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其它 地骨神相

地骨神相

主角:王无情, 梅如画

状态:已完结 分类:其它

时间:2022-11-18 19:34:17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地骨神相》的小说,是作者写的一本其它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地骨神相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
展开全部

黄门冤魂

这听起来令人无比惊悚的声音直钻人的大脑,像魔音一样穿透了人的灵魂,声音似乎不是自然发出来的,像是某种被束缚住的野兽在低吼。唢呐张问:“什么声音?”

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因为我也不知道这声音到底来自于哪里,来自于何处,我只知道这声音就在不远处。见我不回答他的问题,唢呐张打亮了手电筒向前照了照,我们便看见了这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恐怖景象。

在我们眼前有着无数遗骸,有些腐烂了有些还没有腐烂,腐烂掉的遗骸露出了森森白骨,无比渗人。没有腐烂掉的尸体已经变成了干尸,表情扭曲痛苦,生前肯定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许许多多的是尸骸摆在一起,形成了一个无比震撼的画面,白骨堆积在两米多高的通道内,堆起来有半人多高,阻挡了我们前进的路,也把我吓得不轻。

梅如画刚下来就看见了那么多的白骨,两腿发软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才没有摔倒。张雪下来之后看了一眼,像是看见了小狗小猫一样毫无波澜,连个惊讶的表情都没有。

有白骨的通道配合着呜呜的声音,给人的心灵带来了巨大的震撼。

“这些是什么人?”

我听唢呐张问,来到白骨旁稍微检查了一下,“像是修建陵墓的工匠,很多工匠在修建陵墓开始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陵墓的主人是不会让他们活着出去的,怕泄漏了陵墓的位置,所以会在陵墓修建完的前一天把工匠全都杀死在陵墓里,而这些工匠为了活命,多半会给自己留后路,但那么多的工匠死在一起,就是他们没逃出去。”

“那么多工匠死在一起,起码有上千人吧。”梅如画胆子果然大,很快就从震撼当中回过神来,“老公,那声音是怎么来的?”

“应该所有通风口。”我想了想说,“但我不是很确定,我闻着这里的空气并不浑浊,相反……”我用手在半空中感受了一下通道内的空气流动,“应该是有通风口或者其他没有被封起来的出路,导致这里的空气是流通的。既然有通风口,那有声音也不奇怪。”

唢呐张没有反驳我的意见,带头从白骨上踩了过去,我们跟在他的身后,顺着通道向前走。

一边走我一边在心里祈祷,对不起了各位爷爷们,我们从你们身上走过去实在不应该,但我们也是为了铲除封建迷信,早点找到陵墓把尸体挖出来为你们报仇雪恨,你们死不瞑目,现在可以投胎转世了。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还是害怕,加上甬道内闷热的环境,让我们依然你能够感受到来自于周边无形的压力。双脚踩在白骨上走着,时不时的因为踩到了盆骨或者头骨而歪了一脚,嘴里念叨在阿弥陀佛但依然心里发怵,本来理论上能够两天走完的路程现在可能需要三天,时间不等人。

张雪跟在唢呐张的后面,我跟在张雪的后面。梅如画走在最后,她不时的和我聊几句,我懒得搭理她,随便应付几句,便竖起耳朵寻找呜呜声的来源。张雪走在我的前面,不时的看向地面,似乎在寻找什么,走一会便忽然停下来弯腰捡起个什么东西,我问了她也不说话,后来我干脆不问了。

走了大约一个小时,我们实在是热得受不了了,梅如画叫着要休息一会,我和唢呐张商量着是要休息一下,因为从这里走过去有三百里,光靠两条腿走过去起码要几天的时间,通道没环境闷热,说不定还有岔道,不休息一下振作精神,到时候一旦有一个人出现疾病或者其他问题,再想退回去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我们找了一处骸骨较少的地方停了下来,我和唢呐张将从加油站内搜刮来的食物和水分给了梅如画和张雪,张雪没接,梅如画毫不客气的接过去狼吞虎咽。

“我从来不亏待自己,该吃就吃该喝就喝,绝不会让自己受委屈,老公,你也多吃点,你可是咱家的顶梁柱。”梅如画一边吃一边向我的嘴里塞大饼,我摇摇头说不想吃,喝了点水之后用手甜筒照了照通道的远处,对唢呐张说:“黄门通道三百里,大手笔啊,不知道云盘山下葬的到底是什么人。”

唢呐张说:“自古以来,帝王不多将相无数,能够找到那么好的风水而且又是那么偏僻的人,绝不是等闲之辈,而且这个人肯定地位非凡,具体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

我说:“你这不是废话嘛,摆弄了半天原来你也不知道。”

梅如画说:“你们就被斗嘴了,照我说呀,不管是什么人葬在哪里,都不是什么好人,你看看这个通道修建起来得多费事,将大山挖空了,耗费的人力和物力绝非是个小数目,这些钱是怎么来的,还不是搜刮的民脂民膏?”

我心说梅如画说得也对。

我把手电筒拧成了“漫射”模式,这种手电筒可以集中光束照亮远处,也可以收纳光束做成灯源,一般野外探险的人都喜欢用这种电筒,电筒寿命较长,而且电量充足,并且是太阳能充电的。

张雪坐下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吃,眼睛盯着通道尽头看着,不知道在看着什么。我问她看到什么了,她也不说话,我觉得我的问题是多余的。

我把电筒放在地上,问梅如画现在的时间,梅如画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天已经亮了。”

我算了算时间,得出发了,再不走我们说不定还真无法赶在张家人之前到达云盘山。我正要起身,突然看见梅如画身后的影子下,居然多出了一个影子!

我心一沉,有了上一次汪瑶吓我们的经验,这一次没有声张,而是把灯移动了一下位置,希望通过灯源位置的改变而让影子的位置改变,从而能让藏在梅如画身后的那个人现身,谁知道我虽然改变了灯源的位置,但梅如画身后的那个影子却是动都没动。

我立即冒出了一身的冷汗,看了一眼还在大吃特吃的梅如画:“媳妇,咱们该出发了,别吃了。”

梅如画好像没听到我喊她“媳妇”,依旧在吃,好像永远也吃不饱一样,在我喊过她之后,她向嘴里塞大饼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大饼把她的嘴塞得满满的,就这样她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梅如画,别吃了!”我上前把她手里的饼夺了下来,她却像是疯了一样,突然瞪着眼死死的盯着我,把我吓了一跳。此时我看到梅如画的眼神已经不是之前的梅如画了。

一个人眼神的改变能够从里到外让整个人的形象或气质都发生改变,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梅如画此时的眼神里充满了暴戾和愤怒,血红的眼睛里仿佛充满了血丝,看得我头皮发麻!

唢呐张也看见了,立即拿出了唢呐刚要吹,张雪突然抢先一把抓住了梅如画的头发,将她向后按倒在了地上,随后手里面不知道多出了什么,一下子塞到了梅如画的嘴里。

“你塞什么在她嘴里?”我紧张的问。

张雪一句话也不说,将手死死的捂在梅如画的嘴上,梅如画瞪着血红的眼睛,鼻孔因为剧烈呼吸而忽大忽小,看得我心惊胆战,她的手脚不断的挣扎着,唢呐张冲过来按住了她的双脚,而我则压住他的双手。

不管张雪做了什么,张雪都不会害梅如画,此时的梅如画一定是中了什么招,不然她不会这样。但是,梅如画此时的力气越来越大,到最后我们快要按不住她了,张雪也有点急了,忽然冒出一句:“放她的血!”

我一惊:“什么?”

张雪说完那句话就不出声了,手依然按在梅如画的嘴上,但是我却清晰的看到,梅如画嘴里开始向外冒黑烟,场面十分惊悚。我慌了,张雪刚才让我放她的血,可是这血怎么放,从哪里放,应该放多少都没有一个标准,要不然直接在梅如画的肚子上来一紫月?

唢呐张见我迟迟不动手,抽出暗月交给了张雪。张雪接过暗月先是一愣,随后用紫月尖对着梅如画的眉心划了一紫月,随后一股热血从梅如画的眉心处流了出来,但是我看到不是鲜血,而是黑乎乎的血液。

放了血,梅如画渐渐的停止了挣扎,随后我听见那个呜呜声变得更加清晰了,听到最后呜呜声似乎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呜呜声”,而像是在空气中有人在低语,声音无比哀怨。

过了十几分钟,梅如画这才停止了挣扎,随后昏死了过去,张雪这才松开捂住梅如画嘴巴的手,坐到一边又盯着通道的尽头发呆。我立即检查梅如画现在的状况,她脉搏和呼吸都正常,她眉心处的黑血也渐渐的不流了。张雪这时又过来看了看,随后伸出两个手指头揷进了梅如画的嘴里扣了一会,竟然从她的嘴里扣出了一小截人的小指骨。

她把小指骨放在手心,又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些东西,我一看,原来全都是人的骨头,一截一截的,有些是手指骨,有些是碎掉的骨头。她把小指骨和那些骨头放到一起,然后恭敬的放在了地上。这时,她才主动的开口说:“这些人为了活下去,把同伴吃了,这些人死无全尸,怨念极大,下次一定要小心。”

张雪说完,又一次陷入了沉默,我被她的话吓得一愣一楞的,这时,梅如画醒了过来,我正要问她怎么样,突然看见一个影子如同鬼魅一样,从她的身后溜走了!

小说《地骨神相》 第18章 黄门冤魂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威威mio点评:

我最欣赏的是《地骨神相》这夲书对人物的描写比较客观真实,每个人的刻画都很细腻生动,对人物形象、心理、性格的刻画都比较到位。小说结构紧凑,几乎没有冗余情节。语言也很生动流畅,读起来感觉一气呵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