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我在天庭当狱卒

我在天庭当狱卒

主角:白给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10-04 12:30:45

网络作者创作的我在天庭当狱卒是一本非常热门的玄幻奇幻小说,白给是的男女主角,“小子,怡儿说,她把那套房子租给你了?”孙虎看白给有些无聊,还开口跟白给聊了几句。“孙叔叔您知道了?”白给强硬一笑说道。“告诉你,别打我怡儿的主意,不然、哼!”“孙叔叔想什么呢,我两真是同学。”白给笑着说道。一直等到外面的赛事圆满完成,高源却要白给跟孙虎一起去台上合影,这让白给受宠若惊,但是孙虎也有着说法,所以白给就这样被两位大人物给押上了台。
展开全部

就这样吧

白给看着那手掌向自己横砍而来,接连两个快步,朝后方撤退回来,而那刀斧手的脚下一点都不慢,紧跟着白给就是连着几刀。

白给慢慢调整这身形,想要找出这刀斧手的破绽,而这刀斧手也在找着白给的破绽,但是这刀斧手看的有些懵,因为在他看来这个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武艺,但是偏偏身手奇快。

刀斧手以双臂在身前交错,防备着白给,而白给,则是在想要不要一脚将这玩意给踹翻?

“嘿!”白给看着那刀斧手,突然对着其一声怪叫,那人以为白给要出手,一个欺身向前就朝着白给而来,手刀说时迟那时快就朝着的咽喉而来,但是毕竟胳膊没有大腿长。

白给这一声怪叫,其实是为了掩饰自己接下来的行动,因为他欺身向前一个怪叫之后,立即收身就是一个侧踹出去。

这套动作略显笨拙,而且还有些像小孩子打架,喜欢虚张声势,但是白给这一脚踹出,再加上那刀斧手一个欺身向前,二者相撞,直接将那刀斧手给踹了出去,趴在地上挣扎了好几下都没爬起来。

边上的人这才上前给扶了起来,这是一个规矩,一个人没有彻底输之前,不能上手,但是这些人,怎么也没想到,白给竟然真的就是这样一脚就将这位师兄打翻在地。

但是白给深知这一脚的势大力沉,虽然白给收着力,但是对方这一个前扑加上自己这一个侧踹,两方结合之下,可是一点都不轻。

房间里的诸位弟子,见状有的畏畏缩缩,有的义愤填膺,一个年轻力壮些的,二话不说就直接冲了上来,而且出手就是一个膝顶朝着白给而来。

却被白给一拳砸到膝盖上面,将其攻势直接砸落,而这时,后面一个人发话了:“滚开,让我来。”

“怎么?车轮战?”白给一咧嘴嗤笑一声说道。

“既然敢找死,就做好死的准备。”对面之人却咬牙切齿的说道。

“唉,生活不易,你们为何如此喜欢作死呢。”白给拍拍手说道,但是眼睛还是盯着对面之人。

这个人出手明显谨慎多了,慢慢朝着白给欺身,出拳格挡进退有序。

娘的,最怕的就是这种,这孙子知道套路,我又不会,我就是一个傻大个,再不出手接下来就是挨打的活了,白给看着那人心中思索着。

而王雪也时刻盯着白给,手掌仅仅的攥着,手心中已经悟出了汗,但王雪浑然不觉。

因为仅仅这一会儿,白给身上已经挨了好几拳。

白给一个躲闪,躲开了那人砸向自己的拳头,然后转变思路,没有攻击其躯干部位,而是朝着这一条手臂而去。

前面几次挨拳,白给挨得实在,因为没办法,他确实躲不开,反正自己又抗揍,所以白给就无所谓了,直接就这样受着,但是现在这一下不是了,只要让其找到了机会,便绝对不会手软,只见白给一个迅速的出手,双手抓住那人的胳膊,直接就一个背摔过去。

动作势大力沉,砸在地上能够感觉到地板的晃动。

白给看着地上之人,就好像昨晚差不多这一会儿,自己躺在那海边礁石上面一样,下一秒自己的命运,便就是被扔进海里,但是仅仅过去一天时间,今天自己就可以把别人摔到这里。

而如果自己愿意,眼下的这些人让他们灰飞烟灭都没问题。

本来白给打算今晚试试那个隐身的法器,试着潜进来,然后跟着高源来一场面对面的,但是实在是没想到,吃个饭的功夫就被人给抓过来了,猪八戒哪里淘来的一大堆的东西用不了了,所以便也就只能直接面对面了,可惜的是身边有王雪,白给主要怕的是这王雪有什么闪失。

就在其他的人看着白给这样嚣张,正准备一拥而上的时候,那边的高源突然站了起来。

“小子,身手不赖,可怎么完全不懂拳架?”高源却一笑看着白给,一步步走向白给问道。

“不懂拳架,不照样打人?不过,对付你们这群鸭子,用不到什么拳架。”白给讥笑一声说道。

“加上第三者子,你伤了我好几个人了。”高源没有到底是老成持重,并不着急动手,而是看着被搀扶到边上的两个弟子。

“可能还得加上您老。”白给笑了笑说道,可是看到一边的王雪在一直给自己摇头,而一看到白给在看自己,却一步跑上前来,站到了白给边上,拉着白给的手不让其再动手了。

而高源只是冷冷的看着这一幕。

“我就算了,身子骨不行了,一个拳架都不懂的后生,赢了我两个徒弟,我哪里还有脸亲自动手?不过你要是愿意,可以来我这道馆,我教你拳架套路。”那高源突然笑了一下看向白给说道。

“我可没有拜师的习惯。”白给说道。

“我也不会再收徒了,收了一帮子徒弟,两个被打败了,三个还在外面作秀,我也得留点脸不是。”高源笑了笑说道。

“昨晚的事情呢?先把这个说清楚。”

“孙虎已经打过招呼了,只不过下午才打的招呼,他们都出去了,所以我也就没管,不过你们两亲自来了,赔偿该多少,就是多少,不过好在没有发生什么,这样给他们留一命,你看如何?”那高源看着白给和王雪问道。

“你说呢?”白给却没有自作主张,而是看向身边的王雪。

王雪看着眼前的情况,哪里还敢挑事,她不是依靠着白给就要无法无天的泼妇,而白给因为自己这件事情已经牵扯很深了,这一天天的时间自己都看在眼中,而自己对这个同一个学校的学生,这个救了自己的男孩子,却基本上没有什么了解。

“就这样吧。”王雪轻轻说道。

见王雪同意,白给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自己的目的达到了,王雪这边还有了收入,一举两得,完美。

“什么就这样了?”外面呼呼传来一声爽朗的询问,白给抬头一看,居然是那孙虎。

很爽

“你来了?”高源看了看来人,笑了一句。

“高大哥。”只见孙虎从门外进来,一个抱拳,算是见礼。

“孙叔叔。”白给微微欠身行礼。

“白给?你怎么在这儿?”孙虎看了一眼周边这个样子,然后看向高源和白给:“高大哥,你们这是?”

“你下午说的那件事情,这位小兄弟要出出气,这不。”高源微微扬起下巴,示意孙虎看一下眼前的情况。

“白给,你这是?”孙虎看了一圈,眉头微皱,然后看向白给。

而白给却嗤笑一声,没有解释什么。

“行了,坐下说吧,是我没管好手底下人,碰到了硬茬,加上他们自己学武不精,一个小兄弟,不用拳架就已经打趴下好几个人,呵呵。”高源微微摇头说道。

“小兄弟,这位王姑娘,你们两个也坐。”高源招待几人坐下,才挥挥手让徒弟们各自散去,最重要的是那两个徒弟得去检查一下,虽然丢脸,但是也希望这些人知道山外有山的道理。

“怎么?你认识这小兄弟?”高源看向一边的孙虎问道。

“他和我女儿是同学,这不今天中午正好碰上,就跟你这边提了一下,因为我女儿在财经大学上学,所以那边已经明令划为禁区了,我只是没想到,咱们两个出去的话,也有人不听了。”孙虎说着,语气很重。

“呵呵,谁说不是呢,你瞅瞅这些,都是想出去扬名立万的。”那高源指了指正在往外走的人。

“这就是那位王雪姑娘吧,中午给的那点钱,你也别嫌少也勉强算是我的一点心意了。”孙虎给王雪说道。

王雪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

“行了,你那边出了多少,我这边同样出一份,算是我的,这边的事情,你要想限制,咱们找时间再谈,这一时半会儿,可谈不出来什么,毕竟还有刘家呢。”高源像是埋怨一般的说道。

“嗯。”孙虎点点头,然后看向白给:“白给,高大哥是我大哥,今天你在我家的事情是一例,加上今晚的事情,我这边单独出一点,做个调解人,也是我没管好人,这件事情就此揭过,你看如何?”

看着孙虎都出面当了调节人,白给看了看王雪,也只得点点头。

“去支一百万拿出来,交给这位王雪姑娘。”高源转身给一边的徒弟吩咐道,然后转身问白给:“这位小兄弟,你呢?需要点什么?”

“我?倒也不需要什么。”白给笑了笑说道,“孙叔叔,既然您二位还有事要谈,我就不多打扰了。”

白给不但没收东西,而是直接选择了告辞,这对于高源和孙虎来说,这其中是有一些不合适的地方的,就像是白给好像有什么事情还在惦记着对方一般。

“白给,既然来了,就别着急走了,你要这样出去我这面子不得扔地上了。”孙虎看着白给,愣了愣笑着说道。

白给无奈,看了看王雪,王雪却也只得强硬的抬了抬嘴角。

孙虎的话,说的有道理,白给这边不可能跟对方结下死仇,不然对谁都不好说,便也只得坐到了一边,刚才的事情,就像是耳旁风过去了。

“小子,怡儿说,她把那套房子租给你了?”孙虎看白给有些无聊,还开口跟白给聊了几句。

“孙叔叔您知道了?”白给强硬一笑说道。

“告诉你,别打我怡儿的主意,不然、哼!”

“孙叔叔想什么呢,我两真是同学。”白给笑着说道。

一直等到外面的赛事圆满完成,高源却要白给跟孙虎一起去台上合影,这让白给受宠若惊,但是孙虎也有着说法,所以白给就这样被两位大人物给押上了台。

结束之后,外面的人送来了王雪的包和两张银行卡,其中便有孙虎给的那一张。

“行了,拿着东西赶紧滚蛋。”孙虎骂道,但是明显的也有袒护之意。

白给轻轻抱拳,转身带着王雪离开。

而王雪出来的一路上,收拾紧抓着白给的胳膊,一点都不敢松手。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王雪的那两团松软,在其抱着白给胳膊的时候,刚刚好能够碰到,而王雪好像一点都没察觉一样,这样白给走的一愣一愣的。

“那个,王老师,没事了,您能松开我了吗?”走出了娱乐城,白给才愣愣的说道。

王雪也从沉浸的思维之中反应过来,一看白给正在微微的躲着自己,而眼神看向的是自己的胸部和其胳膊相触的地方,因为自己使得劲大,自己的胸部都有些被积压变形。

再想到白给的反应,王雪一下子放开了白给的手臂,慌乱之中,伸手理了理自己散落的头发。

“那个,不好意思,我太紧张了。”

“那,老师你以后多紧张几次呗。”王雪原以为白给能说个什么没事啊之类的,结果没想到被给贱兮兮的看着自己通红的脸蹦出来这么一句。

“你找打。”王雪双目一个圆睁,看着白给说道。

“哎。错了错了。”白给赶紧伸手求饶。

“给你这个。”王雪说着塞到白给手中一张卡。

“这是做什么?这里面可一百万呢。”白给愣了愣说道。

“我要那么多钱干吗,又不用租房子住,又不用买车的,再者说了,你救了我,本来就应该有你一份。”王雪看着白给说道。

“一百万呢?不后悔?”

“你这么一说……”

“嗯,你不后悔就行,那走吧,你说咱们去哪儿消费去。”王雪的话没说完,白给直接开口说道,顺势,直接一个伸手,搂住了王雪的肩膀。

结果看着王雪盯着自己的眼神,白给嘿嘿嘿笑着,慢慢的取下手臂,转身就跑。

顺手拦了一辆车,然后一屁股窜进去,做到后座上然后等着王雪。

“去哪儿?”白给问道。

“我宿舍还没收拾好。”王雪本来说回宿舍,但是今天一天的时间,根本不够收拾的,啥都没收拾好,要是现在回去,得收拾到半夜估计才可以。

“那就去我那儿。”白给笑着给师傅报了个位置。

“你说的那个熟人就是刚才那个孙叔叔?”

“嗯,他是我们班一个女生的父亲,今天中午我才知道他的身份。”白给将整件事情差不多的说了一下,但是避讳着出租车师傅,还有孙怡的一些旧恩怨之中白给的打算,也就没有提及。

只不过今天晚上的时候,那个高源提起的刘家,是不是那个刘君他们家?如果是,这还真的就是巧了。

“这么复杂?”

“可不是嘛,谁能知道这么寸,你看都赶上了,还有今晚的事情。”白给无奈的说道。

说话之间,两个人到了白给的住处,也就是孙怡租给白给的房子。

“哇你这人可以呀,那个孙怡多钱租给你的?”

“多钱?你不说我还真没问,这个还真说不好,到时候再说吧,反正有你送给我的一百万,买下来都行。”白给笑了笑说道。

“哎呦,小伙子,没看出来呀,这么有钱?”

“久穷乍富,告诉你,我昨晚是因为中了彩票,挣了一百万。本来打算出去爽一爽的,结果就遇到了你,你说背不背。”

“这么说是我害你没爽成?”王雪眼睛若有所思的盯着白给。

“呃…没有没有,昨晚、很爽、很爽。”白给赶紧说道。

“嗯,嗯?”

王雪本来还以为白给说了句好话,但是这话越听越不对,他昨晚跟自己在一起,他爽什么?

就在白给想解释什么的时候,白给身体之中的令牌,突然叮铃一声。

“卧槽,又来?”

白给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江潜超级甜点评:

啊,终于等到大大新书了,只是大大怎么不写快穿了?我是看大大快穿入坑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