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亡国后,我成了敌国王妃

亡国后,我成了敌国王妃

作者:十安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8-01 09:53:53

《亡国后,我成了敌国王妃》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我若是公主的兄长才不算见外。这样吧,我以后就是你的兄长了。不过叫兄长未免生硬。不如,就叫哥哥吧!” “哥,哥哥?”周羽被他这套生拉硬拽的理论整得一脸懵。 “诶!真乖!以后就这么叫。记住啦!” 周羽简直被他的这个新哥哥一番不要脸的操作直拍得牙酸。 这个燕泽竟然是个幼稚鬼! 不过转念一想现在孤立无援的她和新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燕王--皇上的亲弟弟搞好点关系,也没什么坏处。
展开全部

哥哥爱吃红枣糕 

周羽简直看傻了眼。照这速度一食盒糕点瞬间就会被风卷残云。

  周羽一手捂着食盒,道了声:“殿下慢用。”转身就走。

  “唉!你给我站住!”

  周羽脚下生风,充耳不闻。

  燕泽紧随其后,“你别走。”

  无奈周羽速度还真是快,简直是用小跑。燕泽三步并作两步,上前一把拽住周羽的胳膊,才算停下来。

  “没看出来呀,堂堂长公主竟是这番小气,吃你点东西怎么还心疼成这样,你跑什么!”

  “殿下误会了,外面太阳大,暑气重,我只是想快点回寝殿而已。”

  “哦!原来如此!那给我吧!”燕泽朝周羽的食盒伸出手去。

  周羽错愕道;“殿下全都要?”

  “那不然呢?难道还有谁要跟我分吗?”说着燕泽的脸上竟浮现出一丝愠色。

  周羽有一瞬间的僵持,此人怎么如此霸道,为了一口吃的都要动怒。

  继而面露难色道:“非是我为人小气,时下酷暑难当,这枣糕制作过程繁复又十分费时,又需在酷热的膳房里蒸够时辰。眼下已耗去大半天光景。舍妹自幼喜爱这口糕点,现还在眼巴巴盼我回去。怎好空手而返。还望殿下怜见。”

  “如此说来公主是全孝悌,为亲妹所做的。”

  “自是”

  “那就是说我一个外人本是没有份儿的。”

  “殿下见外了。”

  “我若是公主的兄长才不算见外。这样吧,我以后就是你的兄长了。不过叫兄长未免生硬。不如,就叫哥哥吧!”

  “哥,哥哥?”周羽被他这套生拉硬拽的理论整得一脸懵。

  “诶!真乖!以后就这么叫。记住啦!”

  周羽简直被他的这个新哥哥一番不要脸的操作直拍得牙酸。

  这个燕泽竟然是个幼稚鬼!

  不过转念一想现在孤立无援的她和新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燕王--皇上的亲弟弟搞好点关系,也没什么坏处。

  “即是这样,想必哥哥凡事不会与妹妹计较。而是像平常人家一样兄友弟恭和睦相处。”周羽想着就算燕泽不是护身符,至少要尽量消除这个人可能给自己带来的威胁。

  燕泽略带无奈地轻笑了一下,说道:“我的人,怎么会受半点儿委屈!”说完瞥到周羽有一瞬间的微怔。

  来到无忧殿前,周羽提着食盒便往里走。

  “那个,”燕泽觉得去姑娘住处也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果断的将军只略微迟疑了不到一秒钟,便把心一横,决心把臭不要脸的无赖精神耍到底。

  “这么热的天一路走过来又累又渴,你就这样把我晾在门口。一会儿晒成了干儿,是不是正好可以挂在房檐上当咸鱼啊。”

  周羽有点哭笑不得,姑娘家都没觉得累。一个提抢跃马,战绩沙场的将军,走几步路还给累着了。说好的兄友弟恭,哥哥照顾妹妹呢!

  “啊姐!”周美美蹦蹦哒哒得跑出来,小桃在后面连连喊慢点,慢点!

  这个白白嫩嫩的小姑娘乍一看不属于特别漂亮的那种,却是越瞧越耐看。眼睛不大但很有光彩,高挺的鼻梁竟有几分英子乍现,不像是个美人胚子,倒像是个俊俏公子的雏形。

  周羽见燕泽盯着孩子打量,许是怕他吓着孩子,忙把他让进大殿里。

  大家坐在一起分食糕点,周美美已经口水流了三尺长。竟还自来熟地不忘跟燕泽说,“周羽做得比膳房的好吃。”

“没错,朕也这么觉得。”燕泽表示深感赞同。

此二人竟在吃这件事上达成了高度一致,十分有共同语言。大美美则以资深吃货的身份传授了燕泽关于枣糕的多种吃法,都为燕泽大为赞叹。

  可原本和乐的二人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因为大美比燕泽多分了两块糕,燕泽表示抗议非要抢回来一块不可。两人你争我夺,唇枪舌剑,不分上下。

  大美瞪着眼睛说:“你之前已经吃过两块了,讲不讲理!”

  燕泽不甘示弱:“你这么多年比我吃的多多了,我跟谁说理去!”

  周羽差点被燕泽这个幼稚鬼笑岔气。拿了自己的糕分给了燕泽一块,才总算结束了这场战斗。

  周羽看着边吃还边拌嘴的二人,对燕泽跟大美说他已经十七岁了这件事深表怀疑。明明只比十八岁的周羽小一岁,是怎么做到这么幼稚的!还没羞没臊得骗周羽叫他哥哥。

  不久前那个手提钢刀,瞪眼杀人的罗刹是所有人的噩梦。可是那个形象却越来越难以和眼前的这个少年重叠到一起了。似乎那场战役从不曾发生,而他还是那个寻常人家的少年郎。

  自‘燕齐’立国号,燕骁登基以来朝堂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三天之内官员大换血,前朝摄政王亲信一律罢免,有罪的之罪,重罪的砍头。同时几乎颠覆了前朝所有不良制度与陋习。

  有志之士和治世能臣看到了希望纷纷来投。这些新生力量的加入给朝堂带来了更加蓬勃的生机。

  燕骁更是处处以身作则,以法治治国,以仁德教化。唯贤唯德委派官员。充分发挥兼听纳言精神,每日与群臣共商国事,人人畅所欲言。虽时常有所纷争,却总能磨合出更为合适之法。

  新朝是一派一扫污秽,还之清明新气象。群臣个个斗志昂扬,在燕骁的治理之下已经缓缓发生了起死回生的转变。

  在周羽的父亲还在世之时,朝堂之上总有‘文有安州,武有林峰’之说法。这两位是国之基石,民间的神话。

  安州就是周羽的外祖父,是当年的当朝宰相,三朝元老。摄政王执政之后便被遣送回乡养老。

  安州走后才不过半年时间,林峰没能躲开位高权重的大将最为悲惨的命运。在自己家中遇刺身亡。其子孙被远远流放边关蛮荒之地,永不得回城。

  当年动了朝中这两大根基之后,彻底寒了许多官员的心,一些人纷纷告老还乡。加上摄政王的用人为亲,使得朝廷人才越发凋敝。

  而林家家风严瑾忠肃,林家子孙个个精于骑射,能征善战。在短短不到三年的时间里,便已经在边关那不毛之地发展起来一支精锐力量。有了自己的军队便占据了一方城池,以待时机。

林裴归来

而此次林峰的孙子林裴回京就职就代表了整个林家对燕骁新朝的认可,甘愿俯首称臣。

  燕骁自然也知道林家在前朝的地位与人心所向,有了林家的投奔,对于新朝来说简直是如虎添翼,使他的位置会做得更稳。

  为此燕骁为彰显新皇的求贤若渴,更为对林家表示尊崇,决定给林峰接风洗尘,大宴群臣,百官皆需到场祝贺。

  大殿四周皆是忙忙碌碌,出来进去的宫人。忙不迭至地往大殿里一趟趟运送着吃食与宴饮所需一众物品。所到之处皆是一派繁忙景象。

  周羽在大殿四周徘徊,心里有些按捺不住的焦急,能见到林裴吗,能和他说上几句话吗。几年不见了······

  周羽与林裴相识于幼年,由于两家祖上交好,从小就走得很近。据说当年老丞相安州和林峰还开玩笑说给周羽和林裴两个人定娃娃亲。但不论传言真假,两人从小要好的情分是真的。

  而且此次林裴回京对周羽来说有着非凡的意义。

  此时周羽的心里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备受煎熬。

  傍晚张灯了,五彩的华灯层层铺开,把三层大殿照映得金碧辉煌犹如白昼一般。夹道两侧同样是华灯开路,两排侍卫沿路排开,处处彰显着皇家的威严气派。

  终于等到那个人了,远远就望见林裴被一众官员围拢期间。林裴年长周羽两岁,正好二十岁。英姿勃发的少年身量项长,着一身白色锦袍,剑眉星目。如众星捧月一般神态自若,谈笑风生。当真是举世无双的偏偏贵公子。

  周羽从远处小跑几步跟在人群外围,目光紧紧追着林裴。

  许是习武之人的警觉,林裴似是察觉到有人一直盯着自己,扭过头来与周羽相对而望,继而两人隔着人群远远地相视一笑。

  突然周羽眼前一黑,竟然是燕泽突然出现,挡在了她面前,周羽气恼地一把将他推开。林裴已经随众人走远了。

  燕泽突然酸不溜丢地来了一句:“好深情啊!”

  周羽丢下一句:“关你什么事!”扭头便走。

  粘人如燕泽怎肯轻易罢休,赶紧快步跟了上来。一把将周羽拽住问道:“刚才那个是你的情郎?”

  周羽也不吭声,只一脸嫌弃地看着他。这人不光烦人,现在还加上长舌了,爱乱打听别人的事,难道是在监视我吗?

  燕泽见周羽不说话,顿时炸毛了。拽着周羽的胳膊用力攥了一下怒道:“到底是不是?”

  “啊!”周羽被他弄疼了,失声叫了一声,“不是”

  “不是?你大半夜的不在屋里待着绣花,跑到外面来偷看男人,你害不害臊?”

  ······

  “检点一点,公主!快回去!”燕泽不由分说地催促她。

  周羽攥紧双拳,真想打死他!

  当夜大殿里觥筹交错,莺歌燕舞,一直响彻到午夜过后才逐渐散场。因为宵禁周羽也未能等林裴结束宴饮相见。

  秋天很快到了,离皇家围猎的日子越来越近,这是跟林裴见面的最好时机。周羽熬了许多时日,终于快要等到这一天了。日子越接近,心里就越是激动。

  可最为令她发愁的是,她连马都不会骑。如果不能进入去狩猎就只能和一众女眷干坐着看。还是一样见不到林裴。

  所有现在当务之急便是首先学会骑马。

  可是跟谁学呢,在周羽认识为数不多的人之中,精于骑射又常在宫中走动的人,思来想去也就只有燕泽一个,于是打定主意找他帮忙。

  周羽当日十分麻利地跑去膳房做了整整三屉枣糕。等燕泽议事结束后乖乖地双手奉上。

  燕泽满是疑惑地看着周羽,觉得她今天笑得有点不正常。不就学个骑马嘛,至于得意成这样吗!该不会是想出什么幺蛾子吧?又因为上次周羽傍晚偷看其他男人的事还没有让燕泽消气,于是果断拒绝了了周羽学骑马的请求。

  周羽怎么肯轻易放弃,又是苦苦哀求,又是给燕泽戴高帽,溢美之词叠了一箩筐。

  燕泽心里实则早就笑开了花。却见周羽对骑马这件事期望太高了,就是不想让她轻易得逞。否则哪儿来的这么多好脸色和软言细语。

  最后提出要求说道:“那你叫我一声好哥哥,我才肯答应。”

  周羽深吸了一口气,明明是弟弟却偏偏要当哥哥!

  于是没有气节的公主乖乖地叫了人家一声,“好哥哥!”

  燕泽笑在脸上,甜在了心里。

  翌日是个秋高气爽,和风丽丽的好天气,蔚蓝的碧空中丝丝拉拉地浮着淡淡的轻云。遛马的大草场平坦无垠。

  草场中两匹高头骏马,一匹漆黑油亮,膘肥体壮。嘶鸣起来声音雄浑洪亮。竟是一匹百里挑一的上好战马。另一匹毛发棕红,通体更无一丝无杂质,和黑马站在一处丝毫不显逊色。

  一男一女两人各牵一匹马,男子身材挺拔高挑,一身黑衣宽带束腰,腕处扎紧。下身衣裙飘飘,当真是风雅无双的佳公子。女子着一身红衣纱裙,似红莲火云。远远看去好一对羡煞旁人的璧人。

  二人正是燕泽和周羽,两人虽各怀心事,心情却是格外的好。燕泽高兴的是和周羽的亲近。周羽则是因为快要见到林裴了。虽然高兴的不是一回事,但满面的笑容却是一致的。

  燕泽今天还特意把他的战马牵出来给周羽看,这匹马是千里神骏,神骏和人一样本事大脾气也大,这一点和燕泽也很像。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生人勿近模样。

  不过神骏是从小马驹开始就养在燕泽身边的,和主人心意相通。对周羽表现出十分的喜爱和亲昵。这一点让燕泽非常满意。

  见燕泽高兴神骏更替它家主人卖力表现,对燕泽送给周羽的枣红马更是亲昵异常。可惜好意错付,枣红马同黑马一样,是一匹公马吓得连连躲避。黑马却遗传主人不依不饶的精神,穷追不舍。

  无奈燕泽只得将枣红马牵到旁边的树林里,和周羽两人同骑一匹马。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夏蓉吖点评:

《亡国后,我成了敌国王妃》这本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感情细腻婉转,看得爱不释手,值得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