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抄家流放,医妃搬空侯府手撕渣爹

抄家流放,医妃搬空侯府手撕渣爹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4-07-10 15:51:07

古代言情小说《抄家流放,医妃搬空侯府手撕渣爹》正在火热发行中,小说精彩内容有:“小贱蹄子!看我不撕烂你的嘴!”钱氏见花从筠这么嚣张,压下去的气再度燃烧,扑过去就要暴打后者。 “嫂嫂小心!”箫南琬脸色一变。 “啊!” 钱氏还没接触到花从筠,就被花从筠给一脚踹到人堆里。 “不自量力!” 花从筠早就提防这个泼辣的钱氏狗急跳墙,所以在看到钱氏有所动作的时候,就已经将反攻动作准备好了。 “六弟媳,这已经是你第二次动手了,你真当我们这一大房的人是死的吗?太过分了!”又一个女人开口了,话语夹杂着隐忍的怒气。

抄家流放,医妃搬空侯府手撕渣爹再来一脚全文免费阅读

  “你,你……不识好人心!”李氏被戳中心思,脸上维持的表情也崩了,灰溜溜地躲开,“我不管了!”

  还真是被花从筠说对了。

  她就是想继续拉近和钱氏的关系,毕竟钱氏娘家有钱,流放路上肯定不愁吃喝,要是打好关系,肯定能得到一点好处。

  当然,她也想侮辱一下花从筠,让箫北乾跟着丢脸,这样的话,自己丈夫肯定会夸她的。

  不过算错了,这花从筠竟然不按常理出牌……

  “小贱蹄子!看我不撕烂你的嘴!”钱氏见花从筠这么嚣张,压下去的气再度燃烧,扑过去就要暴打后者。

  “嫂嫂小心!”箫南琬脸色一变。

  “啊!”

  钱氏还没接触到花从筠,就被花从筠给一脚踹到人堆里。

  “不自量力!”

  花从筠早就提防这个泼辣的钱氏狗急跳墙,所以在看到钱氏有所动作的时候,就已经将反攻动作准备好了。

  “六弟媳,这已经是你第二次动手了,你真当我们这一大房的人是死的吗?太过分了!”又一个女人开口了,话语夹杂着隐忍的怒气。

  箫南琬不满地噘嘴,站出来再次挡在花从筠面前,丝毫不惧地看着女人,“大嫂,你更过分耶……明明是二嫂先动手打我嫂嫂的,你干嘛只怪我嫂嫂啊!”

  花从筠闻声,眯了眯眼,心中多了几分考究。

  大嫂赵氏,萧天纵的妻子。

  这老大夫妻二人都是性子沉稳、心机很深的两个人,平日里话很少,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擅长摘清自身。

  若是让她选择,她宁愿对上笑面虎四嫂,也不愿对上这萧天纵夫妇。

  毕竟这二人在后面耍的手段,那叫一个比一个狠!

  咚咚咚。

  拐杖被用力杵地,发出沉重的声音。

  “都别吵了,都是一家人,吵来吵去的成何体统?还有琬琬也是,这个时候还瞎凑什么热闹!”

  箫南琬看到后,低头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嗫嚅道:“祖母,琬琬知错了。”

  这次开口的是定北王府管事的老夫人,也正是箫北乾的亲祖母。

  老夫人看了看狼狈的钱氏,又看了看高傲着头颅的花从筠,叹了口气,语气软下来,“钱氏,花氏,你们双方都有错,这次由我做主,此事罢了。现下定北王府出了这样的事,大家应当要更加团结才是!”

  被打了一巴掌、又被踹了一脚的钱氏始终咽不下这口气,可她也知道老夫人的行事作风,最后只能强憋下这口气,“是,孙媳知道了。”

  见钱氏消停了,花从筠自然也不会继续挑事,“孙媳也知道了。”

  闹剧告一段落。

  箫南琬拉着花从筠去角落那边。

  在那里站着的正是箫北乾的亲母‘木沛岚’,而今三十多岁,风韵犹存,样貌也同样明艳。

  箫南琬:“母亲,我把嫂嫂带过来了。”

  花从筠微微行礼,淡笑着唤道:“母亲。”

  箫南琬笑着走过去,亲昵地挽上木沛岚的胳膊,津津有味地说道:“母亲,您刚才看到了吗?嫂嫂那一脚,比哥哥的还要漂亮!我好喜欢哦!”

  “漂亮归漂亮,但女子还是不要随意动粗为好,不雅观不矜持,外人看来显得没有教养。”木沛岚抬手点了点箫南琬的额头,看似跟后者讲话,实则是话里有话。

  花从筠内心无力吐槽。

  她知道,木沛岚这也是在点她。

  书中世界,男权主义至上,所有女人都认为她们未嫁前要家里学习女红,熟读女诫,没有大事就三步不出闺房,等嫁人后就只要在家中相夫教子就好。

  像她刚才那样动嘴动手又动脚,在木沛岚眼里,是有违妇行的。

  所以木沛岚对她的第一印象并不好,甚至是排斥。

  不过这也比原著好多了,因为在原著,木沛岚对原主的态度是厌恶,毕竟在牢中的时候,所有定北王府的人都在说是原主的不是。

  这听得多了,也就下意识这么认为了。

  “母亲,教养是教养,懦弱是懦弱。如果一条狗咬了我一口,我就此作罢的话,那狗是舒服了,我不就委屈了吗?都是第一次做人,我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呢?”花从筠淡淡开口,挨着木栏坐在地上。

  其余人心中震然。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丫头!

  钱氏后知后觉,发觉自己被骂了,又气红了脸,“花千柔!你骂我是狗吗?”

  花从筠不以为意地耸耸肩,“我可没有点名道——”

  “你们,去那边!”

  狱卒的声音打断她的话。

  花从筠看过去,笑意未达眼底。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花从筠!”这暴躁音出自原主亲弟弟花睿聪之口。

  花从筠斜睨,笑容灿烂,“哟,真巧啊,你们也来了?”

  “你这个扫把星!自从你回了侯府后,侯府就没有平静的日子!”

  闻言,花从筠扫了一眼,“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侯府的事情,与我何干?还有,我是你亲姐,你竟然直呼我的名字,真是没礼貌!”

  “你给我等着……”花睿聪气急败坏,想要冲过来。

  然而没走两步,就被狱卒一把提溜着衣领子,推进了一间小牢房中。

  “放我出去!”花睿聪扒着木栏喊道,“就算不放我出去,你将我和那个扫把星关在一起也行啊,我一定要让那个扫把星知道我的厉害!”

  “闭嘴!少吵吵!”狱卒烦躁地用刀鞘敲了敲木栏,“要不是侯爷给的好处多,你以为你能和花千柔在一个干净的牢房呆着啊?”

  语毕,花千柔也被推进了这个牢房。

  花从筠对此并没有太多的感触,她毕竟不是原主,只是有些心酸罢了!

  书里说了,花睿聪作为花鸿德唯一的儿子,就算被关进牢里,花鸿德自然也不会让这个儿子遭了罪。

  这花千柔作为他们夫妻俩最宠爱的女儿,待遇自然也是这样的。

  至于最小的妹妹花小婧,因为性子软,唯唯诺诺,嘴巴还笨,不受花鸿德夫妇喜欢,在府中可谓是几近透明。

  但这花千柔为了拉拢花小婧对付原主,就假意和花小婧好……

  就在花从筠垂眸沉吟的时候,从外面走进来一个显然得到谁的命令的狱卒,看向她,并打开门,“你也去那边!”

  花从筠面不改色地站起身,余光瞥到不远处的马统领。

  这狱卒所谓的那边,就是花千柔和花睿聪所在的小牢房。

  看样子……是有意针对她了!

以上就是抄家流放,医妃搬空侯府手撕渣爹小说的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全文故事情节紧凑、幽默、妙趣横生,作者文笔代入感强,让读者深深的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相关内容推荐

杨氏三岁啦点评:

我也是看了蛮多书的老书虫了,《抄家流放,医妃搬空侯府手撕渣爹》这本书还比较喜欢吧,情节设计的不错。一波三折,让人猜不到结局,却有所铺垫,文笔也不错,总体来说是一本好书,值得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