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植树节
A+ A-

“陆彦,你再不好好说话我就先告辞了。”祁司颖道。

“我一直都在好好说话啊。”陆彦的笑,祁司颖觉得这人的人设好像崩塌了。

“陆先生,我觉得你还是比较适合远观。靠太近了,就没有神秘感了。“其实说是神秘感都是客气了,简直就是跌落神坛的男神经。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说的就是他。

“你是想拐着弯子骂我白莲花还是夸我朦胧美?”陆彦道。

“这……就要看陆先生怎么理解了。”祁司颖笑道。

“不过,我这张脸这么棱角分明,又怎么会朦胧美?”陆彦道。

祁司颖承认,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祁司颖叹了个气,转身就走人,这连天都没法聊了。

“别,茶都泡好了,都说茶凉人才走的,我这茶才刚泡开。”陆彦走到茶几旁坐下。

茶几上的电热水炉烧得呼呼作响,陆彦拿起一白如玉薄如纸的小茶盅放在木垫子上,再拎起茶壶注入茶水,稳稳的,一滴不漏,伴随着一缕清新恬淡的香气溢出。

祁司颖走进寻了个位置坐在陆彦对面,拿起茶杯,杯中仅七分八分满的茶水。

酒满敬人,茶满欺人。

茶杯刚刚好不烫手,祁司颖细细地抿了一口,果然是唇齿留香,沁人心脾。

“珍藏毛尖。”陆彦道。

“无事献殷勤,是不是有什么事?”祁司颖放下茶杯。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想你陪我去梨花巷一趟。”陆彦道。

“去那做什么?明天我会上热搜吗?”祁司颖一想到去那个影星云集的地方就怕,上回不久随随便便就遇到了郭雨。

“就去考察一下,最近上头有意再投资,开发一条古道,还原了古代时候的人文风情。至于上不上热搜,为什么祁小姐会有这个疑问?”陆彦觉得自己好像还没能将一个人随随便便就能送上热搜。

“陆彦,拿起微博,然后输入关键词你就知道了。”祁司颖无奈道,这人是真不知道自己算半个娱乐圈的人?

特别是梨花巷里头可是少不了无处不在的狗仔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路人,祁司颖可不想这样红。

“原来还有这个顾虑,不过这个证明之前我说得没错,被蹭热度那个肯定是我。”陆彦一边看着手机一边道,”原来这个就是刘影后,今日才发现。“

“你之前都不知道的吗?”祁司颖不敢相信。

“之前他们就叫我颁个奖,我就上去递个奖杯再合个影,最多也就说声恭喜,没有交集的人怎么会记得?”陆彦道。

“……他们是谁?”

“金马奖的主办方,这么热闹的场面怎么能少了我去凑?”陆彦理所当然道。

陆先生绝对是一朵奇葩,原来人家不是脸盲,只是……懒得去记下谁是谁。

“没事,不会的。”陆彦保证道。

“当真?”祁司颖怀疑道。

“自然。”陆彦道,顺便起身将茶杯收好。

“先生,产品开发部的卫先生……”突然有一女秘书推门进来,见到祁司颖坐在陆彦对面,话一时没接下去。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陆彦抬头道。

那女秘书打量了祁司颖一眼后,才关门离去。

“这位是?”祁司颖问道。

“她姓苏,负责和产品开发设计部对接。”陆彦道。

祁司颖有一种错觉,这位对她的敌意还是挺大的。

也许这不是错觉。

G市今年暖得早,春天也到了。

梨花巷里的梨花枝上,梨花缀满枝头的时候,玲珑,纤丽,如云如雪。所谓柳絮风轻,梨花雨细也就是这样了。

与其说陆彦是来考察的,不如说是来闲逛的,说是闲逛都是客气了,这人就是瞎逛一通,毫无章法。

喜欢的时候就停下来多拍几张照片,再到街角的咖啡店买鸳鸯双拼,没事还摘两朵梨花收着。美名其曰找灵感。

更过分的是,陆彦遇到剧组的时候就走过去围观人家拍戏,却差点惹得整个剧组围观陆彦真人讨签名。

“陆彦,说好的考察呢?”祁司颖捧着手中的奶茶暖手。

“现在不像是吗?”陆彦有疑问了。

“你……确定有半点像是考察的样子?”祁司颖问道。

“我一直都有在认真工作。”陆彦理不直,气也壮。

“那陆先生说说都看出什么了?”祁司颖抬头看着陆彦,无奈人家个头太高,一米八的个子真的得仰视了。

不知不觉,两人的距离似乎近了点。

陆彦突然低头不语,清风吹散了祁司颖的发丝,青丝散落在肩上,丝丝缕缕,像是纠结不清的温柔。

陆彦突然抬起手将落在额前的梨花瓣拿下,指尖的凉意和着微风,祁司颖突然迈不开脚步了。

片刻,祁司颖退后一步,转过身,得冷静一下了,无奈心跳不争气,还是使劲的蹦跶着。

陆彦一声不吭,拿起相机,翻出刚刚拍的照片递给祁司颖。

祁司颖接过,一张一张地翻过,越翻越惊叹。

照片里面的人,有时眉梢微带轻颦。有时如水的明眸迎着微风远望,长发、裙摆随风漂浮,柔美而秀丽。

无论是侧脸亦或是正脸,皆是画中人一般精致。

“还行吧,每一张拿出来都可以当定妆照的。”陆彦得意道。

“确实还行。”祁司颖将相机还给陆彦,但是,这人看起来就是东拍拍西拍拍的,一点手法也无,怎么就拍得这么好看了。

“你偷拍经过我同意了吗?”祁司颖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经过你同意的就不叫偷拍了。”陆彦理所当然道。

……你还有理了?

祁司颖看在用直男相机还把自己拍得这么好看的份上,决定不与这个不讲道理的人计较了。

回过头,见陆彦正站在花坛旁看着花。

“你在看什么?”祁司颖问道。

“今天好像是植树节?”陆彦问道。

“所以?”祁司颖问道。

“没什么。”陆彦一番莫名其妙的话让祁司颖一时理解不了。

其实陆彦也没想什么,就想问问某个人愿不愿意栽在自己手里而已。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