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天降悍妻:王妃升职记

天降悍妻:王妃升职记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9-28 16:26:54

《天降悍妻:王妃升职记》是网络写手所著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天降悍妻:王妃升职记》精彩节选:但君离苏什么也不说,他也没辙。毕竟此刻是在君家的地盘上,他又能怎样呢?他本打算再说些什么,可君离苏已经回到榻上躺下,钻进了被褥里,显然不想搭理他。司徒念宇见此,目光一沉。罢了,不跟她计较,来日方长,他还有正事没办呢,不能再耽搁时间了。想到这儿,他道:“君离苏,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说完,他走到了窗子边,一个轻跃便蹿了出去。君离苏回过头时,司徒念宇已经不见了踪影。
展开全部

不再天真

“父亲,还是让大夫给三妹看看罢。”随着一声柔和的女音响起,一道浅紫色的倩影迈入屋中,来人正是君若芙。

君乾闻言,朝一旁背着药箱的大夫道:“你上前去看看。”

“是。”那大夫应了一声,随后走到榻前,将手搭上了君离苏的手腕。

把了一会儿脉,他捋了捋胡子,道:“三小姐脉象并无异常……”

就在他说话时,榻上的君离苏蓦然睁开了眼睛,一个鲤鱼打挺从榻上直接坐了起来。

她这忽然一坐,榻前的大夫也受了些惊吓,迅速后退一步。

君离苏缓缓转过头,目光淡扫了一遍众人,轻飘飘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这是哪儿?”

这话一出,众人皆是愣了愣。

君离苏见没有人回答,又道:“你们怎么都不说话?”

众人见此,一时心中浮现各种猜测。

君离苏从前痴傻,没事就爱傻笑,心智似乎一直停留在三四岁,而此刻的她却如此平静,言语之间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傻子。

莫非她真的变成了正常人?

君乾望着她,忽然迈出了两步,望着榻上的人,“这是哪儿你都不记得,连为父也不记得了吗?”

君离苏静静地望着他,道:“你是……父亲?”

“这是君府,你是君家三小姐。”君乾望着她,忽然笑了,“竟然正常了,甚好,你这一清醒,可是帮了为父的忙。”

君离苏闻言,眸底迅速掠过一丝疑惑。

这君老爷的话是何意?她恢复正常了能帮他什么忙?

君离苏忽然便是有了一种感觉,这所谓的父亲不在意她。

他喜悦,不是因为她恢复了神智,而是因为她恢复了神智后,有了利用的价值。

虽然她不明白这价值是什么,但现在显然不适合问。

“离苏。”君乾的声音传入耳膜,“你当真什么都想不起来?下人们说,你出了一趟门,回来就恢复了神智,你若不记得事,怎么记得回府的路?”

“有人看见我,喊我君三小姐。”君离苏道,“还给我指了路,我就走来了。”

“原来如此,你不必忧心,回头为父会让人告诉你你的过去,让你了解你的家人们。”君乾说到这儿,转过头朝着身边的君若芙道,“芙儿,你去挑两个机灵的丫鬟给你三妹,给她置办几件衣裳,她如今不傻,自然得过得体面一些。”

“女儿明白了。”君若芙点头,“依我看这间破屋子也不适合三妹住了,不如将南边那个落梨院收拾一下给她住吧。”

君乾道:“也好。”

两父女一边说着,一边走了出去。

君梦蝶则是迈着轻缓的步子走到榻前,唇角挑起一抹讥诮的笑意,“恢复正常了?呵,看起来还是没多机灵。”

言罢,她转身离开。

君离苏冷眼望着前方君梦蝶的身影,嗤笑一声。

落井下石,骄横跋扈,这四姑娘当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还有那二姐姐和所谓的亲生父亲……似乎不把自己当自家人看待。

……

午间的时候,君若芙带着两名容貌端正的丫鬟来了,到了君离苏身前,淡淡一笑,道:“三妹,这两个奴婢以后就给你使唤了,你的新住处正让人收拾着,过一两天就能搬过去了。”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君离苏故作茫然道:“你是谁?”

“我是你二姐姐若芙,你有什么不懂的,就问这两个奴婢。”君若芙说着,拿起了君离苏的手,将一袋银两塞到她手中,“这里头是五十两银子,给三妹你当零花,二姐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了。

君离苏掂了掂手中的银子,将钱袋打开。

五十两不算少,但对于贵族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更何况,她可没忽略那君若芙说话时,眼中的轻蔑之色。君若芙比起那娇蛮的君梦蝶,多了些大家闺秀的端庄,也多了些心机。

君离苏望着那两名丫鬟,道:“我什么都不记得,有许多疑问,我问你们答,把你们知道的通通告诉我。”

丫鬟点头,“是。”

接下来,君离苏便从丫鬟口中得知了许多事。

原来这君家非一般的贵族,君老爷名唤君乾,是太子太傅,官居一品。他膝下有三女一男,长子君子谦,是太子伴读,二女儿若芙与四女儿梦蝶是一母同胞,四个儿女来自于三位夫人所生,如今两位翘辫子了,现在的当家主母便是君若芙和君梦蝶的母亲。

难怪那君梦蝶气焰嚣张。

君离苏唇角勾起一丝冷冽的笑意。

惹她?她总会讨回来的。

……

“父亲,今日三姐清醒了,您为何说她清醒了是帮了您的忙?”书房里头,君梦蝶将刚煮好的莲子羹端给君乾,将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君乾笑道:“刘家公主刘云鹤,你可曾听说?”

君梦蝶闻言,怔了怔,“刘家公子?就是那位双腿瘫痪了,靠着一把轮椅行走的刘家大公子刘云鹤?”

“不错。”君乾点头点头,“前几日,刘大人对我说,他的长子刘云鹤看上了离苏,离苏之前虽心智不全,但不可否认她容貌美丽,刘公子不介意她痴傻,为父自然是答应了,要知道那刘公子残疾,不会有贵女愿意嫁他的,而刘大人也不想找个平民女子做儿媳,总要挑门当户对的。”

“门当户对的贵女们哪里愁嫁?条件好的贵公子多得是,谁会看上他一个半残废。”君梦蝶翻了个白眼,“寻常人家的女子才会冲着他刘家的钱与权去呢,父亲大人,我总算了解您的心思了,您要与刘大人结交,三姐原本虽然傻,但毕竟是贵族出身,傻子配残废,那刘大人也不好说什么,如今三姐正常了,趁她还不懂人情世故,将她嫁过去,那刘大人必定高兴,能有个神智正常的贵女做儿媳。”

“为父也是这么想的。”君乾道,“为父将自己正常的女儿嫁给他的残疾长子,这往后刘大人必定记着为父的人情呢,事事总得帮衬着,为父要挑个近一些的黄道吉日将你三姐嫁了,否则等她知晓了人情世故,只怕她也不愿意嫁,现在嫁过去,以后反悔也来不及,她只能认了。”

君梦蝶笑道:“父亲英明。”

嫁给半残废?她君离苏也就只配嫁个半残废,说来也不算亏,至少那刘家有钱有权。

……

此时的君离苏自然不知自己被人安排了一场亲事,正躺在榻上午休。

此刻的屋子里,只有她一人。

忽的,从窗子外掠进了一道蓝色的影子,那人落地之后,朝着榻上的君离苏走去。

司徒念宇望着榻上的白衣女子,眉头微拧。

外人都说这傻姑娘是被他拒绝之后才想不开去跳湖,他却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得问个清楚才行。

司徒念宇脚步轻缓,但他没想到的是,在他离君离苏至少还有五尺距离的时候,却见她蓦然睁开了双眼!

下一刻,她一个鲤鱼打挺从榻上坐了起来,转过头望着他,目光中浮现防备之色,“你是什么人?”

她在浅眠的时候,有人靠近便会惊醒她,这是她上一世的本能。

望着此刻站在榻前的男子,她觉得有一丝眼熟。

是了!这男子是她记忆碎片中的那人。

初来这个世界,占了君离苏的躯体,那时脑海中有一些残存的记忆,她依稀记得原来的君离苏是怎么死的。

被眼前这个男子拒绝后,遭到了君梦蝶的嘲笑,那傻姑娘便哭着跑开,经过河边没看清脚下的路,被石头绊倒跌进了湖中。

这男子,似乎是姓司徒?

而此刻,司徒念宇望着眼前的女子,目光惊愕。

这是君家的痴傻三姑娘君离苏么?

为何此刻,她的目光里不再是天真,取而代之的是冰冷与警觉?

要将她嫁给谁?

司徒念宇试探般地道:“你不傻。”

君离苏听着他的话,本能地反嘲一句,“你哪只眼睛看我像傻子?”

司徒念宇惊愕之后,很快恢复了镇静,“君家三姑娘是傻子的事,整个帝都的人们都晓得,现在看来,你之前是装的。”

君离苏下了榻,道:“我没装,只是今日清醒了,从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从丫鬟口中得知原来自己从前是个傻子。”

“是么?那么君三姑娘,你告诉在下,若是你不记得曾经的事,为何你的警觉性那么高?是谁教你的呢?”司徒念宇显然不信君离苏的话,他更相信她之前是装傻,“如今外面的人们都说你是被我拒绝之后才去寻死觅活,君姑娘,你其实不喜欢我吧?”

“没错,我对你没有半点儿好感。”君离苏望着司徒念宇,双手环胸,“就你这风流不羁的姿态,看起来薄情又多情,会伤女人心,我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人?”

司徒念宇闻言,眯了眯眼。

从来都是女人跟在他身后跑,还真没见过哪个女子嫌弃他。

“既然对我如此不屑,那为何要给我送荷包呢?又为何要去跳湖?”司徒念宇道,“还请君姑娘你解释清楚,否则外人都说是在下的绝情将姑娘你害得差点没命。”

“我说了,我不记得从前的事儿,不晓得该如何回答你,司徒公子还是莫要再逼问,请回吧。”

君离苏说着,便转过了身。

司徒念宇生平甚少被人如此敷衍,一听对方下了逐客令,心中有些不畅快。

赶他走?

他哪是那么好打发的?

司徒念宇唇角轻扬,迅速上前,伸手要去抓君离苏的肩膀。

今日必须将话问清楚,这女人对他究竟有什么想法。

但他没想到,君离苏背对着他,却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转过身便快速出手迎接他的袭击。

司徒念宇大感诧异,眼见她发起攻势,来势凶猛,眼角微微一挑,却也很及时地躲避了开,而后再次出手。

眼见他一拳袭来,君离苏唇角一勾,一个微微侧身,与他擦身而过的时候,小臂一收,手肘直顶他肩头,将他逼得后退了一小步。

司徒念宇目光中浮现惊讶之色。

这女人看上去弱柳扶风,力气这么大?

她竟然如此深藏不露。

想到这儿,他目光中浮现一丝玩味,再度逼近了她,一拳挥出,君离苏冷哼一声,一个拳头扬起直接挡了回去,提膝,直顶他腰间盘骨!

司徒念宇连忙一个侧身避了开,但没有想到君离苏那一下只是个假动作,趁着他躲开,她同一时间快速蹲下了身子,右腿利落地朝他脚下一扫,他跃起,险险地避了开,她趁着这个时候,单手撑地抬脚直飞他膝盖——

司徒念宇不可抑制地再度被逼退了一步,神色微僵,但眼底却有些雀跃。

他真是小瞧了她,想不到近身打斗,竟然拿不下她?

司徒念宇望着君离苏,道:“你的力气为何如此之大?你还是女人吗?”

“力气大跟是不是女人有什么关系?”君离苏慢条斯理道,“千万别随便小看女人,小看女人的男人往往容易栽在女人手里,在我眼里,你还是嫩了一点。”

司徒念宇闻言,面色一沉。

她的年纪分明比他小,为何说话这么老成?敢说他嫩?

不过,他不得不承认,此刻的她,可比前几日那个天真无邪给他送荷包的傻姑娘,更有吸引力。

分明是同一个人,给他的感觉却那么不同。

“你不是说,什么都不记得了?”司徒念宇追问道,“那你的功夫是哪儿学来的呢?”

“我也不晓得,或许这是一种本能。”君离苏敷衍道,“看见你袭击我,我下意识就想还手,我也不知自己的功夫哪儿来的。”

这明显敷衍的话,让司徒念宇心中不舒畅。

但君离苏什么也不说,他也没辙。毕竟此刻是在君家的地盘上,他又能怎样呢?

他本打算再说些什么,可君离苏已经回到榻上躺下,钻进了被褥里,显然不想搭理他。

司徒念宇见此,目光一沉。

罢了,不跟她计较,来日方长,他还有正事没办呢,不能再耽搁时间了。

想到这儿,他道:“君离苏,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

说完,他走到了窗子边,一个轻跃便蹿了出去。

君离苏回过头时,司徒念宇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个人,一点都不讨喜。

傍晚时分,君离苏的屋内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把东西放下,都出去罢。”

君梦蝶领着一群下人进屋,带了些新衣裳与胭脂水粉,而后便将下人打发出去了。

君离苏望着她,道:“四妹是来给我送东西的?”

“是呢,来告诉姐姐你一个好消息。”君梦蝶笑得愉悦,“姐姐你过些日子就要嫁人了,还不知道该怎么梳妆打扮吧?等会儿让丫鬟教你,作为贵女,出嫁可不能太寒碜了,这些胭脂水粉珠宝首饰都要用上的。”

君离苏闻言,微讶。

嫁人?

能够主宰她婚事的人,只有君乾。

要将她嫁给谁?

想到这儿,她问君梦蝶道:“四妹能不能告诉我,我要嫁何人?”

君梦蝶冲她淡淡一笑,“刘家的公子,刘云鹤,那是尚书公子,条件好着呢,三姐姐你就安心地等着出嫁吧,父亲给你准备的嫁妆不会少的。”

君离苏望着君梦蝶的神色,便觉得事情不简单。

若是男方家当真那么好的条件,这君梦蝶哪会笑得一脸嘚瑟?

看她那幸灾乐祸的模样,只怕不是什么好事。

君梦蝶走后,君离苏招来了丫鬟,问道:“刘家公子刘云鹤,你可知道?”

小说《天降悍妻:王妃升职记》 第7章 不再天真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燕妮呀点评:

《天降悍妻:王妃升职记》很好看啊,没有书评里说的那么不堪。大大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