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嫡女谋略

嫡女谋略

作者:菱歌晚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3-04 05:38:53

快看看菱歌晚的新书《嫡女谋略》:素竹柔声道,“五姑娘,您是沈家的嫡长女,身份何其尊贵,旁人是自然不能跟您互称姐妹的!”“哦!”沈梦言掩唇而笑,素竹果然一点就透。沈梦言蹙眉道,“我还心思八妹妹介意什么呢?原来是身份有别啊!”说着,眼神不经意的瞥向脸色发青的沈梦悦,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既然你蹬鼻子上脸不要脸,那我自然戳你痛处。你知道我没了母亲身份尴尬,便这般颐指气使。那旁的下人岂不也是如此。既然我要在沈家立足,不拿点气势出来,怎么服众。
展开全部

美人变成泥鸭子-菱歌晚

九曲桥上,沈梦悦追了出来。

沈梦言并不想跟她过多纠缠,眼底闪过一丝不快,但还是很快由微笑代替。

“八妹妹,何事?”

方才吃了瘪,沈梦悦哪里咽得下这口气。

自己也曾一度痛恨自己不是生在大娘子肚子里,好在那个该死的姨娘去的早,自己得以养在大娘子身边,时时刻刻献媚讨好,这才在孟家挣得一席地位。

这些年,府中上下都尊她一声“八姑娘”,听习惯了,倒也当自己是嫡亲的小姐了。

这沈梦言不过是个白占名号的嫡女,没了母亲,什么都不是,居然还敢对自己这般不在意,于是怒火越发重了,瞪着眼睛,恶狠狠道:“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互称姐妹!”

“这……”沈梦言假装一脸迟疑的看向素竹,似乎是被沈梦悦的气势吓到了,拿不定主意。

素竹柔声道,“五姑娘,您是沈家的嫡长女,身份何其尊贵,旁人是自然不能跟您互称姐妹的!”

“哦!”沈梦言掩唇而笑,素竹果然一点就透。

沈梦言蹙眉道,“我还心思八妹妹介意什么呢?原来是身份有别啊!”

说着,眼神不经意的瞥向脸色发青的沈梦悦,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

既然你蹬鼻子上脸不要脸,那我自然戳你痛处。

你知道我没了母亲身份尴尬,便这般颐指气使。那旁的下人岂不也是如此。既然我要在沈家立足,不拿点气势出来,怎么服众。

你要当冲头炮,那我便拿你开刀。

“乡里来的野丫头,不知礼数!”沈梦悦最忌讳别人拿她的身份说事,越发的怒火中烧,气的扬手就打。

沈梦言假装害怕,后退了一步,腰间撞到了栏杆上,随着双手一阵挥舞乱抓,随后一声尖叫,沈梦悦竟同她一起掉落荷花池中。

众人一下子傻了,明明看到八姑娘伸手打五姑娘,可两人怎么一块掉下去了。

“姑娘!姑娘!”头顶传来呼喊声。

沈梦言,艰难地爬起来手脚都沾满了泥巴,像是从池塘里爬出来的野鸭子。可沈梦悦就更惨了,她不知怎么的,竟被沈梦言压在了身下。此刻,她站起来,从头到脚全是黄泥巴。就像是要放进炉火里面烘烤的叫花鸡。

“妹妹,你不知哪里得罪了你,让你如此对我。”沈梦言低声啜泣起来。

手帕掩盖下的嘴角,兀地滑过一丝笑着,但立马被委屈代替。这抹笑意不早不晚,正落入沈梦悦的眼中。

沈梦悦瞬间恼羞成怒,指着沈梦言大叫,“你这个贱人!你是故意的!”

说着,就要扑上去抓沈梦言的胳膊,简直像一个张牙舞爪的黄泥怪!

周围的丫头们都看愣了,八姑娘虽一向跋扈,但从未见她这样失态。

“放肆!”威严的声音在不远处想起。

众人回头一看,竟然是药王府主君沈傲天站在不远处,顿时都呆住了……

沈傲天年纪并不算大,但是黑发束冠,眼神严肃,一张嘴巴永远都是微微抿着,看起来十分刻板。

至少,对于沈梦言来说,从未见他笑过。

或许,是根本不曾对她笑过。

沈梦言微微垂下头,掩饰着眼底的情绪。多少年了,已经记不清了,对于父亲除了冰冷与严厉之外,她感受不到任何的温暖。

“吵嚷些什么!成何体统!”沈傲天的威严不容践踏。

所有人脸色大变。

此时,孟氏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主君,我看就是她们姐妹们第一次见面,年纪相仿,小打小闹罢了,主君您不必动气。”

接着冷冷地看了沈梦悦一眼,“我平日是如何教导你的!大宽容要大度!你今日哪里还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气度。你这推推搡搡的,不光吓到了你姐姐,还惊扰到了老太太休息,该打!还不过来赔罪!”

孟氏这语气虽冷,看似句句都是在指责沈梦悦,但明摆着是要息事宁人。

如果沈梦言不偃旗息鼓接受沈梦悦的道歉,只怕旁人觉得是她小家子气。

沈梦言哪里能忍。

还不等沈梦悦张嘴。

沈梦言擦了擦红肿的眼睛,嘴角努力挤出一丝笑意,“父亲,母亲,都是小五不好。小五初来乍到,也不懂规律,言语上冲撞了八妹妹,也惊扰了父亲。小五给祖母赔罪,给八妹妹赔罪,还请妹妹不要记怪。”

说着,上去拉沈梦悦的手。

沈梦悦却一把甩开沈梦言的手,指着她,恶狠狠道,“你这个贱人,分明是你自己故意摔下去的。父亲,您可要替小八做主啊。”

再次搞事情-菱歌晚

果然是个蠢货!

沈梦言方才故意露出的那丝嘲讽笑容,已经让她气的暴跳如雷。

现在这番娇滴滴的示弱,无异于火上浇油。

让她就坡下驴,怎么可能!

孟氏眼眸一沉,到底是庶出的,再怎么抬举,也不是这块料。

沈梦言继续装柔弱,“八妹妹何出此言,在父亲面前,我本不想惹事的……方才在幽禅堂那一遭已经让我身心俱疲,我如何还能故意跌落池塘,我岂不是不要命了。”

说着,竟抽咽起来。

“够了!沈家的规矩是孝亲、悌长。八丫头不守孝悌,长幼不分。跪在祠堂,将家规抄写一百遍!”说罢,拂袖而去。

沈梦悦虽是怒不可遏,但她猛然发现,自己被沈梦言带沟里去了。

“你这个小贱人!”沈梦悦气的发抖,紧握的拳头,却是再也不敢伸出来。于是扭头出了幽禅苑,脚步带着恨意,将九曲木桥踩的“吱吱”作响。

沈傲天走了,沈梦悦走了,一众莺莺燕燕觉得无趣,自然也跟着走了。

沈梦言望着沈傲天渐渐离开的背影,心中冷笑。从头至尾,他都不曾正眼看过自己,哪怕是中毒,哪怕是跌落荷塘。

原来,她在这些人眼里,连荷塘里的黄泥都不如,可怜自己曾经居然把他们当做至亲对待!

真是太可笑了!不过,面对他们,沈梦言已经没有了半点悲伤,有的只是熊熊燃烧的战火。

来吧!现在她谁都不怕了,她倒是要看看,沈家这群精贵的人儿要怎么跟她这块经历过烈火灼烧的石头斗!

深夜,回澜阁里烛火晃动。

沈梦悦只觉得这明恍恍的光晃的她脑仁疼。

白日里沈梦言那抹嘲弄的笑容不停出现在她脑海里,与烛火交替于眼前,搅的她心烦意乱。

心下越是烦乱,手上就越容易出错。

“啪——”又一个纸卷扔了出去。

这已经是撕碎了的第二十张纸了。

旁边的丫鬟知道这位八姑娘的炮仗脾气,都低着头,不敢吱声。

心里纷纷抱屈,只怕这一整夜都不得安宁了。

光家规就有整整一卷厚,还要抄写一百遍,一时半会哪里能抄完。

沈梦悦的腿已经跪麻了,膝盖往下都早已没了知觉。

一百遍!

一百遍!

沈梦悦心中不断咒骂。

只怕是抄完,手都要断了!

越抄,心越烦乱,火越大。

不觉间,手里的笔变成了刻刀,恨不能一笔一划都刻到沈梦言脸上。

“咔嚓——”

清脆的声响,沈梦悦手里的笔生生折断了。

“妹妹这火可不能乱撒啊!”一个婉转的声音响起,打破了一室的沉闷,丫鬟们纷纷松了口气。

沈梦悦愤然抬头,原是七姐姐沈梦曦来了。

沈梦曦的话犹如醍醐灌顶,沈梦悦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这家规是祖母罚抄的,外面又有幽禅苑的婆子盯着,只怕自己刚刚的言行早就传到祖母耳中了吧!

沈梦悦心中又是一阵懊恼。

都怪自己这沉不住气的脾性,不然也不会败在那个小贱人手上!

“妹妹不必担心,外面几个嬷嬷陪了你大半夜,也是辛苦了,我已经遣她们喝茶休息去了。”

说着,由丫鬟脱下了外面雪白色的羽毛缎斗篷,露出了一件青莲斗纹的长衫。头发简单地盘起,只斜插着一支白玉兰花簪,却美的不食人间烟火。

沈梦曦如今是沈家嫡女,身份高贵,却总是一身素净的打扮。在家中跟众姐妹姐妹们一同上学,一同学习医理,很是友善。今日之事,她在惠医堂已经听说了,因为今日开堂坐诊,所以并没有回来。

人总是羡慕天生跟自己不一样的,而憎恨明明跟自己一样却过的比自己好的。

所以,沈梦悦羡慕自己这个七姐姐,却不嫉妒。

“七姐姐。”见到她,沈梦悦的怒火顿时去了一半。

沈梦曦从食盒里碰出一只素净的瓷盅,笑道,“我瞧着明玕苑的桃花开了几支,于是摘了些,做桃花羹,你快尝尝。”

一旁的丫鬟连翘抢道,“这桃花羹小姐只做了两份,一份孝敬了老太太。另一份本该送给大娘子的。这不,听说了白天的事,怕您心中不忿,所以赶紧巴巴的给您送来了!”

“多嘴。”沈梦曦嗔笑。

“好啦!你也别气了。”沈梦曦好声劝道,“她毕竟是嫡出的姑娘,往后说不定还要执掌家业呢!你能忍让就多忍让些。而且,我瞧着她人并不坏。”

执掌家业?

做梦!

沈梦悦心里又是一团火!

刚想说些什么,却被连翘抢了过去。

“这坊间真是好笑,竟传咱们这位五姑娘的外祖父老英国公林家风水不好,子女运势弱!奴婢觉得五姑娘不仅温柔美丽,且灿然生光。哪里有半点运势弱之像,可见都是流言。”说着,竟笑出声来。

“知道是流言还多嘴,越来越不懂规矩,我看你是要讨罚了!”沈梦曦微簇眉心,声音有些冷淡。

“奴婢失言,还请姑娘恕罪。”连翘自知说错了,连忙跪在一旁。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流惠丶小可爱点评:

菱歌晚文笔很好,让读者带入感很强。 好多时候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这本书可能会打开小说界的另一个大门! 加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