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血魔王妃太冷情

血魔王妃太冷情

作者:守护雀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2-08-03 18:52:45

网络作者守护雀创作的血魔王妃太冷情是一本非常热门的古代言情小说,一旁的王连瑛见此,也不好插话,遂悄悄退了出去。君颢看着楚楚可怜的婉凝,似乎碰触到了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可是他不能,在没有能力给婉凝幸福以前。他是不能,对婉凝许下任何的诺言的。“你想多了,”君颢慢慢起身,冷冷的说道,“你不过是小小的侍女,朕怎么会,给你送什么药膏?朕看你可怜罢了……”“你在骗我1婉凝忽然抓着他的肩膀,喊道,“到底你有什么苦
展开全部

血魔王妃太冷情:第十二回婉凝诉说苦相思丽妃悲情自伤感

冬日的清晨,薄雾淡淡。弥漫着寒凉的气息,婉凝早早的起了床。然后便收拾起桌案上的笔墨纸砚,将奏折书卷一一叠放好。又燃起了清雅的栀子花香,顷刻间,书房里便弥漫着春日的味道

来。

不消片刻,便有君颢迈着步子走进来。婉凝忙上前,接过王连瑛手里的衣袍。王连瑛忙示意婉凝去沏茶,自己自则笑着道:“皇上暂且息怒,胡族哪里,奴才会派人去办的……”

当婉凝端着沏好的茶放在桌案上时,君颢却不经意间,看到了婉凝被白纱布缠着的左手。遂淡淡的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受的伤?朕怎么不知?”真是可笑,昨儿碎了的瓷片,仿佛还在掌心

扎的疼痛。

他竟然不知,可见他对自己,真是一点都不关心。正当婉凝暗自伤神的时候,却听得君颢对王连瑛说道:“把那瓶药膏拿出来……”于是王连瑛应声而去,一会儿便拿来了一瓶药膏。

“这是西域上贡的枫露药膏,”君颢拿着递给婉凝,“对伤痛血痕最是有效,你试试看。”看着眼前这瓶白底青花瓷瓶,婉凝顿时心儿一惊。这不是,前几次自己受了伤,桌案上放着的药膏

么?

半个月前,自己伤痕尚存,每天夜里醒来。桌案上,都会放着一小只青花瓷瓶。瓶子里是淡雅的枫露药膏,她记得问过君琰。可是没有答案,一晃半个月过去了,她早就忘记了这件事儿。

没想到,今天还会在正阳殿,在君颢的手里。看到这瓶药膏,那一刻,婉凝心里什么都知道了。原来这药膏都是君颢给送来的,他只是一直都没对自己说而已。婉凝想着想着,心里一阵暖意

“怎么,还要朕给你上药膏不成?”君颢忽然说道,婉凝从回忆中慢慢回过神来。泪光朦胧的看着君颢,半刻才颤抖着声音:“为什么,为什么你从来都不肯告诉我?”

他心里一颤,却还是一脸的茫然:“你在说什么?”“楚君颢,”婉凝含着热泪,认真地说道,“是不是你,给我放的这药膏?你一直都在关心我,对不对?你告诉我,你告诉我……”

一旁的王连瑛见此,也不好插话,遂悄悄退了出去。君颢看着楚楚可怜的婉凝,似乎碰触到了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可是他不能,在没有能力给婉凝幸福以前。他是不能,对婉凝许下任何的诺

言的。

“你想多了,”君颢慢慢起身,冷冷的说道,“你不过是小小的侍女,朕怎么会,给你送什么药膏?朕看你可怜罢了……”“你在骗我1婉凝忽然抓着他的肩膀,喊道,“到底你有什么苦

衷?告诉我!”

她含泪的双眸,不由得让人心疼。微风吹过,摇曳着绣花软帘。君颢才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听得外头王连瑛的声音:“王爷怎么来了?皇上如今在忙着,王爷不如,过会儿在过来……”

“让他进来吧,”君颢甩开婉凝的手,径自走向了殿门口。看着他笑着与君琰说话,婉凝只觉着心口发痛。她不明白,为何君颢会如此对待自己,如果他不在乎自己,又怎会对自己这么好。

独倚长廊空惆怅,望断苍穹,鸿雁无归路。尽头怎是天涯,无奈落叶散尽。满是凄凉,夜风凌波是横塘。婉凝抱着双膝,独自坐在风口处,想着君颢说过的话,心里隐隐作痛。

“是不是,皇兄欺负了你?”君琰熟悉的话语,在婉凝耳畔响起。婉凝摇摇头,可是君琰看得出来,婉凝不快乐。他挨着她坐下,笑着说道:“你有什么心事,大可以跟我说的。”

风声细碎,在这朦胧的冬日。婉凝哽咽着说道:“如果,有一个人默默的关心着你。却因为某种原因,不得不离开你。你会怎么做?”这个问题,怎么君琰好像,听得不太明白。

“至少,要跟他说明一切,”君琰以局外人的角度,对婉凝说道,“不然,两个人都只会痛苦。”他说完这句话,忽然沉默了许久。他自己又何尝不是?面对婉凝,他又该怎样?

婉凝听了他的话,不觉微微点头:“是这个道理,只是……”她忽然住了口,因为她看到,君琰的眼眸里,似乎隐藏着一丝伤感。“王爷莫不是,也有心事吧?”婉凝歪着脑袋问道。

君琰听了,轻轻一笑:“后日,便是我与元汐月的大婚……”大婚应该是喜事,可是婉凝看不出来他的喜悦。一时之间,她才明白,原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

她想起自己与君颢,再对比着君琰和汐月。不觉叹息着:“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有风吹过来,拂动着婉凝的青丝。君琰看着她,忽然说道:“如果可以,我带你走,离开这

里。”

什么,离开?婉凝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她就是在宫里再苦,也从未想过要离开的。因为她的身份特殊,因为那份卖身契。她哪里都去不得,就算是走到天涯海角,也是逃离的青楼女子。

想到这里,婉凝苦涩的摇头:“王爷的离开,说得很是轻巧。可是我,是一定要留在宫里的。”不知为何,婉凝想起那份卖身契。江苓嫣既然交给了君颢,君颢他怎么不处置自己。

要知道一个青楼女子入宫,可是死罪。真不明白,君颢拿着那张卖身契,究竟要作何用处。“你在想什么呢?”君琰看着婉凝,认真思考事情的样子,很是清丽脱俗。

婉凝微微低下头来,轻轻摇头。忽然却又说道:“王爷大婚,奴婢却没什么好送的……”话一出口,她便觉着自己说错了。忙住了口,不再往下说了。君琰不觉一笑:“你能来,是我最好的

礼物。”

“王爷别这么说,”婉凝的心有些凌乱,“元姑娘,是一个很好的女子。”“可是在我心里,除了丽妃以外,你就是天下无双。”君琰的声音,在她耳畔萦绕着。让她顿时乱了方寸,手足无

措。

天下无双,那丽妃又算什么?直到多年以后,婉凝才明白其中的缘由。旧日的感情与君琰和丽妃,都只是无奈的相遇。许是丽妃的懦弱,许是时间的流逝。都成为过往。梦醒了,就什么都忘

记了。

莲香苑里,莲花早已衰败。空剩下残枝败叶,颇有一种“留得残荷听雨声”的意境来。只是此时,君颢已无暇欣赏,而是踱着步子来回徘徊。这都已经两个时辰了,丽妃还未诞下皇嗣。

元易斌跑出来,抹了一把汗,说丽妃是气虚难产。君颢的脸色很是难看:“不管什么法子,朕都要看着他们母子平安!”于是各处御医来回忙碌,侍女也在打着热水。莲香苑,从未有过的热

闹。

墙角处,一个孤独的身影,在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婉凝鼓励他:“丽妃娘娘现在,只怕是最希望看到你。”“你看皇兄守着呢,”君琰看到了一脸焦急的君颢,心里有些惭愧。

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得屋子里一阵婴儿的啼哭。只见君颢大踏步走了进去,君琰也暗暗舒了口气。婉凝不觉为他伤感:“王爷还是去看一看吧,丽妃心里,一定十分想念王爷的……”

可是君琰却是凄然一笑:“她是丽妃娘娘,自有皇兄去关照她。我又何须操心?”他说着,便悄悄地离开了。婉凝喊了几声,都未曾留住君琰的脚步。看得出来,君琰的心里一定不好受。

“王爷应该去看看丽妃的,”婉凝再次劝解,“不管怎样,她心里都会好受一些。”听了婉凝的话,君琰慢慢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莲香苑。却还是没有走进去,他知道那里对于他而言,早已

是前尘旧梦。

晚间,婉凝准备去看望丽妃。却看到王连瑛在门口:“皇上在里面呢,姑娘还是去收拾床铺吧。”是了,君颢在丽妃这里。理应如此的,她这样安慰自己,却是心里有些不舒坦。

看到婉凝如此,王连瑛便笑着道:“皇上一会儿就回去了,姑娘在这里等着,万一着了凉,皇上可又担心了。”担心?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婉凝只好默默地转身离开,心里有些凄然。

当她走到漪澜亭处,听得君颢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身上的伤还未好,怎么就出来走动了?”她回身,看着月色下的他,表情依旧是冷淡如初。她淡淡的回到:“奴婢出来看看,皇上回来了

没有。”

她的话虽然平淡,却在君颢听来,心里还是有些快乐的。“你若是着了风寒,朕可不准你假的,”君颢说着,便负手离开了。婉凝心里愤恨不平,便默默的跟在他的身后。

“你的手好些了么?”君颢忽然转身,抓着她的手问道。这一抓,痛的她丝丝的喊着疼。君颢看着婉凝的手腕,还有一丝丝的红肿,遂皱眉道:“朕让你涂的药膏,你难道没用?”

回到正阳殿,君颢便拿起药膏,亲自为婉凝上药。清凉的药膏,滋润着婉凝的肌肤。看着君颢认真的样子,她很是满足。还说什么不在乎的话,都是君颢的自欺欺人而已。

“你这双手,还可以沏茶的,”君颢淡然的语气,让婉凝仍觉着心寒。不过她已经感受得到,君颢其实也不是那么冷淡的。她嬉笑着说道:“奴婢多谢皇上的药膏1此刻不仅是婉凝,连君

颢也觉着心儿暖暖。

凉风瑟瑟,婉凝踱步来到莲香苑。看着丽妃独自一人,默默的倚着窗户发呆。婉凝不觉走上前去:“娘娘还是回去歇着吧,才刚诞下小公主……”有风从窗户缝吹来,丽妃的眼睛有些湿润。

“我只看了小公主一眼,”丽妃回过头来,看着婉凝说道,“就被奶娘抱走了,可恨我这个做母妃的,竟是什么都没给她留下……”丽妃的声音有些哽咽,似乎有许多委屈。

婉凝拍着她的肩,轻声安慰着:“娘娘也不必难过,奶娘自会带的安妥。待小公主将来大了,自会来看望娘娘的。”听了婉凝的话,丽妃不觉浅浅的自嘲:“大约她大了,就不会,认我这个

母妃了。”

没错,后宫妃子所诞下的皇子。都会被奶娘抱走,直至小皇子或是小公主,长至十五岁,才会重新回到母妃身边。每次想到这里,丽妃就会觉着心口很疼。而且,她的眼神也一直往外看去。

婉凝知道,丽妃一定是在等着君琰。于是她便宽慰她:“王爷在筹备大婚,所以无暇来看娘娘……不过王爷说了,要娘娘好生保重身子……”婉凝说了些宽慰的话,丽妃才觉着心里好受些。

尽管,婉凝也想着与丽妃说出实情。可是,丽妃身子不好。只怕是,伤了她的心。何况她的孩子,也不在她身边。真是可怜0你起码,还看了一眼小公主,”皇后的声音忽然传来。

婉凝和丽妃,忙起身下跪。皇后挥挥手,说道:“不必了,本宫是来看看你的……当初本宫诞下安平的时候,还来不及看一眼。奶娘就抱走了,太后也不来安慰我。所以妹妹,你要学会适应

……”

听了皇后的话,丽妃这才稍稍止住了悲伤。轻声说道:“真是对不起,嫔妾,没能为皇上诞下小皇子……”其实对于皇后而言,这真是喜事。倘或丽妃诞下小皇子,那么很可能被封为太子。

不管怎样,皇后此时都可以放下了心。她走到丽妃跟前,看着丽妃湿润的睫毛。便知道她刚刚哭过,遂坐下来慢慢劝道:“妹妹也不必伤心,哭坏了身子,对自己可不好的。”

看着皇后与丽妃说个没完,婉凝便找了个由头。退了出来,却是在莲香苑的宫墙外,看到了一身白衣的君琰。“王爷来了?”婉凝心头一喜,忙走过去问道,“可是王爷,怎么不进去?”

君琰其实,早就来了的。只是看到了皇后身边的侍女在门外,便猜想着皇后在里面。遂没有进去,其实对于丽妃,君琰更多的则是愧疚。婉凝很是不解:“王爷难道,不喜欢丽妃娘娘么?”

“两小无猜,那时是喜欢的,”君琰看着苍远的天空,幽幽的说道,“为了家族的利益,她还是选择了入宫。我从未责怪过她,只要她,在宫里过得安好便可……我什么都不求了……”

怎么听起来他的话,有些伤感。婉凝摇了摇头:“可是奴婢不明白,为何王爷都要躲着丽妃?”“她是丽妃娘娘,”君琰再次强调了这个头衔,“我和她之间,再也不可能了。”

他一面说着,一面将目光移向婉凝。看的婉凝不好意思起来:“王爷曾说过,如果可以,就把我带出宫去。丽妃不也可以么?”说到这里,婉凝才觉着说多了些。忙低下头来,掩饰着不妥。

-__

小说《血魔王妃太冷情》 第12章 第十二回婉凝诉说苦相思丽妃悲情自伤感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书錦少爷点评:

《血魔王妃太冷情》这本书的故事太过千篇一律,女主的言行性格也都基本没变一直跳脱,只是换了个背景,看久了乏味。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