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极道魔圣

极道魔圣

作者:寂聊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8-01 08:42:18

《极道魔圣》是一篇非常好的古代言情小说,寂聊为大家带来的故事:随着无声一声彬彬有礼地宣告,无风,梦琳与寂寞从楼梯上走下,边走,边向四周致意。无风自己也没有穿着那华丽的“正装”,而是一身纯白的武士服,胸口上面绣着各种武器交错组成的纹章中间一个虎头,那是大将军府的纹章。梦琳一身海蓝色的晚礼服,头发高高盘起,没带任何饰物,却远比在场佩戴着饰物的女人们更加耀眼。“首先,很感谢大家出席我们家小子的生日宴会。如大家所知,我平日里都在前线,很少顾家,此次有机会和家人一起为儿子庆生,我很开心。这是场宴会,大家无需拘束,尽情享受吧。”
展开全部

杭家有女

“我对那个位置没有兴趣,如果要做,早在十几年前我就坐在那里了。现在还留在这里也只是为了当年对老国王的那个承诺而已。”无风一脸的无寞,看着妻子有几分冷意的面庞,心头一暖,将妻子拉进自己怀里:“无需在意,等寞儿再长大一点,我们就离开这里。寂家可不是任人宰割的货色,更何况,没了我,这国家还能撑多久?”

梦琳皱了皱眉,听出了丈夫话语中的深意:“前线兽人的进攻真的那么糟糕?还是有其他什么情况?”

“两者都有吧。”无风轻轻抚摸着妻子及腰的长发:“现在顶替我在前线指挥的应该是司徒家族的人,虽然我不知道是谁,但我可以肯定他现在一定后悔接手这个烂摊子了。”

眼中散发着阴霾继续道:“据我得到的消息,司徒派去捡战功的人里面有不少直系继承人,然而已经死的差不多了。那么大一个家族自然不会都是庸才,这都搞成这样就足以说明情况有多糟糕了。虽然之前捷报频传,但我们为了取得那些战果也是费了不小的力气。”

“那前线的兽人难道是用了什么特殊武力?不然就算司徒家在没本事,也不至于被杀成那样,而且你这次带回来下属也不少吧”梦琳边分析边给无风按摩着头部

这次回来我将我的下属都带回来了,一方面防止那些杂种暗中下手,另外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免无谓的牺牲。”说到这里,无风笑的有些嘲讽:“他们机关算尽,把我招了回来,也成功的将自己的人安插了进去,然而唯一的漏算就是没有或者说无法考虑前线的情况,毕竟最准确的情报都握在我自己手里,下面的人又不懂,只知道我们赢了就行。”

“兽人那边确实得到了一件东西,只不过他们尚且发挥不出那件东西的十分之一威力,这件事各大家族的家主知道一些,但那都是老狐狸了,对自己没有利益的事他们不会做的,所以想必他们也会守口如瓶,否则早就全国上下都人心惶惶了,毕竟这个国家乱起来对他们也没有好处。”

“我在等着看戏呢。”无风见妻子离开自己头部,有将手里的酒收起来的意思,目光中流露出几分惋惜与不舍,看得梦琳有些好笑。

“不管他们派去的是谁,都一定没办法处理好前线的问题,但是他们现在只能咬牙顶着,否则就会功亏一篑。问题能瞒一时却瞒不了一世,等到问题大到瞒不住的时候,他们就必须背起这个自己找的锅,那时候他们脸上的表情肯定很精彩吧。最后包括国王在内他们一定会来找我,然而我也不会再接手这个问题了,想必他们的脸色就更加精彩了吧。”无风依旧笑嘻嘻道。

“你可真是算无遗策啊。”梦琳嗔怪地白了自己丈夫一眼,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还用说?如果不是算计手段高明,如何能追求到当年拒绝了无数人的你呢?”无风一脸坏笑。

“呵呵。”梦琳也是笑了笑,似乎想起了过去的情形。

“眼下我们需要担心的就只是寞儿的成长问题。过两天就是寞儿的生日了,我们邀请的人不少,得提前跟寞儿说好,别这小子到时候不愿意露面就麻烦了。”梦琳似乎突然想到这个,转向丈夫:“你有什么主意不?”

“恩,顺便帮这小子相个亲怎么样?”无风歪着脑袋考虑了一下。见妻子一脸无语地望着自己,有些好笑:“也就是见个面而已,杭家那个小姑娘,你也知道吧?杭音那家伙跟我说过很多回这件事了。”说到这里,无风倒是有些好奇:“听说跟寞儿一样,他们家那个小姑娘也是个难得一见的天才?”

“你久在前线当然不知道了。”梦琳想了想之后对丈夫说道:“那小姑娘我见过,她还跟我学习过一段时日,确实不是个简单的小丫头,连我都在考虑是不是要收这个小丫头做徒弟了。有礼有节,进退有据,成绩也是相当的好,而且对五行法术挺有研究,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不俗的造诣。如果不是先被灵无学院看中,我都想收她为徒呢。”

“哦?能让你看中,倒是真有几分本事。”无风有点惊讶,自己的妻子眼界有多高他又怎么会不清楚呢?既然妻子都这么说了,想必那小丫头也不是什么简单的小孩才是。

“优秀不优秀不是最重要的,能不能被寞儿喜欢才是最要紧的。”梦琳想起了自己那妖孽的儿子,有些无奈:“可千万别露馅,就说想让小家伙和那丫头交流切磋一下学识,万一让小家伙看出不对,估计他能直接拍屁股走人。”

无风也是有几分哭笑不得,自己家这小祖宗太聪明又太敏锐,一点都不好糊弄,自己和妻子还要苦心孤诣地帮他找个对象,真是不容易啊!

不过这对夫妻俩似乎忘了,寂寞今年还不到十岁。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三天后傍晚,“我觉得自己像个傻瓜”寂寞一脸无奈地看着自己身上这华丽到了没办法形容的礼服,有些无奈地晃了晃身子,然后传来一阵“哗啦啦”地想动。

“你看!他们还会发出声音哎!”寂寞嘴里是天真无邪的童声,却带着极度不满地目光看向自己的父亲,同时。他对着父亲招招手,然后迅速压低声音:“老爹,不管怎么样,给我想个办法把这身换掉!我又不是储物柜,身上挂这么多饰品看起来就好像穷了几百年终于有钱了想显摆一下地暴发户一样!有这倒腾的时间,你不如教我几套武技动作”

听了自己儿子的比喻,无风一头的黑线。

“小屁孩,你懂个屁!这是正装,今儿个你生日,来那么多客人,难道你要穿着便服出场么?”

“我又不是餐厅的服务员,你都说了是我的生日难道我还要负责接客?还正装,弄得我跟上辈子没见过世面一样穿的丁零当啷的就去。再说,这衣服重的比我平日里训练用的沙袋还夸张啊!还不透风,裹得一层又一层的,你以为包木乃伊呢!”

不给无风询问木乃伊是什么玩意的机会,寂寞接着补充:“要么你们给我换一身,要么我不去了!又不是相亲”

生日

无风嘴角抽了抽,这兔崽子还真是一语中的,他们可不是细心安排了一场十岁小孩子之间的“相亲”么?

“最少也要让我把这身脱了!从早上开始一个个都拉着我到处乱跑,光是穿衣服就浪费了无数时间,人生苦短啊,我有多少时间能用来浪费?话说回来,我怎么感觉你们今天都怪怪的?”寂寞有些可疑地看着自己的老爹。

嘴角一抽,无风差点没有惊叫出来,这个聪明又多疑的小屁孩!为了让这场“相亲”能够进行下去,无风只能妥协:“好吧好吧,给你换一身或者你脱了这个都行,但是你得答应我,今儿个不许掉链子,来的可不都是客人啊。”无风满含深意地望着自己的儿子。

寂寞楞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笑了笑:“话不能这么说,不速之客也是客,既然是客,咱们便不能失了礼节不是?”

无风很满意自己儿子的反应,摸了摸他的头:“我批准了,到时候怎么办全看你自己,天大的事你老子我顶着。”

“还用你说?”寂寞一脸笑意地回了一句。然后一把将这身像圣诞树一样的服装撤掉,仅仅留下一身单薄的劲装,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还别说,确实又重又不透气。”无风弯下腰,捡起了地上的衣服,掂了掂。朝着自己儿子离开的方向望了一眼,有些好笑。

大将军府正厅,一个庞大的像小型足球场一样的建筑,进门首先看到的就是占地广大的大理石地面,前方是巨大的字型楼梯,上面悬挂着当前一任大将军的画像。

大厅中有许多粗壮的柱子,同样由大理石制成,表面光滑平整。房间中悬挂着各种各样的书画与兵器,任一件都是价值不知几何的贵重物品。房间中有无数的魔晶石被安装在精美的容器中,照亮了大厅的每一个角落。食物饮料随处可取,也有专门的侍者为众人送上刚出炉的各式美食,看起来极尽奢华之能事。

大厅中人们大都穿着华丽,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低声交谈。主人未至,众人便只能耐心地等候。

在大厅的一角:“所以说,现在该告诉我为什么一定要我来参加这个宴会了吧,爷爷?”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低声问牵着自己手的老人。小女孩身上没有什么华丽的服装,只有一件淡金色的长裙,但是没有人会在意这个,因为当你看到小女孩的时候,肯定会忍不住将注意力都放在其他地方。

小女孩的头发很有光泽,在魔晶石灯的照耀下甚至有一层淡淡的光晕浮在上面。皮肤白皙,面容可爱,但是最重要的是她的气质。

是的,一个看起来不过七八岁的小女孩身上居然会有气质这种东西,确实令人惊讶。小女孩仅仅只是站在那里,就会流露出一种如同空谷幽兰般恬静温婉的气质,仿佛那并不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而是一位风华正茂的绝代佳人一样。

小姑娘旁边的老人同样并非华服,而是一件简单干练的黑色礼服,头发不短,编成一个小辫子留在后面。

如果让寂寞看见肯定会想起现代那些所谓的艺术家们:一个个长发辫子,有没有艺术细胞不知道,但是长发辫子一定要有才行。不同的是,老人身上有股子精气神,看起来显得年轻的同时也有一种淡淡的威压,似是久居高位的上位者一样。

“今天让你来是为了让你见一个人。”老人和蔼地看着小姑娘,温声答道。“你应该听说过,是个和你一样的小家伙。”

小姑娘大大的眼睛转了转,露出几分明了:“原来是他,恩,我确实对他有几分好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传闻那般与众不同呢。”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老人指了指那宽阔的台阶。

随着无声一声彬彬有礼地宣告,无风,梦琳与寂寞从楼梯上走下,边走,边向四周致意。

无风自己也没有穿着那华丽的“正装”,而是一身纯白的武士服,胸口上面绣着各种武器交错组成的纹章中间一个虎头,那是大将军府的纹章。梦琳一身海蓝色的晚礼服,头发高高盘起,没带任何饰物,却远比在场佩戴着饰物的女人们更加耀眼。

“首先,很感谢大家出席我们家小子的生日宴会。如大家所知,我平日里都在前线,很少顾家,此次有机会和家人一起为儿子庆生,我很开心。这是场宴会,大家无需拘束,尽情享受吧。”

然后将手里牵着的小家伙稍稍往前一带,让寂寞站在众人面前。

寂寞稍稍清了清嗓子,带着清脆的童声响起:“今天是我十岁的生日,可我实在不觉得小孩子有必要过什么生日一说。但是拗不过父亲母亲的一番好意,便厚颜接受了这个生日宴会。我知道诸位长辈都是事物缠身之人,能够赏脸出席这次宴会,非常感谢大家。另外,我在这里还想特别感谢一个人。”

说着,寂寞在人群稍稍寻觅了一下,便朝着一个方向稍稍弯腰:“感谢司徒家族的家主,您为了帝国的安危让族人接手前线,护佑着我们大家的安全。想必您挑选出的族人一定能够让敌人节节败退才是。不仅如此,一心一意为帝国尽忠的同时还让父亲能够回来家里陪我一起过这个生日,我真的很感激您。要知道,这宴会远远没有父亲能够回来陪我更让我开心了!”说着,他还用带着孺慕之情的眼光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

听到这里,司徒家族的家主司徒烈面色稍微一僵,很快恢复正常,对着寂寞很有风度的点点头。这是一个显得有些苍老的男人,头发花白,身形稍微伛偻,虽然身上的服装很华丽,但是难掩一股有些腐朽的味道。

“呵呵,还真有意思。这巴掌扇的够响啊。”刚才那个小姑娘看着站在台阶上稍稍鞠躬的寂寞,又看看司徒家族的家主,轻轻笑了笑:“恩,我们确实挺像的。”老人在旁边笑着摸了摸小姑娘的头,看着寂寞眼里闪过一丝怀念。老家伙,你这孙子和你一样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怎么回事?”梦琳有些不解的传声问丈夫,她可以肯定,她在与丈夫交流时房间外面绝对没有人,更别说是自己的儿子了。

小说《极道魔圣》 第7章 杭家有女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玟玉酱吖点评:

这么说吧 此书《极道魔圣》简单不做作,浅显易懂。情节紧凑,语句严谨。 老书虫觉得此文写的不错(*๓´╰╯`๓) 顺便说一下,寂聊大大,能不能更多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