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南意
A+ A-

千方阁在永宜的北城郊,被灭门的那一晚并没有太多声响,只是每个人都被悄无声息一击毙命,无一例外。

蓝衣的青年皱着眉头看着摆在千方阁空旷的演武场上一排一排的尸体,听着属下们的汇报。

“所有人都是被脖子上的一道剑痕一击毙命,没有任何别的伤痕。”

“可曾中毒?”青年摸了摸下巴,面色有些凝重。

“不曾。”

不曾中毒,不曾有任何伤口,查了三遍了依旧是这个结果,所有的伤口都一模一样,可见是一人所为。

只是……一夜之间不惊动任何人,屠尽千方阁数百条人命,若不是那一纸送到衙门让他们前来收尸的信,甚至可能很久他们都不能发现,这诺大的千方阁,再没有一个活人。

“能不能从伤口看出是哪个门派的功法?”

属下摇摇头:“是极为普通的剑伤,而且死者神情正常,显然被杀前并未发现异常。”

蓝衣的青年思索了片刻:“之前让你们查千方阁的宗卷可有线索?当真是没有一个活口?”

那属下迟疑片刻,正要说些什么,却突然有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南意兄!”

来人一身轻甲,英姿飒爽,眉目清秀,却没有女子的阴柔,仿佛那三月初来的桃花般沁人心脾。

青年抬头,见了来人不禁一笑:“原来是安小将军。”

青年南意看了看一旁的属下:“你先下去吧。”

安小将军笑着拍了拍青年的肩:“这都临晚了,南意兄还在忙啊!”

南意礼貌的笑了笑:“不知安小将军找在下有何事?”

“我爹说今晚想请南意兄小聚一餐,”安小将军眉目清秀,“不知南意兄可有空?”

“那……不知安将军可是有要事相商?”南意道。

“大约是关于城中警戒布置的吧。”安小将军道。

南意沉吟了片刻:“在下处理了手头的事情便去,麻烦安小将军了。”

“不麻烦。”安小将军一笑,干净利索的上马,“那我就先告辞了。”

南意冲他挥了挥手,又重新转向自己的属下:“小文,你可是发现了什么线索?”

小文恭恭敬敬的道:“根据千方阁的名录,整个千方阁主阁共有一百三十四人,但却只有一百三十三具尸体,属下查了很久才发现少的那一人,是伺候了阁主一家二十多年的一名老仆,在千方阁被灭前一个月和阁主辞行回老家去了。”

南意的目光一下子变了,他道:“无论你用什么办法,务必将这个人活着带到我的面前。”

他们的时间不多了,南意知道,估计今晚安将军找他就是要和他商议城中警卫一事,半个月的时间,中武阁没有资格再要求更多的时间了。

永宜城内最大的酒楼早已被人包下,布置了丰盛的宴席,只等那姗姗来迟的贵客。

楚澜华站在春回楼外注视着南意进了春回楼,借着夜色的掩盖,笑弯了眉眼,安将军不愿再封锁永宜,南意也离开了千方阁,剩下那些守卫想必以楚暮的能力不足为虑,他为了让楚暮安安全全拿到那条线索可谓是费尽苦心啊。

只是安大将军太抠门,竟连一道宴席都不愿准备,包下这春回楼可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不知千寂愿不愿意给他报个销。

楚澜华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微微一笑:“快结束了,也该回去了。”

只是若他再多留片刻,便可以看到南意不过半刻钟便又从春回楼离开了,而方向,正是千方阁。

楚暮换了一身黑衣,趁着夜色摸进了千方阁,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

假山花草,小谢楼台,一切都保持着生机勃勃,除了整个府邸没有丝毫人的气息,千方阁着实不像个被灭门的门派。

连仆从都无一活命,所有的财物都保存完好,这只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是一场精心准备的复仇,楚暮想。

楚暮并没有做太多的停留,直接摸进了大厅,却在看到墙上画像时一时愣住。

那是一个男子,面上带着微笑,与他梦中的那个男人,别无二致,落款是:千方阁千故然。

千方阁阁主。

楚暮突然就笑了,眼神却渐渐冷了下来,鼻间似乎还拥有那梦中弥漫的血腥,他再次摸了摸脖子,依旧什么都没有摸到。

是了,他的项链,被抢走了啊。

脑海中突然出现的想法令楚暮一惊,他的项链?头有些隐隐的作痛,他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再次抬眼看向画像,突然有些不耐,剑光一闪,那幅画立刻化为粉尘飘散,再不存在。

那种弱小而又无力的感觉,真的很讨厌啊。

少年闭上眼,即便是简洁利落的黑衣穿在他身上也依旧让人觉得慵懒,冥冥中突然有了一种感觉,他想知道他的项链在哪里了。

无帝血不可开。

还有什么是被他遗忘的,但那已经不重要了。楚暮的唇角勾起一丝笑意,眸子却是冷的,上古之境的钥匙,也是这些人配得到的?

真是可笑至极。

浩然剑气喷薄而出,周遭墙壁皆在一瞬间化为粉尘,只余一条月白项链不知从何处掉落在地。

少年一笑,黑衣在风中飒飒作响,清朗的声音响彻云霄:“你们不就是想得到这条项链吗?怎么,还要在暗中躲到什么时候?”

黑夜中人影摇曳,四面八方走出来十多位蓝衣弟子,将他围在中间。

为首的是一位蓝衣青年,楚暮瞳孔一缩,是梦中那个少年,虽不完全一样,眉眼之间却能看出当年的影子。

蓝衣,是中武阁。

南意看向楚暮手中的项链,神色无波无澜:“这句话该我问阁下,既然已经灭了千方阁,为何还要回来,不就是为了这上古之境的钥匙吗?”

“千方阁不是我灭的。”楚暮眉头微微皱起。

南意却是一笑:“是不是阁下灭的不重要,只要钥匙在阁下手中,这千方阁,就是阁下灭的。”

流青剑轻轻颤抖,似乎已经预料到接下来的大战,楚暮握上剑柄,面色却是冷然:“你们是什么东西,也配得到帝族圣物。”

剑气如虹,映照少年明亮的双眸。

“十年前的仇,也该报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