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聪慧的她
A+ A-

这是苏七第一个画展,灌注了她无比的心血,从高中到现在,她已经准备了两年,到时候会来很多绘画大师捧场,还有阎家和苏家特意邀请的朋友参展,她所在的学院也表示了全力支持,可想想象当时会有多么热闹空前。

为了不出任何纰漏,苏七凡事亲力亲为,这日,她将裱好的画拿给自己老师,等她出教学楼的时候,外面已经下雨了。

“学妹,要不要一起走啊?”

路过的学长见苏七一个人在屋檐下躲雨,便坏笑着问道。

苏七连忙摆了摆手,表示不用。

雨越下越大,周围的行人已经没有多少了,苏七想着这么等也不是办法,干脆跑回去再洗澡好了。

正当她打算冲出去时,阎非庭撑着伞,从道路的尽头走来。

苏七看到他忍不住笑了,别人都说男人得到了就会不珍惜,之前她也有担心过这方面的可能,但见阎非庭还是一如既往的体贴她、关心她,那点不安也就消失了。

待阎非庭走近之后,苏七才发现他的表情十分凝重。

“怎么了?”苏七开口问道。

阎非庭连忙收敛情绪,“没什么,抱歉七七,我来晚了,因为有点事耽搁了。”

苏七摇了摇头,“你能来接我我已经很高兴了!”

说着她钻到了伞下,和阎非庭一边往外走,一边问道,“是工作上的事情么?”

阎非庭原本不打算说的,因为他潜意识觉得苏七只是个娇娇女,她能知道什么呢?但难得七七关心他的工作,他还是说了。

“H城旧城改造你听说了吧?我现在经营的就是房产方面的生意,想要做出点成绩,这是个机会。”

苏七点点头,阎非庭继续道,“恰好长青财团手里有一大块地,为了响应五年内完成旧城改造的号召,长青财团决定和H省其他公司合作,单独划出一块地来公开竞标,很多房地产商都盯上了那里,而我,也想拿到!”

阎非庭眼中是名为野心的光芒,他们家主要在L省发展,做运输生意,在H省这边投入并不多,主营房产。

没有人比他更确定,日后房价会攀升到怎样的高度,如今他既然赶上了,家里又刚好有这方面的生意,不捞一笔岂不可惜?

苏七一听就明白他在苦恼些什么了,这确实是一块大肥肉,但问题是,阎非庭初来乍到,他所经营的公司在H城来说也只算新贵,如何比得过H城那些老牌财团?

尽管公开竞标相对公平,可开出什么样的价码才能打动长青财团,如何才能战胜其他竞争者,这是个难题。

阎非庭最近被这件事烦得不行,接连开会都没有商讨出满意的结果,那么大一块地,想拿钱去买,谁家都没有这个现金流,所以只能用股份,或者用别的东西抵。

这其中就有一个权衡问题,给多了就算竞上了也吃亏,给少了根本就竞不上。

见阎非庭这么为难,苏七笑了一下,“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她凑过去,在阎非庭耳边说,“长青财团曾斥巨资在F省开建港口的事你还记得吧?那工程规模浩大,后因为某些原因中途竣工了,导致工程烂尾,无法经营,你当时还说可惜来着。”

阎非庭点头,“自然记得,当时竣工是因为环保问题,据说要保护海洋什么的,严禁大规模施工。”

苏七笑了,“前两天有个新闻说,国家要大力发展旅游业,先从Y省和W省开始,我估摸着要不了多久,F省也会解禁,毕竟那里也是最适合发展旅游的城市之一。”

阎非庭有些明白了,他微微挑眉看着苏七,“所以你觉得,长青财团愿意分一块地出来竞标,并不是为了响应号召,建设城市,而是因为他们得到了某些消息,打算继续投资码头?”

苏七点头,“我觉得很有可能,长青集团拿下的那块地虽然大,但凭借它的底蕴不应该吃不下,现在会分一杯羹出来,除了分身乏术的原因,还有就是缺钱。”

阎非庭笑了,眼中有精光一闪而过,“如果你的猜测当真,那我们的机会来了!”

建码头就跟往海里丢钱一样,一旦F省的禁令真的松了,长青财团为了抢占先机,真是再多的钱都不够填,若是如此,难怪他们要卖地!

照此推断,他竞标的筹码也该变一变了,原本他们想的是:钱给一部分,大部分给股份,甚至还要给出一些本家的散股,只求能拿下地皮。

而现在,阎非庭知道只有现金才最能打动人,若是他能不惜代价的筹到足够多的钱去买地,哪怕他给的价格不是最高的,也该是最让长青财团动心的。

阎非庭越想越觉得可能,上辈子他虽然和长青财团没有交集,但几年后长青财团确实靠F省的港口出名了,这么说来七七的推测竟然是完全正确的!

想到此他忍不住抓着苏七用力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因为他动作激烈,雨伞倾斜,导致大雨直接淋到了两人身上,吓得苏七连忙去扶伞。

而阎非庭亲了一口还嫌不够,竟然就这么松开了雨伞,然后上前一步一手扣住苏七的后脑勺,一手揽着她的腰,直接吻上了她的唇。

苏七顿时瞪大了眼睛,手一滑黑色的雨伞便翻转过来落在地上,雨水打在伞内面,发出哗啦啦的声音,两人也瞬间淋湿了。

雨很大,苏七更是不好意思的推拒着,但阎非庭全然不顾,直吻得苏七脸颊通红,才缓缓的松开她的唇瓣,以额相抵。

苏七扒在阎非庭身上微微喘息,一双美目水润晶莹的瞪了阎非庭一眼,恼道,“你发什么疯呢!”

阎非庭好脾气的笑了,他一个字都没说,只是动作轻缓的再次低下头来,在雨中亲吻苏七的唇……

这一次,他的吻且轻且柔,仿佛能撩人心弦,让苏七浑身微颤,身体发软。

她原本想继续“抵抗”的,可阎非庭由内而外的温柔就好像醉人的美酒,让她无处可逃。

罢了罢了……反正她已经浑身湿透,阎非庭又正在兴头上,她索性就让他亲个够吧!

苏七这么想着,一直推拒的手渐渐环上了阎非庭的脖子,她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被雨水浸染,脸颊微微晕红,整个身体更是贴在了阎非庭身上。

而她不知道的是,阎非庭与她接吻时,眼睛却是睁开的。

他对她有迷恋,有不甘,有悔恨,有怜惜,而现在,更多了一分欣赏。

他的七七就是这么聪慧啊,可怜他上辈子只当她是个菟丝花,觉得将她养在家里,已经给了她天大的恩宠。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