,可放不倒我。”

永宜的警戒很快解除了,人人都言凶手在那晚大火已被中武阁南意擒获,却不知凶手身份,而除了刘老板,也没有人知道永宜城少了一个人。当街坊邻居问起那两个亲戚,刘老板也仅仅只是摇了摇头,说那两人看永宜没了封锁便回端阳了。

至于楚暮去哪了,反正有阁主和公子在,怎么样也轮不到他这个小人物做主。

“阁主,便是此人屠了千方阁满门。”南意唇角携了丝笑意,恭敬的冲着上方的中年男子道。

中武阁阁主露出一丝满意的笑,看着昏迷的楚暮:“此人身份可还清楚?”

“回阁主,南意在他身上搜到了这个。”

侍卫将一块玉简呈了上去,中武阁阁主顿时面色大变:“竟是玄慕山的人!”

玄慕山身为九州第一大派已经很久很久了,久到所有人都理所当然的认为他就该是第一,没有人敢挑衅他的威严。

“此事南意不敢私自做主,还请阁主决断。”南意道。

中武阁阁主亲自走了下来,仔细的看了看楚暮的眉眼:“此人当真来自玄慕山?莫不是假扮的?”

南意顿时会意:“确有此可能,只是——”

“这枚玄慕山通引规格颇高,乃是玄慕首席弟子方可拥有,而玄慕山首席只有一位……”

“潜龙榜第二,楚暮。”

除了玄慕山五年前那一次连胜三百局的首席之战,没有人再见过楚暮真正出手,也无人知晓,这五年他究竟又强到了何种地步,潜龙榜便是四象宗专门为此类青年才俊设立的榜单,因为没有战绩不曾交手,只能估计,故称潜龙榜。

“而他,也是我们十年前追杀的那一族!”

中武阁阁主面色终于大变:“千方阁那个废物不是说人都死绝了吗!”

“确实,当时南意也以为此人必定已死,只是他突然出现在南意面前,口称自己是钥匙主人……并且也知道钥匙无帝血不可开。”

“若是玄慕山的人知道这些也不为过。”中武阁阁主摆了摆手,“若他当真是当年那人,此人必不能留!”

“可是玄慕山那边……”

“上古十大帝族已灭八族,纵然他玄慕再胆大妄为,也总有天雪压制着他们。”中武阁阁主的神情已有些轻蔑,“不过一个即将灭亡的帝族罢了,难道还真当自己还有上古的威风吗?”

“南意明白了。”

“尽快将此人处理,此事不必让大人知道,当年所灭一族如今竟还有余孽,该说真不愧是帝族吗?”中武阁阁主叹了口气:“我也不想这么快便与玄慕山对上,虽然大人说玄慕必亡,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亡啊!”

“大人说的话必定是真的,阁主不必忧心。”南意道。

中武阁阁主不再说话,只是摆了摆手,示意南意退下。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本该昏迷着的楚暮,指尖轻颤了一下。

从楚澜华第一次找上自己楚暮就已经觉得不对了,仅仅是一个酒楼中偶遇的陌生人,楚暮是不信的。

只是楚澜华有让他无法拒绝的理由。

“你想知道自己的过去吗?”当时的楚澜华一脸笑容,却是有些欠揍,“破妄破妄,若你连自己该破的妄都不记得了,又该如何破?”

永宜城,就是楚澜华给出的陷阱,做他的棋子,他帮他恢复记忆。

红尘公子从不说谎,楚暮同意了。

“南意此人通玄之体,可通天地,解百毒,鹤斑毒可克之。”

“只要一种香就可以让你恢复记忆,只是血海深仇,你能否肩负?”

“今夜你该去千方阁了,钥匙就在那里。”

“无帝血不可开,而你,恰好是帝族之后。”

记忆中似乎有很多东西涌动,却又想不真切,他究竟是谁,当真是帝族之后吗?他为何流落到凤仪城?又为何被玄慕掌教收下?那些巧合真的只是巧合吗?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嘉佑公子点评:

从我目前读到第一个位面来看,能看出作者墨酒是用心去写《剑破虚天》这本书的,一个位面就好像一本书一样,细致,认真,而且文笔很好,不像是刚写书的小白,总之,这本书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