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田园风华二嫁下堂妇

田园风华二嫁下堂妇

作者:栩长久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8-03 22:01:06

《田园风华二嫁下堂妇》的主要情节是:可想而知邱玉嫁过去只会的日子会什么样,邱双也不知道她那个时候是脑子缺根弦了还是怎么样,竟然因为编辑的一句话,就给妹妹写出了这么个奇葩婆家。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当初邱玉爱李兴宏爱到了骨子里,不管邱双说什么都听不进去,打定了主意要嫁进李家。邱家老爹邱金山也不赞成幺女许给这样的人家,因此发生了不愉快,最后的结果是邱玉不顾家里的劝阻,一意孤行嫁去了李家。
展开全部

田园风华二嫁下堂妇第7章试读

拿到银子的邱双也没在关宅多呆,直接起身回了汪宅,拿出纸笔画了铜锅跟刨片机的图纸。

这会汪木槿跟汪连翘姐妹俩都没在秋兰院,她也没急着跟女儿说亲事已经退了,而是直接拿着图纸去了南平县上最好的铁匠铺子,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跟了一条尾巴。

“周大哥!”邱双之前一品楼所用的厨具以及在青槐村种地时候用的农具,都是在这家周家铁匠铺打的,与这的老板周有福有很深厚的交情,只是这半年她没出秋兰院,也就在没什么来往了。

如今邱双突然上门,倒是让周惊讶了一番,赶忙是放下了手中的活计,两只手在围裙上蹭了蹭,一脸笑意的将人给迎进了门道:“双妹子,你咋有空过来啦!快进来坐,你嫂子这两天还念叨想你了呢!”

周有福并不是南平县的坐地户,祖籍在青槐村,十年前还只是村里头的一个小铁匠,就是因为有邱双的帮衬,这才能在南平县立足。

他是打心眼里将邱双给当成了亲妹妹看待,他又是个粗人,不在乎那些个虚礼,所以行为举止上在外人看来就有些越界,不过这也只是一个当哥哥的对妹妹的亲昵罢了,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心思。

“嫂子咋样了?”邱双娘家就四口人,父母跟一个妹妹,因为她在现实中的被父母压榨,以死相逼让她与扶弟魔划等号,男朋友的离开,让她彻底成为了一个孤家寡人。

邱双这才会塑造出这个小说中的世界来填补心里的空缺,邱家三口人很爱邱双,妹妹邱玉是个小棉袄,周有福就是一个暖心大哥哥的设定,眼下来了这个地方,也算是逃开了现实所带来的压力。

“你嫂子挺好的,这不元满家的怀上了嘛,身子不方便,你嫂子得照顾有着,要不念叨着想你想去看看你。”周有福说这话,吩咐小厮看着铺子,就将邱双给请进了内院厢房。

隔间里,周有福的婆娘孙氏正在圆桌前,给未出世的孩子缝衣服,旁边还坐着周家儿媳妇郑氏,婆媳俩听见动静,抬起头发现是邱双,郑氏赶忙放下手里的东西,想要起身迎过来。

到底是肚子大不方便,就在她起身的功夫,邱双已经快步走了过来,拍了拍郑氏的手道:“你这丫头,你还拿我当外人是不?身子不方便还跟我客套什么?”

孙氏站起身来,拉着邱双左看右看的,眼泪都在眼圈里打转道:“终于想起你嫂子来了是不?你看看你都瘦了,这几年可是怎么过的?木槿跟连翘可还好啊?”  

她也是心疼邱双,汪鸿远给曹婉心赎身纳进了后院,这在南平县人尽皆知,孙氏就恨汪鸿远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结发夫妻十几年,如今功名利禄尽有,却如此负了她妹子!

“她们俩挺好的,我也挺好,嫂子不必担心,倒是嫂子你,都快是当奶奶的人了,哪能还哭鼻子呢!”邱双拉着孙氏坐下,心里头也不是滋味儿,她知道孙氏是话里有话,在数落汪鸿远的不是,当着自己的面儿不好明说罢了。

郑氏也拿出绣帕给孙氏擦了擦眼泪,好在婆媳俩的关系一向融洽,若是换做了心眼儿小的,只怕也把孙氏给怨上了,毕竟儿媳妇大着肚子,当婆婆的掉眼泪儿,那是很不吉利的。

邱双今日来的目的不单单是跟孙氏叙旧的,是有要紧事找周有福,与孙氏寒暄几句后将图纸摊在桌上说道:“周大哥,你看看这个铜锅跟刨片机你能不能给我打出来,越精致越好,铜锅我需要三十个。”

眼下时间紧迫,没有功夫在耽误下去,她答应关清豪的事情必须要做到的,想吃火锅最关键的除了底料就是铜锅跟刨片机了,若是这两样东西做不出来,那火锅就等于少了灵魂。

周有福接过图纸,仔细的端详了一会,随后将图纸踹进了怀里道:“这事儿包在大哥身上,保准给你办的妥当,半个月时间足够。”

用铜做锅具并不难,就是这个刨片机其中需要很多个小零件,需要精心打磨,因此才费一些时间。“

周大哥算一下需要多少银子?”周有福的这句话倒是让邱双把心放在了肚子里,既然周有福能够应承下来,那就是肯定能够做到,更何况周有福的手艺她也清楚,绝对不是在逞能。

孙氏不知道邱双要打的刨片机是什么东西,但她明白妹子做事肯定有自己的道理,突然想起先前在街上看着曹婉心挽着汪鸿远,那对狗男女亲昵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索性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妹子,你真的就打算放任那对狗男女胡作非为吗?依我看你倒不如休了那个白眼狼,这天下好男人多得是,你又何必在一棵根都烂透的歪脖子树上吊死!”孙氏越说越气,身子都有些微微颤抖。

“桂枝!瞎说什么呢!”周有福没想到自家婆娘会突然说这样的话,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虽然他也知道婆娘也是好心好意,但毕竟那是人家夫妻俩的事儿,他们就是外人,跟着掺和也不好,说多了就是在邱双的心上插刀子了。

“你拦着我作甚?咱家妹子多好的人啊,就让汪鸿远那个白眼狼给糟践了!”孙氏是真替邱双抱不平,当初汪鸿远只是一个穷酸书生,要不是邱双,汪家连顿饱饭都吃不上,汪鸿远进京赶考的银子那都是邱双出的。

读了那么多年的书,全都读进狗肚子里去了,考个个举人老爷的名声回来又怎么样,不也还就是个吃软饭的,好的没学着,学会宠妾灭妻的那套了。

“嫂子别气了,你觉得我是那种委曲求全的人嘛?”邱双知道孙氏是个急性子,没什么多余的心眼儿,说的话都是为了自己好,自然也不会觉着她是多管闲事。

眼下邱双想着先把食为天的生意处理好后,再去跟汪鸿远谈和离的事情。

  

田园风华二嫁下堂妇第8章试读

“好好好,这才是我认识的妹子!”孙氏一听邱双这话,便知道她是有注意了,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想着还有六天要到中秋节了,又继续说道:“今年中秋节要不你就跟我们回村子过吧,正好叔婶两口子也想你了。”

前些年邱双搬到县上的时候,就想给邱家三口人也一块接来,毕竟汪宅那么大,也住的开,却因此遭到了马氏的强烈反对,说什么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凭什么老去帮衬娘家人。

邱双懒得跟那老婆子一般见识,就询问了汪鸿远的意见,那个大孝子当然是向着马氏那头的,再加上邱家人豁达,不愿意给邱双添麻烦,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直到五年前邱玉出嫁的时候,邱双才得空回了青槐村一次。

只是这一去倒跟邱玉产生了口角,准妹夫李兴宏一家的情况远比邱双想象的复杂许多,家境贫困倒只是次要的。

主要的还是李兴宏是家里的老大,身下有个被惯坏的弟弟李学宏,李家公爹李全跟婆婆娘马氏,又是个老实巴交,三棒子敲不出一个屁响的人,偏向偏的找不到北了。

可想而知邱玉嫁过去只会的日子会什么样,邱双也不知道她那个时候是脑子缺根弦了还是怎么样,竟然因为编辑的一句话,就给妹妹写出了这么个奇葩婆家。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当初邱玉爱李兴宏爱到了骨子里,不管邱双说什么都听不进去,打定了主意要嫁进李家。

邱家老爹邱金山也不赞成幺女许给这样的人家,因此发生了不愉快,最后的结果是邱玉不顾家里的劝阻,一意孤行嫁去了李家。

到如今邱双已经五年没回青槐村老家了,逢年过节都是遣人送一些年货跟银两回去,她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邱玉,不过听人说自打两年前李学宏娶妻之后,邱玉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准确的来说,是她进了李家的门后,就没舒坦过。

孙氏不清楚邱双知道邱玉现在的处境,只是想让她回村子亲眼看一看邱玉,也好把邱玉那丫头从苦海里脱离出来。

“就听嫂子的吧,我也有好几年没回去了。”邱双有自己的打算,想要跟汪鸿远和离并没有那么简单,她需要一步一步慢慢铺路。

不管有没有曹婉心的出现,她都选择宁缺毋滥,暂时带着汪木槿跟汪连翘回去住一阵子也好,这样也省的曹婉心老起幺蛾子。

“择日不如撞日,那嫂子明日就去接你,你可不能临时反悔啊。”周家跟李家是多年的邻里,孙氏也不知道李兴宏那小子是怎么把邱玉给哄骗到手的,每次回村子,她都能听见李家院里二房婆娘指桑骂槐的侮辱。

李兴宏就随了他爹娘那个死出,蔫的不行,心眼子都长歪了,不知道护着自家婆娘,胳膊肘倒是往外拐,向着他弟弟,一年到头赚的那点银钱,全都贴补二房了,好像二房那个小兔崽子才是他的种一样。

孙氏在娘家是当大闺女的,苦的累的都是她干,嫁到周家之后,一直受邱玉的帮衬,感受到了温暖,她是个知恩图报的,拿邱双跟邱玉都当成了亲妹子对待,她也知道邱双只是怨邱玉的不听话,才会几年都没回去。

姐妹俩虽然是一母同胞,但性格却天差地别,一个要强独立,成熟稳重,一个活泼开朗,温顺体贴,总之都是顶顶好的姑娘,偏偏嫁的两个夫家都不怎么样。

“放心吧,不会反悔的,正好木槿跟连翘也有好几年没见过她们姥姥姥爷了。”邱双说着,心里就忍不住泛起了一阵酸涩。

她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胡写,以至于邱玉这几年在李家过着那样的日子,如今她已经是这里的邱双,就没有理由在放任下去不管。

邱双又跟孙氏与钱氏闲聊了一会,看着外面天色也不早了,孙氏留她吃晚饭,邱双怕自己一天不在宅子里,曹婉心又找两个女儿什么麻烦,便给推辞了。

这才刚刚到汪宅的大门口,就见彩鸢十分焦急的踱着步子,面色凝重,邱双心突然沉了一下,赶紧迎了上去,开口道:“彩鸢,发生什么事儿了?大小姐跟二小姐呢?”

彩鸢这会也顾不上什么主仆之分,直接拉扯住邱双的袖子往宅子里头拽,边走便说道:“夫人,你可算回来了!老夫人方才遣孙婆子给大小姐与二小姐都绑走了,愣说是两位小姐偷了老夫人赠与曹婉心的传家宝,要家法伺候呢!”

“老爷呢?这事儿老爷是怎么说的?”邱双心里一阵恶寒,自家两个女儿什么样,当娘的作为清楚,怎么可能去偷一个不值钱的玉镯子,明摆着就是故意诬陷的,汪鸿远那个大猪蹄子,不会是眼睁睁看着马氏作践两个女儿吧?

提起汪鸿远,彩鸢更是气的不行,撇了撇嘴道:“夫人还不了解老爷的性子吗?老夫人跺跺脚,他魂儿都没了,两位小姐被刁难,他就在一边袖手旁边,宁肯相信下人的片面之词,也不相信相信两位小姐!”

彩鸢是邱双在盘下一品楼时就买回来的丫鬟,主仆之间有十几年的情分在,眼下她倒是期盼邱双能够跟汪鸿远和离,也不至于让汪木槿跟汪连翘受这样的委屈。

邱双在踏进荣华院的那刻,越发的坚定了要与汪鸿远和离的念头,只见两个小姑娘被五花大绑,跪在那凹凸不平的鹅卵石地面上。

虽说中秋节即将到来,但人们身上也只穿着单薄的衣衫,汪木槿跟汪连翘的膝盖,这会怕是都已经青紫了。

“好的不学竟学那些坏的,汪家的脸面都被你们丢尽了!今日我就替你们娘,好好教训教训你们这两个不知羞耻的死丫头!”

马氏正专心训斥着两个孙女,全然没有注意到邱双已经踏进了院子,要不是顾忌还有下人在场,只怕会骂的更为难听。

汪鸿远重重的叹了口气,无可奈何道:“我知道你们不喜欢二娘,可千不该万不该去偷盗,那可是汪家的传家宝,万一丢了可怎么办?赶紧跟你们奶奶认个错,这件事儿就这么过去了,以后别再犯就是了。”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邦威mio点评:

刚刚看完《田园风华二嫁下堂妇》,不错的书,看了很久,剧情也挺有新意,结局略出人意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