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盛世皇宠:爱妃,别想跑!

盛世皇宠:爱妃,别想跑!

作者:海豚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8-01 14:38:53

作者海豚所著《盛世皇宠:爱妃,别想跑!》正火热推广中,更多精彩尽在青龙村文学!“从雪妃的身上搜出了夹竹桃粉。”萧御痕的视线一下子转到了凌筱雪的身上,深邃的眼眸看不出情绪。“雪妃,你有什么话说?”不同于以往的温情,这句话就像是审讯犯人的模样。“皇上,不是臣妾做的。”凌筱雪的心底一凉,这是他第一次叫她“雪妃,”一下就把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到了很远。“那夹竹桃粉你怎么解释?”“那个不是臣妾的,这个荷包里面臣妾是放的香料,至于为什么会变成了夹竹桃粉,臣妾不知。”
展开全部

16-禁足

“皇上驾到!”

高亢透亮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抹明黄的身影走了进来,萧御痕阴沉着脸,应该是,知道了婉妃所发生的事情。

“事情查的如何?”

萧御痕低沉的声音响起,视线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大家都低下了头,不敢再造次。

“皇上,是臣妾没用,让婉妃的孩子在臣妾眼皮子底下被害,请皇上责罚。”

安诺言跪在萧御痕的面前,内心充满了自责,发生了这样的悲剧,是她的失职,理应受到惩罚。

“朕是问,查的结果。”

“从雪妃的身上搜出了夹竹桃粉。”

萧御痕的视线一下子转到了凌筱雪的身上,深邃的眼眸看不出情绪。

“雪妃,你有什么话说?”

不同于以往的温情,这句话就像是审讯犯人的模样。

“皇上,不是臣妾做的。”

凌筱雪的心底一凉,这是他第一次叫她“雪妃,”一下就把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到了很远。

“那夹竹桃粉你怎么解释?”

“那个不是臣妾的,这个荷包里面臣妾是放的香料,至于为什么会变成了夹竹桃粉,臣妾不知。”

“好一个不知。来人啊,将雪妃带回沁雪殿,没有朕的允许不允许踏出宫门半步。”

萧御痕脸色一沉,吩咐道。

凌筱雪没有狡辩,其实出不出宫门这都不重要,最伤她心的是,他竟然不相信她。

“公主,皇上也太无情了吧,公主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呢?”

红杏打抱不平,最是无情帝王家,看来,这句话,说的真没错。

“红杏,那个荷包有谁碰过吗?”

凌筱雪脑海里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过了一遍,没有错过一丝细节,可是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

“没有啊,每天里面的香料都是奴婢亲手放进去的,没有经过谁的手。”

“那就奇怪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凌筱雪心里一团乱,想要为自己洗清冤屈,就只有找到真凶,她不想背上莫须有的罪名。

“奴婢参见皇上。”

红杏的声音打乱了凌筱雪的思绪,抬头一看,果不其然,是萧御痕。红杏识趣地退了出去。

“你怎么来了?”

这个时候,凌筱雪也顾不得那些礼节了,她心里还有一肚子气呢。

“这件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萧御痕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这才想要来单独问问其中的细节。

“皇上不是已经相信是臣妾所做的了吗?那还有什么好问的呢?”

“好了,现在不是跟朕怄气的时候,当着那么多嫔妃的面,证据就摆在那里,朕得给她们一个交代。”

“可是夹竹桃粉就在臣妾这里,皇上还相信臣妾?”

“朕相信你的为人。”

“那臣妾就问问皇上心里是怎么想的?”

看着萧御痕笃定的眼神,凌筱雪心平气和下来。

“这明显就是有人想要陷害你,平时谁能够接触你的贴身东西?”

“就只有红杏。”

红杏是她从凌国带来的人,她自然是信得过的,她们在一起那么多年,都对彼此互相了解。

“还有吗?”

“没有了。”

“会不会是有人偷偷进了你的房间,然后把香料掉包了?”

既然红杏不会,那就只有其他的丫鬟了,应该是被哪个宫的娘娘给收买了。

“不排除这种可能。”

她的房间虽然只有自己和红杏进入,但是也不排除她们不在的时候,有人偷偷进去,只是到底是谁呢?

“好了,这件事情朕会调查清楚的,这段时间,你就好好留意一下你宫里的情况。”

“臣妾知道了。”

萧御痕最后给了凌筱雪一个拥抱,离开了。

凌筱雪看见四周高深的围墙,这里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呢。她突然有些想念凌国的皇宫,虽然都是一样的深宫闺阁,但是比起这里,还是自由多了。早知道自己会嫁这么远,就应该多陪陪父皇母后了。

凌筱雪观察了一段时间,她的宫里就只有六个宫女,除了一个叫露儿的宫女之外,其他的都没有什么异常。

“娘娘,查到了,这是从露儿床底下搜出来的夹竹桃粉。”

红杏将夹竹桃粉摆在地上,趁着露儿打扫房间的时候,凌筱雪让红杏偷偷去露儿的地方看了看,果不其然,就搜出来了。

“把露儿带过来。”

露儿跪在地上,看见夹竹桃粉的时候,脸色刷地一白,凌筱雪见此情景,心里也就知道了大概。

“露儿,说吧,是谁指使你的?”

“娘娘,没有人指使奴婢,这东西不是露儿的。”

露儿故作镇定,她相信只要没有证据,凌筱雪就拿她没有办法。

“你以为我没有证据?”

“娘娘既然有证据,又何必来问奴婢呢?”

“这东西从你的床底下搜出来的,你怎么解释?”

凌筱雪倒是不急,她有的是时间和她慢慢耗。

“奴婢不知。”

“看来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好啊,本宫猜猜,想要让一个人替自己做事很简单,只有两种可能,一是用钱财收买;二是用家人的性命威胁。你是属于哪一种呢?”

凌筱雪一边说,一边仔细地观察着露儿的神色,当说到第二种可能的时候,露儿的脸色变了,凌筱雪顿时就明白了,继续说道:

“你以为你不说,你家人的性命就无忧了?简直是蠢货,如果换作是我的话,我才不会在乎一个老百姓的性命呢,我想,你的父母这个时候应该没命了。”

“你胡说。”

露儿的情绪激动起来,凌筱雪知道,自己戳到了她的软肋。

“你还不说吗?如果你说了,本宫报告给皇上,说不定你们还有一线生机,毕竟你也是受人指使,罪不至死。你好好想想着其中的利害关系。”

“娘娘,你真的有办法救我们。”

“那是自然。”

“好,我说,是。”

露儿还没有说完,就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眼睛都没有来得及闭上。

凌筱雪大吃一惊,急忙走过去将露儿抱在怀中,她的身后插着一把短箭。

17-家宴

凌筱雪没有想到,凶手竟然敢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杀人,这下露儿死了,线索也断了。她测量了一下箭射进的位置,凶手应该是趴在宫墙上杀人灭口的。

“雪妃,审判露儿的这么重要的事,你为什么要私自行动呢?”

安诺言听到消息之后,急忙赶到沁雪殿,这么短的时间,后宫里就出了这么多得事情,让她这个皇后情何以堪。

“皇后娘娘,臣妾只是想尽早找到凶手。”

“问出什么来了吗?”

“没有,刚要说出口,就被灭口了。”

凌筱雪摇摇头,这件事情是她大意了,她早该想到凶手是不会这么轻易算了的。

“要我说啊,谁知道是不是雪妃为了灭口故意杀害证人的呢?”

李美人言辞刻薄道,她就是看不惯凌筱雪。

“李美人,凡事可是都要讲究证据的。”

凌筱雪不甘示弱,她渐渐发现在这后宫里忍让是没有用的,有的人只会得寸进尺。

“证据?证据不是都被你灭口了吗?”

“你这么看不惯我,不会是你买通我宫里的人,想要陷害我的吧?”

“你胡说什么呢?”

李美人瞪大了眼睛,怒视着凌筱雪。

“我只是开个玩笑罢了,李美人这么激动做什么?难不成,心里有鬼?”

“你。”

“好了,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本宫,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安诺言适时出声,阻止了将要蔓延的“战火”。

”臣妾知罪。“

李美人狠狠地瞪了凌筱雪一眼,她们之间的仇算是结下了。

安诺言下令自己要亲手彻查此事,不允许后宫中的每一位妃子再插手,凌筱雪只得作罢。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安诺言那边也没有什么音信,众妃嫔也就渐渐遗忘了,这件事情也就这么不了了之。

按照萧国的传统,宫里再秋猎之前要举办一次家宴,就是皇上和众妃嫔一起吃顿饭罢了。毕竟秋猎是半个月的时间,萧御痕当然要交代好各项事情,要不然后宫就会乱了套。

每年的家宴都是在皇后的凤仪殿里举行的,凌筱雪走进凤仪宫的时候,大家都三三两两的来齐了。云妃坐在凌筱雪的身旁,婉妃坐在云妃的身边。

凌筱雪当作没有看见婉妃看见自己的怨恨的眼神,她知道,对于流产的事情,婉妃一直认为是她的原因。

随着宦官的通报,萧御痕走了进来。今天的他并没有穿着明晃晃的龙袍,只是一身家常便服,这是凌筱雪第一次看见他不一样的模样。

“大家都坐吧今天是家宴,不必拘礼。”

萧御痕坐下,沉稳的声音响起。

各个妃嫔的位置都是按照位分坐的,出了皇后之外,就是妃位了。安诺言自然是坐在萧御痕的身边,其余的都坐在下面。

“皇上,秋猎的时间就要到了,有什么需要臣妾准备的吗?”

安诺言开口,往年,萧御痕都会带上她一起,所需要的东西也都是她亲手准备的。

“不用了,今年皇后就留在后宫吧,有你在,朕也更加的放心。”

“皇上?”

安诺言愣住了,她没有想到萧御痕今年不打算带上她一起。

“今年朕准备带上雪妃,她理应了解一下我们萧国的风俗;还有一个就是婉妃,朕带她出去散散心。”

此话一出,一片哗然,带婉妃,大家还可以理解,毕竟失去了孩子,大家都对她很同情。但是带上凌筱雪,大家有些不服,她是害婉妃的凶手,皇上还带她,摆明了是偏向她。只是,虽然心中不满,却不敢说出来。

“臣妾领旨。”

安诺言暗暗握紧了手中的拳头,脸上依然带着得体大方的笑容。

“皇上。”

一道娇媚的声音响起,众人将目光移向了那个人,出声的人是李美人,正含情脉脉地看着萧御痕。

“爱妃有事?”

“皇上,今天既然是家宴,臣妾准备了一支舞蹈为大家助兴,皇上觉得如何?”

凌筱雪不由得在心中嘲笑着李美人果然是没有脑子,在这样众嫔妃都在的场合,公开向皇上献媚,明摆着是给自己拉仇恨啊。看那些嫔妃的眼神,恨不得将她吃了。

“爱妃的心意朕心领了,只是这是家宴,不必拘谨,助兴是伶人才做的事情。”

萧御痕的一句话说的李美人脸一阵红一阵白,有些下不来台,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是臣妾的错,请皇上见谅。”

李美人低头,感受到周围传来的嘲笑的目光,恨不得有个洞钻进去,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退下吧。”

凌筱雪打量着萧御痕的神色,他依然是正经严肃的模样,只是说出来的话却不留半分情面,凌筱雪突然觉得,有些看不懂眼前的男人了,或许,她从来都没有看懂过他。

萧御痕注意到凌筱雪的目光,嘴角扯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

“秋猎的时候,朕希望各位爱妃还是做好自己的本分,别让朕知道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萧御痕犀利的眼神扫过每一个人,他最烦的就是后宫之中的勾心斗角。这些年,明里暗里都有不少,事情闹得不大,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臣妾明白。”

众人异口同声地答道。

“那就这样吧,各位爱妃都累了,回去休息吧。”

家宴就这样结束了,走回宫殿的时候,凌筱雪松了口气,她以为自己今天肯定不会好过的,但是很庆幸,什么都没有发生。

凌筱雪前脚刚进房门,后脚就被一双手给拦腰抱住了,她心一惊,正要叫人,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是我。”

“皇上?你怎么来了?”

凌筱雪转过头看见是萧御痕,很是意外,她刚才明明看见他去皇后那里了。

“你不欢迎朕?”

萧御痕看向她的目光有些炽热,凌筱雪不自在地别过头。

“怎么会?皇上多想了,臣妾高兴还来不及呢。”

“那不就得了。”

萧御痕低头吻住了凌筱雪的唇,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凌筱雪没有推开他。

小说《盛世皇宠:爱妃,别想跑!》 第16章 禁足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灵蓝小公主点评:

养了这么久,终于有时间开宰了,不错,是我的菜,五星好评,作者海豚大大加油↖(^ω^)↗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