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娇妻宠上天

娇妻宠上天

作者:攘熙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8-01 07:37:43

《娇妻宠上天》,这本小说的作者攘熙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主治医生挥手示意她坐下,并从抽屉里拿出几份韩熙晨核对表。他眉头一拧:“患者脑部因严重撞击而出现血块,药物一直无法消除。需要尽快手术,否则很可能危及生命。”白溪站了起来,觉得自己随时都要倒下去了。她抓住医生的手,激动地说:“医生,求你了,你一定要治好他。”主治医生拍了拍白溪的手,让她冷静下来,严肃地说:“最重要的是,血块长在血管里,即使手术治疗的成功率只有40%。”
展开全部

娇妻宠上天:一丝笑意

他没有多想,就下楼了,但是他没有看见白溪。

“她去哪儿了?”毫无疑问的,李昊的声音有些不悦。

“少爷,白小姐一早就走了。”当然,仆人知道她在李昊嘴里是谁,所以他毕恭毕敬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李昊以为仆人说离开时,他以为白溪是去上班了,所以他没有继续问下去。

这个女人很早就离开了她的房间。

当他坐到桌子上准备吃早饭的时候,看到桌子上的早饭还没有动,他有些不解。她早上没吃。

吃完后,李昊收拾东西准备去公司看看白溪怎么样了。

他想着马上就能和白溪见面,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但他却没有发现自己在笑。

“早上好,总裁。”当他们看到李昊进来时,一个接一个地走上前去,想让他看看他们。

“哇,总裁好帅。”

“看,看,那是我的梦中情人。”

“总裁看了我,他居然看了我。我好开心。”

……

“不用上班的吗?这个月的奖金还要不要了?”

李昊听着耳边乱七八糟的声音,冰冷的话语响起。像这种场面对他来说并没有觉得特别,但突然他想到了白溪,不禁笑了。

他从来没有意识到他会因为白溪的一些触动而发笑。便加快了脚步,想马上见到白溪。

李昊迈着矫健的步伐走向办公室,无意中瞄准了白溪的办公地点。

却没见人,办公用品还整整齐齐的放在桌子上,一动也不动。

他抓住一个人,用冰冷的语气问道:“白溪?在哪里?”

那人头摇晃着,调整着快要掉下来的眼镜。

“我没看到她来公司。”

李昊面色一黯,眼中闪过一丝失落,放开了男人。

“你去上班吧。”

这个该死的女人到底在哪里,白溪?如果我找到了,我一定要折磨你,居然敢不上班。

对于白溪的失踪,李昊不经意间露出担心的眼神,好像他失去了什么似的。

这个该死的女人,我怎么能担心她,他现在居然会为了那个女人有所触动。

白溪离开李昊的家,走进一家医院。医院里的各种药的气味让她感到恶心。或许是她早上没吃饭。

白溪走到一个病房的门口,但门并没有完全关上。她看着里面躺着的人,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为了让自己看起来精神焕发,她擦了擦眼泪,拍了拍脸。在她进去之前,里面的人看见了她。

“姐姐,你终于来看我了。我以为你不要晨晨了。”白溪还没有说话,但躺在床上的人站了起来,走向白溪,语气中带着一丝委屈。

“姐姐怎么会不要你呢?姐姐在打工赚钱,我抽不出时间来看你。”白溪看着只有七岁的韩熙晨,觉得很不舒服。如果不是为了救她,他也不会这样,都怪她,都怪她。

白溪强忍泪水,深吸一口气,以免在韩熙晨面前显得软弱。

“好,好,姐姐赚钱给晨晨买了好多吃的,姐姐很喜欢晨晨。”

看着韩熙晨高兴地跳舞,她的心又抽动了一下。他不应该变成这样。

“晨晨快点去床上躺着,姐姐给你买了好吃的。”白溪说着,扶着韩熙晨,躺在床上。

“姐姐给我带了什么好吃的?”韩熙晨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她,白溪是他心中最好的人。

“你看,我给你买了你最喜欢吃的包子。”白溪把买来的东西放在他面前。

韩熙晨接过来,白溪的包子露出了天真无邪的微笑。“姐姐对晨晨好,晨晨一定会保护姐姐,不让姐姐受委屈。”

白溪的心噔了一下,她看着他。眼中的愧疚和自责明显显露出来,随后她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站在门口准备给叫韩熙晨去检查的女护士小新,看到了里面的情景。她看到韩熙晨和白溪非常亲近,心里很不满。

她喜欢韩熙晨好几年了,天天陪着他,但不如这个偶尔来这里的女人。想到这里,她打开手机偷偷给他们拍了亲密照。

拍完照片,她收起手机,直面韩熙晨,没给白溪好脸色:“熙晨,我们该去做检查了。”

当韩熙晨看到护士打断她和姐姐的谈话时,他很不高兴,指责护士说:“我不想和你一起去。”

白溪安慰韩熙晨说:“晨晨是听话的,我们现在要去做检查了,这样病才会好。”

韩熙晨努努嘴不高兴地说:“但是我不想做检查,他们每次都会让我吃苦药。”

“吃了药就能好的更快,不然每天都要呆在这个地方。”白溪看着韩熙晨不愿离去,温和地向他解释。

“嗯,那晨晨就听话了。我不想呆在这里,等我病好了我就可以经常见到姐姐了。”韩熙晨非常相信白溪的话,所以他跟着小新去检查。

“白小姐,请过来。”韩熙晨主治医师走出病房,看见白溪在门口徘徊,便喊了她。

“是的,医生。”白溪笑着小跑,跟着他进了办公室,然后关上了门。

白溪感到呼吸凝重,怀疑韩熙晨是不是病得很重。

“医生,熙晨?怎么样了为什么还这样?并没有好转。”

主治医生挥手示意她坐下,并从抽屉里拿出几份韩熙晨核对表。他眉头一拧:“患者脑部因严重撞击而出现血块,药物一直无法消除。需要尽快手术,否则很可能危及生命。”

白溪站了起来,觉得自己随时都要倒下去了。她抓住医生的手,激动地说:“医生,求你了,你一定要治好他。”

主治医生拍了拍白溪的手,让她冷静下来,严肃地说:“最重要的是,血块长在血管里,即使手术治疗的成功率只有40%。”

白溪低下头,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如果现在是我来承担这些事情就好了,内心深感愧疚。

“目前最好的方法只能是保守治疗。也就是说,暂时只能为他做药物治疗。一但停止用药,血块很可能会扩大,它可能会膨胀并危及生命。当然,费用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如果你没有承受能力,还不如早点放弃……”

娇妻宠上天:绝望的女人

当主治医生看到白溪没有说话时,他立刻把所有的话都说完了,包括其中的治疗费用。

白溪抬起头来。这时,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双眼。她突然“扑通”一声向医生跪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紧握医生的手,哽咽道:“医生麻烦你去救他,无论如何,哪怕我拿生命去相抵,我也不会放弃。”

主治医生看着眼前这个绝望的女人,心中升起怜悯之心,点了点头。

“我会想办法支付医药费,只要他没事。”她接着说。

“白小姐起来吧,我会帮你的,记住不要刺激病人的情绪,否则会使病情恶化。”主治医生用双手托起白溪。

他也为这件事感到深深的难过。毕竟,在熙晨住院这么久之后,只有白溪一个人来看望他,所有的医药费都是白溪出的,光是这个普通的费用就已经很多了。后面的巨额医疗费,她一个弱女子还能撑多久?

“对不起医生,我刚刚太失态了,我现在去看看熙晨。”

白溪擦干了眼泪,她不能因此而倒下。也许这是上天给她的考验,她不得不接受。

她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擦去脸上的泪水,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自信的笑容,暗示自己要加油,不要因为这个摔倒。

在病房里,刚刚做完检查的熙晨,很不高兴。他的眼睛看着窗外,好像在寻找什么。

”熙晨,你在看什么?”护士一直看着韩熙晨盯着门上的窗户看着,便问道。

熙晨没有搭理她,但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新护士看出他不想搭理自己,她便坐在那里看着他。

白溪从卫生间出来,推开门,拍了拍自己的脸,强迫自己露出笑脸。

她看到韩熙晨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直往外看,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到来。她问:“熙晨,你在看什么?这么着迷。”

熙晨听到了白溪的声音,立刻回过头来,把视线转移到白溪身上,他脸色苍白,因为他刚刚做完检查。

“姐姐,你还在啊?晨晨以为姐姐不要我了。”他的语气对白溪显现出有些不满,但听得出他更多的是害怕,他的手立刻抱住了她,生怕她会再次离开。

白溪摸了摸他的头发,让他安心。

“姐姐刚刚去看医生,问了你的情况耽搁了,所以现在才来。晨晨不会怪姐姐吧?”白溪笑着说,就像他是自己的孩子一样。

“姐姐对熙晨这么好,熙晨怎么会怪她姐姐呢?”熙晨摇摇头。

坐在那里的小新,看着他们亲密的动作,内心深处充满了嫉妒。这个女人怎么能得到韩熙晨这样的待遇呢?她咬着牙齿恨恨地看着。

“晨晨,姐姐马上就要走了。你一定要听医生护士的话,按时吃药,好吗?”白溪不放心的叮嘱道。

“姐姐,你要去哪里?什么时候可以来看晨晨?”当韩熙晨听到她说她要离开时,他用无助的眼神看着白溪。

白溪不知道如何告诉韩熙晨他自己的病情。毕竟,韩熙晨只是一个七岁小孩,她不能让他知道。

“姐姐要赚钱给晨晨治病,让你快点好起来。”白溪用哄劝的语气和他说话。

“这样啊,晨晨以后病好了,一定要赚好多钱养姐姐,还要给姐姐买很多喜欢的东西。”韩熙晨流露出稚气的微笑,但他的眼神充满坚定。

白溪听了他的话,笑了。

一个小时后,她不得不离开。她想带韩熙晨去更好的医院接受治疗,但她负担不起这么多费用。她以后要开始接一些私人工作,这样才会有钱带韩熙晨去接受更好的治疗。

白溪和韩熙晨简单地解释说她现在必须离开。

“姐姐记得来看我。”韩熙晨有些放弃了说道。

白溪再次摸了摸他的头,离开了病房。

小新无意中看到了白溪手上的结婚戒指。白溪离开后,她对仍然不愿离开的韩熙晨说:“她已经结婚了,她不会再来看你了,她有自己的男人,你应该停止对她的迷恋。”

“你说谎,你说谎……”韩熙晨对小新,大声咆哮,不相信她的话。

“韩熙晨,我没有骗你。她手上的结婚戒指意味着她结婚了。她不会再来了。她刚刚对你撒谎了,她只想抛弃你。”

小新告诉韩熙晨,她嫉妒韩熙晨对白溪的态度。为什么她一来就会受到韩熙晨的青睐?

“不,你绝对是骗我的,你是个骗子。我姐姐不可能骗我,她会来看我的。”尽管韩熙晨不知道什么是结婚戒指,但他很气愤听到小新说白溪不会再来看他了。

“熙晨,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她真的结婚了,她只是个骗子。”小新仍然不愿意放弃。他希望韩熙晨对白溪感到失望,用对白溪的态度来对自己。

“你走,你走,你出去,我不想听。”韩熙晨拿起一个枕头,扔向小新,双手捂着头。他不想听小新的话,他一直相信白溪会来的。

之后他由于过于激动,导致病情加重,被送到急诊室。

离开医院的白溪,对此一无所知,现在她只想着如何给韩熙晨挣医药费。

白溪无助地站在公共汽车站,想着接下来的事情。

看着路上来往的车辆,她等了好久没有看到公交车,就问路人,原来今晚会下大雨,公交车都停了。白溪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祈祷不会下雨,但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好。一声“轰隆隆”雷响此时打断了她的思绪。

本来想在路上有没有顺风车坐一下的,但是因为路途遥远,下着大雨,没人愿意送她一程。

我该怎么办?

我明天要去上班。如果明天她再不去上班,她的下场很可能又是被李昊嘲笑。

李昊不在乎白溪不来上班的原因,尽管他很困惑。

他看着窗外刮来的大风,看起来要下大雨了。然后他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电话铃响时,白溪看了看,是李昊。她按下了接听键。

“喂,干嘛了?”

“干嘛?”

李昊冰冷的声音从另一端响起,白溪对那声音有着深深的依赖。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保艳呀点评:

《娇妻宠上天》是由攘熙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人物性格在作者的刻画下每个人都有鲜活特点体现,剧情引人入胜,总会出乎我的预料,下午茶时间还有什么比喝着茶读本好书更惬意的事情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