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重生后我和世子闪婚了

重生后我和世子闪婚了

作者:霞霞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8-01 09:42:07

最新小说《重生后我和世子闪婚了》是霞霞的书,主要内容为:陈令言收敛了脸上的神情,陪老太太用完午膳之后,从别庄出去打算好好的散散心,一扫今天早上遇见于氏的阴霾。陈令言散步到了湖边,在湖边的亭子里面坐下,如意在一旁伺候着。陈令言今日走了很长的路,有些乏累了,正在用手捏着小腿上的软肉,有些难受的对如意说:“早知道今日就早些回去了,走的路太多了,脚都有些乏了。”如意笑着说道:“这算是这些日子,姑娘走得最远的路了。”
展开全部

故人-霞霞

陈令言跟着祖母来到庄子上之后,发现庄子上的生活与在家中截然不同,在这里的生活是格外的惬意的。

陈令言在这里都有些乐不思蜀了,如果不是看见不该看见的人。

来到这里的第二日,陈令言再去老太太院子里请安的时候,看见了一个不速之客于氏。

陈令言进屋子的时候,于氏正在和老太太热火聊天的聊着,被老太太招呼着坐到老太太身边。

于氏看到这个小姑娘的时候,心里一惊,这是那一日跟在昌伯侯府大小姐身边的那个庶女。

于氏这边还在吃惊的时候,老太太那边已经开始介绍了:“这是从小养在我身边的言姐儿。”

于氏听到这里笑着说道:“果然是养在老太太身边的,这通体的气派都和一般人家的小姐不一样。”

听到这里的陈令言,不禁在心里冷笑,于氏还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陈令言站起身来向,于是行了一个礼,然后又坐回了老太太身边。

于氏这个时候,拉起陈令言的手,给她套了一个羊脂玉镯子,然后笑着说道:“这是我给你的见面礼,收下吧孩子。”

陈令言看到这里就更加讽刺了,自己之前嫁到沈家之后当牛做马那些年,做婆婆的于氏什么都没有赏赐过。

陈令言轻声细语的向于氏答谢了,态度十分恭敬,于氏很是满意。

于氏拉了一会儿家常之后就离开了,陈令言还是十分好奇于氏的来意,老太太笑着告诉了陈令言原委。

“她呀,是过来陪着她儿子读书的,她家的孩子今年应当是要科举了,府中有些乌烟瘴气,所以搬出来好生读书。”老太太笑着说道。

老太太的字里行间隐藏了很多细节,陈令言知道这个时候应当是,沈侯爷宠妾灭妻,将妻子和孩子赶到了别庄的时候。

想到这里陈令言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冷意,这事情居然如此凑巧,这个时候沈书让居然也在这边的别庄读书,还真是冤家路窄。

陈令言收敛了脸上的神情,陪老太太用完午膳之后,从别庄出去打算好好的散散心,一扫今天早上遇见于氏的阴霾。

陈令言散步到了湖边,在湖边的亭子里面坐下,如意在一旁伺候着。

陈令言今日走了很长的路,有些乏累了,正在用手捏着小腿上的软肉,有些难受的对如意说:“早知道今日就早些回去了,走的路太多了,脚都有些乏了。”

如意笑着说道:“这算是这些日子,姑娘走得最远的路了。”

陈令言想想也是这些日子,自从来到别庄之后就整日窝在别庄里,也没有别的生活了。

陈令言想了想,决定在这亭子之中欣赏一会儿风景,却发现亭子对面站着一男一女。

那男子正拿着一本书在细细的品读,女子在一旁插科打浑,两个人相处的十分融洽,看起来相配极了。

陈令言在看见那个男子的面容之后,眸子一冷,还真是冤家路窄,早上碰见母亲,中午碰见儿子。

那对岸正在细细读书的人,正是沈书让,在他旁边的是陪着的是沈家的表小姐于悠悠。

陈令言看到对面卿卿我我的样子,面上十分的厌恶,原来从这个时候两个人就勾搭在一起了。

但是对面的情形其实并不是陈令言想象的那样,沈书让其实十分的厌烦这个表妹。

这个时候的沈书让还是一个翩翩儿郎,受自己父亲的影响,最不喜欢的就是狐媚。

自己这个表妹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学的,整日里都是一些狐媚子的招式。

今日自己出来看书,还要一直跟着自己,来到湖边之后,更是动手动脚,看着就不像一个好女子。

沈书让嫌恶的看着自己表妹,母亲居然还想让这样的女子成为自己的夫人,真不知道母亲是怎样想的。

沈书让盯着书看了许久,发现对岸好像有人一直在看着自己,抬眼望去,是一个身着青衣的女子。

但是这眼神竟然有些厌恶,自己好像从未见过这个女子,为何他会厌恶自己?

沈书让看着对岸的陈令言竟然会觉得心里发酸,总感觉对岸的女子不应该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沈书让拿起书快步向前走去,走到亭子的地方,正好陈令言打算从亭子离开。

沈书让连忙上前拦住了陈令言,如意这个时候对沈书让的观感十分之差,在这种地方突然拦住自己家小姐,一看就是心怀不轨。

更何况刚刚自己也看见了,在湖边才和一个女子卿卿我我,这会儿又来到自己家小姐面前献殷勤。

如意拦在自己家小姐面前对着这个登徒子说道:“你是谁?为何拦住我们家小姐?”

沈书让这个时候支支吾吾,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陈令言神色平淡的对如意说道:“我们走吧,如意,不用管他。”

如意听到这话就跟着小姐直接离开了,留下沈书让一个人在原地。

沈书让看着陈令言离开的背影,突然心里一酸,总感觉有什么东西自己好像失去了。

这个时候于悠悠也跟了上来,于悠悠看着陈令言的背影,心里一阵一阵的吃醋,自己表哥居然因为这个女子就将自己丢在原地。

要不是自己没有看到正脸,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折磨这个女子。

沈书让看着跟着自己的表妹,直接大跨步的离开了。

沈书让心里想着,那样的女子才是自己应该娶的,于悠悠这样的,不管是过几辈子,自己也看不上。

陈令言带着如意离开之后,慢悠悠的踏上了回别庄的路,如意这个时候还是十分气愤。

陈令言时候眼神却有一些发散,她以为自己本来可以将这个负心人忘记了,但是到底是放在心中数年的人,不是说忘记就可以忘记的。

陈令言十分的难过,原来即使再活一辈子,自己对这个人还是有不一样的情愫,即使他曾经让自己蹉跎了二十年。

陈令言眼神一定,这一辈子自己一定不要重蹈覆辙,自己和沈书让这辈子一定会是两个世界的人。

陈令言带着如意目光坚定的回了别庄,好像和上一辈子的自己做一个彻底的告别。

浑水摸鱼-霞霞

自从被皇帝陛下以一同过年的理由召入京城,已经三月有余了,魏景和打算向陛下请辞。

魏景和进宫面见陛下,打算当面告知陛下自己的来意。

“陛下,臣已在京城耽搁数月,臣打算回镇南。”魏景和恭敬地对陛下说的。

但是陛下很显然并不会让魏景和离开京城,毕竟现在权势最大的藩王是镇南王。

这个时候如果放镇南王世子回家,后果不堪设想,镇南王世子只要归家,那么镇南王就如虎添翼,只会更让自己担心局势。

陛下想到这里笑着对镇南王世子说道:“不急,再多住些时日。”

魏景和听到陛下这番话之后,也知道陛下是不打算让自己回去了,和陛下说了一会儿话之后,魏景和便借故告辞。

陛下看着魏景和离开的背影,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站在旁边的陈公公也不敢多言。

陛下笑着问陈公公:“你觉得世子会善罢甘休吗?”

陈公公在一旁战战兢兢地跪下,陛下,看到陈公公跪下之后也不再说些什么,从大殿之中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总感觉有什么事情是自己遗漏了。

魏景和从皇宫之内离开后,回到了驿站,回到驿站之后,发现驿站的守卫果然变得多了起来。

三水告诉魏景和,这是因为陛下说这些时日驿站经常被行窃,所以加强了对驿站的保护。

魏景和只觉得十分的讽刺,明明就是防止自己逃跑,何苦找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

魏景和虽然心里觉得嘲讽,但是面上不显,带着三水走进了屋子里。

魏景和进入屋子之后,直接坐在了窗旁的塌上,借着喝茶的名义,四处打量着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能够逃脱?

但是打探了许久,也没有发现漏洞,这一次派过来的守卫应当是锦衣卫的人,这些人都是有丰富的反侦察能力,一时半会儿竟然让魏景和都找不到漏洞。

魏景和收起了茶盏,坐回到桌子旁边,三水在一旁看到说:“世子,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处理?”

“等到晚上浑水摸鱼,从驿站摸出去。”魏景和笑着对三水说道。

三水在知道自己家世子的安排之后,很快就出去打点妥当。

等到了夜里,守卫们开始打瞌睡的时候,魏景和让三水将对面的房间点着,然后借着锦衣卫们去救火的时候偷偷溜出去。

三水很快就将对面的屋子点着,从屋子里撤出来之后,在走廊上大喊大叫,引来锦衣卫。

锦衣卫在看见驿站着火之后,连忙叫人过来一起扑火,然后周围的守卫就出现了缺散。

魏景和房间之中,等着楼下的守卫散去,魏景和站在窗子那里,看着楼下的守卫向楼中赶了过来。

这个时候三水也完成任务归来,两个人从窗户一跃而下,顺着窗户就逃了出去。

然后租了一辆马车,扮成一对将要出城服丧的兄弟,守城的守卫不疑有他,很快就放他们出去了。

他们借着马车前行了十几里,然后丢弃马车赶路,他们先到了静潭寺,魏景和将自己的玉佩递给了门口的小沙弥。

小沙弥拿着玉佩去向住持请示,住持在看见这个玉佩之后,赶忙让小沙弥带他们去了后院一间屋子,先安置下来了。

安顿好之后,魏景和去找了住持圆白大师,大师看见魏景和也并不意外,自己早有预感,今日世子会来找他。

魏景和笑着对大师说道:“上一次抽中的签大师还没有为我解释。”

大师看着外面的乌云,平静的对魏景和说道:“签上的意思是逢凶化吉,你此生有一大劫,如果过去,那么万事顺利,如果不过,那也是人之常情。”

魏景和有些不明白自己的处境,自己这到底算是过了,还是没有过?

大师仿佛知道魏景和想要问些什么,开口说道:“施主还没有遇上劫难,放正心态,才是佳选。”

魏景和仿佛有些明白了大师的意思,对大师说道:“这些时日还要多多打扰大师了,还望大师海涵。”

大师笑着对魏景和说道:“来去自如。”

魏景和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有些担心陈令言,毕竟皇帝陛下已经对自己下手了,那个被自己无端牵扯到这个事件中的女子,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魏景和让三水去调查一下陈令言最近的事情,三水已经从安排在陈令言身边的人得到了消息。

这个时候三水知道了一个意外的事情,三水有些担心的对魏景和说道:“那个小姐现在自然是过得极好的,但是她的嫡母找了杀手,看样子是不打算让她活着离开别庄了。”

魏景和听到这里皱紧了眉头,还没等到皇帝陛下下手,一个主母就要想方设法的弄死陈令言,这女子平日里是得罪了多少人?

三水告诉魏景和今日她那个嫡母才刚刚和杀手见过面,应该过两日就要去对陈令言下手。

魏景和听到这里眉头紧皱,仔细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和三水先去别庄。

刚好那里有一处自己的私宅,并没有别人知道,自己去那里住些时日,一方面能够帮到陈令言,另一方面也躲避皇帝陛下的追击。

魏景和带着三水赶到了私宅,私宅里的人很快就将东西收拾妥当,魏景和就直接住进去了。

第二日,陈令言就听见如意说隔壁的庄子里面住进了人,应该是庄子的主人回来住了。

陈令言十分的好奇,自己祖母说过那个宅子已经被人买下了有五六年,由于一直没有人住,但是宅子却一直有人打扫,所以大家纷纷怀疑那个宅子不是很吉利。

陈令言今日突然听到如意说有人住了进去,料想到应该是庄子的主人,陈令言对这个庄子的主人十分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在这里偷偷的买下一个房子?

整个京城的名贵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这就十分的耐人寻味了,要么是平凡至极,要么是隐藏至深。

陈令言让如意这两日留意着这个庄子,她总感觉不太对劲,如意也知道小姐这是十分谨慎,也就听着陈令言的话去照做了。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采亦小姐姐点评:

《重生后我和世子闪婚了》很好看,好多年没有看到如此佳作,作者霞霞加油,最好每天多更几章,速度,给五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